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天下美男一般黑txt,如何评价武侠小说《天之下》?

天下美男一般黑txt,如何评价武侠小说《天之下》?

互联网 2022-01-16 17:37:32

我感觉古龙的武侠是单纯的武功打斗,境界领悟和对待真心朋友之情。金庸的武侠,人的形象会丰富很多,但我感觉这里面很多人形象都很纯粹,大部分非黑即白,许多小人物和一些手下也是纯粹的工具人。

规矩上桌吃人,侠名下地染尘,当侠与权交织,会是怎样一个时代?

这本新书优点之一是他的武林是很现实的武林,书里很多人会被自己的理想、家人的想法、朋友的作为、自己所在势力的利益考虑所综合影响。不少人,比如三爷齐子概,小小会因为心的的侠一下跳脱出了这个圈子,但跳出去之后不久又会因为门派、朋友回到这个圈子。只有里面一个主角李景风,是想成为真正的侠。

书里人物的形象不是非黑即白的,他们很多做事不能单纯用善恶去判断、很多时候为了派系或者其他的利益,有时候是为了派系的平稳。书里很多人让人又爱又恨,也有些人让我读起来很恨,但又恨不起来。因为换你在那个场景下,未必能做的比他好。主角的形象确实刻画的挺不错,有棱有角。各种生活细节、交谈中的话语写的也很有感觉。想现世见佛的明不详、血海深仇杨衍、渴望头顶天空的小小、真正的侠李景风。

具体描写的人物,哪怕是只有几句话的龙套,都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行为方式。也许我们不一定赞同这些人的人生选择,但是我们肯定不会觉得他们是没有生命的纸片人。

作者的文笔好,和普通网路作家不是一个数量级。这个只要读上三页自然能够感觉得到。如果能不烂尾,此书必然封神,能与金庸古龙同堂。

作者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大大小小的故事,大大小小的高潮悬念,让人欲罢不能。正如人物刻画没有雷同一样,故事也没有重复。而且故事不是为凑字数或者单纯讲故事而存在,每一个故事都是在进行人物刻画。有时候看着没有关系的故事缺埋下伏笔,草蛇灰线。

缺点就是怨气太过了。对掌控规则的那些人和规则本身怨气太大了。作者在讲主角成为大侠的一路上,也在借着主角李景风、杨衍身上的一个又一个苦难讽刺这个江湖的世界,掌权者制定的那些规则。

九大家的规矩就是分着吃人,你要是从吃人的那边看过去,吃这一小口没什么,可你要是从被吃的那边看过去,每一张嘴都是血淋淋的。

另一个缺点就是,他想刻画的人物有点多,很多很多小人物,他想尽力把形象弄得丰满。但我感觉他这样有些时候支线就扯的有点多,虽然他每次讲的时候都是讲主角碰到的时候,顺路丰满一些小人物形象。但我会感觉其实即使不讲丰满一些小人物的形象,这本书也够好了。讲这么多小人物的话反而可能让读者感觉有点乱。

放一些我认为的精彩片段

明不详微笑,笑得犹如鲜花初绽,雪后暖阳。只听他道:“弟子一直都有耐性,一直等着,总会等到机会。”

觉生道:“等到什么机会?”

明不详道:“等到油尽灯枯时,便有弟子用武之地了。”

觉生知他说的是灯油之事,却彷佛影射自己,心中有些不踏实,但他是个敦厚长者,又是有道高僧,再说明不详还是个少年,一时口误也怪不得他,便没放在心上,只道:“我听觉见提过你,是个有佛慧的人。”

明不详摇头道:“弟子想不通的事情可多了。问了觉见住持,他答了,我却存疑。”

觉生问道:“什么事情让你存疑?你且说说。”

明不详道:“我在正语堂处办公务,长明灯灭了,知道是觉观首座故意刁难。我去膳堂,明明都是少林僧人,偏偏分成两排座位。寺里处办公务,各有各的人马。觉见住持告诉我,那是正俗之别。”

觉生叹口气道:“确实如此。”

明不详道:“我常想,为何正俗如此势不两立?方丈莫怪,我原先以为是方丈不公,所以正俗势不两立,但我问十个师兄,十个都说方丈处事公允。既然公允,又为何怨恨?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

觉生问道:“明白什么?”

