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一晌叔欢txt,一晌叔欢+番外(2)_繁丧三千

一晌叔欢txt,一晌叔欢+番外(2)_繁丧三千

互联网 2022-01-16 17:47:09

“明明也下去!”安豪说

“啊?这不太好吧!”安昧明咬了一下嘴唇。

“没什么不好,我也要明明陪我!”一直拉着少年手的小轩也插一句。

看着他们坚定以及略带期盼的目光中安昧明有点松懈了。

只见刚刚带安豪领取校服的女老师走过来说:“没关系,安少爷要是想陪他们下去,我们有准备泳衣哦。”

后来在两个小豆丁的坚持下,安昧明选了一个角落里的水池,水池的四周是一盆盆的短竹,安昧明坐在水池的墙角,水打在他的胸前,却漫过了站着的两个小豆丁的肚子,本来下来后的安豪看见小轩也下来的时候非常想把他推回去的,但安昧明很及时的说了一句“要好好相处”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他也不想惹少年生气啊!

安昧明其实身上没什么肉,但是看着很匀称,皮肤在温水的滋润下微微泛着粉色,虽还是没有小孩子那样白嫩嫩的,但却在安豪和小轩的心里觉得魅惑至极,可是他们还小,只是觉得这样的明明要永远留在自己身边,死也不放。

下水后的两个小人一前一后分别来到安昧明的两旁,安豪小小的手早已搭在少年的肩上然后搂着他的脖子,趴在安昧明的身上,小轩则趴在安昧明的胸前,由于他们都在水池里,四周都被密密的花草挡住,所以没有人可以看见这里发生了什么。

安昧明看着在自己身边趴着的两个“棉花糖”温暖的笑着,湛蓝的天空透过屋顶豪华的天窗印在水里,让安昧明觉得自己过得好像太美好了,真心希望这不是一场梦,不是一场梦!

“嗯……唔……”胸前好痒,安昧明貌似刚刚是小寐了一下,睁开眼就赫然发现正在自己胸前□□的两调鲜红的舌头,安豪和小轩看见少年已经醒了,就立马咬住他的突起,,就像是怕谁抢走似地。

“哎……你……你们快松口,疼……”安昧明用手去推他们,可是越推他们就越咬的紧,他也渐渐不敢去推他们,好声好语的说“哥哥这里……这里不能咬的,快松开,不然我要生气了”话语刚落少年便觉得身上好重,啊,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男人一睁眼,入目是漆黑的一片,男人下意识的用手背盖在头上:怎么……会梦到那么久远的事啊……

男人伸手打开台灯,看见蜷在自己肚子上的某条肉肉的狗狗,无奈的笑了一下,“感情给我这么沉重的压迫感的是你啊,早告诉你要减肥了啊。”某狗狗继续睡着,完全不理它的主人。

男人把狗狗抱起来放在一边,从床上起身,随便抓了件衣服套上就出了卧室,坐到客厅的电脑前,发现有封邮件,是负责他作品的编辑发的:

明早,八点%2c安氏集团总公司四楼,有作家活动,一定要来。有惊喜!

男人愣了一下,看了看时间,离“明天八点”还有五个小时……

去不去啊……去看看吧,男人永远都是那么的隐忍,温润……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木有银啊~~~~我很认真的在写啊~~~555

☆、遇见

已年过三十的安昧明是才回的江中区这个地方,离开的那十几年他什么都做过,板砖,扫地,端盘子……一切能赚钱的他都去干了,就在前天收养他十五年的老爷爷去世了,那个很老很老,一直陪着他的,在垃圾堆旁发现他的,和蔼的老人,他世上最后的亲人去世了……

死掉了,去了他去不了的地方……以后,他又是一个人了……

老人的家乡在江中区,这个遍地是黄金,外地人急死都想挤进来的三大就业圣地,这也是安昧明在读了老人留下的遗书才知道的,老人原来也是有亲人的,有家,有孩子,还有个孙子,不过他们不养他,重来不来看他,一直一直是他一个人住,到死都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人,如今老人不奢求什么了,只想让安昧明把自己带回江中区……

这样就够了……

老人,果然到死都想着自己的家人,到了那边也还是想守护着他们吧……

整封信很长,有满满五页,前面却一直没有提到自己,知道最后看到老人说:昧明啊,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你唯一的亲人,每次都想喊我爸爸,却又不喊,是怕我不高兴吧!怎么会,这么多年了我早把你看做自己的孩子了,你也不小了,以前一直为了陪着我,没考虑别的,现在我只想你有一个自己的小家,再好好替我看看这个世界吧!

