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与你同行半调子cjtxt,沪上风云骤起,万人激情之夜   ——张国荣热·情上海演唱会

与你同行半调子cjtxt,沪上风云骤起,万人激情之夜   ——张国荣热·情上海演唱会

互联网 2022-01-16 18:39:12

作者:Bettercy King文章各项权益均属于作者Bettercy King本人%2c侵删

二OOO年九月 上海,昔日的远东第一大城市、金融中心、全世界冒险家的乐园、中国电影的发源地,今朝中国整体经济实力最强、最具国际性的城市,内陆文明与海洋文明的交汇、融合之地。没有悠长的怀旧情怀,拒绝激烈的批判或赞扬,反感任何形式的信奉与膜拜,远离鲜明的意识形态的认同;理性而又浪漫,现实而又温文,自我而又克制;在时尚与格调,个性与和谐,自我与群体之间保持着精妙的平衡;——带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的上海人,将海派文化的优雅、矜持、自傲、冷淡、幽回发挥得淋漓尽致。8万人的奥林匹克体育场,除了张惠妹曾激起些许波澜外,其他歌手均败走麦城,自然也包括了日前被媒体爆炒到乱炖的分封了大师、教父职位的某某某,有人曾经评价:上海人,让感动和激情走开;奥林匹克体育场,流行歌手的滑铁卢。 有人在期盼 从1977年唱着American Pie的牛仔、T恤、长发叛逆青年,到如今2000年在香江掀起Leslie Passion Tour狂飙的光芒万丈极具贵族气质的天皇巨星,23年如白驹过隙。 历经了8年的郁郁不得志,隐忍了香港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张谭对垒”中媒体推波助澜下谭迷的恶意攻击与恐吓,走过了在欢呼与泪水%2c决绝与不舍中挥洒着青春与活力的89‘33场红堪告别为开始的世界巡回的离别歌坛演唱会,7年之后,开始了没有任何宣传却惊动了整个华语及亚洲歌坛的复出,拥有了堪称完美的《红》及随之其后的倍受争议与责难的前卫而唯美的风靡了世界每一处他走过的土地的“跨越97”演唱会,坦荡而另类的《陪你倒数》,无限深情的《Untitled》,华美而激情的《大热》及随之推出的让现场观看的人们惊喜、感叹、盛赞、推崇不已却让无良媒体刻意丑化与诽谤的“Leslie Passion Tour”。 伴着你一部部经典而具有独特的Leslie印记的影片,时光就这样静默无声地流逝了。 你却依然纯真、善良、坦荡如初涉世的孩童;依然感性、真挚、别无心机地待人处世;依然埋下头去比新人更刻苦更敬业地去唱每一个音符,去拍每一个镜头;依然近乎苛刻地要求自己不断超越,追求完美;依然青春、美丽、活力四射如昔。打碎了所有岁月与时光的法则,你是这样一个永恒的童话和神秘的传奇。 Leslie,你可知道,我们期盼了多久,我们失落了多久:曾经有多少次以为可以见到你在这片你深爱的土地的舞台上泛发舞台之神的风采,曾经有多少次梦想可以像香港、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荷兰等国家和地区的人们一样幸运的可以在家乡的土地上见到神采飞扬的舞台上的你,曾经有多少次需要面对愚昧与无知,嫉妒与自卑混合成的畸形的自大与盲目的人们的苛毒和侮辱,曾经有多少次我们为道听途说的一个个消息说你可以来了而雀跃结果却只是更深的失望…… 在等待中的时光总是显得格外地漫长…… 可是,今天,第一次,终于可以见到你了,我们永远都爱这样的你! 这么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从前和以后,可以一夜间拥有…… 有人在幸灾乐祸。 许多的喜欢断定除自己之外的其他人都“变态”“恶心”,将本来该以符号打出的词语都用汉字明白无误地在公开场合说、写出来的无时无刻不忘宣称自己“正常”的人都在满怀信心地暗自祈祷和窃笑:44岁的深居简出的唱粤语歌的没有作媒体宣传的张国荣?正好在奥运会开幕之时?在上海?8万人的体育场?开创纪录的两场?没有电视台的无处不在的广告播出,没有媒体的正面宣传,没有听粤语歌的群众基础,没有隔三差五的各种亮相,在看到了别有用心的香港媒体和照抄香港媒体的大陆媒体创作的铺天盖地的各种“变态”“色情”“可怕”“恐怖”“淫荡”等惊心动魄的香港演唱会的评论后,让人们在看不花钱的全球等了四年的激动人心的奥运会和花如此之贵的票价并冒着被别人判定“变态”“色情”的危险看你的演出之间作选择,哼哼,张国荣,你就等着票卖不出去,等着可怜的稀稀落落的带着猎奇心理买票进场的上海观众无动于衷地面带蔑视的微笑正襟危坐之后提前退场把你晾在台上吧! 有人在观望。 有很多人抱着不同的心情:奥林匹克体育场实在太大了;以前所有歌手的演唱会的音响效果都是个致命伤;张国荣已经是44岁的人了;他的歌几乎都是粤语的;与其他人的无孔不入的几乎吹捧的宣传相比,多年来在香港深居简出的他一贯对媒体敬鬼神而远之更不时与媒体直口直言怒目相对,除了一个多小时的拒绝了上海当地主要传媒与香港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以外,再不见其他宣传;几乎所有媒体都充斥着关于香港激情演唱会和他个人生活的照抄香港小报的哗众取宠骇人听闻的报道、评论,而海外客观、公正、严肃的媒体报道在这里却从不见踪迹;在这种情形下,开两场? 