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一条深夜狗小说李强,李诞——人间不值得

一条深夜狗小说李强,李诞——人间不值得

互联网 2021-06-23 14:45:27

可能加了我微信的朋友应该知道,我最近朋友圈的保留节目就是日常吹捧李诞。

一天三次,一次800字。

不吹不黑,我对李诞的喜爱不亚于我对小哥哥的喜爱。

可以说作为一个颜狗,李诞就是那个打破我所有择偶标准的人。

如果说有一天李诞和我说,嘿小妞,要不背着家里跟哥私奔吧?

我怀疑我会毫不犹豫的推掉我所有的事情和他走。

没办法,smart is new sexy。

啊,上回深夜发图片的时候和大家说有时间聊聊李诞。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日常吹李诞。

最一开始知道李诞确确实实是因为吐槽大会,而且说来惭愧,我知道吐槽大会这个节目还是因为国民老公王思聪。

就比较肤浅。

看的时候就对李诞印象很深,觉得这个“节目的不动产”确实要比其他半路出家的明星们对槽点定位精准打击灵敏,尖酸刻薄的像有一群大妈在他脑子里开菜市场,然而你听完他的吐槽,转神又能品出来很多不那么肤浅的东西。

这个人有丶东西。

后来搜了他的微博,置顶的一条就让我恨不得当场跪下来请求皈依。

李诞的置顶微博

他说

“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十一个字,概括了我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态度。

包括他经常在微博上做的,记录台词的活动。有些是我看过并且难以忘却的,有些是我一无所知但是读完就被种草了小说电影电视剧的。

有时候你很难想象电视上那个皮的不行的内蒙大汉和微博上这个带了些许悲悯与荒凉但是始终试图乐观向上然而总是失败的文艺青年是一个人。

放假在家看许知远和腾讯合作的访谈节目《十三邀》,第九期的访谈嘉宾是李诞。

其实在看之前你很难想象李诞和许知远出现在一个镜头里是什么样的场景,啊,一个披着卷发的普世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和一个看起来常年眼睛睁不开的嬉皮笑脸的谐星,其实就还挺违和的。但是一旦这两个人开始交谈,你就会发现这种违和在无形中达成了一种奇妙的统一。

许知远刚坐下就问李诞,说,你觉得你现在这种写作,输出的状态,就比如说段子,吐槽,会不会给这个社会的年轻人带来一些很轻浮的很不稳重的习气?

李诞说不一定吧,我觉得我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而且说,笑对任何一个时代来说都是有意义的。我回到唐朝去吐槽李白,唐朝的人也一样会笑的。

许知远说,不,只是在一些时代,笑很重要。

李诞反问说,那么哪些时代笑是不重要的?

编导很有意思,明明许知远被问住了有点尴尬,但是坚持以一个侧面镜头把此刻两个人的表情全都记录下来——李诞问完就开始一边笑一边吃小炒肉,许知远稍微有点尴尬喝了口酒。

其实我一直觉得,面对许知远这样的,怎么说,知识分子,李诞或许会稍微收敛他身上戏谑的东西,遇强则强的沉稳起来。但是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一直试图精准打击许知远身上所有的不被观众理解的东西。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许知远是知识分子,可李诞是艺人,是大众娱乐的传播者,注定有些东西是不能宣之于口的。

《好先生》里陆远说江莱:一个这样的女人,喝这样的酒,穿这样的衣服,化这样的妆,开这样的车,可是隔着八条街都能感受到她的绝望。

李诞也是。

一个这样的男人,讲这样的段子,有这样的女朋友,挣这样的钱,写这样的书,可是隔着八条街都能感受到他的虚无。

他说,人间不值得。说,每个时代都一样,都一样糟,都一样注定会死亡。说,怎样都行,在北京的豪宅里被女朋友喂进口水果也行,回内蒙的小蒙古包里喝三块钱的啤酒过一辈子也行。说,感觉瞧不起崇高,看见崇高就想把它拉下神坛。说他永远要做人群中冲着崇高和壮丽扔鸡蛋的那个人。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每一个做喜剧的人最难以摆脱的特质就是敏感。

