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天龙八部续集小说,天龙八部.续(四)

天龙八部续集小说,天龙八部.续(四)

互联网 2021-07-27 23:20:49

阿碧听的入神,急着问语嫣计划具体如何,语嫣笑着答道:“无中生有,调虎离山(注:此为三十六计中的两计,该书定稿于明清,王语嫣自然没看过,但其中典略皆属前人所载,因此宋朝有所流传,也无不可。毕竟小说家言,不必苛求),他既觉得我是武林高手,我便高给他看,一会儿我便去约战他们,引他们出来,露两手功夫吓破他们的胆,这时他们什么岛主洞主必定都出来应战,留下守卫表哥的也是三流角色,你趁机打发了他们,速战速决,带着表哥骑马离开,我手中仍有从山庄带出傍身的烟雾弹,见你们逃出,我便释放烟雾撤走,同你们一并会和出城。”

阿碧听罢连连摆手,“这事太过危险,你全然不懂武功,被发现了根本无法抵挡,还是我去,你去救表哥。”但转念一想,若是这样,语嫣连看守的小角色也打不赢,那更是麻烦,顿时有些为难,想劝语嫣从长计议,又知她决心已定恐难更改,只得顺着她思路走,问道:“那你又如何装作高手的样子,这种事哪里是骗的来的。”

语嫣莞尔一笑,“所以我买了这些物事。我从前看还施水阁的秘籍,里面偏有一门是叫做“千术”的,派内之人以骗为业,以斗智代动武,积下不少案例。其中便有伪装高手骗富家子弟叩头学艺,榨取金钱的,都是用些古怪原料,便能做出些开山劈石之效,我又精通各家武学路数,一会到了只要见了他们手中兵刃,便大致了然具体武功走势,一一点破,只要这表面功夫做得像,准能唬住一时,你需速战速决救出表哥,我们便大功告成。”

日渐西沉,天色渐渐昏暗,三仙盟一众人正要睡去,忽听得门外一声娇斥:“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英雄们,何时也做起拐人的腌臜勾当了!”

众人闻声大惊,一听是个女子,想是慕容复身边二女寻上门来。诸人对王语嫣皆有三分忌惮,一时不知如何处理。

崂山灵寿洞的洞主海里鳌是三仙盟之首,诸人皆以他马首是瞻。他沉吟片刻,想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们既然来寻,就是自恃武功高强,心下不惧我们,哼,双拳难敌四手,我们一行带了十余号人,我与柳宗思鬼夫子更是一方之主,一齐攻上去,也未必怕了她们。”他们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都曾受貌似幼女的童姥压制多年,深知人不可貌相之理。因此虽见王语嫣柔弱,却丝毫不敢懈怠,当即将一众人士都召唤过来,只留了两名岛众看守慕容复。

只见院内王语嫣一人垂立,神态怡然,虽天色昏暗,却难掩其清雅气质,将众人显得更加猥琐丑怪了。

王语嫣淡淡说道:“可是你们抓了我表哥?”一脸毫不在意对手的样子,似乎根本未将来人放在眼里,三仙盟一干人恼怒之余,见她这般有恃无恐,心里防备又多了一层。

未等海里鳌开口,极乐琼楼岛的柳宗思先上前一步言道:“在下三仙盟柳宗思,万仙大会上见过小姐,也目睹过慕容公子的高超武艺,心下很是拜服,如今他乡偶遇,特想请他于我们三仙盟做客,让我们好生款待。”一席话说得有礼有节,加上他模样在一干凶神恶煞里显得颇为特殊,头戴文生公子巾,手拿纸折扇,仿佛一个儒雅书生一般。

但王语嫣既知晓他们的用意,怎会将他的搪塞言语放在心上,当即冷笑一声,言道:“好一个好生款待,便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将他掳走么?我表哥如今怪病缠身,武功不得以施展,可叫你们有了可乘之机。”

正说话间,风声摇动,身侧不远处一排青竹枝叶被吹的簌簌作响,语嫣冷眼一望,说道:“好生聒噪!”同时一指翠竹,似是有破空剑气一道劈去,一排竹子应声而断,她与段誉相处日久,多次见他使用六脉神剑,因此此时照猫画虎,倒的确做得似模似样,举手投足一派高手气势,瞧的对方冷汗直冒,以为语嫣学了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已可以气御剑隔空杀敌,那杀死自己这十余人想必也是举手之间的事情不由得冷汗涔涔而下。