而且,比起自香江而起的人祸,沪上,人们还要更担心天灾。 从13日起,“桑美”台风肆虐,12级的台风,沪上一片狂风暴雨,许多单位放假,40多个航班停飞、国外航空公司的大型客机因天气原因滑出跑道、乐队人员滞留在机场十几个小时、因狂风和大雨搭台受阻一度陷于停顿。 陈淑芬(天星娱乐公司的老板,Leslie以前的经纪人)心急如焚,Leslie却十分的无虑:“我相信风是不会害我的。”这样的一份认真的乐观与胸有成竹的笃定!听者无不晒然,但陈淑芬实在没有这样的心情。 如果台风大雨真的一直不停,怎么办? 15日,Leslie抵达上海,有如神助,狂风暴雨便化作了和风细雨,秋风习习,烟雨蒙蒙,别样江南景色。 16日,晴朗的一天。 二OOO年九月十六日 夜 上海 奥林匹克体育场 17:50 天色渐暗 人们陆续走向体育场。 体育场门口,许多人围着卖各种荧光棒、荧光球、望远镜、哨子的小贩在比较、讨价还价、购买。问同行的Louis要不要荧光棒和哨子,他摇摇头,耸了耸肩。那樣子,很酷。他是要理智而冷静地看这场演唱会的,同时用摄像机拍出至少令他满意的录像。我们都认为能够带回遥远的北京的留作永久纪念的精彩画面就全寄希望于他了,为他这样的理性和沉稳禁不住喝彩。Meizi拿着她从日本定购的在香江看了6场Leslie Passion Tour一直挥舞着的超大闪光红色荧光棒,Suedek,Vivi和我每人各买了一个荧光球。我们从北京出发时就已经带好了哨子、相机、采访机、望远镜,在上海我们每人又买了两卷柯达400的胶卷用来专门拍摄演唱会的照片。我发誓要并且自信能冷静、理性、安静地看这一场演唱会,铭记所有细节,录下全场,拍下每一个精彩镜头。 走进体育场大门,有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卖一本薄薄的Leslie的画册,不允许翻看,50元一本。我们都认为太贵,没买。 来到了体育场看台外的台阶两边,有Leslieclub(荣门客栈)网站的3幅近百米长的横幅,分别写有“我们永远都爱这样的你”“从前和以后,一夜间拥有”“http://www.leslieclub.com/”。台阶下面和体育馆外墙的柱子上有除了公交113静安区一段之外再难得一见的张国荣热.情演唱会海报。海报贴得太紧了,我们试了几张,都没办法揭下来。只好在那里拍照留念。 18:50 夜色朦胧 我们从三号入口处入场。 人们开陆续的对号入座。 除了Meizi和Vivi买的是和日本、香港、上海等朋友们一样的1000元票以外,我们其他几个人买的是500元的票。我们本来在8月就已经打电话订票,上海的朋友也帮忙去拿票,但却只拿到了C区最右边的位置。大家开始和来自天津、上海、厦门、福建、大连、武汉、成都、安徽、山东等地的朋友打招呼。 VIP的位置是体育馆的长方形内场,没有任何坡度,一万来个座位全部是用绳子串起来的白色塑料休闲椅(露天咖啡座和小吃摊常有的带椅背和扶手的那种),VIP的后面是控制台。其他三面是看台。在香港看过演唱会的朋友们说这里的舞台比红堪的要大一些。就我所看到的%2c全场有6个大屏幕,舞台左右两侧各有两个,后场还有两个。舞台正中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圆柱状的纱帐,舞台后面有许多条绷直的竖的白色幕布,应该是用来打背景的。舞台分三层,前面的一层最宽阔。还没有看到朋友们说的升降台。舞台左右两侧各有两个巨型的音箱,舞台左右两边的钢架上还有几个音箱,其他地方的音箱因为天色暗了没能看到。 Suedek再次叮嘱我一定要记得录音,我说没问题。 全场是三面台,看台除了控制台后面和与舞台角度太大的看台,其他地方我目光所及都坐满了人。入座率应该有95%左右。另外一边的东亚富豪大酒店的落地玻璃窗处也涌满了人。 场内好多非常漂亮的小姐手中捧着各种美丽的花束,也见到有先生手里拿着花束。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三、四十岁的夫妇,儒雅的先生是哥哥的老歌迷,温柔美丽的太太很体贴地陪着一起来看演唱会。我问他们:“上海的观众是不是都很冷淡?看演唱会不配合歌手?”他们回答我:“那得看是谁的演唱会,什么水平。” 19:45 全场的灯光已经熄灭了,所有的人都在一种极度紧张与兴奋的气氛里,时间似乎凝固了。 突然,如海潮般,后场的看台观众起立并有人喊了句什么,一瞬间,全场的观众都站了起来,欢呼声在耳边或近或远地响了起来,大部分VIP的观众是站在了椅子上,我只有1.67米的身高,和周围的人墙相比,实在太矮了,只好站在椅子上踮起脚来四处地看,想知道Leslie从哪里出来,或是别人看到了什么。有两个氢气球飞上了天空,哥哥没有从任何地方出来。这时,一个男声宣布张国荣热情演唱会开始并介绍相关主办单位与工作人员,人们再次开始欢呼。随即,充满魔幻色彩的各种波纹图案的灯光打在了白色的纱帐上,随着波纹图案的各种变形、幻化,撼人心肺的音乐响起,人们的欢呼声、哨子声、“Leslie”“哥哥”的呼喊声汇成了海潮,我觉得心脏马上就要跳出来了,我竟也在忘形地高呼“Leslie”“哥哥”!鼓点越来越急,越来越响,观众席里的声浪也越来越强,似乎是一种应和,似乎是一种对抗,像要挑战现代的高科技的音响,以人声去向那期盼许久的人倾诉和宣泄所有的热切,每个人都在一种忘我的激情中,《梦死醉生》的音乐响起“当,云飘忽半公分,是,梦中的一生……”高空白色纱帐里出现了一个一身白衣,背后一双雪白羽翼的天使身影!