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人皮小说皮化棉巾,有哪些男生谈恋爱之后才知道的女生秘密?

人皮小说皮化棉巾,有哪些男生谈恋爱之后才知道的女生秘密?

互联网 2021-05-18 19:37:11

人人都有秘密,即使是你的枕边人,如果她想,有些事,你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知道。

比如我,就一直在扮演着朱振哲的完美女友,因为我需要他尽快娶我。

离开大我三十岁的「前男友」之后,嫁给他,我才是真的安全了。

(本故事根据真实经历改编)

在我马上 23 岁生日的时候,我和郑总说:我们分手吧。

说「分手」的时候我挺没底气的,因为我知道自己算不上一个「女朋友」。

我的「前任」郑总,比我大三十一岁。他有家室,但都在国外,我跟他的三年里,没受过委屈。

23 岁生日那天,郑总没空陪我,给我打了五位数的红包。他发语音,说他十点到家。

十点到家,那我就需要在这个时间之前回到他的别墅里,洗好澡,换好衣服,陪他做他喜欢做的任何事。

但那天晚上,我做什么都心不在焉。

他看出来了,问我是不是有心事。

我点头,说:「我想嫁人了。」

「想好了?」

我点头,说想好了,我们分手吧。

他不说话,我知道他生气了。换做之前,我会让自己尽可能柔软地蹭进他的怀里,柔声细气地对他说「不生气不生气」。

可这次我没有。

他穿着睡袍起身,拿了瓶洋酒,倒了半杯一口干了。

「没有我,你还有什么?」

他语气很轻,但很有威严。

是啊,要不是郑总,我没有今天。

我单亲,来这座大城市读一所二本大学,已经是我母亲能给我的最好出路。送我来上学的那天,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看见林立的高楼。

她说真好,你以后在这里扎根,把我也接过来。

我也喜欢这个地方,这里有豪车,有一只包几万块的店铺,有电影里才有的怀石料理和法国餐厅,有全国最富有的人。

可我没法留在这。

从我的这所大学里毕业的师兄,一个月工资只有四千块,可这座城市的房子,最便宜的一平米都要四万。

后来我在酒吧兼职的时候,认识了郑总。

他带理查德米勒的手表,面貌上了年纪,却修饰得很干净,西装合身,身材有锻炼过的痕迹,虽然喝了酒,但举止仍然温和收敛。

他是我的完美目标。

我给陈姐发了个大红包,说 37 号桌的客人如果叫人陪酒,一定让我去。

那天晚上,我一直挨着郑总坐,却一直在和另一个客人谈笑喝酒。

这是陈姐教我的方法,她说你想撩谁,就要把背影留给谁,让他得不到。

「你陪的人,不是你撩的人。你要把你陪的人灌醉,然后晚上站在停车场的出来必经的巷子里,不穿外套,越冷越好,等着那个你要撩的人主动载你上车。」

那天晚上,下了小雨。我从凌晨一点多等到三点,终于等到了郑总的车。

后来他跟我说,他知道我在等他。

他什么都看穿了。

他说自己不喜欢这么有目的性的姑娘。但是当雨下起来的时候,他看我没走,心软了。

那年我不满 20 岁,第一次坐玛莎拉蒂,第一次住别墅。

郑总给了我一张卡,我可以随便消费,并且有二十万的提现额度。我算过了,如果我每个月全额体现,两年多,我就能在这座城市里买一个小两居室,把老妈接过来。

但我不会那么做,我不能不识抬举。

从此之后,我陪郑总出差、旅行、参加酒会。有时候一连几个星期都不回学校。

去年,我正式办理了退学手续。盖章的老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那眼神很辣,让我觉得身上价格不菲的衣裙都被一瞬间扒光了。

她斜着嘴巴笑,说你确实不需要这个文凭了。

我以为自己小心翼翼,就能让这样的生活持续下去。在郑总身边没什么不好,我可以把他当成自己的「男朋友」一样对待,让自己去享受这场「恋爱」。

我一直沉浸在这样的幻想里,直到两个星期前,郑总有了新欢。

一个比我更年轻的姑娘。

这是管家和我说的。他给我看了那女生的照片,比我高挑,脸却像个未成年,是个十几线的小明星。

管家说,「郑总今年做了家影视公司,这种姑娘,以后不会少。」

「知道了。」

「还有,郑总要出趟国,大概一个星期,这次就不带着你了。」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语气里的调侃越来越浓,「这期间,你倒是可以继续住在这。」

