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你懂小说,仙之异途_第七章 你懂个屁_起点中文网

你懂小说,仙之异途_第七章 你懂个屁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0 07:15:22

直到下午三点左右,宁心这摊位也没开张,旁边几个道骨仙风的江湖骗子,都收入五六百了,不过宁心倒也不急,正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在这干坐一中午,钱没赚到,不过倒是和旁边这个‘茅山内门’聊得挺火热。老头一身黄色道袍,头顶某夕夕9块9包邮的双鱼冠,说到得意时,假装不经意捋一捋胡须。乍一看,还真像道骨仙风那么回事。

一番攀谈,这人自称空虚道长,师承茅山正宗。算命时口若悬河,哄得大妈们那是眉开眼笑的。每忽悠一个大妈,空虚道长都会颇为得意的撇一眼宁心。

“小伙子,看到没,这叫术业有专攻”空虚道长一边揣钱一边接着说道“你这卖相和年纪吃不了咱这口饭,要不我给你找个关系进厂吧。”

“嗯…!虚道长说得有点道理。宁心看了看他,撇了撇嘴。

看宁心确实有点像那么虚心受教的样子,空虚道长又接着说。

“不是老夫跟你吹,老夫斩妖除魔这么多年,如今在这深藏功与名,啥人没见过,啥道理不懂?你这样的小年轻,进厂里一个月有个三五千的,不比在这混吃等死强?”

“嗯…受教了,虚道长”老骗子这话,说得宁心有些哭笑不得。

两人说话间,宁心看着远远一行人走来,不过片刻就走到空虚道长摊位前。

为首之人是个唐装老人,满头白发背梳,天庭饱满,颧骨圆润,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身旁左侧,有一年轻貌美女子和他并肩同行,女子穿着淡雅,一头长发,看气质也可知道家境不凡。

老头看了空虚道长,道长也不含糊,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不等对方开口,道长闭眼开始掐算,口中念念有词。猛一睁开眼“大事不妙啊!这位施主,奸门深陷,悬壁无亏,气色白虚,快快坐下,老夫给你卜上一卦!”

什么是专业,这才是专业!换做别人,肯定也是给唬得一愣一愣的。这话把宁心都给听懵了,不过他确实也没听懂这假道士在说些什么,完全不着边际。

不过显然对面也不是傻子,老者身旁的年轻女子,轻凑到他耳旁听。不知说了些什么,老者听后,看了看空虚道长,摇了摇头就准备走。

道长也不傻,这种人,他肯定得罪不起,能忽悠就忽悠,不上套那就赶紧松手,不然自己肯定是没好果子吃的。

虽然对方不搭茬,可道长的戏得做全啊,这么多人看着,以后不吃饭了?道长也轻轻摇了摇头“哎,可惜你我无缘,遗憾,遗憾…”

这行人,全程没有搭理过宁心的意思,毕竟他这卖相,就差脸上写着‘我是骗子了’

就在众人准备转身离开时“咦?”

老者身旁那年轻女子无意瞟到了宁心面前那四个字。

“有点意思,点画爽利挺秀,骨力遒劲,结体严紧,有那么些斩钉截铁的味道在里面。”听了年轻女子的评价,老者也低头看了看随意说了句“好字”

宁心听了这评价,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丝毫不给面子的就是一句。

“你看得懂个屁”

为啥,因为这人确实看不懂,只从表象看出了些皮毛。

宁心雷法和吕仙纯阳剑法都已经是登堂入室这一水准,两法皆为至阳至刚之法。这年轻女子身上,仅仅散发出少得可怜的灵气波动,最多不过初窥境,自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俗话说人如其字,这字换做修为小成的人来看,那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字里行间,随宁心的修为波动,散发出蕴含一丝天雷的无上之威和剑意中的所向披靡。

所以,她只知道这字嘛,写得是有些许不凡。但是,她却看不懂。

被宁心这么一怼,年轻女子瞬间脸都憋红了,咬牙开口道“我不懂?避凶趋吉是吧。来,你懂”

随即指了指身旁的老者,接着说道“来,你来看,你来看看他怎么了!”

在她眼中,宁心和空虚道长属于一丘之貉,只不过宁心是个字写的稍微好一点的江湖骗子罢了。

宁心瘫靠桥柱上,摆了摆了手“看不了,看不了。哪凉快哪待着去。”

听到这话,一旁的空虚道长心里一万头草原神兽奔腾而过,这尼玛什么路子…这么野?送上门的肥羊都不宰,痛心疾首啊!

年轻女子以为宁心是怕自己说错,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免不了被自己羞辱一番。轻蔑的哼一声,一脸不屑。

“现在这年头,满地的假道士。看你好手好脚的,不去找个正经营生。年纪轻轻就出来行骗,真是瞎了这手字。”

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这么说的话,宁心可不答应了。心想我骗你啥了?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的专业。我啥时候骗你了?

宁心冷哼一声,“看他能看出朵什么花来?怨气缠身,但是他身上看不出任何不妥之处,证明这是从因果线上染了家里人的怨气。子女宫气色百虚,疾厄宫黑,天玑入巳宫。哼哼…”

宁心依瘫旧靠在桥柱上,周边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以为他是为了演完戏才说这么些不着边际的话。

只有年轻女子和老者听懂了。

或者说,只听懂一半。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宁心后半段在说什么。但是,里面有一句话就够了。那就是怨气缠身,但是问题不在这老者身上。

老者也不傻,随即反应过来眼前这人,可能有点本事,连忙上前问道“大师,然后呢?”

宁心冷笑了声,看了看老者,又看了看呆在一旁的年轻女子。

“哼哼,然后?家里躺着的那人,活不过今夜午时。”

听闻这话,老者被吓得“噔”“噔”退后两步,一头冷汗。

而旁边的年轻女子也被震撼到了,因为这话她也说过。只不过是在看了正主之后,才给出的判断。

但眼前这人,仅凭这两三句话的功夫,就能看出个大概。

深不可测,女子只能给出这样四个字。

青年女子立马上前“山东王家,王汝儿,敢问先生哪座高山,哪柱香?”

听闻,宁心呵呵一笑“好大来头啊,琅琊王氏?昆仑山上来,宁心”说话间伸出右手屈食指为礼,示意自己为三清坐下门徒。

王汝儿见对方不愿透露师门来历,也不多问。看了看旁边的老者,点了点头。老者立马上前拱手鞠躬,“不知大师有没有办法解救。”

这一幕,彻底看懵了旁边的所有人,也包括空虚道长,“这都什么路数…现在的小年轻都换套路了吗?怎么看不懂了?”

宁心则有些无语“不是说了吗?我人都没看到,我咋知道能不能救…”

听到这话,老者瞬间会意,连忙说道“那就麻烦大师到家里看看,不管事成与否,张某必有重谢。”

“那就去看看吧…”

“哎哟…”

只见宁心双手撑地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又坐了下去。

周围人疑惑,老者随口问道“大师这是腿脚不便?”

“饿的…又坐一天…腿麻了,还不快来帮忙扶一把。哎哪个谁,王家哪个,就你,快来扶扶…”

众人汗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