那样的朦胧,那样的纯洁,那样的神圣,啊!Leslie!!!视线内所有的观众全部站到了椅子上,惊雷一般的欢呼轰然齐整地升起,尖叫、狂呼、哨声混成一片,几万人巨大的声浪,却被哥哥浑厚磁性高亢的歌声淹没。纱帐渐渐升起,升降台缓缓下降,哥哥慢慢地在接近舞台,接近观众,紧随其后的是快节奏的《寂寞有害》(哥哥自己作曲的)、《不要爱他》,人们随着升降台的下落而掀起了一波比一波更高的声浪,全场的各色荧光棒、手电筒、荧光球随着哥哥的歌声挥舞着,身体晃动摇摆着。看了一下,旁边的夫妇,哈,和我差不多,在叫,在挥,但只是站在地上。 四顾所见,没有人坐在椅子上,而VIP第三排以后的至少一半人是站在椅子上(看台太远了,我没能看清楚),拿着8M auf 280000M的望远镜,我细看舞台上的他:微曲的短短的头发,挺拔的身材,近乎古铜色却细嫩、滑爽的皮肤,精致、俊美的五官,右眼角下方点了一颗闪光的星星痣,眉眼之间有淡淡的一层闪粉,迎着灯光,令他一张清秀脸旁显出一种古希腊雕塑般的棱角和深刻,用一句“眉目如画”来形容,实在是意犹未尽,但又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字眼,那份意难平正如“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的推敲无奈;脱去外衣之后,里面是一件露背的带有马甲的同色西裤,臂部、胸部和背部有着隆起的健美的肌肉和人体雕塑般的曲线。对他是如此的熟悉,知道中秋之夜的9月12日他刚刚度过了44岁生日。但亲眼见到了,这样的年轻俊美,怎么也不能相信他已经是44岁了。 唱完《爱慕》之后,哥哥说:“上海的朋友大家好。我知道这里不只有上海的朋友,还有国内很多别的城市的朋友(实际上还有坐在第二排来自香港和日本的朋友)来看我的演唱会。我真的是十分高兴。由于各种原因,我一直没能在内地开我的个人演唱会,这一次终于可以在上海开。谢谢大家这么热烈的反应。我希望大家会一直保持这样的反应,直到演唱会的最后,到结束都有一样的反应,好吗?”大家高声喊着应答“好!”我也使用尽全力去喊的,但我发现我听不到我的声音,我的嗓子哑掉了。还好,有哨子带在身边。全场观众此起彼伏:有警察过来命令大家坐下来的时候为伏,警察走过去了或是还没有走过来时为起,哥哥走到哪一边,哪一边的人们就会站到椅子上,或是从后场涌向前场,害得那些可怜的能在某某某的演唱会上舒舒服服安然自在地静坐全场的警察疲于奔命,不停地走过去,跑过来,“镇压”站在椅子上的人们,“押送”“遣返”冲到前场的人回“原籍”。我旁边的夫妇,和我们不再有任何区别,一样的忘掉了年龄,忘掉了身份,忘掉了平日时刻注意的一切,只把自己全部交给了感觉和激情。 接下来大家是耳熟能详的《风继续吹》,几万人一起挥舞手臂伴着哥哥唱,多少陈年旧事,多少感悟伤怀,多少岁月回响,17年前的稚气、迷惘,15年前的蓬勃、倔强,11年前的留恋、感伤,3年前的深情、执著与今日的平和、醇厚尽在眼前,耳边,心头。我想警察一定会比较喜欢这首歌,因为我们基本上是乖乖地坐了下来,只是唱歌。 随后是一首很耐听的选自《红》的《怪你过分美丽》,别具韵味的抒情慢歌“谁亦能呵一呵/一张嘴一副面容差不多/但别要选出色一个/耗尽力气去拔河/……/可以说走,一早已拼命退后/想过放手,但没能够/怪你过分美丽/……/仿佛心瘾无穷无底/终于花光心计/信念也都枯萎/怪我过分着迷/换来爱过你那各种后遗/一想起你如此精细/其他的一切/没一种矜贵”很多的人一起在唱。大家在一起谈过多次,这首歌其实最应该由我们来唱给他听。作一个荣迷,个中甘苦,几多跌宕:多少次,责问自己为什么偏偏要喜欢如此任性妄为悖常理的他,无非是欣赏一个人,喜欢明星只不过是为了视听之娱,放松自己寻找快乐,犯得着因此而自找罪受地经常遭人非议、讥讽吗?怎么有点象是血腥玛丽当政时期的新教徒般需艰辛恪守不断抗争?许多次,咬着牙,横下一条心:干脆改弦更张,就此放手!但最后总是没能够。有多少次的挣扎反抗,就有多少次缴械投降,有多少次要转身而去,就有多少次狂奔而回。最后挣扎、斗争得实在太累了,索性听之任之全盘接受,放纵溺爱他去做任何他喜欢的事。忘掉了以前那么坚持的原则和底线,反正善良、纯真、率直如他,也干不出什么杀人放火之类真正不能原谅的事。(但我有些担心,如果真的干了,我想,我也许会去找到各种理由证明那人早就该杀,那火放得还不够大。) 哥哥没入幕后,一群女Dancer出来,穿着很古典,长袖飘飘地伴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很别致优美的舞蹈,音乐也是。可这是什么歌的前奏呢?我怎么想不起来?旋即,哥哥穿了一套闪亮鳞片紧身半袖上衣,戴着长长的金属腕饰,腰间一条黑色宽腰带,下身一条黑色水手裤走到了台前,像是一个海中的精灵。我才明白,这么精心编排的音乐与舞蹈,只不过是为了在他换衣服时短短的间歇也能让观众享受视听之娱。真的为如此贴心细致的安排感动。 这次演唱的是两首选自98年推出的《Printemps》专辑中的国语歌《被爱》,及快节奏的《Everybody》,其实,前一首的粤语版《这些年来》我更钟意一些。也许唱国语的原因是哥哥认为在上海大家听不懂粤语吧。也太小看我们了,我们虽然不懂粤语,但哥哥的粤语歌还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演唱会曲目的编排很用心思,快慢歌穿插交替。