明不详道:“方丈的公平是处事,僧众不平的是心。事平心不平,那永远填不满,反倒双方各生怨恨。”

好一句“事平心不平”,明不详说的话正与觉空所说相同。

明不详又道:“于是我又问觉见住持,佛与少林真不能分?名相是虚,少林是虚,佛亦是虚,以虚度虚,岂非执着痴迷?”

觉生问:“觉见住持怎么回答?”

明不详道:“觉见住持说,少林以佛起家,名相虽虚,僧宝是真,无三宝则佛法灭,佛法灭,众生何时方能解脱?”

觉生点点头,说到底,正僧看不起俗僧是因俗僧多犯戒律。对于佛教来说,僧宝是三宝之一,是依佛教法,如实修行的出家沙门。

更往深里说,三宝是佛教的依归,沙门需引导众生向善礼佛,俗僧披沙门之姿,却无三宝之实,对教义实是极深的亵渎,正僧之所不容俗

中秋过后某日,明不详回报寺内灯油状况,哪处该补,哪处有缺。了平拿了盒月饼道:“这月饼你拿去吧。”

照往例,重大节庆时,少林四院八堂多收馈赠,这馈赠来自地方名门和江湖大派,亦有富贾之流,不过图交情而已。这些馈赠依住持性格,处置方式各有不同。了平初到正语堂,在人情上吃了不少苦头,于是将中秋馈赠尽数发给堂僧,借此笼络人心。

明不详却不接过,摇头道:“我师父说,礼物是债务,不能收。”

了平奇道:“怎说?”

明不详道:“送礼多半是有求而来,今日不还,明日也要还,自然是债务,不是礼物。”

了平哈哈笑道:“人情世故,不就是你帮我一把,我拉你一下,偏生就这么多缘由。听说正业堂的觉见师叔不收礼物,琢磨着也是跟你一样想法。”

明不详问道:“住持认为不妥吗?”

了平道:“这礼物里头不只有因果,还有方便法门。拒人于外,人家以后有事不敢找你,你有事也找不着人帮,不是麻烦吗?”

明不详道:“觉见住持从不找人帮忙。”

“他是正僧,正业堂主掌刑罚,讲究的是铁面无私,自然可以不收馈赠。正语堂要与人交际,大不相同。”

觉明点头道:“也好,也好。因缘和合,缘来则聚,缘灭则分。你当谨记,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明不详问道:“什么是恶,什么是善?”

觉明笑道:“以你的聪明,怎可能不知道如何分别善恶?”

明不详又问:“以世尊的智慧,如何分别善恶?”

觉明道:“身作三业,口作四业,意作三业,此十业即为恶报。”

觉明所说的是佛经所述十恶,分别是杀生、不与取、邪淫,此为身作三业,妄言、两舌、粗语、绮语,此为口作四业,贪伺、嫉恚、邪见,此为意作三业。

明不详道:“以世尊的智慧看众生,众生与沙尘无异,所谓善恶不过浮蝣之争。人不在意蜉蝣生死,世尊在意众生善恶吗?”

觉明道:“世尊若不在意,又怎会遗法于世?佛的慈悲,便是一浮蝣也是在意。”

明不详又问:“修行需经历无数劫,菩萨成佛,便需三大阿僧只劫,这漫漫长时,人生恍如一弹指,这一弹指的善恶,重要吗?”

觉明道:“便是一念也重要,何况一生?”

明不详道:“若是这一念难以把持,也是自业自得?”