他们哪里知道,这是阿碧在隐蔽处拉动早被胶水黏住的断竹。语嫣手指一挥,这边厢钢丝便拖拽竹子,天色已晚,加之众人集中力又全放于王语嫣身上,因此这种现学现卖的江湖骗术竟瞒过了三名好手。

海里鳌起初本想靠人多围攻,但此时也被无形剑气吓的怔怔不语。鬼夫子在三人之中年纪最大,心计也最是阴沉,此时虽也被一手“六脉神剑”震慑,却依旧颇为镇定,阴阴的说道:“那便是大理段家的六脉神剑么?姑娘原是段家的人?”

语嫣并不想为段誉再填麻烦,便莺语轻声的笑道:“我姑苏慕容家各派武学典籍齐备,这点雕虫小技并不新鲜。倒是先生手中的铁拂尘,一手的漫天梨花使得出神入化,可让小辈崇拜的很,正想领教。”

她看这老者面色阴郁,手持拂尘,知他定是七十二岛里善于施毒以及外家兵器的好手鬼夫子,漫天梨花正是他的看家本领,见对方诸人听罢面色皆有微变,知道自己是说对了,心下稍安。

鬼夫子虽是老奸巨猾,此时被一个照面便道破老底,心下暗自佩服,对王语嫣更是惊惧,其余诸人更是对她的本领深信不疑,生怕她一时动怒再使出“六脉神剑”,到时候遭殃的却不是竹子了。

一时人群骚动,不少岛众躲到后面随时准备逃走,三名首领也陷入骑虎难下之局,甚至动了放走慕容复以求和之念,只要保全自己身家性命已经满足,哪里还敢为难王语嫣?

王语嫣见状,也看出诸人惧怕,心头大喜,面上继续强扮若无其事:“我姑苏慕容世家从不与人为敌,但也未曾受人欺凌,你们若是此刻知趣,便放了我表哥,否则的话,便留下人头,死在异国吧!”银牙紧咬,强作出凶狠之态。

其实她向来温柔知礼,连发怒都是极少,此时要做这般神态实是不像,可为了营救表哥,也只能勉强为之,虽是生硬之极,但对方正是心惊胆战之际,却也给她蒙混了过去。

三名首领一听这话,知道若是交出人,便应当可保全性命,几乎都要立时应允,但可当着一帮手下,这话万万说不出口,正踌躇之间,忽听得楼上传来打斗声音:“妈的,小娘皮,再动一下,老子便砍了这个废物!”灯影之下,依稀见着一个大汉提刀架在一人颈上,虽在二楼看不真切,但必然是阿碧救人失手,与人缠斗之间,三仙盟的人用慕容复来威逼阿碧缴了兵刃。

在场众人无不惊悚,心中惧怕若是伤了慕容复,眼前这名高手必然要动起手来,有人便向窗前大喊:“徐老三,你...你他妈的别动手,放...放了他吧!”

但这时王语嫣却十分紧张,虽全力克制,但难免流露出了一瞬间的慌神,这一点痕迹,恰被极乐岛岛主柳宗思看在眼内。

这柳宗思虽是衣冠楚楚,却是声名狼藉的江湖败类,好色如命,简直比当日四大恶人中的云中鹤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早觊觎王语嫣美色,此时虽惧怕她武功高强,却仍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似是要一口吞下去一样,却不料发现了她的仓皇之色,心下念头急转,纸扇一摆,拱手说道:“是我们莽撞,姑娘万勿见怪。”

谁知说话之间,他已向语嫣处跃去,语嫣终于大惊失色,忍不住高呼:“你要干什么!”身子不觉向后连连倒退。

阁楼之上又传来声音:“什么慕容复,就是个废物,你是皇帝?我便是皇帝老子!”从灯影看去,是慕容复惊惶挣脱,被挟持他的大汉拎过来打了两记耳光。

“你...!你竟敢打我家公子,我同你拼了!”正是阿碧的声音,又是一阵镔铁金戈交击之声,阿碧与三名三仙盟的看守打斗起来。

而语嫣面对如此情形,自己非但无法解救,还自身难保。只因柳宗思步步紧逼,只差一瞬便要贴身,自己只需与柳宗思走上一招,马上被探出底细,那时非但表哥救不出,自己也要落在恶人手上,心急如焚,边退边向怀中探去,摸索着烟雾弹,准备伺机而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