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善解公子衣小说,洒脱老鸨VS风流公子

善解公子衣小说,洒脱老鸨VS风流公子

互联网 2021-08-01 06:52:38

本是来万花楼偷听的,不想差点被发现,一个闪身,躲进了角落处的一间雅阁。

屋内一身白色寝衣的公子,墨发束冠,眉目清秀,正一人独酌。

门外脚步声近在咫尺,一转身迅速扒掉了自己的外衣,中衣散开,隐约可见肚兜,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腿上。他挑眉却并无反抗。

一把拉开他的外衫,解开寝衣,想不到外表看似瘦弱,里面确是精壮的身子,“姑娘倒是善解人衣。”

“别说废话。”我用簪子抵在他后脖颈。

“凭姑娘姿色,不必如此。”他拿开簪子,反手扣住了我的手。一双修长白皙的手,骨节分明,温暖如春。

门开了,他大手一挥,桌上的东西哗啦啦掉下去了,一转身,把我放在桌上,欺身压下来,双目相对,我惊慌失措,他却在我耳边呢喃:“姑娘要专心啊。”

我眼一闭,心一横,亲了上去,再抬头时,一双红了的眼,一张染着情欲的脸,门外的人倒吸一口凉气,门被迅速关上。猛地推开他,用袖子擦了一下嘴,喝了口茶,整理好衣服,准备出门。

“姑娘你这是利用完了就要走啊,连声感谢都没有。”

“后会无期。”

“姑娘若是有所求,随时欢迎回来。”

出了门,不对劲,身体里一股燥热,这是中了青楼里惯用的欢好香,是我大意了。

回到对街的折花院,让良辰出去帮我找大夫,美景送来一大桶冷水,跳进水里,打了个寒颤,体内的热量马上降下来了。

“啧啧,姑娘是真英雄啊,中了这么深的媚毒还泡在冷水里,你没男人今晚上是过不去了。”奇怪,他怎么跟过来的。

“不要过来” 我边说边拔发簪。

“你怕是连拿簪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欲起身迈出水桶,身子却直直往前栽去。

“没想到我们两次见面,第一次姑娘主动为我宽衣,第二次姑娘湿身投怀送抱。”

离开了水桶,身上的温度骤然升高,甩了一下头,眼前两个他。

算了,不过一副身子,我和他之间,轮姿色,不一定是我吃亏。

眼前美色,不如好好享受。不再压抑自己,任凭药性发作,我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姑娘如此热情,在下一定尽力,手一挥,他放下了床帘。”

清晨,我幽幽转醒,身无寸缕,拽着被子又上移了几寸。

他着月白寝衣,支起胳膊看着我,应该是醒来有一阵了,

“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在下体会到了,不知姑娘可否失望?”

说完,他俯身亲了我一口,满眼温柔,“说起来是我不对,两次都是姑娘主动亲我。”

“公子可否让奴家先穿好衣服。”

“不可以,在下见识过姑娘衣服穿好,翻脸就不认人的一面。”这话说的我多薄情。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