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刑讯逼供小说,张玉环被误判26年——刑讯逼供和正道的光

刑讯逼供小说,张玉环被误判26年——刑讯逼供和正道的光

互联网 2021-07-27 22:41:25
什么是刑讯逼供?为什么张玉环被误判26年求助无门?我们都该向王飞看齐——“正道之光”01.刑讯逼供不可取

最近一直在关注的一个案件是张玉环案。

张玉环26岁时,在杀人案中被误判为凶手,在监狱被关押27年后终于平冤昭雪,得以释放。

在看到张玉环出狱回家后,和家人大哭着抱在一起的画面时,我心里也觉得酸酸的。

张玉环在采访中称,自己接受政府的道歉,但是要追究当年刑讯逼供自己的人员的责任。

他称自己这26年最大的遗憾就是妻离子散,两个小儿子一个3岁、一个4岁,因为自己的杀人犯身份一直被排挤、冷落,妻子一边拉扯两个孩子长大,一边上诉为自己申冤。自己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也没有尽到赡养母亲的责任。

张玉环案反映了刑讯逼供不可取,一切均应该按照司法程序来。

根据相关资料,张玉环一审时,是没有辩护律师的,而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而张玉环并未有援助律师。

在所有的审判中,仅有两份张玉环的有罪供述,且这两份有罪供述均是刑讯逼供所得。

刑讯逼供是指国家司法人员(含纪检、监察等)采用肉刑或变相肉刑,乃至精神刑等残酷的方式,折磨被讯问人的肉体或精神,以获取其供述的一种极恶劣的刑事司法审讯方法。

张玉环表示自己被审讯时,曾被吊打、电击、狗咬。

其实笔者在之前不太了解审讯过程,去网上搜索后,才知道虽然刑讯逼供已经在刑法中被明确禁止,但是司法实践中仍存在这种暴力的审讯方式。

我们国家为了防范刑讯逼供也在一直改进,在2012年修正的刑事诉讼法通过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即采取刑讯逼供等方法所收集的证人证言和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

这也是张玉环案得以翻案的最大原因。

刑讯逼供虽然可以使案件迅速推进,但是其暴力的手段与我国法治社会追求的目标相悖的。

那些称刑事逼供只是“手法粗暴,但办案动机是好的”的观点是不可取的。

这里借用罗翔老师的几句话:

“给人类带来最大浩劫的往往都是高尚的东西。荷尔德林说,往往是善良的愿望把人们带入了人间地狱。”

“用真诚的动机,无视程序的规则去打击犯罪,最终会让法治精神彻底丧失,黑白之间的界限模糊不清。”

希望司法人员能够遵守程序正义,远离刑讯逼供。

当然,那些因为张玉环案就完全否定我国法治体系的观点也是不可取的。

这起案件反映了我国司法系统的部分不足,但是越来越多类似的案件被挖掘、被重审,也反映了我国完善司法的决心。

02. 律师王飞——正道的光

在初看到这个新闻时,我突然想起了卡夫卡在《审判》一书中创造的角色——约瑟夫. K

在小说中,某一天清晨,约瑟夫醒来后便被法庭逮捕了。他四处求人,设法反对法庭,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力求证明自己无罪。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生活就像文学一样荒诞,但是张玉环的结局比约瑟夫好多了,因为他遇见了律师王飞。

最近“正道的光”这个词特别火,我在看到张玉环的律师王飞时,脑海中第一时间就出现了这一词汇。

2017年,张玉环入狱已经23年,期间一直没有律师愿意帮他翻案,直到王飞出现。

张玉环一家并没有钱支付律师费用,所以他们提出,如果胜诉,拿到补偿金的话,再支付律师费用。

王飞并未在意是否有高额律师费,而是自行垫付车旅费,三年如一日地四处奔波,为张玉环翻案作出各种努力。

有人也许会怀疑,真的有这样的好人吗?为了别人不求回报?

事实上,这不是王飞第一次为被误判的人担任律师。

他曾为1999年被误判的廖海军一家提供法律援助,并且成功翻案。

这种误判的法律援助案件,几乎无钱可挣,而且胜诉极难,是吃力不讨好的律师工作。

但是王飞认为这是作为一名律师应该做的事,这是他的初心。

听到“初心”这两个字时我十分感慨。

有多少人在岁月和社会的打磨后,还能记得自己的初心呢?又有多少人,变成了自己年少时讨厌的样子?

在以利益和金钱为度量衡的社会中,人们总是拒绝去相信世界上存在好人和正义。

然而张玉环案又给我们提了个醒,这个世界上是有正能量的

有那么一些人,他们身上有着我们社会所需要的、非常珍贵的东西。比如从没停止过法律援助脚步的王飞律师,比如为了丈夫张玉环而上诉了26年的妻子。

03. 对这起案件的反思

虽然笔者不是法律专业的学生,但是关于法律的案件总是能牵动我的心。因为有了法律,更多人才能有途径去维护自己的权利。

良法而治,普遍遵规是法治的追求。法律本身是好的,我们要相信法律追求公平和正义。

在我心中,优秀的法律人要有正义的理想主义,比如张玉环的律师王飞。

如果认为世上的一切都只有黑暗,法律人就会成为理想破灭的犬儒主义,比如那些嘲讽王飞的行为是为了出名、博眼球的律师同行们。在他们心中,早已失去对法律的理想和憧憬。

当然,一味地追求绝对的正义也是不可取的。

最良好的状态便是,接受这个世界上存在正义,也接受我们追寻的正义一定是不完美的。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