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亡夫别这样txt,亡夫,别这样_全文阅读_第1节

亡夫别这样txt,亡夫,别这样_全文阅读_第1节

互联网 2021-06-17 14:27:35

书名:亡夫,别这样

作者:皖南牛二

文案:

05年我被拐卖云南,

连克三任丈夫,几乎新婚当日就各种离奇死亡,

灵婆要给我结阴亲,招鬼夫上身破灾,却没料到招来恶鬼……

第1章 命中克夫!

我叫李冬云,十八岁那年被拐卖到云南边境的一个的小山村,苗圃湾。

我被卖给了一个叫王大壮的男人,他是一个哑巴,人很老实,但我脾气很暴躁。

他每次想和我做那事,我都会愤怒的吼回去,“滚!别碰我!你个死哑巴!”

每当这个时候,他也只是尴尬的傻笑着,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说不出话来,他总会做一些很笨拙的事情来讨好我。

他父母非常看不惯我的这种做法,他们认为,我是花钱买来的,理性是他们儿子的玩物,生孩子的工具,每次盯着我的眼神,都渗得慌。

后来他们想强迫我与王大壮发生关系,但我不愿意,而他儿子也傻傻的,她们就逼我喝了几次怪汤。从那之后,每天晚上身子就发热,想那事。

我尝试过逃跑,但每次都被她父母给抓了回来。后来时间久了,自己那方面需求越来越强烈,又看着王大壮老实,自己也慢慢接受了他。

最终,我决定嫁给王大壮,也接受了自己的命运,那时候以为一辈子注定要陪在这个哑巴的身边。

可没想到婚礼当天,出了事!

婚礼当天,全村的人都来庆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们的笑容非常古怪,一个村民结婚,他们有必要从早到晚都一直笑着吗?这让我有一种浑身恶寒的感觉。

但是很快,王大壮的母亲便出来了,手中端着一碗汤,笑容可掬的对我说到,“云云,今天是你们的新婚之夜,按照我们这儿的规矩,你今天晚上只准喝一碗红汤。”

“红汤?”我疑惑到,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想到这是他们的规矩,也只好接了过来。

那碗汤确实很红,给我的感觉简直就像是鲜血,只是看一眼,一股恶心的感觉便涌了上来。

王大壮的父母却一直在催促着我和下去,那眼神中的期待简直没有掩饰,在这种逼迫下,我终于一口气把那碗汤喝了下去。

洞房时,我一进门,王大壮好像突然变了个人,迫不及待的关上了门,迅速的把我的衣服脱了,便扑了上来。

我本能的推着他的肩膀,他一把把我按在床上,撕去了我的衣服。

这是我的第一次,我既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他紧紧的抱住我,仿佛要把我揉进他自己的身体里,然后还疯狂的亲吻我。

王大壮把我平放在床上,吻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的眼睛微闭,此时心中所想的,却是想要王大壮的动作能够激烈一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关键的时候,王大壮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大壮?”我喊了一声。

他有回应,但是语气很虚。

我有些扫兴,停下来问他到底怎么了,他的目光有些呆滞。

这都累了?难不成这个哑巴那里不行?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但是新婚之夜,也不好说什么,便想着先睡觉吧,可是当我触摸到王大壮的身体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他的体温居然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怎么会这样?即便是生病,体温也应该只会高于正常人的体温才对。再加上他越来越呆滞的反应,我突然有了一种可怕的念头!

我晃了晃王大壮,发现他的反应越发的呆滞了,待我翻了他的身子,只看着他瞳孔放大了一倍,眼珠子翻了过来,我吓得尖叫起来。

他父母闻声,立刻赶到,看到他儿子脸色发白,翻了白眼,吓得赶紧手忙脚乱的把王大壮送到了镇上的小诊所。

我们在外面等了并没有多长时间,便走出来一个肥头大耳的白褂医生出来说,“死啦死啦,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了,你们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冒险了。”

什么做法?我怎么不知道?我心想,难不成王大壮的死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但是这种念头却也是一闪而过,后来,我就成了新婚都是丧夫的寡妇。

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儿子,王大壮的父母好像显得很低落,也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安静的发了一会呆,便带着我回到了家中。

我一个人躺在新房的床上,心想自己被拐卖到小山村本来就够倒霉的了,现在居然还要守一辈子活寡!

再不久,王大壮父母便把我卖了,卖给了同村的一个光棍老头。但我不愿意,他们就强行拽着领到了他们家,她们拿着所谓的彩礼离开,老头便迫不及待的把我绑了起来,看样子是怕我跑了。

老头很快便把我拉倒了屋里,放到床上,用垂涎欲滴的目光打量着我,很快便慢慢的脱光了我的衣服,然后就打算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直接发生关系。

但是就在他只要稍稍用力便可以霸占我的时候,他的嘴巴却突然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很是奇怪,他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双手一直想要伸进嘴巴里面,想要扣出什么东西似的,然后嘴巴还一直支支吾吾的,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突然哑巴了!

他的手一直想要伸进嘴巴里面,却怎么都伸不进去,过了一会,他居然用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而且越掐越紧!