落款处写着:你的爸爸·林岁

这封信安昧明是边哭边看完的,看到最后信都完全打湿了,心里空空的……

那晚就像是一个世纪,安昧明就抱着老人的骨灰,坐了一夜……

第二天天还没亮安昧明就来到了江中区,一切都好陌生……陌生……

安昧明根据老人留下的地址来到一栋公寓的楼下,是老人在这里的家……

男人上楼,开门,屋里陈设简单,一室一厅的房子并不大,那小小的阳台上还放着早已枯死掉的满天星……

男人把骨灰放在桌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又是一天过去,暮色将近。

他趴在单人床上,看着也跳上床挤在自己身边的肥肥,昏昏睡去……

男人实在好累,真的好累,是心累……却不曾想做了那样的梦。

男人坐在笔记本前呆呆的揉揉黑软的碎发。

还是先去公墓让“爸爸”安息好了。

想着男人就动了,给上午联系好的公墓管理方打了个电话,是一个老太太接的,对方很和蔼,让安昧明听着好温暖。老太太告诉男人一切都准备好了的,什么事后来都行,男人到了谢。摸摸肥肥雪白的毛:“我出去一下,肥肥不要乱跑!”

出门时才三点,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昏黄的路灯摇曳树影,仿佛像是要映衬男人悲伤的心情。

好久男人才等来一辆的士,到达公墓。老太太想陪他一起去的,男人拒绝了,最后老太太把编号告诉了男人要男人小心一点,男人感激的应了一声,去了。

这个公墓虽只能算是中等的档次,价格却也高的吓人,但是男人咬咬牙硬是买了一块地,这可是用尽了他的全部积蓄啊!

这个编号的位置在一个小坡上共有三排,男人远远的就看到第一排貌似有个黑影,心里一紧,可是转眼一想,世上哪有鬼啊,就硬着头皮走上去,看都不敢看那边,可是倒霉的是老人的位置就在那个编号的旁边!邻……邻居啊……

男人身体僵硬的走到放骨灰的石盒前,蹲下来,将东西都放好后,烧着刚刚从老太太那里买来的冥币……火光明明暗暗,摇曳着身影,映着男人柔和却又悲伤的脸庞。

男人不知道从他刚走进这个小坡时,那被他称之为黑影的人便一直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注意到那个男人了,看着他紧抿着的双唇……真是……像极了记忆里的某个人。

“你的谁死了?”

“啊?”突兀的对话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哎,是在和我说话吗?男人心里疑惑

“是父亲吗?”和刚刚一样悦耳的声音在男人耳边响起“哎,是吗?”

不知不觉间黑影都走到了男人的身后暖暖的气息洒在男人的颈上,惹的男人轻颤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小三子快考试了,考完会日更的……额据考试还有60天……爬走

☆、遇见

已年过三十的安昧明是才回的江中区这个地方,离开的那十几年他什么都做过,板砖,扫地,端盘子……一切能赚钱的他都去干了,就在前天收养他十五年的老爷爷去世了,那个很老很老,一直陪着他的,在垃圾堆旁发现他的,和蔼的老人,他世上最后的亲人去世了……

死掉了,去了他去不了的地方……以后,他又是一个人了……

老人的家乡在江中区,这个遍地是黄金,外地人急死都想挤进来的三大就业圣地,这也是安昧明在读了老人留下的遗书才知道的,老人原来也是有亲人的,有家,有孩子,还有个孙子,不过他们不养他,重来不来看他,一直一直是他一个人住,到死都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人,如今老人不奢求什么了,只想让安昧明把自己带回江中区……

目录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