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刘小寐最新小说,我怎么成了刘子业_第025章 儿子上疏父亲_起点中文网

刘小寐最新小说,我怎么成了刘子业_第025章 儿子上疏父亲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5-10 01:08:17

二月梅见,转眼又到了刘子业递交功课的日子了,出于被禁足东宫的惩罚,他没有办法亲自去勤政殿。

刘骏也像是将他拎到一偏冷落起来,并没有召见刘子业。但刘子业决定自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他需要主动出击,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刘子业当天叫来王公公。

“孤想面见父皇,你给传个信。”

“由头就说孤承沐圣恩,日夜思悔...近来顿然醒悟,希望父皇可以如初亲躬考究自己的功课。”

王公公一脸诧异,埋在拱手袖面下的两颗小眼睛偷偷露了出来,疑惑得很,他发现自家的殿下好像不知不觉中变得尤为高明,善于驭下,颇有帝王之姿,就连文墨功夫都长进了不少。

“要不殿下写份奏疏?”

“也好。”刘子业洋洋洒洒地起笔落墨,经过何令婉近月时间的调教,虽然还是笔法糙劣。却也算是规整,至少没有之前那般不堪入目。

刘子业再是取来了一杯清水,拭指沾水涂抹到了自己脸上,让其顺着脸庞低落在纸面上。

先是不解的王公公看着自己殿下这招,不得不心中暗道一声高明!

王公公刚要领命离去,刘子业叫住了他,从桌子上取来了一块挂绳带红穗的和田青白玉佩,走了下来。

“赏给你的。”刘子业故作无感面容,仿佛只是随性丢出了一件破烂东西。

“殿下?”王德双手承接。

“内宫不比东宫,也是需要打点功夫的。”

“奴婢谢恩。”

刘子业向其交代了任务,而至于如何去执行就看王公公本事了。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还是很看好王公公的。

王公公低眉拱手很是卑微的告退,出了殿门不禁顾盼左右,生怕宝贝叫人发现给共享了的模样。他很是小心的将那块说不上精雕细琢的玉佩怀揣在了自己的兜里,像是在家私藏一件稀世珍宝,满眼星光。

有着多年宫闱生活的王公公轻车熟路向着几个认识的老公公聊磕到了皇帝所在,勤政殿。叫了一个小寺人招呼了一下大内监魏广,将其请出殿外。

王公公在勤政殿外偷偷塞给了当侍的大内监魏广一件用锦绸包裹住的物件,魏广指掌晃了一下,抖露出其中一环,是一对翡翠玉镯子,做工精细,取材极佳,方才满意的收入囊中。

“王公公找咱家务甚呀?”

“魏公公,咱这确实是有事相求,太子殿下想要面见陛下,说是陛下没有像以往一样考究殿下的功课,殿下食不知味,寤寐难眠。”

“当真这么夸张?”魏广面露诧异,这陛下没有考究其的功课,按理说太子不应该都快高兴的跳起来了嘛。

“那咱还能骗你?打从昨晚殿下就没怎么合过眼,咱看在窗前,心疼的不得了了。”

“殿下连认错的奏疏都写好,写的过程那是稀里哗啦的,就等着公公你给递上去了。”王德继续煽情,继而从袖中抽递出了那份奏疏。

“分内之事,交给我,你放心好了。”魏广放下了自己的架子,接过了奏疏。如今他虽然地位比王德高,但资历还是差了点。

“还望魏公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呀,太子殿下会记得你的。”

“自然。”两人相视笑过。

魏广进了殿内,双手持香点燃了刘骏案边的熏炉。

刘骏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拄案撑额。

“这颜竣不识君心,气煞朕也。”

麝香安神烟缭绕,魏广腆着不解的笑脸来迎合皇帝。

“朕不过暂时免去他的官职,本想让他自个反省一段时间,谁曾想给整顿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惶惶不可终日,还不忘勾结朋党,屡次上书求饶,乞求饶恕他的性命,可朕何时说过要伤害他的性命?”