紧接着的就是让警察又极度紧张,令人没法有如此的定力能在椅子上坐着而抗拒站起来狂呼舞蹈的诱惑的《狂野的我》加《放荡》,前排的人纷纷站起来,我当然是又马上回到了椅子上去。在唱《狂野如我》的时候,哥哥走到了舞台右边的巨型音箱上,先是站着唱,我们欢呼;接着他坐在上面唱,别无选择,全场起立大声叫喊吹哨挥荧光棒;然后,他半卧在那里唱,更大声地叫喊用力地吹哨快速地挥荧光棒;哇!他竟然舒舒服服很享受地面朝天躺在上面唱!!!全场观众义不容辞,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地站到了椅子上或是冲向前场,同时声嘶力竭的叫喊拼命地吹口哨不顾节奏方向与力度地挥荧光棒。几万观众的呼喊声、口哨声、急速挥舞的荧光棒几乎把偌大的奥林匹克体育场点燃、煮沸!警察又是一阵奔忙。从音箱上起来,走下去,哥哥开始唱《放荡》,我们的狂热也急速地感染了哥哥,他兴奋地边跑边唱,一直跑到无路可跑的左面作为台柱的钢架边,这怎么尽兴?!激动的哥哥迅速敏捷地用一只手边唱边爬上了钢架!一下子就爬了3米多高!!如果不是上面有一个音箱挡住了,他还想接着往上爬!!!Oh!!!警察再也无能为力了。全场像发了疯一样地狂叫、跺脚、吹哨子、蹦跳!!! My God!他忘了他有恐高症!一只手他可怎么从上面下来?!此时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 舞台上许久都没有动静,我们开始在下面担心是不是哥哥不小心掉下来了,或是出了什么意外。这时,黑暗中响起了清唱的《夜半歌声》,啊,原来他早就安全地下来了,长舒了一口气。背对观众的哥哥这时已换了另一套衣服:黑色贴身衬衫左臂戴了一个闪光的金属臂饰,黑色领带,腰间一条黑色皮质腰带,下面是一条兰黑色的丝质宽松裙裤。这件衣服从后面看完全是一条宽松的裤子,而从前面看就是一条长裙,正是前几天大马演唱会的那套服装。在哥哥讲完一段极标准地道的普通话介绍之后,静静地坐在那里,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哥哥亲手剪辑的电影片断。观众们随着每部电影片段的播出兴奋地喊出电影的名字:《夜半歌声》! 《阿飞正传》!《白发魔女传》!《金玉满堂》!《红色恋人》!《新上海滩》!《倩女幽魂》!《胭脂扣》!《纵横四海》!《霸王别姬》!遗憾的是,没有在香港的《春光乍泄》、《风月》、《枪王》、《星月童话》、《左右情缘》。在段小楼和蝶衣劫后重又登台的对唱开始之前,“往事不必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哥哥那伤感而深情的歌声响起,《当爱已成往事》,我一向更喜欢张的演绎胜过林李,因为更斩不断理还乱、哀伤、无奈,静夜听来,深深触动心灵。 下面的歌本来是60年代的一首英文经典老歌,因近一两年来麦当娜等人翻唱而大红大紫的《American Pie》。了解哥哥的歌唱生涯或者已经看过香港演唱会的就知道这正是哥哥在1977年的丽的(今日亚视的前身)之声举办的亚洲歌手比赛上所唱的歌,当时他因为形象不羁难和当时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社会风气而屈居了亚军。但正是有了这首歌为开始,才有了今日的万人欢呼中的天皇巨星。 哥哥唱完了《American Pie》,拉了一把高脚椅在台正中坐下,将他的脚叉开,用手轻轻掀动了一下他裙裤前面的布料,让我们能看清楚那是一条裤子,顽皮,更带着些许得意,说:“你们可不要以为我穿的是裙子哦,我穿的是——裤子!你们看清楚。所以我能安稳地坐在这里任你们拍照。(那些可恶的无良的香港和大陆的记者,哥哥对于他们的别有用心的照片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无中生有的评论报道实在是余怒未消。)他搬起一只脚来看看(搬得好高),望向我们,说:“你们不知道,我的脚很疼的,法国的Jean Paul Gautier(世界著名顶级服装设计师)给我弄(他的发音很地道,真难得他可以发出:neng4的音,真的比几亿中国人(尤其是广东人)都好)的脚环……你们喜欢吗?”离得太远了,实在是看不到他脚上小小的趾环,但是大家还是想让他开心,都很大声很热烈地回答“喜欢!”哥哥被我们哄得很高兴,接着唱了一首选自今年新EP《Leslie Untitled》中的英文歌《I Honestly Love You》,每次他一唱到“I Love You”一句时,我们就在台下大声喊叫“We Love You Too!”哥哥听见了,阳光般的笑容一直在脸上。接着是一首哥哥自己作曲的国语歌《明月夜》。有些朋友是会遗憾他没唱《沉默是金》的。 下面的歌是《倩女幽魂》,他唱了粤语版的。中间的部分,他对我们说:“我知道粤语对你们来说挺难的,但没关系,你们只要啦啦啦就可以了。”我们就齐声地一起高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全场观众都很认真地跟唱,声音很整齐也很大,但我的嗓子实在太哑也太差了,这调子对我来说又太高了,所以没敢唱得太大声。 著名的白幕后面换衣服看剪影效果的一幕开始了。可能是灯光有了一点问题,哥哥喊了几次“开灯”“开灯”“我说开灯”“请开灯”“请开一盏灯,好吗?”