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可以看的色色的小说言情,“网络色情毁了我一生”

可以看的色色的小说言情,“网络色情毁了我一生”

互联网 2021-12-04 06:56:56
    18岁的张武(化名),身材瘦小,皮肤白净,言谈中有几分拘谨。如果不是他身上的一身蓝色囚衣,记者很难将他与强奸杀人犯联系到一起。

    2009年7月19日,长期沉迷于网络色情的张武因强奸并杀害了一名13岁的幼女,被判处无期徒刑,被送到河南省平原监狱服刑。

    张武为满足一时的欲望,付出了终身失去自由的代价。他内心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在他酿造悲剧的轨迹中,又折射出哪些社会背景?

    11月16日,记者来到平原监狱,试图分析张武的成长及犯罪轨迹,寻找悲剧背后的警示。

    自卑封闭埋下悲剧种子

    1992年,张武出生在河南一个农村家庭。那年,张武的父亲46岁,母亲44岁,属于中年得子。

    张武有着不同寻常的童年经历。他告诉记者,自己是母亲改嫁后生的,他有同母异父的一个哥哥、两个姐姐。14岁前,父亲长期在外务工,张武随着体弱多病的母亲,先后借住在哥哥、舅舅家。14岁后,他才和父母亲住在一起,有了完整的家庭。

    与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面对家境的困窘,张武希望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他学习很刻苦,“常常下晚自习后,还带书回家看”。在他的记忆中,上初二、初三时,自己只有一次没能考入班级前10名。

    小学、初中阶段,张武成绩优秀,却没法克制自己心理、性格的变化。家境贫困,让他日渐产生自卑心理;父母经常争吵,让他在邻居面前“很丢面子”;甚至,父母的年龄也让张武苦闷至极。

    初二暑假,突然而至的“青春痘”严重困扰了张武,他觉得别人总拿异样的眼光看他。他认为自己家里穷、长相不好、没有特长,简直一无是处,自卑心理愈发严重。

    进入初三,张武常常感到压抑、烦躁,内心自卑而敏感。他同时把自己封闭起来,平时很少说话,有事也不愿意与别人沟通。

    张武的变化,并没有引起父母的重视。他的父母年龄偏大,文化水平也不高,除了要求张武好好读书外,其他方面几乎没有交流。另外,在学校,老师关心的也只是张武的考试成绩,“其他都是次要的”。

    在张武十几年的生活中,没有心理健康和心理咨询的概念。没人关心这个苦闷少年的内心世界――他能做的,只是把苦闷埋在心底,任其自生自灭、自然发展。

    2008年6月,张武考取了县城的重点高中。但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他选择了一所乡镇高中――学校免3年学费,每月还发250元生活补贴。

    在张武看来,这个选择成为他滑向罪恶深渊的开始。

    从手机到网络 色情信息泛滥

    刚上高中那会儿,张武学习依然很努力。但他很快发现,班里的学习风气太差,渐渐地,他对学习也失去了兴趣。

    这时,他开始接触手机网络。“学校每月给我250元,有时候家里再给点生活费,我花不完,就买了部手机。我用手机上网,起初是想看武侠小说,但网络里的黄色信息无处不在,常常自动就跳出来了。”张武说,以前他对“网瘾”很不以为然,但他出于好奇接触网络色情后,却没能管住自己,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从此,他几乎天天用手机上网。起初,他只是在课间上网,后来,碰到不喜欢听的课,他整堂课都在看手机。再后来,每晚睡觉前,他会躲在被窝里上网,“有好几次通宵上网,第二天上课就昏昏欲睡”。甚至,他还边走路边用手机上黄网。

    渐渐地,张武不再满足于仅用手机网络获取色情信息,他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学校周边的手机营销店,往往会主动向学生兜售色情内容,往手机内存卡上复制一部黄色电影4元,黄色图片和文字也明码标价,以此敛财。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3个多月后,张武的活动范围扩展到网吧。一次放假回家的一个晚上,他和村里的同伴来到老家附近的网吧。在同伴的帮助下,他进入了网络的色情世界。那次,他次日凌晨6点多才离开网吧,“出来后压抑得难受”。

    “我们那有很多黑网吧,根本没人管,也没人看身份证,不管成不成年,给钱就可以了。”张武说。

    张武在沉迷网络色情的路上越陷越深,但在父母、老师以及同学那里,他成功地维持着自己本分、勤奋的“好孩子”形象。张武告诉记者,虽然自己爱上黄网,但他认为“很丢脸”,所以不会让身边人知道,即使同寝室的室友也不例外,“他们只知道我爱上网,但不知道我上的是什么网”。

    没人关心张武的压抑,他也不愿意暴露自己“不光彩”的想法。这种压抑越积越深,随时都有失控爆发的可能。

    2009年7月19日,张武到大姐家串门。下午3点多,一场大雨过后,他去村里的小卖部买东西,途中,他一边走,一边用手机浏览色情信息,性压抑再次被激起。正在此时,他迎面碰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特别想找她试试”。尾随一会儿后,张武用石块击晕了女孩,将她弄到僻静的水沟边……

    “如果我当时不用手机上网,应该就没有这件事。我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即使想也不会去做。但当时,在网络的刺激下,我的欲望战胜了理智。”张武说。

    张武回忆说,击晕女孩后,他本来想“试试”,但由于自己特别紧张慌乱,没能发生实质的性行为,出于好奇,他看完女孩的性器官后就准备离开。然而,女孩在昏迷一个多小时后,突然爬起来。张武害怕事情败露会让自己抬不起头,加上心存“别人不会找到自己”的侥幸,短时间扭打后,他用手掐住女孩的脖子,对方窒息死亡。

    哪里能够获取健康的性知识?

    与张武的深谈中,记者发现,自卑、爱面子和侥幸心理一步步扭曲着张武的内心世界。张武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想过逃离,“我一跑,大家都知道是我干的了”,他认为自己或许能侥幸逃过惩罚,所以继续去学校上课。

    张武酿成如此悲剧,除了有他自甘堕落、心理扭曲等个人因素外,学校和家庭性教育的缺失也是促发悲剧的原因之一。在张武的记忆中,自己在学校没有接受过任何性教育。上初中后,学生逐渐进入青春期。初二生物课上,大家对仅有的一个生理卫生章节满怀期待和好奇,希望“老师能讲点啥”,好不容易学习到这一章,老师却只有一句:“大家看书自习。”

    虽然很失望,张武却能理解老师。“在农村学校,一提到性,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流’、‘肮脏’、‘不要脸’。老师别说公开教学生了,就是私下也不好意思说。”

    在家里,张武同样没能接受任何性方面的启蒙教育。“在父母眼里,我好像根本就不应该有这方面的需求。”张武说。

    至今,张武所有关于性的认识,都来自网络――那些刺激欲望的色情视频、图片和文字。他很希望有另一个自己,能够倾听自己内心的压抑,以及一些“不光彩”的想法,这样,他的压抑和欲望或许不会积累到冲破理智的程度。

    进入平原监狱以来,在监狱干警的帮助下,张武渐渐走出最初悲观、绝望的状态。

    他告诉记者,平原监狱给服刑人员提供了很好的改造和学习环境,“监狱就像一座学校,监狱警官像老师和医生,使我看到新生的希望”,他计划明年参加自考,趁年轻再学两门技术,争取减刑出狱后重新做人。

    “我在内心封闭、自卑的情况下,沉迷于黄色网络,走了极端,毁掉自己的一生。希望同龄人以我为戒,远离黄色网络,保持健康开朗的心态。希望我的悲剧不再重演。”张武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