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古代自身修養言情小說,第三百八十一章 辦個拍賣會_女學霸在古代

古代自身修養言情小說,第三百八十一章 辦個拍賣會_女學霸在古代

互联网 2021-09-17 15:55:52

這話一說,傅雲朗就不敢吭聲了。

他當初買鐘的時候,那傳道士死咬著價格不放,非五千兩不賣。再加上運費,一座鐘光成本就高達五千多兩銀子了。

以競拍的方式售賣,雖說有可能賣出高價,但也有可能六、七千兩就到頭了。最最重要的是,數量少啊,才三座。就算一座鐘能賣到一萬兩銀子,他統共也隻能賺一萬五千兩。

刨去送……哦不,賣給皇上的那一座,他忙碌了半天,也才賺一萬兩銀子。

可那什麼“保險櫃”就不一樣了。人家雖然才賣八百兩銀子一個,但勝在是自己生產出來的,貨品源源不斷,賺的錢海了去了。

難怪皇上看不上他這樁買賣。

蕭令衍見他麵露沮喪,安慰他道:“你也彆嫌這買賣小。你想想你入股裕隆閣,這半年來也沒少操心,結果賺了多少銀子呢?”

這話頓時安慰到傅雲朗了。

裕隆閣這半年來,也不過是給傅雲朗賺了三千多兩銀子。可他往南邊走了一遭,不光見了世麵,還一下子能賺上幾千上萬兩銀子,並且剛才還賣了個老大的人情給皇上。

這個人情作用可大。以後要是父親和兄長有了什麼錯處,看在他今天賠本賣了一座鐘的份上,皇上沒準就能網開一麵。

有了這事,看父親和兄長還老嫌棄他一事無成不?

“而且你這門生意也不隻是一錘子買賣啊。你下回再去南邊,找那傳道士,沒準還能再買幾個座鐘,彆的西洋來的好東西沒準也有。”蕭令衍道。

傅雲朗的眼睛亮了起來。

他停住腳步,對著蕭令衍深深作了一揖:“多謝殿下當初帶我去了一趟江南。要是那時沒跟著您出過遠門,這次即便有大機遇,我也是不敢去南邊的。雲朗多謝五殿下當初的提攜之恩。也多謝殿下今日的提點。”

“無需多禮。”蕭令衍扶了他起來,“當初跟我去江南的可不止你一人,但能積極付諸行動、且做出了成就的,唯有你一人。可見是你自身能乾,我可不敢居功。”

他用力拍了拍傅雲朗的肩膀:“雲朗,世人總嫌棄商人,卻不知賺錢樂趣之所在,且也人人離不開錢。你有經商天賦,這份天賦可不能浪費了。隻要你手裡有錢,你父兄為軍中的軍餉、糧草發愁時,你能捐助一二,不光你父兄感激,甚至皇上也會嘉獎你。男兒建功立業,也就在此了。”

這番話說到了傅雲朗的心坎裡。

父親每次回家都不會給他好臉色,總嫌棄他被母親養壞了。

一個渴望得到父親肯定的男孩子,好不容易盼到父親回來,得到的卻永遠是父親的喝斥和嫌棄的眼神,一張嘴永遠是叫他向兄長學習,他心裡能不憋火麼?

所以他要證明給父兄看,他即便不去邊關殺敵,也是能所有建樹的。

想起當有一天父親和兄長還得求著自己給他們予以物質上的幫助,他心裡就爽的不行。

“殿下說的對。我一定好好乾,乾出一番大成就,不辜負殿下的指點和開導。”傅雲朗跟被打了雞血一般大聲道。

“成,我就拭目以待。”蕭令衍笑了起來。

兩人繼續往前走,蕭令衍問他道:“那三座鐘,你打算怎麼競拍?”

說起這個,傅雲朗就有些茫然。

他撓撓頭:“這個我還得去打聽打聽。我聽說書畫大師賣作品時,就是競拍的。但具體怎麼操作,我還不清楚。”

“這個我知道,你一說競拍,我就叫人打聽了。”蕭令衍道。

傅雲朗眼睛一亮,行禮道:“還請殿下告之。”

“他們一般都是行內人或特彆喜歡書畫、曾上門求購的,幾個人聚在一起,各自用紙寫一個價格給主人,主人看過後就把書畫賣給出價最高的那一個。其他人的報價則會私下裡銷毀,不讓人看到。”

“啊?那、那這樣的話,咱們的鐘豈不是賣不出高價?”

這鐘吧,也就是個稀奇,看時間更準確、更明了。但沒有它也無所謂。大家家裡都有銅滴漏,沒鐘也不耽誤看時辰。

他開出五千兩底價,在彆人看來就已是很高了。出價時大家頂多也就往上漲個一兩千,不可能直接漲個五千的。誰的銀子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可漲兩千他都是虧本的。除了給皇上那座鐘,他還有運費呢。

另外,他就是平南侯府二公子,無錢無權,平時交往的都是跟他一樣的、在父兄眼裡一事無成的紈絝。他們即便手裡有錢也不會很多,五六千兩的銀子,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得出來的。即便能拿,也不會舍得全拿出來買這麼一個不當吃不當穿的玩意兒。

可那些當家的,他又接觸不到。即便下帖子邀請,人家也一定不會理他。

這件事,還真是難啊。

他求助地看向蕭令衍:“殿下,那怎麼辦?咱們的鐘要賠本虧錢了麼?”

傅雲朗也不是完全不諳世事之人。他從南邊回來之後,就知道憑自己一個人是乾不了這件事的,而且平南侯府跟二皇子、五皇子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賺錢的事完全撇開他們很不好。

二皇子跟兄長是好兄弟,他不樂意合作;反倒是五皇子,打一開始對他就很好,多次提攜提點他,還帶他去江南,他對五皇子很是感激。

所以他就找上了蕭令衍,送了他一成的乾股,央求他帶自己進宮晉獻座鐘給皇上。

所以這鐘被稱為“咱們的鐘”也不錯。

蕭令衍摸了摸下巴,遲疑道:“要不,我開一個拍賣行?”

“什麼拍賣行?”傅雲朗好奇地問道。

“就是稀缺的東西,大家都想要,我把這些東西都收集起來,開個拍賣會,邀請京城一些有錢且對這些東西感興趣的人來參加,大家當場舉牌報價,價高得者。我會收取售價的一成作為酬勞。”

傅雲朗一聽眼睛就亮了。

他邀請不來那些有權有錢的,可蕭令衍不一樣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