才有一束光打过来。观众的尖叫和喊声也是一波高过一波。这个场面决不像许多小报所描述的那样是什么“色情”“暧昧”“刺激”之类的,相反,许多工作人员协助哥哥换衣,哥哥自己一边利落迅捷地穿戴,一边口齿伶俐、快速热情地向全场观众介绍演唱会的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朦胧、晃动的影子映在幕布上,像遥远的童年时代小手里拿着花生豆嘴里含着妈妈细心的剥去糖纸的糖块和全家人一起去看的皮影戏,充满了一种温馨、怀旧、乡土和家庭的感觉。 哥哥换好了衣服出场,正是我极中意的那一套华丽又个性十足的最酷的衣服:闪亮的紫金色西服,里面是黄色的丝绸衬衫,腰间一条装饰性黄褐色皮质宽腰带,颈上围了一条长长的与衬衫同色的丝巾,站在后面的一个升降台上,一边戴手套一边开始唱曾令全城至High的《无心睡眠》。嘹亮浑厚的嗓音,明暗色彩幻化的舞台灯光,洒脱、飞旋的舞步,飘舞的衣衫,快速随兴舞动的麦克风支架,好一个潇洒不羁勃气英发的贵族少年!走下升降台,紧随其后的是两首翻唱的国语歌《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和《热情的沙漠》,两首很流畅的快歌,Dancer的舞蹈、化妆和服饰也极有特色,很像某些原始部落的祈神仪式的装扮,但是没有人注意他们,全场的焦点只在哥哥一人身上,哥哥在台上跳起了《阿飞正传》中阿飞揽镜自照从卧室到阳台的那段经典的舞步,又博尽台下喝彩欢呼之声。 然后,就是哥哥自己作曲的本场演唱会的High 中之High:大热。 哥哥来到了最前面的升降台上,升降台徐徐升起,背后的灯光由橙色而淡红色而绯红而后火红,整个舞台象是飞升入血色黄昏的彩霞中,下面的鼓风机吹出了强劲的气流,紫金色闪光西服襟袖飞扬,衬着不断变化的舞台灯光,折射出各种明暗的红光,颈上的丝巾全部散开来,被风吹得扶摇直上,和哥哥保持着近乎垂直,然后相对稳定下来横着飘浮飞舞在半空中,哥哥像是一个叛逆的天使,一个背弃天庭,冲出红霞,俯瞰凡尘踏云乘雾的仙童,细看哥哥的面容:如古希腊雕塑般的高贵、凝重、超凡。整个8万人的体育场,忘记了欢呼,忘记了喝彩,忘记了挥舞荧光棒,忘记了把如此震撼完美的画面永久的拍摄下来,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只有音乐、歌声、灯光、舞蹈,只有那犹如舞台之神的哥哥……许久,直到舞台两侧的四个大屏幕突然映出了两团火焰,哥哥整首歌结束人们才如梦初醒般回到了现实,排山倒海般的喝彩声在体育场回响,回响…… 哥哥的这个造型,我个人认为,比香港的长发版更Man、更Cool、更美、更超凡脱俗。 伴着穿黑色泳衣的女Dancer们上场的一段舞蹈,没有音乐,全场安静的象是旷野,传出了哥哥激昂悠远的颤音吟唱,神秘,悠长,原朴而又透出天成的华丽,有极强的World Music风情,仅凭这开场的吟唱,已让人们仿佛置身于一个异次空间,深深沉醉其中,似乎灵魂都随着这吟唱而飘远…… 接着舞台上出现了倒立的穿着闪光的红色高跟鞋的交叉双腿,啊,原来这是哥哥非常钟爱的自己作曲的《红》!还记得铺天盖地的关于“跨越97”的“妖艳”的评语吗?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首哥哥穿红色高跟鞋与男Dancer共舞的《红》。但是这次穿红色高跟鞋的不是哥哥,而是一个伴舞的女郎。哥哥本人,项上黑色的戴十字架的项链,上身着黑色透视衫,左臂上戴有黑色皮质臂饰,左右手腕上各戴了一个款式相同的黑色皮质腕饰,下面是贴身的宽脚黑色闪亮的漆皮裤,充满力量与活力的手臂、胸部、背部肌肉轮廓清晰,健美的体格与身材一览无余(这套衣服也是我极其喜欢的),手持着一台数码摄像机出现在中间第二层舞台上,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周旋于各个女Dancer之间,捕捉、拍摄各种动作影像。这次对《红》的演绎与跨越97既保持了一定的连续性,又有着全新的构思和角度。整支歌曲,无论是灯光、音响、编曲、画面、演唱、表演浑然一体,优美、流畅、精湛,无需任何剪辑处理,本身就是一部非常完美的MTV,可以说与大热不分伯仲。 在《红》之后,哥哥对我们说:“有一首歌,我唱了之后,人们总会非常爱我,”故意停了一下,吊大家的胃口,“下面一首歌,为你钟情。”全场响起了笑声、尖叫声和口哨声。演唱之中,警察终于开了恩,有人幸运地被允许送上了一大长束紫色的百合花给哥哥,哥哥把花抱在怀里,先是奉送了一个Big Smile,还非常可爱地把歌词中的“对我讲一声,I Do I Do”,对着场下唱成了“对你讲一声,谢谢你的花。”又激起了尖叫声一片。 随后他演唱了在903拉阔和香港演唱会上翻唱的林忆莲的《至少还有你》,许多人也和着他唱。哥哥说:“这首歌的作曲是我Band的鼓手,演唱别人的歌曲总是有很大压力,而且林忆莲又是一位很好的歌手,不过我是她的前辈,这算是男声版的,所以不能比较。”其实我一直觉得这首歌如果由Leslie首唱,一定更有一番风味。不过,Leslie的翻唱向来是有口皆碑,退出前推出的《Salute》专辑中许多歌曲都是超越原唱的,其中就包括翻唱林忆莲的《滴汗》,公认是比原唱更精彩。