那天晚上我独自躺在郑总别墅最大的主卧里,一夜无眠。

是啊,郑总不是我的「男朋友」。

郑总是我的金主。

我和他,是雇佣关系。他可以聘下一个,聘更多个,也可以随时解雇我,不需要任何理由。

我走进浴室,将淋浴开到最大,哭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明白了陈姐的话。

「我们这样的人,23 岁是个坎。」

我今年,23 岁了。

「本科毕业就是 23 岁,你过了 23 岁,就不标准了。你怎么保养,怎么没心没肺,你都没那个气质了。年岁是骗不了人的。」

「可是老板们,永远喜欢嫩的。」

01

「是因为我找了别的姑娘吧,」他喝了那口酒,笑了一下,「你还懂得吃醋了?」

只一口酒。

只一口酒他就恢复了平静,是啊,我在他心里,大概一点都不重要吧。

「也对,转眼你 23 了,这几年你很懂事。不像那些姑娘,总想着要嫁给我。」

「谢谢郑总。」

他坐到我身边,大手按在我的腿上。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出去旅行一次。」

「好,既然你决定要离开,明天去管家那里领一笔钱,晚上我请你吃顿饭。」

我点头。的确,我需要他的这笔「遣散费」。

他又想了想,「工作需要我来安排么?」

我摇头。

「那……以后还在深圳吧?」

他看我没答话,又补充,「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以后或许还能聚聚。」

我当然没误会他的意思。

随时聚聚,除了开个房,我们还有什么好聚的?

我沉默着,不拒绝,也不直接答应。

「不聊这个了,好好睡,明天早上我还有会,别忘了给我做早餐。」

第二天,我搬出了郑总的别墅。

他给了我不菲的遣散费,再加上这些年我攒下的钱,林林总总,能凑到 200 万,足够我在这座城市活十几年。

但是,不够安家。

这大概就是郑总口中「那些姑娘」想要嫁给他的原因吧。

当了几年小三,我仍然留不下来。

我打给陈姐,聊了很久。

她说你还真以为当几年小三就能在大城市安身立命了?别做梦了妹妹,咱的身子和脸面加一块都没那些地皮值钱,还得继续拼才行。

「不过也别担心,拼也不用你去拼,当务之急,是找个能为你拼的人,嫁了。」

03

陈姐是我兼职时候的酒吧老板,对我一直很照顾。

她说我长得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工作的姑娘,「看你和她们穿得一样,都有点心疼。」

她说她当年也做这个,甚至比我还抢手。在那个互联网加载图片还很慢很慢的年代,老板们找美女的渠道很少,所以陈姐这样的姿色就愈发珍贵,老板们给她买首饰、包包,带着她去全世界各地逛。