觉明笑道:“这是当然。”

明不详行礼道:“弟子受教。”

明不详回到正语堂处理杂务,与往常一般,似乎并不急着离开。

一间房子关着九个人,九个人都出不去,也没有人能进来,这九个人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吃了彼此。只要有一个开始吃人,剩下的八个也会开始吃,直到剩下最后一人。点苍已经开始吃人,其他人不会停下。”

“吃人,或者被吃,这里头,我希望你是活到最后的那一个。因为你能做他们做不到的事,你比九大家所有继承人都好,这是我跟若善游历三年得出的结论。我们希望你赢。你必须赢,而且要在五年之内赢。”

“我去过关外,我见过现在的蛮族。他们分裂成五个部落,我推估最快二十年内,他们必将一统,然后挥兵入关。一分为九的中原没有能力对抗萨教,诸葛然筹划的霸业在一统前就会被蛮族击破。”

顾青裳觉得失礼,垂首低声道:“师父,弟子失态,请师父责罚。”

她从未这样与师父说过话,沈未辰与她相交不过数月,虽然两人极为投契,许为知己,但她也料不到自己会为了沈未辰与师父争执。

或许是因为沈未辰太好了,美貌、善良、聪明、细心,既无九大家贵冑的架子,又是武学奇才,彷佛天下间所有好处都集于她一人。她若是个男人,天下定有她的名声,就因为是个女人,是九大家的千金,后半生的命就像早已注定了似的。

天晓得自己多不甘心?如果连沈未辰这样的女子都被注定了下半生,其他姑娘还有什么指望?难道个个都得认命?也因为这么不甘心,才会与师父争执吧。

或许他早就看出了潜藏在小小内心,因教养而被压抑着不敢稍张的羽翼。但自己也因着长年的教养,没让她缓过这口气。直到见着景风,这个没有身份,没有包袱,却有正直刚强之气的人,他期望小小有的,其实是景风头上那片天空。

“你希望小小飞。”谢孤白道,“但你不能牵着她飞。那只是你的方向,不是小小的方向。”

沈未辰摇摇头,道:“哥,陪我散步回去吧。”

沈玉倾点点头,兄妹两人并肩而行。一路上,沈玉倾见沈未辰神色不变,只是低着头一语不发,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此时已是酉时,天色将暗,仅余的一点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拖得老长。周围奴仆点起一盏盏灯笼,等来到沈未辰闺房时,反倒是一片明亮。

沈未辰道:“哥,等我一下。”她走进闺房,不一会走出,手上拿着一个木人,沈玉倾认出那是李景风的雕像。

沈未辰道:“这木人怎么刻也刻不好,不如埋了吧。”说罢蹲低身子,在花园里挖了个小坑,怔了会,抽出腰间唐刀,割下一束头发系在木人身上,将木人放在坑里,双手捧土,掩在木人身上。

沈玉倾讶异道:“小妹,你……”

沈未辰看着木人渐渐被土掩埋,道:“朱大夫说得没错,景风那性子,早料着这结果。”

沈玉倾按着沈未辰肩膀,低声道:“哥知道你难过……”

“不,哥你不知道。”沈未辰将最后一抔土掩上,黯然道,“因为我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难过。”她话刚说完,眼泪就止不住扑簌簌滴在土上

“以前,我把你当成很好的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你聪明,功夫高,是我一辈子都会佩服的人。”李景风道,“但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我想见佛。”明不详回答,“我说过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李景风仍是不能理解,“我只知道你要害人,我只知道那些人本来不会死也不该死。”

“那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明不详反问,“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选?”

“因为是人就有私心,就容易走错路。”李景风回答。

“他们为什么不能像你一样走对的路?”

明不详看着哑口无言的李景风,若是李景风多读些书,或许能回答如贪嗔痴、迷惘执着之类的话,但即便说了也无用,这些道理明不详都懂。

但他不理解,无法感受。

“你说你把我当朋友。”明不详又问,“跟沈公子、谢公子、齐三爷、杨兄弟相较,谁是你更亲近的朋友?”