最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我喊了几声,也没人应。

我当时很害怕,便急忙把绳子磨断,跑了出去。

我没有地方可去,在这里,唯一能够勉强和我扯上关系的,也只有王大壮的父母的了,我便硬着头皮向着他家跑去。

这时天色还没有暗淡,王大壮的父母看到我这么快便回来了,还关门不让我进来。

直到我说老头死了,他们才打开门。我进去后把情况跟他们说了,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表情。

两人似乎在害怕着什么,连连把我推出了家门,嘴里还说着已经把我卖出去了,我以后不是他们的人了,要我回去,别来害他们家。

那晚,我不敢回去,就在外面找了个空地呆了一晚。

第二天老头死的事情,立刻传遍村庄。到处都是议论我的声音,说我恶鬼缠身,克夫命。

之后的日子,没有人和我接触,我便一个人生活在那死去的老头家里。

这天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我的下体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我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更是清晰的感觉到,一个湿滑阴冷的软物进入了我的身体。

一股恶寒从内心升腾而起,我勉强的睁开眼睛看向我的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漆黑的脑袋!

“原来我被破身了!”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感受着那脑袋贪婪的在我的身体中索取,或许,是王大壮回来了吧,我心中这么想着,便晕倒了过去。

我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起来检查床单,昨天晚上的那恐怖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噩梦一样,我根本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可是当我掀开被子的时候,那触目惊心的一朵朵鲜红的梅花,却又提醒着我不是做梦。

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向我汹涌的袭来,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人给撬开了!

然后在我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进来七八个年轻力壮的青年,根本不管我还没有穿衣服,直接把我抬起来就走!

我虽然拼命的挣扎,可是却什么用都没有,很快,他们便把我抬进了苗圃湾的祠堂中。

此时的我披头散发浑身一丝不挂,狼狈之极,但是更令我恼羞成怒的是,祠堂之中,此时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好像全村的村民都来了!

这时村长带着几个村里上了年纪的女人来到了我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对着那几个女人一挥手,“检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几个女人就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三四个按住我的身体,其中的一个直接用手指进入了我的身体!

然后他们就放开了我,走到村长的面前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村长点了点头,她们就离开了。

“李冬云!”村长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子问我,“你是否是昨天晚上被破的身。”

我现在恐惧已经占据了全身,根本不敢反抗,只是麻木的点了点头,村长便满意的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一个人说到,“招魂成功了,把慈婆叫来吧。”

第2章 结阴亲!

我想问村长些什么情况可是他根本不理我,过了没多长时间,又来了一个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婆婆,那老婆婆在两个年轻女子的搀扶下来到村长身边,村长对着她点了点头。

那老婆婆便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了我一眼,突然举起手中的龙头拐杖,高声说到,“黄道吉辰,阴婚开始!”

先前的那群青年人便又扑了上来,抓住我拉进祠堂中的一个房间中,开始给我穿衣服。

那些都是一些上好布料的衣服,上面还绣着精美的花纹,但是让我感到一阵阴冷的是,那些衣服全都是纯白色的,根本就是给尸体穿的寿衣!

这群人根本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我也只好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穿完衣服以后,他们把我领到了祠堂中的大厅,大厅的中间,摆放着一具棺材!

他们要把我活埋!死亡的阴影笼罩了我的全身,我拼命的挣扎起来,可是他们人多势众,还是把我塞到了棺材里面。

打开棺材的时候,我看到了王大壮也躺在里面,身上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阴婚!”我突然想到那个慈婆的话。

我躺在棺材中,紧紧的挨着王大壮,空间很狭小,哦根本动弹不得,这个姿势,即便是喊叫都很费力气。

我能够感觉得到棺材在被人抬着走,不多时停了下来,然后就是咚咚的埋土的声音。

我非常恐惧,甚至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外面那咚咚的声音才渐渐地停止了,然后又过了一会,旁边的王大壮突然动么一下!

我吓了一跳,便又以为王大壮还没死,便尝试着喊到,“大壮?”

王大壮的双臂突然伸了出来,他并不回答我的话,而是不停地抓挠着棺材。

这时的王大壮简直力大无穷,很快便把棺材抓出一个洞,然后坐起身来又向着外面爬去。

就当我我以为王大壮诈尸了并且离开这里了的时候,他突然又爬了回来,从他爬出去的洞里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然后又倒着向外面爬去。

他的手冰凉,明显还是一具尸体,可是我现在根本没有选择,只好强忍着恐惧被他拉到上面去。

我刚刚被他从坟里面拉出来,他便突然推了我一把,并且说了一句,“快点离开这个村庄,越快越好。”

我当时吓得半死,大壮不是个哑巴吗?怎么突然开口说话了?这个问题在当时极度恐惧下也来不及多想。

这儿是一片低矮的小山,此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周围除了几个小坟包以外什么都没有,这个时间更是显的阴森森的。

我来不及多想,拼命的向着山下跑去。

跑了段距离,突然想到王大壮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说话?

我扭头向后面看了一眼,却惊恐的发现一个漆黑的丑陋的东西正在追着我!

看着那团肮脏的东西,我突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东西就是昨天晚上给我破身的那个东西!

在这个东西的身后,王大壮在紧紧的跟着,王大壮的速度比他要快,很快便把那东西扑倒在地,可是那东西就像是一团肮脏的臭水,很快便从王大壮的身下蠕动出来,又向着我追过来。

我吓的尖叫一声,疯了一样的向着山下走去,根本不敢回头。

当我跑到山下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大群人,每个人都扛着铁楸,是刚刚把我埋起来的那群人。

他们听到身后的声音,转过身来看到我以后,纷纷露出恐惧的神情,就像我看到刚刚那个肮脏的东西的神情一样。

这时那个村长也发现了我,他的脸色也是微微的变了变,看着我没命的向前跑,咬了咬牙,挥手让那群人把我抓了起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