但没人娶她。

「你必须上岸了,尽快上岸。」和郑总分开后,她这样跟我说,「年轻是咱们这种人最大的资本,晚一天嫁,就少了一天的本钱。」

「但嫁人这事不难的,对咱们来说尤其不难。所以别天天在我这喝酒了,来我这的哪有好男人,你得出门去钓。」

陈姐让我去国外旅行,去美国,或者欧洲,因为这种地方机票贵,衣食住行成本也高。通过机票,至少能筛掉一批太穷的人。

后来,我看上了澳大利亚一个叫塔斯马尼亚的小岛。

心形的小岛。

不光是因为浪漫,还因为远。

越远,越让我觉得自己能远离与郑总的所有过去。

在塔斯马尼亚,我遇见了朱振哲。

04——朱振哲

许乐乐是我交往过的最完美的女朋友。

她是我在澳毕业旅行时候认识的姑娘。

和她在相识的那天,像童话一样。

澳洲有个岛,叫塔斯马尼亚,整个岛是个爱心的形状,算是澳大利亚旅游圣地中的圣地。

我在澳洲学了一年多的研究生,课业太紧,根本没时间谈恋爱,所以一直期待着能在途中有点艳遇。

幸好,我报的华人旅行团里,有许乐乐。

当时我坐在大巴的后排,眼看着那少女上了车,坐第三排靠过道。

许乐乐仅仅凭借从车门到座位的几步路,就足够让我心动了。

长发披肩,穿一件轻薄的吊带,下身紧身的牛仔裤,而紧身裤和球鞋之间露出的一截脚踝,盈盈不足一握。她面貌清纯,眉眼像十几年前《仙剑奇侠传》里的赵灵儿。

我不是腼腆的人,趁车上人还不全,我在心里面默念了个三二一,就起身坐到了少女身边。

我和她聊了整趟环岛的大巴。

当然不止聊天。我一边逗她开心,也一边看似不经意地打探了她的基本信息,当然,她也在默默配合。

南方姑娘,今年 22,在国内 985 大学毕业,双子座,喜欢吃日式火锅,在深圳做行政。

刚分手。

在旅行里,恋爱是迅速的。

当天晚上,在塔斯马尼亚这座心形的岛屿上,我和她,两个认识不足 5 小时的人,赤脚站在海水与沙滩交界的地方,将彼此的手牵在了一起。

她换上了一袭白裙,带着俏丽的草帽,穿了小巧的白色人字拖,海风将她的裙子掀起,在月色下勾勒出纤细柔美的轮廓,像日本动漫片尾曲里女主角的定格。

她好得不像 20 岁的姑娘。

塔斯马尼亚之后,我们一起去了澳大利亚的许多地方。许乐乐每次都会提前安排好所有行程,查好每一个景点,订机票和酒店或者民宿。

她会思考行程里每天我们的睡眠是不是充足,每天的饮食里有没有青菜,会介意我穿外套上床,勒令我早睡。

她每天都比我早起。

穿着睡裙做早餐的样子,诱人极了。

我以为她就是我喜欢的姑娘,一个可以和我相伴一生的人。

我想着,如果我们的感情能稳定下去,哪怕只半年,我会忍不住和她求婚。

可是,回国的前一天,她突然跟我说:「我们结婚吧。」

我愣了一下,心里很复杂,又开心又慌张,「结婚?」

许乐乐点头,「和我结婚吧。」

「你认真的?咱俩才认识了 20 天。」

「17 天零 7 个小时,但是我觉得可以了,我可以嫁给你。我给你两个月时间想,行的话,带我见你的父母。」

第二天,许乐乐独自一人回国了。

因为所有机票、行程都是她订的,所以我并没有回国的机票。

接下来的两个月,许乐乐没让我再见过她。

可是,我越是见不到,就越能想起她对我的那些好。

共处的日子里,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

我们一起去悬崖边看澳洲最东边的日出,一起摆出《泰坦尼克号》海报上的动作,去大堡礁潜水,她在水下 20 米的地方摘下氧气管吻我,去萤火虫洞,在有几万几十万只「星光」的封闭洞穴里逼我唱歌。

「唱什么,唱虫儿飞?」我问她。

她抬手一指,「你看着他们国家这萤火虫,一只飞的都没有,你唱那个不应景啊。」

「那唱什么?」

她想了半天,「还是虫儿飞吧。」

「不是不应景么?」

「突然想听你唱了。」

我想,我再也遇不到比她更美好的姑娘了吧。

苦等了两个月后,我们在相约的地方再次见面了。

我买了二十万的钻石,跪下来对她说:「嫁给我。」

她流泪了,突然也跪了下来,把我抱得喘不上来气。她说把戒指卖掉,我不需要这个。

「你爱我就好,我有人爱了,我有人爱了。」

05

那时候,刚好是春节。我把许乐乐带到了北方老家,让她参加家宴。

所有人都喜欢她。

她长得漂亮,声音好听,做什么事都落落大方。她陪我的妈妈包饺子,擀面皮比我妈妈还熟练。在酒桌上,她不喝酒,却能一直笑着听所有人喝高后的醉话,之后捡桌子,洗碗,所有家务一件不落,俨然把自己当成了这一家的女主人。

我妈说,这么好看的姑娘,能做成这样,儿子你还挑什么?

我二姑姑说,你们在哪定居?没钱买房让你姑父赞助点!

我小叔说,赶紧找工作赚钱养家,这么好的老婆,能讨来得能养得起。

还有我几个哥哥姐姐,他们嘴上全是嫉妒和恨,但估计心里面,全是对许乐乐的喜欢。

那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幸福的一个春节。

「但是我看弟妹,一直觉得有点眼熟。」

说话的是我表姐,是小辈里最年长的,「弟妹在哪里工作?」

「在深圳。」我帮许乐乐答了一句。

「我也在深圳,做总助。你做什么?」

许乐乐顿了一顿,「哦我做行政。」

「带这样的包,赚得肯定不少。」表姐喝了口饮料,「正兴集团,郑总,认识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