李景风皱眉:“这哪能排名?”

“那与沈姑娘比呢?”明不详问,“在你心中,沈姑娘与这些人比起来,孰轻孰重?”

李景风听他提起沈未辰,想起往事,怒道:“你还敢提小妹!”

“所以沈姑娘在你心中比其他人重?”明不详问。

李景风怒道:“没人这样比法。”

“许多人都能分个轻重,你不能吗?”明不详问,“你就这么没分别心?沈姑娘重伤时,你愤怒,但依然不肯杀杨兄弟,所以杨兄弟更重?但我想杨兄弟若死,你也不会如此愤怒欲狂。”

李景风觉得这问题若不回答,只怕他又要在沈未辰身上搞事,于是道:“他们在我心中份量一般无二,但救不了旁人我会难过,救不了杨兄弟他们我会难过得想死,若是救不了小妹……”

“我会生不如死。”

彭小丐道:“我欠你一命,该还。可我们欠三爷一命。严非锡是华山掌门,三爷是崆峒掌门的亲弟弟,这牵扯到两派之间,若三爷真替你报仇,那只有一条路,便是天下围攻,以死谢罪。他是血性的人,你求他,他允你,那是逼自己走条死路,他若不允你,必终身愧疚,你不能让他两难。杨衍默然不语。他其实很明白,所以才如此感激彭老丐。随着年岁渐长,阅历渐丰,当年公堂上那雷霆一击给他的震撼不仅未因时消退,反而与日俱增。那赌上身家与性命的一掌需要多大勇气?三爷或许也能做到,但谁又有资格要求他去做?何况三爷还绑着崆峒。可三爷若没崆峒这个靠山,又会有多少人想杀他?不说别的,彭千麒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也不敢对三爷发仇名状,原因无他,就因为三爷是崆峒掌门的亲弟,彭家得罪不起。权势、地位、靠山,这罗网千结,即便是天下第一的齐子概也飞不出去。

昆仑共议是什么?大伙说好在桌上摆碗筷,吃的就是人肉。侠名状就是他们圈养人畜的手段,把所有会武功的人控制在底下。仇名状就是他们吃人的方法,只要有仇名状在,每个大门派都能随意杀人,要顾虑的唯有对家的靠山是谁。当丐帮不再是彭小丐的靠山,消灭他轻而易举。他不懂的是,彭小丐为何不愤怒?是把愤怒压在心里,还是他早就了解这套规矩,早已接受?他不懂的是,如果青城认为自己做的是好事,又为什么遮遮掩掩,像是见不得光似的?彷佛昭告天下就是青城理亏?他越想越烦,索性起身开门,跛着脚往甲板走去

齐子概问道:“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杨衍心想,还能有什么事?问道:“是关于景风兄弟的事吗?”齐子概摇头道:“你的事,有什么想说的?”杨衍不懂他意思,只得道:“没有。”齐子概道:“你是彭老弟的朋友,又是景风兄弟的朋友,还是彭大哥的朋友,你有什么难办的事,跟我说一句,我定当尽力替你去办。”杨衍心念一动,立时明白了齐子概的意思,心生感激,仍道:“我想学功夫,三爷教我一套好功夫就够了。”齐子概皱眉问道:“就这样?”杨衍道:“有什么事,杨衍自个会去办,别人替我办,我反而觉得不踏实。总得要亲力亲为,事情办妥了才爽快,三爷,您说是吗?”他知道齐子概要他说出自己的冤屈,那是决心替他报仇的意思。但诚如彭小丐所言,自己有什么资格要别人替自己报仇?何况是救了自己一命的齐子概。退一万步说,严非锡那杂碎有什么资格跟三爷换命?齐子概看着杨衍,缓缓道:“我听彭老弟说过你家的事,那日我若在公堂上,或许也会逞血气之勇,可缓过劲来又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事就算问小猴儿,他也不会替我想办法。我这几日思量着怎么做才好,唯一的方法,帮你找个由头对严非锡下仇名状。可以我们二人身份,那是株连两个门派的大事,牵扯太多无辜……明着不能,只能偷偷来,极为难办……”杨衍挺胸道:“三爷,你要替我报仇,我还不乐意。不能手刃仇人还有什么意思?你赏我一套好功夫,总有一天,我会让严非锡为我一家偿命!”他本想问既然九大家各有地界门规,立了规矩,开这私仇的方便法门做什么?难道现而今还是百年前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但他早已明白,以大欺小,与其钻营规矩漏洞,还不如发仇名状更方便。这把刀,谁愿意放下?

