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夫死从子txt,第2章_夫死从子最新章节

夫死从子txt,第2章_夫死从子最新章节

互联网 2022-01-19 16:51:31

这女人满嘴歪理,亏她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他是傻了才会感谢她。

「要不是你爹死得早,我犯得着这么做吗?」关羽翩双手叉在纤腰上,也不客气地回吼。

「我岂会不知从字何意?不就是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要我护从你、服从你?我没做到吗?当你对我使个眼色时,我没有当机立断吗?我哪一次没有护从你,哪一次没有服从你?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小子!」

他年方十五,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了;两年前的家中巨变再加上这两年来的流离失所,把他磨得独立坚强多了,也少了些公子哥儿的骄纵气息。

她现下可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虽说出身低微,以往在街上行乞时不免也干过一些勾当,但杀人放火的事,她可是一桩也没做过,勉强还算是清白身世,倘若她是想嫁入豪府为妾,还怕找不到门路?心里不就是放不下他和年纪尚幼的兰芷?

虽说她没同关老爷子圆房,可她早已经认定自个儿为关家人,要她如何放下关家这最后两个子嗣不管?她为人虽不正派,但一些道义倒还是懂的。

「是没错,那你何不索性跟了那人算了?有得吃穿又不用赶路避难。」他黯然地道:「你年纪不算太大,又是清白之躯,倘若让人给收做偏房,便会有华衣锦食的生活,犯不着为了我和兰芷奔波。」

「倘若我真是会克死他人的扫帚星,真不知道我怎么没先克死你?」省得留着他把自个儿气得半死。

她不敢说她这个当娘的当得够称职,可至少这一路上她没让他吃到半点苦头,只不过是要他在适当的时候帮她一把罢了,用得着说得她好像犯了滔天大罪似的吗?难不成她攒来的银两,他关大少爷都没花用到?

「羽翩,你居然敢咒我?」关戒觉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这浑小子居然敢直呼我的闺名?」干嘛,摆脸色恫吓她吗?「就算要唤我的名字,也得给我加上一个关字,我姓关,我是你娘亲!」

臭小子,老是说她不守妇道,看来他的圣贤书也读得不怎么样嘛。

「你才不是我娘,你也不姓关!」关戒觉笑得分外邪恶,「想冠我关姓,还得看我点不点头。」

「我嫁的是你爹又不是你,要你点头做什么?」见他一失防备,她的纤指立刻不客气地掐上他的耳朵,狠狠地拧上一圈,「我再说一次,我是你爹备轿抬进关府的,我就是你的娘亲,我当然姓关,别再让我说第二次,要不我就把你的耳朵拧下,顺便把你的嘴巴撕烂,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这般放肆。」

真是够了,每每离开一户人家,这戏码就得重新上演一遍,真是教她身心俱疲,却又不知道该拿这浑小子如何是好。

哼!她嫁人了关家,倘若不姓关,又该姓什么?

她小时候自有印象起,就是在街尾向人乞讨的,她不知道自个儿姓什么,连名字都是那乞丐头儿替她取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姓,他连这都要剥夺吗?

倘若连姓都没有,日后她的坟头上,岂不是要刻上「无名氏」这三个字?

这怎么成,她的碑石上头非要刻上关氏二字不可,这浑小子要是没这么做的话,她做鬼也会回来找他算帐。

「你放开我!」可恶,他都长这么大了,她还要拿以往那招来制他?「我爹还不敢这样待我哩。」

「哎呀,你这个臭小子,都跟你说你爹是寿终正寝的,你却老是说我是扫帚星,你是活腻了不成?」

关羽翩纤纤玉指都已经指到他的鼻间,只差一点点的距离就可以掐到他粉嫩的脸庞。

「怎么?我说错了吗?」明知自个儿说得有失公允,他还是不低头。

「倘若你爹没死,我现下可是在关府里当贵夫人,而你这个臭小子还在当你不知死活的富家大少!」

哎呀,她会不会是对他太好,把他给宠坏了?

『你承认了吧?我就知道你当初是为了贪图我关府的荣华富贵,遂硬要缠上我爹,还说什么小女子无以回报,愿以身相许……你根本是当腻了剪绺,才会找上我爹,而我爹被你粗俗的美色所迷惑,才会迎你这扫帚星人门,一踏进新房便克死我爹!」他吼得一张俊俏的脸庞都涨红了。

他不是真的这么想,可他就是受不了她老是拿他当娃儿看待,逼得他一怒便口无遮拦地乱吼。

他长大了,都比她高了,已经可以保护她,况且身上的银两也够他们三人过生活,甚至是做点小生意,她犯不着老是要故技重施,用她的美色去骗财窃物。

他们压根儿不像是一对母子,倘若说是姐弟,倒还贴切一些。

「那全都是你要胁我的!况且我也没要你带着我们从江宁逃到北京城!」正值掌灯时分,城门外没什么人,关戒觉倒也吼得挺畅快的。

她待他的好,他自然知道,可是知道归知道,要他说出口,他还是做不到。

关羽翩眯起潋滟的水眸,气得牙痒痒的。

我关羽翩虽是剪绺出身,但一些妇德我可是懂的,而且夫死从子这道理我也明白,遂你去哪儿我便去哪儿,你休想甩开我,我下辈子还要托付给你呢!你逃不了的,别以为天天在我耳边说些蠢话,吵得我受不了,便可以逼我走。」

关戒觉甩开她纤细的手,微恼地道:「我十五了,别拿我当娃儿看!亏你还敢说什么夫死从子,天底下有哪个娘亲会利用自个儿的孩儿去拐骗?先是以厨娘身分混进富贾华府,再以美色迷惑大老爷,待对方色心大发,又搬出夫死从子的道理,硬是要我出面干涉,硬是要我当坏人……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作夫死从子?到底懂不懂这个『从』字何意?」

倘若她不在身边,他……也可以把兰芷照顾得很好。

「啐,我怎能放着孩儿而独自享乐去?天底下有这道理吗?」关羽翩捏住他尚粉嫩的脸颊。「小子,我再把话说分明,省得你老是旧事重提,说得我都烦了!听着,两年前,我已成了你爹的继室,已是你的二娘,而你同兰芷便是我的孩儿。在你爹驾鹤西归之后,我自然得要扶养你们长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犯不着在这当头说这些狗屁倒灶的话来惹我心烦。

「我告诉你,你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像我这般好的后娘了,你没感恩便罢,反倒是怪起我来着。」

关羽翩想要再掐他一把,孰知他这一回逃得可快了,让她扑了个空,只能悻悻然地瞪着他。

阅读夫死从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www.aixswx.com)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