台上灯光的灯光全部是百合白,近百盏灯以Leslie为投射焦点,令他犹如置身于一朵巨大的白莲中的花仙子,深情无限地唱出“我要抱着你”一句,哥哥轻轻合着双眼,一只手臂温柔却又坚定地在胸前弯成了一个半圆弧,仿佛此生最深爱的那个人就在眼前,怀中,即使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已荒,地已老,时间都成灰烬,全世界都已不复存在,仍然相守不离,依然相拥不弃。 此外哥哥演唱了在去年10月推出的《陪你倒数》专辑中在1999-2000年各大颁奖典礼上出尽风头为他赢来无数奖项的《左右手》。台上华美的灯光或朦胧或明暗的在蓝、绿、紫、橙等色中流转,幕布和大屏幕上是春夏秋冬各季景色的变化,与悠扬的乐声和哥哥醇厚的嗓音交融、呼应,令人心驰神往。(如此一首动人的典型荣式情歌,也曾被香港媒体无端臆测与评判。) 最后是整场演唱会的压轴之作,哥哥自己作曲的《我》。 作为背景音乐的伴奏的声音显得非常的简洁轻柔,台上只一束柔和的白色光柱将哥哥笼罩其中,他激昂高亢、磁性、醇厚的声音回荡在8万人的体育场: I am What I am 我 永远都这样的爱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焰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得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生活 对世界说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看他坚毅而纯真的面庞,听他坦诚、感性而勇敢的道白,想他23年来的风风雨雨,觉得心灵都在他的歌声中跌宕,在下面声嘶力竭的和唱,不知不觉中,满脸都是泪水。 唱完《我》之后,Leslie很快地在外面加了一件玫瑰花红的丝绒拖地Opera Coat,袖子和领子是与皮裤相同质地和颜色的闪亮漆皮,没有扣扣子,里面是那件透视衫和漆皮裤,宛如童话里欧洲古堡中的王子,华贵、优雅、英俊,演唱的是一首百听不厌的《追》。警察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奔波劳累,可能是疲惫不堪了,因此管制已放松了不少,越来越多的人涌到了前场,站在椅子上不再下来的人也越来越多,警察也不怎么管了。在歌曲结束时,无数银色的闪光细带子喷向空中,许多人高声呼叫着去抢,收起来放进包里、口袋里留作纪念(我离得太远了,抢不到。不知道可不可以凭细带子到香港哥哥的“为你钟情”咖啡店换**咖啡?)。唱完后,他不断地向各个看台的观众鞠躬,谢幕。然后隐入幕后。 不知是否是从什么渠道得知了在香港Leslie Passion Tour中有着极High的Rave Party,或是就是不想让他就这样离开,全场观众一起站着(站在椅子上)高喊哥哥的名字,一浪高过一浪,一声大过一声,加上激越的哨音,震耳欲聋,直冲云霄。 我们的热情终于唤回了哥哥。 甫出场,就是一连串的劲歌热舞,我非常惊讶,他的嗓音竟比刚开场时更嘹亮和浑厚!这次他穿着一件白色窄带短背心,下面一条蓝色牛仔裤,自大腿处开始缀满了细密的珠子,而自膝盖处开始更是用细密的珍珠串联成珠琏然后连缀在一起制成,当他在场上随兴地舞动和热情优雅地左右奔跑时,层层珠琏便随之飞舞。眼睛象深夜的星子一样闪亮着,古铜色的发亮的皮肤下臂部的肌肉隆起,Extremely manly and cool!而且,Ha!他牛仔裤的第一个扣子是没有扣的!激烈的舞蹈中,短背心纵上去了一点成了露脐装,My God!The most sexy boy with deadly charm and lure!不待哥哥鼓动,全场观众,无论是嘻皮风格的男孩女孩,还是雅皮有礼的绅士淑女,或是沉稳内敛的中年男女,都已迫不及待地站到了椅子上,伴着哥哥一气不停的一连串的经典劲歌《H20》、《少女心事》、《第一次》、《不羁的风》、《Monica》、《Stand Up》、《Twist & Shout》,我们挥舞荧光棒、高歌、尖叫、拼命吹口哨、跺脚、狂舞。尤其是在《Monica》和《Stand Up》两首歌中,无需哥哥任何提示,全场数万人对着哥哥伸向看台方向的麦克风发出平地春雷、翻江倒海般的高喊“Thanks!!!”“Thanks!!!”“Thanks!!!”“Thanks!!!”“Thanks!!!”“Thanks!!!”“Thanks!!!”……“Stand Up!!!”“Stand Up!!!”“Stand Up!!!”“Stand Up!!!”“Stand Up!!!”“Stand Up!!!”……整个8万人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变成了一个巨型的、疯狂的、沸腾的、燃烧的Disco Plaza。 半个多小时的Rave Party之后%2c Leslie又一次谢幕后走入后台。 全场观众的情绪几近沸腾,又怎么会让他就这样结束而离开呢?万众一声地高喊他的名字。如果体育场是室内的,我怀疑会有许多玻璃被震碎。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哥哥再次走上了舞台。Leslie这次穿了一件黑色天鹅绒的睡袍(与跨越97的丝绸睡袍同样款式,但质地不同),睡袍前部开领处露了一大片结实漂亮得让人不得不赞叹的胸膛。He is so-called an angel who is as attractive as devil!