他对九大家的怨恨始终未消,青城虽然救了他,但这趟来援遮遮掩掩,于他只是少去几分恶感罢了。对杨衍而言,明知齐子概是崆峒掌门亲弟,明不详出身少林,但在他心中,救了他与彭小丐的人是“明兄弟”和“齐三爷”,而不是“少林”或“崆峒”。

“千帆过尽,唯有名利,弟子本该这样说。”明不详道,“但弟子却看到别的东西。”

“什么东西?”觉见问。他对这名弟子的佛根深具信心,七年的游历定能让他精进不少。

“欲与爱。”明不详道,“因爱生忧,因爱生怖。恨因爱生,无爱无恨。”

“怎么解释?”以觉见修行,自然知道这道理,他只是想考校明不详。

“弟子认识一人,全家遭屠,因爱家人,故生仇恨。”明不详道,“弟子又见师兄妹相处十年,因爱生恨,同归于尽。凡此种种人间苦相,皆因爱起,爱人,爱己,爱亲,爱色而生苦。”

“欲又何解?”觉见问。

“不可得而欲得。”明不详道,“弟子曾见一人,为一窥艺门精巧而杀挚友。弟子又见一人,因所爱不得而自尽于林。”

“因爱自尽,难道不是爱?”觉见问,“全家遭屠而苦,难道不是求天伦之欲不遂,求不得之苦?”

“所以爱欲互为根由,彼此因果。”明不详道,“都是执着。”

“我们都知道是执着,如何放下执着?”觉见问,“你这七年就学了这些?这与七年前有何不同?”

“弟子这次回来,也曾回故居看过,里头新住了两位师兄。”

“怪方丈没替你保留故居?”觉见问,“这是爱,还是欲?”

“弟子想说的是,虽然看起来是一样的房子,里头住的人却不同了。”

觉见轻声一笑,知道明不详意指自己看似没有结论,但亲眼见识过后,便与之前大大不同。这孩子又有长进了。他又问:“你想剃度了?”

明不详道:“弟子还有疑问不解。”

觉见奇道:“有何不解?”

明不详道:“弟子想知道,佛如何看待众生?”

觉见笑道:“难道不是慈悲?”

明不详道:“弟子想亲见佛的慈悲。”

亲见佛的慈悲?这要怎么看才成?觉见好奇起来,但他并未多问,这孩儿肯定有自已的想法。他问:“所以你这趟回来,只是怀念故乡?不怕因爱生忧吗?”

“弟子只是过客,若是刻意回避,这才是因爱生怖。”

“方丈,末法之世,若波旬弟子能伪装佛弟子坏灭正法,何以佛弟子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卫正法?”明不详双手平伸,掌心按地,俯身行了个大礼,“行此大恶,以护正法。”“什么意思?”觉见忽地冒出一身冷汗,一道从未有过的灵光自他脑中闪过。只是……这太难……“波旬弟子扰我正法,佛弟子怎不能伪装波旬弟子,乱他邪法?”明不详缓缓抬起头来,盯着觉见,“救法之世,以魔灭魔。”

