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乙女韩漫滴滴,「王者荣耀乙女向」不想离开

乙女韩漫滴滴,「王者荣耀乙女向」不想离开

互联网 2021-05-08 03:59:30
「王者荣耀乙女向」不想离开

来自合集 「王者荣耀乙女向」 · 关注合集

日常摸鱼短打,全文3k+,也许算是刀,祝食用愉快~

现世,均是和平分手后的场景,极度ooc,私设成山致歉!

内含 白/信/约/亮

李白:

你们分手了,是你提的,你要去另一个城市了,不想再耽误李白的前程。

你放手放得很决然,没有一丝挽留,没有一丝藕断丝连,从此彻底走出他的生活。你知道他喜欢喝酒,便最后送了他一罐你亲手酿的桃花酿,告诉他你真的喜欢过他,但也是真的要走了。

过了几天,翌日就是你要走的日子了。你本准备睡个好觉,可大晚上的一个电话把你吵醒了。你迷迷糊糊接了电话,发现是你一个开酒馆的朋友打给你的。

“阿召啊,李白他疯了,两个小时前就来这里喝酒,现在醉得不成样,说什么都不肯起来,你就来帮帮我吧。”朋友焦急的声音通过电子传播过来,你皱皱眉,答应了。

晚风把脑子吹得清醒了一些,你挟着初秋的凉与路灯的暖风尘仆仆地走进了朋友的酒馆。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你看到一个栗发男子倒在桌上,面前摆了一个个空酒瓶,一看就没少喝。

此时,邻座一个女孩买了单,路过李白的桌子刚想出去,却见他一下抓住她的手,把女孩拉住。李白抬眼,望着惊慌失措的女孩,打量着。女孩想要挣脱,但发现根本扯不出手腕,更害怕了。好在李白看了好一会,好像终于确定了什么,放开了女孩的手,把头重新埋进臂弯,用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已经说了很多遍的话。

“不是她,不是她。”

“唉,他已经这样一个晚上了。”朋友看着那女孩慌忙离去的背影,用央求的口气说,“就算是为了帮我,你也去治治他吧。”

你犹豫的眼神在李白和朋友之间跳动了一会,终还是妥协了。你叹了口气,安抚性地拍拍朋友的手,示意她自己知道了,便向李白走去。

果不其然,在你停在李白身前的那一刻,他闪电般地伸出手抓住你的手腕,撑起头来看你。朦胧的醉眼努力睁着,剑眉微皱,看着你眼神却别样的炽热。良久,他似是没力气了,把头搁回手臂上。

“你和她好像啊。”他的声音很轻,带着些醉酒的飘忽。

你敏锐地发现,就算他现在看上去整个人都脱了力,可抓着你的手却紧绷着,唯恐你逃走。

“抱歉...”你知道他在说谁,抿抿嘴角,低声说。

李白却有意不让你说下去,有些强硬地打断了你:“我好喜欢她啊,特别特别喜欢那种,想和她过一辈子那种。以前我喝醉了她总是会来接我回去,可现在她不来了,她丢下我了。”说着他还指了指桌上你送他的桃花酿,包装严实还未开封,“看,这是她送我的,然后就走了。”

他那些话语虽说有些孩子气,可你也确实听出了他的不舍,顿时有些心疼。有那么一瞬你想抱住他,告诉他我们复合吧,但冷冽的月光突然插进你软下来的心脏,使其冰封。

“对不起...”不知不觉中你的喉咙也有些发紧,带上了几分哭腔,但被你极力掩饰住了,“你认错人了。”

李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你,让沉默的风代替他的声音。不知多少时间后,你感到抓着你的手松开了。他闭上眼,将头垂了下去。

“抱歉,吓到你了。那你见到她了,一定要告诉我。”

“好。”

李白抬眸望着你离去的背影,对着那桃花酿苦笑一下。

他怎么可能没认出你,只是给自己找一个放手的借口罢了。

韩信: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韩信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点点星光。双手习惯性地想搂向一边,摸空后才想起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霎时有些不知去从,只能垫在脑后。

夜晚只有一个人的呼吸中,特别关心的铃声响起得格外显著。韩信愣了一下,他只给你一人设了特别关心,赶紧转过身去捧起手机,这是你分手后第一次主动给他发消息。

阿召:在吗信鸽~

许是觉得时间有些晚了,你没先说正事儿,只是先发了一句很平常的问候。

韩信:在

阿召:等我一下哦我要给你发个小作文

阿召:不许先发别的东西,我要有仪式感!

韩信暗暗笑了一下,笑你还是这么又蠢又可爱,把手机关上,与兴奋与希望一起等候你的消息。

过了片刻,你的消息来了。韩信手有些颤抖地打开手机,阅读你的文字。

阿召:怎么说,就不要再对我念念不忘啦。我剪了短发,也不再是你喜欢的样子了。当时分手时说没喜欢过你肯定是假,这么多一起熬夜一起打游戏一起疯的日子,我肯定是很喜欢你的。但现在,你值得更好的,就不要再惦记着我啦。我不值得,真的。

韩信闭起眼,他的希望不出所料地落空了,这些话想必是你从他兄弟那儿听说了自己的状态才来说的。他睁眼,手指慢慢移动着回复了你。

韩信:嗯,知道哩

阿召:哈哈哈,笨蛋你还是这么可爱啊

韩信:嗯?

阿召:总之就是笨蛋你不要再想我啦!

