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伤口缝合古代言情,第一百八十一章:攻心

伤口缝合古代言情,第一百八十一章:攻心

互联网 2021-09-24 17:28:51
    岷州军军队中的军医,也只是些普通的大夫,或许连大夫都算不上,只能处理一些简单的伤口,或者说是风寒之类的小病,不仅仅是岷州军中的军医如此,便是大唐所有军队中的军医,比起正儿八经的大夫,都只是些半吊子罢了。

    秦冰月从自己携带的东西当中找出针线,来到了伤兵营之中。

    有多少将士因为伤口太大止不住血而无辜丢了性命而这种缝合的方法,也仅仅是在辽东的军队中普及过来,因为当初在辽东的时候,孙思邈已经在辽东待了不少时间,将这种方法普及了出去。

    孙思邈在百姓眼中是位老神仙,他亲自普及,自然比玄世璟的话要有分量的多。

    进了伤兵营,血腥味儿就更加浓重了,秦冰月的耳边时时刻刻都能听到营中手上的将士的呻吟声。

    走到一名奄奄一息的伤兵面前,看到他大腿上的刀伤,军医也只是草草的敷了草药包扎了起来而已。

    秦冰月提着盒子蹲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这伤兵的伤口,仍旧不住的往外渗血。

    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柔声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那伤兵勉强睁开眼,看到了秦冰月那倾世的容颜,喃喃自语道“我已经死了吗都看到仙女了。”

    秦冰月一愣,接着说道“你还没有死,只是伤的很严重,看你的样子,流了不少血吧,现在你伤口的血还没有彻底的止住,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听到秦冰月的话,伤兵的眼光暗淡了下来,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种刀伤最是难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伤口流血

    “但是现在我有一个办法给你止血,或许能够保住你的命,但是,你一定要忍住痛苦,支撑下去,不要中途一口气上不来,那样的话,我就真是回天乏力了。”秦冰月清冷的声音回荡在这伤兵的耳边。

    “已经疼过了,又能再疼到哪儿去,只是我这身血污,却是污了姑娘的手。”

    秦冰月摇摇头“不打紧,说着,不顾及伤兵腿上的血污,伸手将已经包扎好的布带揭开,露出了里面的草药,只是这草药,早就被鲜血浸透了。

    清理了伤口上面的草药残渣,伤口肉眼可见的仍旧在往外渗血。秦冰月连忙穿针引线,开始为这位伤兵的伤口缝合。

    若是先前一道划在身上是比较痛快的疼,那现在,有点儿钝刀子割肉的感觉了。

    “只有将你的伤口缝合起来,才能止血,忍住。”秦冰月手下一边儿缝合伤口,一边儿安慰那将士。

    秦冰月的脸上也渗出了汗水,虽然缝合伤口是可行的,但是毕竟是她第一次做这种活计,她虽然粗通医术,但是这种直接将人当成布料缝,一时半会儿之间,是接受不了的,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容她退缩,眼前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是一个为了保卫家国保护百姓而受伤的将士。

    很快,伤口被缝合好,即便是有鲜血往外出,也只是一滴两滴,不似之前那样往外渗了。

    伤兵营中除了受伤的士兵之外,还有那些负责照顾同袍的人,秦冰月用衣袖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之后,招手将一名士兵叫了过来。

    “姑娘怎地在此”那士兵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看到了秦冰月双手的血污还有躺在地上的士兵,心中了然,难不成这姑娘是位大夫不成

    “去那些金疮药过来,若是有酒,拿点儿酒水,不需要太多,小半碗即可。”秦冰月说道“这人我刚给他止了血,需要用酒擦拭一番,不然伤口会化脓的。”

    “是,,秦姑娘。”士兵转身就去寻秦冰月所用的东西了。

    不远处的军医看到秦冰月在处理伤兵,也走了过来。

    “姑娘这是”军医不解的看着秦冰月,这伤兵方才他明明已经处理过了,那么长那么深的刀口,能不能活下来,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伤兵的伤口只是缝合完毕,还没有包扎,秦冰月干脆向这位军医解释一下这种伤口的处理方法,以后遇到这样的伤,也能更好的保住伤者的性命。

    秦冰月一番解释之后,军医恍然大悟,看到眼前活生生的例子,也不得不佩服。

    “原来是孙思邈老神仙发现的办法,果然十分好用。”军医说道。

    秦冰月也不去点破,自家侯爷说过,由孙思邈的名头去普及这件事,要比他这个侯爷管用多了,些许虚名而已,都不重要。

    “军中酒水不多,还请吩咐下去暂时不要再让将士多喝了。”秦冰月说道。

    她是一介女流,在军营中说这话,还是军医的身份比较有用。

    “姑娘说的是极,我这就通知下去。”那军医拱了拱手回应道。

    军医离开,秦冰月继续查看四周有没有受眼中刀伤的士兵,提着自己的针线盒子为他们缝合伤口。

    军中酒水不多,大多也是昨天送到军营之中的,原本这些酒肉是为了嘉奖训练成绩突出的士兵的,现在也成了优先给伤员的伙食了。

    毕竟是伤员,总得优待些,都是为大唐出力流血的人。

    过了中午,高源一人带着三匹快马悄悄的离开了军营,而这个时候,高峻等人还有昨夜打仗回来的将士们,仍旧在休息,隔着军帐都能听到里面震天的鼾声。

    接下来的两天果然犹如玄世璟所料想的那样,吐谷浑那边儿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或许他们以为,先头部队已经在岷州有些乐不思蜀了。

    “侯爷,山脚下的尸体已经开始发臭了,若是风向转过来,恐怕咱们军营也难以幸免。”这天,高峻在玄世璟的营帐之中提起这件事儿。

    “恩,也到时候了。”玄世璟笑了笑,从书案上拿出一封手书“你兄长进了王宫,那么,这封手书就由你,送到离着边境最近的吐谷浑官员手中吧。”

    “是。”高峻应声道。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玄世璟现在所做的,便是攻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