他正要上前,老太婆连忙拦住,喝道:“你是什么人?我家老爷哪能让你糟蹋!”那老头子哼了一声,扬起头,当真用鼻子看人,喝道:“我是谁?说出来怕吓破你胆子!我儿子就是奚大狗!要是怕,别找这小兄弟麻烦,滚远点!”老太婆瞠目结舌,倒不是被老头儿子的名号震慑,而是压根没听过这名字。

掌管皮家镇左近的门派是华清观,乃是武当分支,掌门是个道士,姓赵。李景风把九名骗子一并送办,那九名骗子倒也配合,坦承认罪,利落爽快。李景风见没自己的事,便与奚老头一同离开。正要牵马时,奚老头忽道:“你就这样把他们送进门派有个屁用,关没三天就全放出来了!你没瞧说要把他们送门派时,一个个开心得像是捡回条命似的!”李景风讶异道:“就关三天?”奚老头道:“瞧你这么蠢笨好骗,估计也不是武当的人。这里可是武当,出了名的风气败坏,骗子多,抢匪多,要全关了,多盖一百间大牢都不够住!不伤人命,不犯大罪,几天就出来了,反正你钱也没被骗走,当买个乖就是。”李景风皱眉道:“这可不行。”奚老头道:“怎么不行?你钱也没被骗,气消了就是。”李景风道:“我气的不是被骗钱,是别的事。”奚老头怪道:“还能有什么事?没睡着那姑娘,可惜了?”李景风苦笑道:“还真不是。”随即正色道,“他们骗我钱,错的是他们,笨的是我,要是撞翻茶叶时他们收了钱就走,我即便知道受骗也不会这么生气。可他们把我骗去看尸体,又说要埋葬亲人,嫁我孙女,欺我好心,这就不一样了。”奚老头翻了个白眼道:“哪里不一样?不都是骗你蠢?”李景风摇头道:“骗人蠢不行,骗人好心更不行。老先生你想想,要是今天换了别人,一时好心反倒被骗了,以后还敢做好事吗?他们骗钱不过贪图几钱几两银子,至多几十两,却断了一个人的善念。若受骗的人生了孩子,有了亲眷,又把这当教训,要人别做好事,岂不是把人心都败坏了?骗人蠢,可以让人学聪明,骗人好心,难道要让人学坏?哪有这道理。”

说起安慰人,李景风想起那日沈玉倾被抓,小妹担忧难过,他本想安慰,却不知从何开口,反倒是严烜城替他安慰了小妹。不知为何,他总是在小妹面前支支吾吾。其实他本性质朴善良,只要开口必能使对方感受诚心,却因太过在意,不想在沈未辰面前曝短,又不善于遮掩,越想遮掩越是拙劣,以致于总无法在沈未辰面前坦荡。

苏银铮忽地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幸好李景风早已有备,忙伸手揽住她腰。苏银铮倒在李景风身上,忽地瞪大眼睛,“咦!”了一声。

李景风见她神情惊异,奇怪道:“怎么了?”

“我看清楚了,你是紫色的!”苏银铮左手抓住李景风右臂,神色甚是惊喜。李景风也分不出她是真是假,苦笑道:“你不是说我是蓝色的?”

“那是因为你是深紫,太深了,比我姐夫还深!白天太亮,我一时看差才看成带绿的蓝色!这个灵色本来就是朦朦胧胧,容易看错!”她紧紧抓住李景风手臂道,“你会变龙,总有一天会上天!我得揪住龙尾巴,跟着你一起上天!”

李景风料她是安慰自己,心想:“这小姑娘虽然古怪,其实是个好人。”于是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有富贵命了。”可是转念一想,似乎哪里不对?

果然,他的预感马上成真,苏银铮猛地一把将他抱住,欢快道:“快娶我!”

这一抱,把李景风吓得险些摔下山坡,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严烜城道:“得罪家父,不劳你费心犯法,自然有法犯到你身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