首页 > 搜索 > 一夫一妻的古代言情,二女共侍一夫

一夫一妻的古代言情,二女共侍一夫

互联网 2021-09-27 21:17:49
    她指了指嘴唇又指了指面颊,碧儿意识到什么,顿时面色一红,赶紧不再追问,却只听得安怡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道:“姨姨,爹爹也会亲你吗?”

    碧儿猛然的抬头看了萧凤鸣一眼,却也在那时脸蛋犹如晚霞般一片红彤彤。

    见她低着头不说话,安怡还想再问,却见萧凤鸣快速走近两步从碧儿手里接过安怡后对着碧儿道:“你先出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

    待碧儿满脸通红的离开,萧凤鸣这才捏了捏安怡的鼻尖道:“小丫头,以后不许再问这种问题!”

    安怡愣了下,一旁的水慕儿已经撑着腰走近道:“她这不是还小吗?”

    萧凤鸣深深看了她眼道,“看来安怡还是不能我们带!”会教坏小孩子的。

    水慕儿却不以为意:“小孩子知道什么!”

    更何况安怡才两岁不到,很多事情根本不懂!

    虽说昨晚上很是闹腾,但她心头也觉得格外的安实,至少女儿丈夫都在身边,睁开眼便都是幸福!

    一旁的萧凤鸣闻言不置可否的挑眉,随即捡了一旁桌上的衣服穿上。

    那是他的朝服,深蓝色的朝服上面隐约纹绣了暗色龙腾,却也只是镶在衣襟与袖口处。长长的衣摆垂至脚裸,腿上踏的是一双同底色的靴子,知道他穿戴整齐,水慕儿顿时便觉着他整个人的气势都显露了出来。

    尤其是他不笑的时候。

    他终究是长相太过于清秀绝美。五官精细,眉眼细长,挺直的鼻梁如雕塑,连着殷红一片的唇角格外的赏心悦目。

    细看是绝美,乍一看是冷艳。

    萧凤鸣瞧见她怔愣的神色,微微一笑:“我去上朝,等我回来!”

    “好!”

    他踏门而出,门外早等候了不知多久的行风西风急忙紧步跟上。

    牵着安怡出了房间,水慕儿便百无聊赖的在碧儿的搀扶下绕着院子闲逛了起来。

    此刻天色尚早,外头的天也没亮透,二人行至王府后花园,却见早春的花儿已经开了很多,姹紫嫣红一片好生美丽。而不远处的几个桃树,翠绿的枝叶上也涌现了许多含苞待放的花儿,有些已经开了花儿,远远瞧着心情格外的大好。

    好一人对。“碧儿,我们去摘一些桃花插到屋子里吧,闻着花香,王爷批阅奏折的时候心情也会好!”

    “好啊!”

    二人正欲上前,却忽的听得几声移向从桃树后面传来,水慕儿讶然未动,倒是碧儿生出疑惑上前两步。

    这时那声音便听得愈发的清楚。

    是女人的呻吟与男人的呼吸混合在一处,尽管声音似极度克制,却依然叫人听得十分清楚。

    碧儿讶然的退后两步到水慕儿身侧,脸色通红的同时,面色也格外的不自在:“小……小姐,似乎是有人……在做那事……”

    在碧儿说这句话的时候,水慕儿已经上前两步,她随即也听得清清楚楚,的确是有人在做那种事。

    她下意识的看着身旁瞪着大眼睛的安怡,小丫头也一动不动的听着那声音,眼睛骨碌的转。

    水慕儿到底还是有几分忌讳,赶忙的让碧月抱起安怡,转了个方向,自己这才一步步上前。

    离得近了,桃树后的两个赤条条的人这才看得清清楚楚。水慕儿有些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再抬目去,还是那两人。

    她赶忙后退一步,急匆匆的朝着碧儿走来,面色古怪:“我们走吧!”

    “小姐……”

    碧儿欲言又止,想了想到底还是点了点头道:“好!”

    二人急匆匆的出了后花园,一个早上,水慕儿都有些神思不宁,直到萧凤鸣回来,她依然有些魂不守舍。

    “怎么了?”

    他在书桌后批阅奏折,无意识中抬头看了眼神思不宁的水慕儿,安怡在她身边却是自顾的玩得很是欢快。

    “没什么!”她急忙摇了摇头,心底下却在思索,这件事究竟该不该同他说。

    她的反常让萧凤鸣看在眼里,他随即放下朱笔,坐到了水慕儿身侧:“究竟有什么事是我们不能一起承担的?”