顽皮而得意的笑容在他脸上,又故意装出一点点的委屈和抱怨:“你们还要听啊?还没听够?”谁会不想再听呢?怎么可能会听够呢?!大家放声高喊:“没——听——够!”他更得戚,更开心地微笑:“你们开不开心?”“开心!”我的声音哑了,只好拼命吹哨,但我的哨音被几万人的呼喊淹没,几乎不可闻。呼喊声中哥哥唱起“闭上眼睛熄了灯,回望这一段人生,看见今天昨天,有多少艰辛,你依然陪伴在我身边……” 掌声、欢呼声、口哨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哥哥拥在中央。哥哥为我们的热情所感动,轻声对乐队说:“升一个T(调)。”又把副歌唱了一遍。他说:“今天你们真是让我很感动。我再唱一首,我在香港都没有唱的,也是别的歌手的一首歌,《月亮代表我的心》。”这正是他在跨越97尾场献给张妈妈和好朋友唐的那支歌。他还对大家说:“你们不要太贪心,还要问我最爱的人是谁。我最爱的当然是上海的歌迷了。”大家明知道他是在哄我们开心,但是,真的,今晚我们都如此High,如此地开心,只因为有他。月正圆,月正亮。我们大声和他同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爱你有几分,我得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没有想到我们会如此整齐洪亮自发地为他伴唱,曾经的霜冷路长,曾经的问天不语问地地无声,曾经的人情冷暖,曾经的愤懑难平,曾经的温馨缱绻,曾经的胸怀激越……许多蒙尘的往事又伴着深情的歌声涌上心头,他唱着唱着眼圈就红了,声音开始发颤,深知他是一个非常感性,敏感的人,最容易被关心他喜欢他爱他的人感动,知道在香江虽然媒体恶意破坏,但歌迷及所有现场的观众都坚定而狂热地支持他,曾经把Leslie感动得泪洒红馆,红馆才只能容纳一万多人,我们这里可是8万人体育场,怎么可以输给他们?一定要让哥哥也知道大陆的观众是怎样的。我们有一点点的坏,更加不遗余力地感动他,边唱边齐声喊些极煽情的“哥哥,We love you!”“Leslie,love you !”“我们永远都爱这样的你!”“哥哥,我们支持你!”终于如愿所偿地感动得他泪流满面,声音颤得唱不出歌词。所有哥哥唱不出的歌词都是全场观众大声地为他,也为我们自己在唱。 时间真的象是在飞,好像是刚刚开始,《共同渡过》就唱完了,Leslie深深地鞠躬,再鞠躬,在观众的欢呼中离开了舞台。 观众仍然不肯离去,直到广播里一个男声宣布演唱会结束,意犹未尽的人们才三三两两地离去。 短短的近3个小时的演出,结束了。 上海奥林匹克体育场从未如此轰动过。回想起前几场其他人把演唱会的失败归咎于上海观众如何如何如之何,开场前那对夫妇的话“那得看是谁的演唱会,什么水平”实在是朴素而经典。谎言重复一千遍也变不成真理。你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部分人,但你永远也不可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因为,昨天,在香江陪你倒数的有超过十万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今晚,所有共同渡过的人带着他们的心。昨日今朝,一切的一切,星辰伴明月可作证。 相信,只要眼睛、耳朵中有一样还能用(当然,还要有心肝),媒体应该会对这场演出做出高度的评价。 评价、建议、花絮及其他 评价: 如果你认为通过我这篇东西可以想象演唱会有多好,那你就错了,你只有亲眼去看了才知道有多好,绝对超过你想象。不信,你可以问看过演唱会的人,我说的话是不是事实。假若用一个字来相容这场演唱会,我要说“Perfect”,如果用两个字,我要用“完美”。我怎么都不能理解那些无良的媒体怎么会那样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混乱视听。纵观整场,无论是音响、灯光、舞蹈、演唱、表演、服饰、气氛都是顶级的。每一首歌的演绎都费尽心思,令人赞叹不已。哥哥给人的印象是年轻、英俊、高贵、洒脱、活力四射,说得煽情些,一个标准的拉丁版的梦中情人。怎么样的思想与审美会联想到“色情”“变态”“娘娘腔”“女人”“可怕”“可怖”? 建议: 提前订票。这样才能多看几场(条件允许的话)。许多场次的票比你想象得要抢手,不提早根本买不到好位子。想象你防范的车票机票住宿费用,甘心坐在看台上看吗?以前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远渡重洋地去连看13场,然后还要亚洲巡回、世界巡回的追随着看Leslie的演唱会。但今天我懂了。如果你看了,你也会懂。坐在前排。越靠前越好,这样你才可以看清处哥哥所有的服饰与表情。戴着哨子。因为很快你的嗓子就会哑掉。买荧光棒。手里没有东西可以挥舞,就像战士在战斗时手里没有武器一样难受。穿平底结实的鞋。否则Rave Party时,站在椅子上跳舞你就有摔断脖子的危险。提前上厕所。因为演出开始后,每一分钟都是高潮,根本没有上厕所的时间。保持冷静、理智;不要站起来;不要和其他人一起叫喊;尤其是,把目光从哥哥身上移开,拨出更多的时间和注意力去欣赏灯光、背景、Dancer;Rave Party时不要跳舞。