“朕何曾想他会变得如此独断专行,只顾自己的得失和私欲。”

“沧海月明卿不知,那就怪不得朕了。”

大明二年,刘骏借故将对朝廷有着颇多怨艾且轻视皇太后路氏家族的王僧达下狱赐死,罪名是涉连高阇谋反案。

这王僧达出身琅琊王氏,是东晋王导的五世孙,向来自负高门华胄而为人跋扈,虽然文采斐然,却是终日沉溺于游猎享乐,更有喜好男色的癖好,还瞧不起刘骏的母族,素来就不为刘骏喜欢。

入狱的王僧达以为自己是被素来不和的颜竣给谗害构陷罪名了,临死前便向刘骏告发颜竣在出任东扬州之间的诸多丑事,重点描述颜竣他在当地是如何地不满朝廷和皇帝,是如何怨恨自己的建议不被皇帝听从采纳,是如何营造出自己被皇帝斥逐在外,国之肱骨将被破坏的惺惺作态。

刘骏当即下令严查证实这件事,真不查不知道,一查出来还真如王僧达所述。颜竣素来以为自己的才能足以济世治事,又仗恃着是刘骏的潜邸旧臣,认为自己应该永远执掌朝政,但孝建三年后刘骏驳回了他的很多建议,他便猜疑上意,用上书希望外任地方来试探皇帝,结果被刘骏给顺水人情同意了,到了地方上经常私下诽谤朝廷,愈演愈烈。

可就是已然演变成如此反唇腹议的颜竣,刘骏出于顾念旧情也只是将他罢官削爵,留待后用。可如今颜竣的那一道道求饶恕性命递送而来的文书,无疑于是在挑拨着刘骏那根敏感的神经,自取灭亡。

魏广看着皇帝那刻意搁放到一撂的奏本,定睛一数,足有九本,而前三本还放得比较规整,到了上面的后基本可就东倒西歪,摇摇欲坠。原来陛下也是考量了许久,也早没有耐性。

“陛下,要不出去透透气?”

“也好...你怀里揣这什么?”刘骏起身,这才看起了魏广,便注意到了其胸口处显然放有着册本状的物品。

“这是东宫送来的奏疏。”魏广脸色谄媚,他还以为陛下能早点发现的。

“哦?”刘骏面露诧异。

“说是太子多日反省有所感悟,忤逆父亲是他身为人子的大错,特来承禀给自己的父皇,希望可以陛下您的原谅,能如以往一般亲自考究他的课业。”

“法师真这么认为?”刘骏伸手揽去,魏广躬身呈上奏疏。

“听说太子殿下写的时候稀里哗啦一顿痛哭,眼睛都给疼肿了。”

刘骏凝好眼神,双手翻开奏书,重新入座,颇带期望。

篇幅大致有三百余个字,对于他对刘子业素来的认知,这算是多的了,因为出了先前那些不堪入目的功课,刘子业并无向刘骏些过什么其他的文书。

看到“儿臣年少轻狂不懂事,不识大体,惹怒了父皇,实乃为人子之不孝,为人臣所不能的举动,如此不孝不能之人,儿臣深感其疚,无不日夜追悔,但莫及,便特写此书,希望能得到父皇的原谅...”刘骏捋须而过,颇为欣慰。

看到“儿臣每次想到自己那愚蠢的行径,无不抚膺扼腕,已至夜不能寐,日不能食的情况,终日以泪洗脸面...”刘骏一脸惊诧,滑指点过黄白纸上泛深色的星星点点,这可是自己孩子的眼泪呀,画面随风涌入刘骏的脑海,蓦然眼眶微酸,心上漪波动。

在看到“父皇威仪天下,爱民如子,恩泽苍生,深受万民敬仰。父皇勤勉为政,励精图治,实乃雄才大略。如此英明神武的父皇简直就是法师心目中的无上标榜...”刘骏不禁脸皮一红,伸指摸去,这才知道自己的脸皮也挺薄的,还真挺经不起自家娃子怎么毫无吝啬的夸赞。

最后一行“儿子准备功课已久,希望得到父亲的查阅。”

刘骏顿了半柱香方才下令,“召见法师入宫见朕吧。”

“可太子刚被陛下您禁足了呀。”

“小广子,敢情今天你是替太子来的呀?”

魏广当即下跪,“奴婢有罪,还请陛下责罚。”。

“初心不坏,便都免了吧。”

都?伴君多年的魏广自然晓得了官家的意思,便起身去行召令了。

春风吹过勤政殿,男人的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从未有过的弧度,那是出于一个父亲的笑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