    水慕儿想了想,半响才喃喃道,“今天早上,我在后花园看到了舞蝶……她和凤羽……他们两人……”水慕儿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讲。

    萧凤鸣眉目沉了沉:“她怎么来了?”

    水慕儿凝重的点了点头:“谁知道她为何千里迢迢的找到了这里,算着时间%2c估摸着孩子是早生下来了,只是,大清早的和凤羽一起在后花园做那种事……”若是让怜儿知道,可如何是好。

    舞蝶……

    萧凤鸣心里也沉了下!旋即他揽着水慕儿的肩道:“这件事情你不必着急了,我会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他说完看了一旁的安怡便大跨步走了出去。

    他前脚刚出门,后脚,萧凤羽和怜儿便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水慕儿讶然的看着牵手漫步而来的两人,喉咙口一时竟仿佛堵了什么东西,怎么也说不出一个字。

    萧凤羽的神情却无丝毫异样,照旧是妖孽得不可一世的笑脸。

    “夫人,怎么今日这般闷在屋子里,王爷呢?”她看了看空落落的书桌。

    “姨姨抱……”一旁的安怡倒是嘴甜,看到她进来,急忙朝着她张开了手。

    “恩!安怡真乖!”怜儿重重的在安怡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抬目看向水慕儿。

    心口依旧堵得慌,水慕儿去不得不扯了扯嘴角道:“恩……刚刚有事情要办,出去了!”

    她说着看了萧凤羽一眼,面对她的眼色萧凤羽微微一愣,显然,他们二人常日虽有萧凤鸣和怜儿夹在中间,但并无多少交流,且萧凤羽一早便不喜欢她,对于这个不喜自己的小叔子,水慕儿于是也仅仅只是保持基本的礼仪罢了,所以眼下,从一进屋开始,水慕儿便朝他打量个不停,不由就使得他疑惑起来。

    “嫂嫂可是有什么事情?”萧凤羽挑了挑眉。

    “恩……没有!”水慕儿急忙改口看向一旁逗弄安怡的怜儿,“昨夜睡得可好?”

    她其实是有留心的在问,怜儿却只是瞥过头来对她一笑:“还算行吧,瞧夫人的样子,昨晚定是吃了苦头的吧%3f”

    她也曾带过安怡一夜,但小丫头实在太闹人,于是也索性就怕了,眼下瞧着水慕儿的模样,她心头顿时了然。

    听到她打趣,水慕儿只是勾了唇:“嗯,小丫头有些闹腾!”

    细瞧怜儿并没有什么异色,水慕儿只当萧凤羽是半夜出的门,旋即又看向一旁的萧凤羽:“蝶儿回来了,不知你们可有见着她。”

    “她?”怜儿微一愣,脸色显然的便沉了下去,而一旁的萧凤羽小心的看了怜儿一眼,便也不在说话。

    水慕儿一看二人,顿时明白,或许怜儿早已经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她心中叹了口气,索性便不再深究,怜儿到底是在古代长大的女子,纵然再如何高傲,男人三妻四妾对她来讲,终究是不得不接受的事情,更何况,她嫁的还是一个皇子。

    纵然有萧凤羽父亲的例子,但是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只怕从她嫁给萧凤羽那日开始,她便做好了这种打算。

    而今蝶儿的到来,只不过是打破二人原本生活的方式罢了。

    只是对于后花园那一幕,水慕儿心中始终无法释怀,如果那个人是萧凤鸣,只怕纵然她对他爱得深也绝对无法长此以往的忍受下去。

    哪个女人愿意同她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也就在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话的空档,萧凤鸣带了一人走了进来。

    那人不是别人,真是一连眉飞色舞的蝶儿……

    她似乎心情颇为高兴,身上穿的是一件碧色长裙,衣襟处有纹绣的叶子镶嵌,纵然是生过孩子,她的身材却依旧是凹凸有致,而且那张原本只是一贯淡淡的面容,此刻看着却散发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逼得人移不开眼。

    “这是安怡吗?长这么大了,嫂嫂倒还是和以前一样,模样丝毫未变!”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外头走了进来,眸光不过在众人身上一个打转,便落到萧凤羽身上,随即紧步缠着他的手臂:“我便说,一会儿没见也不知你去了哪里原来却是在嫂嫂这儿。”

    她倒是自来熟,与怜儿不同的是,怜儿对自己的称呼从来都是夫人,而她一来,便称自己为嫂嫂,看来无一不以言语表示,她是萧凤羽的女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