这样你才能记住所有细节,而这些细节是绝对值的关注的,因为非常美。但目前还没有人做得到。据说太难了。好吧,就当我没说。花絮: 邂逅偶像的偶像16日晚,在入场前,我在场外的拐弯处意外地遇到了打电话的唐。他看上去很年轻,30岁左右的样子,英俊,挺拔,很瘦,剪了极短的头发,上身穿米黄色短腰Jack,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窄脚休闲裤,我看了有半分钟,然后追上Suedek告诉她我看到了唐。她和我一起走回来看了一下,也确定是他。但他走路极快,我们只拍到了一张背影,想是香港狗仔队的陪练有功,第一次我遇上了走路竟然比我还快的人(我们觉得他如果肯去悉尼参加竞走,一定拿牌)。我们随着他绕了体育场几乎一周,目送他从工作人员入口处和一个很像陈淑芬的人一起进场。入场后,又一次在工作人员出入口看到了唐。太远了,没办法拍照。 知音何处觅,也有同道人整晚演出,我基本上是在站在椅子上看的,我旁边的警察对我还是比较客气的。后来我无意中发现,在哥哥唱慢歌场上秩序比较好维持时,他的脚也在随着节奏打拍子,哈,没准儿这是一个隐藏很深的荣迷。 口不择言16日散场时,有一个记者拿着话筒在采访,话筒递到了我面前,我当时还沉浸在演唱会的激动之中没能出来,所以全部是用英国人会以为是中文的英文讲的感受。记者该不会以为我是日本人吧?J 不过,来看演唱会的日本人还是有许多的。 贵与不贵16日散场后,出口处许多认拥挤在一起,有喊声有推桑,开始以为是在打架,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抢购大家在几个小时前还认为太贵的画册。我也想去抢,但相信会在买到画册之前就被人挤成相片,只得作罢。 好酷好失望最酷的拒绝荧光棒坚持理性地看完演唱会并信誓旦旦的要拍好录像的Louis,散场后就四处发誓要买荧光棒,因为手里没有可以挥舞的东西实在太不爽。他在我心目中的酷哥形象开始斑驳。扫兴之余问他录像录得怎么样了,他竟然告诉我们他在录像时光顾着看演出,太激动了忘记还应该坐回座位上,结果在警察让周围的人都坐下去时,唯独他老人家举着一部录像机在那里鹤立鸡群,结果就有一位穿黑色衣服的彬彬有礼的男士客气地提出要替他永久地保管他的录像带。他没拒绝人家的美意。我们简直要晕倒。酷哥形象彻底坍塌。 半斤八两回到宾馆,Suedek问我录音录得怎么样了,我傻了,我根本完全忘了还要录音这回事。L 然后又想起来,也忘了要拍照。 从善如流17日,哥哥直到了我们喜欢听他的粤语歌,就把《明月夜》和《狂野如我》换成了粤语版的《沉默是金》和《侧面》,他还另外唱了《当年情》真的是个惊喜。 童心未泯16日,话说哥哥一时激动爬上了钢架,场上的灯熄灭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上回书说到哥哥爬上钢架灯便熄了,据坐在第二排的视力达到1.8的Vivi讲,她看到黑暗中,哥哥战战兢兢地以很难说好看的姿势下来了(还好,安全着陆)(我不由得想起儿时家里养的小锚咪%2c第一次学爬树%2c兴奋得越爬越高越得意%2c到了树顶才知道原来自己不知道怎么下来%2c看看地面那么远%2c吓得动也不敢动只是喵喵叫%2c最后要人拿梯子上到树上把它抱下来)。 但到了17日,爬得比16日快,灯一直亮着,还摆了几个特酷的Pose,下来的姿势也很帅了。哈,一定是17日白天自己练过了多次。 在17日那场,哥哥明显比16日放得开,开了许多玩笑。先是有一个男士送了一大束红白玫瑰给哥哥,大概有100朵,很漂亮。接着有一个Fan往台上扔了一个很大的毛绒玩具——兔子妹妹给他,他笑着说:“你知道,其实我年纪不小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手臂却把兔子妹妹紧紧地抱在怀里,就这样唱了整首歌,然后把兔子妹妹轻轻放在台边,还轻拍它的脸说:“乖乖,先睡觉啊”。唱了没几句,接了另一个歌迷献来的礼物后,又跑到台边,把兔子妹妹紧紧地抱在怀里才又接着唱。听过许多荣誉级哥哥Fans说,哥哥非常喜欢又大又可爱的毛绒玩具。有人说米老鼠时哥哥的最爱,有人说是唐老鸭。道听途说而已,具体是不是我也不知道。Rave Party时,生龙活虎的哥哥故意说:“你们还想跳啊,可要了我的老命了”他?!比任何一个人跳得都猛,唱得都高,实在看不出他有哪里可以称老。哥哥还假装被迎面飞来的歌迷扔上去的一枝花(其实是一大束,但在往上扔的时候散开了)吓了一跳,随即把花捡起来,拿在手里一边跳一边唱一边用花敲打自己的面颊和胸膛。最酷的是哥哥和女Dancer对舞,并把一只扔到台上的荧光棒捡起来叼在嘴里大跳热舞。这些场面实在是可爱的不像话,大家自然拼命尖叫吹口哨跺脚。 四度谢幕17日的第三次谢幕的歌曲表演完成后,全场观众怎么都不肯走,呼喊声一声比一声高,一次比一次热情,哥哥只好四度谢幕,又唱了一遍《我》。这一次,唱得格外激动、洪亮、高亢。因为他知道,所有的人都欣赏这次演出,都为他而感动,应该,也都为他祝福。 上海商品质量好上海不愧是中国第一大轻工业品生产城市,商品质量真好,点解?那塑料椅子经我们两个晚上这么连蹦带跳再跺竟然没有一个坏掉,好佩服

作者:Bettercy King

文章各项权益均属于作者Bettercy King本人%2c侵删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