而李诞的内核,是每一个十七八岁的我们。

荒凉,虚无,苦涩,缺少内动力。

但是如果简单的把李诞定义成赤子也不完全正确。他的赤子心是带着功利的。

许知远说,这辈子最希望的死法是死在女人身上。

李诞的眼里闪着兴奋而渴望的光,然后想了想说,不行许老师,尽管我非常想这么说,但是我这么说了,我就挣不到钱,所以我还是不说了。我还是希望自己无趣的死掉就行了。

李诞的功利也和普世的功利不尽相同。常人以为的功利是无穷无尽的金钱与权利。而李诞的功利,更像是对自己理想主义的一种排斥——极度渴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理想主义的人,然而又担心这样的自己不被人所认同,所以干脆功利的彻底,虚伪的彻底。带着一股子类似于破罐子破摔的执拗,但又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但是非常悲伤的是,大多时候,好看的皮囊是真的好看,而有趣的灵魂很多却是在假装有趣。

李诞不一样,他在舞台以外的地方恨不得拼命假装自己无趣之极。

很有边界感的一个人。

其实很有趣的一个事情,李诞,89年生人,现供职于笑果文化,大众娱乐行业从业者,近几个月才把脑袋染回正常的颜色,这样的一个人骨子里是一个带着悲凉和虚无的人。许知远,76年生人,自由撰稿人,三联生活周刊等一系列主流媒体的严肃文学特约供稿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浪漫主义乐天派。

不知道这算反差萌还是黑色幽默。

后者更多一些吧。

顺路说一说许知远。

许知远近几年在网络上被批评的很惨。

他公然diss马东

并且以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询问马东为什么不厌倦这个世界。

马东说“我没那么自恋。

他还在与俞飞鸿的访谈中公然表达了对现代女性价值观的不满,引起了全网反弹。

简言之是一个在大众眼里迂腐又落后的书呆子形象。

可是这期访谈中又体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或许是面对一个草根出身的受访者,许知远的心态较前几期比较放松,提的问题也是朴实而且轻盈的。并不尖锐,反而提了一些很主观,每个人都答得出来但每个人答案都不尽相同的问题。

很可爱。

许知远说,自己总会被一些崇高的,壮烈的,伟大的事物激起欢愉的情绪。李诞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不不不不,我平生最讨厌崇高。我一看到崇高就恨不得咬牙切齿的把它拉下来。我始终是人群中丢鸡蛋的那个人。

但是你无法否认,崇高者需要鸡蛋,而且也享受鸡蛋。崇高和鸡蛋是互相成就的。

包括李诞写《笑场》,写《宇宙超度指南》。从段子到诗到小说,与其说他是在表现自己,不如说他是在千方百计的藏匿自己,可又忍不住向世界发出呼喊:

"你们快来看啊!我要矛盾死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人懂我!你在哪儿呢!"

李诞说许知远过于个人主义,说他过度的自洽其实就是在自我欺骗。

许知远反问,那么作为一个写作的人,你写作的时候不表达自己,还能表达什么呢?

这次换李诞沉默。

不是他不想表达,只是他太敏感太脆弱,他怕自己的表达无人理解,怕自己的一腔热血最后只能无奈的冰凉。

太遗憾了。

李诞代表着中国所有学文的,小有才华并且想要施展的人。只不过李诞受了佛教思想的影响,比他们更荒凉无谓。

横向对比李诞和许知远。许知远的愤怒、奔走,他的试探,他对世界的疑惑和不认同,恰恰是对世界,对生活抱有希望。而李诞的嬉皮笑脸,随遇而安,则是在他悲凉的底色中彻底失去了对世界的期待。

老人李诞。

所以归根结底,什么是李诞?

孙红雷的陆远是李诞,邓超的方木是李诞,漫威宇宙的英雄们是李诞,沈腾马丽是李诞,憨豆先生是李诞,你所能想到的一切知识分子和街头混子,都是李诞。

全宇宙的珍宝,还是李诞。

End.

首发于个人公众号

“Forger”

http://weixin.qq.com/r/wSplfYzEUtEtrcge93-T (二维码自动识别)

欢迎勾搭√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