韩信:好,晚安

阿召:晚安安

韩信将手机放在枕边,徒留荧屏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弱的光。他坐到床边,任冰冷的月光洒满全身,手肘撑在膝盖,将脸埋进宽大的手掌,深深叹了口气。

你才是笨蛋,他的眼眶不知不觉有些泛红。

不然怎么会不知道你才是我最好的人啊。

百里守约:

“守约,菜盐又放多了。”木兰尝了一口桌上的青菜,皱眉说。

没有听到回应,木兰看向一边低头坐着的守约,抬高声音又说了一遍。守约这才如梦初醒,抬起头。

“抱歉...”

守约这幅心不在焉的样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木兰知道是因为你,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说你啊,”知性的队长坐到守约身边,拍拍他的肩,“她都走了,你还想要什么呢。”

守约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日复一日地想起你的一颦一笑,难以入眠。

“我想见见她。”思考了良久,守约才用干涩的声音说。

“那便去见好了,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纠结胆小了?”木兰有些不解。

“不是纠结胆小。”守约苦笑着摇摇头,“她马上要考研了,我怕我的出现会影响她。”

他这颗时刻为你着想的心已成习惯,木兰看他这样子也好生心疼,便告诉他自己会帮忙。

改日,木兰以要送你东西为由,把你约了出来。你们在你家楼下会面,迎接你的是木兰爽朗的笑脸。

“木兰姐好。”你很有礼貌地打过招呼,随即变得随性了一些,看了看一边停着的车笑说,“来我这地方还犯得着开车?我俩家离得不远吧。”

木兰在你看不见的角度瞥了眼车后排的窗户,很快接上:“没,等会去别地儿要用。”

木兰把手里的点心递给你,又找话题和你闲聊了几句,见没什么事就不打扰你道别离去了。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她长舒一口气,看了眼后视镜。

“放心好了,没说那点心是你做的。”

坐在后排的守约没有应她的话,只是用目光紧紧追随着你离去的背影,焦灼而炽热。他的心声在车内沉默的空气里叫嚣,他想冲着你大喊,打开车门冲下去,奔向你,把你紧紧抱在怀里,永远不松开,用自己的尾巴缠绕住你,不让你逃走。可这一切终也只能想想罢了,他垂下眼眸,用眼皮收敛住自己迸发的欲望。

“等她考完研了,你再去面对面见她一面好了。”过了许久,木兰用手指敲敲方向盘说。

守约确认自己再也看不见你的一丝剪影,才收回目光。不舍地闭上眼,嘴角抽了抽,不知道摆出怎样的表情。在复杂的情绪斗争中,他还是泄了口气,睁开眼,笑了笑。

“再说吧。”

嘴上这么说着,可从未离开过你消失处的视线却出卖了他心底肯定的答案。

诸葛亮:

“总裁他是不是,一天没合眼了?”小助理站在门外张望着办公室里的诸葛亮,问一边的秘书。

“是啊,还做了好多我的工作。”秘书叹了口气,“他和女朋友分手了。”

“被甩了?”助理有些吃惊。

秘书耸了耸肩。

此时办公室的诸葛亮依然一如既往地正襟危坐在桌前,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不苟言笑地阅读着合同与文案。这样子倒是挺精神,如果没有眼下那重重的黑眼圈就更好了。

认真工作的诸葛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场,让此时每一个想去关心他的员工都望而却步,也只有你敢在这种时候去和他说话。平日里的他总会嫌你叽叽喳喳聒噪,可现在安静了却又没由来地心烦。

烦,想听她的声音。

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又想起你了,诸葛亮皱皱眉,片刻后有些烦躁地摘下眼镜揉揉眉心。闭上眼,黑色会勾勒出你的轮廓,睁开眼,文字会跳动成你的样子。他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试图用工作代替你,也已经是彻底走不出来了。耳边你的声音混响着,念叨着各种你对他曾说过的话,不同的频率叠加在一起,变成了有些嘈杂的蜂鸣声。诸葛亮不禁被吵得有些头晕,刚想戴上眼镜试图用工作暂时忘记你,可只觉眼前一黑,全身无力。

金属镜框摔在地上的声音让门外的秘书和助理从闲聊中回过神来,转头就见诸葛亮半晕不醒地倒在桌上,连忙冲进去扶他。

“诸葛总裁!你没事吧!”

这是诸葛亮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呼喊。

再一次恢复意识,消毒水味儿争先恐后地窜入鼻腔,诸葛亮有些不满地皱皱鼻子。随着听觉逐渐清明,他率先听见心率机总是让人有些焦虑的滴滴声,随后便是医生的话语。

“最近高强度的工作加上感情上的刺激,压力太大导致的昏迷...”

这些诸葛亮都没有心思去听,他努力睁开有些朦胧的双眼,看向医生身边的人。那人的轮廓愈渐清晰虽然没有把五官看得一清二楚,诸葛亮却早早垂下眼眸。

他太熟悉你的样子了,直消一个轮廓就足矣让他认出那不是你。

小姑娘,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来看看我吗?真是冷漠啊...

诸葛亮疲惫地合上双眼。

我想你了。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应该算是刀吧,反正第一次写这种w

韩信那个聊天记录是我一个男性朋友的真事儿,当时他给我看聊天记录的时候我真挺感动的,但当然我文里的心理活动是虚构的

可能准备写反虐,已经有点想法了,是甜回来(吧

/2020.10.28:反虐发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