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女扮男装经典小说带肉,求好看的古代言情女扮男装小说?

女扮男装经典小说带肉,求好看的古代言情女扮男装小说?

互联网 2021-10-25 08:21:34

动情不已的时候,皇上竟喊了我的名字?!

可我一直是女扮男装示人,皇上怎么会看上我,难不成皇上是个断……

我还未来得及思索,他已经扑过来了......

(已完结)

十八岁以前,鄢绿水时刻都很想去死。

虽然她出生在京城数一数二的高门,但她从小知道,自己的出生是不被期待的。

当她还在襁褓中,每天都能听见母亲的叹息声,还有祖母婶婶们的叹息声。她们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说:「如果是个男胎就好了。」

作为一个传承了百年的将门,后继无人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因此作为遗腹子,在鄢绿水被生出来之前,每天都有人来把脉,判断她是男的还是女的。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女的或许还好,恰恰不知为何,那些来把脉的宫中太医、民间大夫,异口同声地一口咬定她是个男胎。

春雨绵绵的一个夜晚,鄢绿水出生了,她乖巧的没有让鄢夫人受一点罪,仿佛只是一眨眼,就被生了出来。

随着她的出生,侯府里众人的笑脸瞬间消失,逐个面色冷凝地上前确认后,面无表情地退到一边。

襁褓里的婴儿哭了一会儿,似乎确认了不会有人理她,扁了扁嘴,停下了哭声。

作为主心骨的鄢老夫人跺了跺龙头拐杖,掷地有声道:「今日侯府喜得麟儿,去请族中老耆开宗祠上族谱!」

场上诸人面露惊愕,稍稍一回神,却又理解了鄢老夫人的意思。不管生出来的是男的还是女的,现在她必须是男的。

侯府于次日对外宣称鄢绿水的降生,皇帝听闻这个消息,颁布圣旨加封鄢绿水为一等将军,袭靖安侯爵位。

对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而言,这样的荣耀太重了。但这些嘉赏与其说是给鄢绿水的,其实是给那些战死的鄢家人。

鄢老夫人带着儿媳们接完圣旨,转身就命人关紧大门。对外宣称鄢夫人生产不顺,需要修养,侯府暂时谢客。

经过一连三天的密谋,侯府众人决定将错就错,让鄢绿水女扮男装,维持住鄢家的地位。

鄢绿水刚学会走路,侯府就专门找了文武各四位师父,教导她文治武功。

或许是因为心虚,侯府对鄢绿水特别严格,不仅要求她举止上像男子,还要求她事事都做得比男人好。

鄢老夫人认为,只有当鄢绿水强悍到无人能及,就算她再怎么生得女相,旁人也不敢多嘴多舌。

在记忆中,鄢绿水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睡过整觉。每日五更天起床读书,辰时开始练武,晚上子时才能入眠。

从小到大,鄢绿水听过最多的话,就是母亲说:「你是鄢家唯一的子嗣,你不吃苦,谁来吃苦。这些锦衣玉食,都是你父兄用命打拼下来的。你若是偷懒,辜负了他们,还有没有良心。」

为此,鄢绿水虽然累,却从来不敢违逆,否则就是没良心。她没日没夜的练武修文,终于成了京城世家里最杰出的那个后生。

十五岁那年,鄢绿水在练武场来了葵水。

侯府众人严肃地坐在椅子上,审视着站在中央的鄢绿水,像极了衙门里审犯人。

鄢绿水低着头,仿佛干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

她们讨论了一番,最终决定给鄢绿水吃药,延迟葵水时间。鄢绿水被动地接受了这个决定,她没有权利拒绝。

等待熬药的时候,鄢绿水坐在房里看着铜镜,将头上的束发带扯了下来。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倾泻而下,柔软地披在耳后。

镜中的人虽然没有白皙的皮肤,温柔的眉眼。却也杏眼圆圆,鼻梁微挺,殷红的唇瓣轻抿,一副英气十足的女相。

丫鬟回来之前,鄢绿水把长发束了上去,恢复平日的冷漠模样。

2

宫里要为几位皇子选伴读,鄢绿水毫无悬念地当选入宫。

皇子们读书的地方在靠近正华门的尚书殿,鄢绿水第一天去的时候就被排挤了。

对于其他伴读乃至皇子而言,鄢绿水就是他们又嫉又恨的仇人。

从他们开始读书,家中长辈就耳提面命:「你看看鄢家小子,天没亮就起来读书。累累累,他怎么就不累,偏你娇滴滴一个姑娘样。这篇《劝学赋》什么时候背完,什么时候才能休息!」

因此少年们恨不能闯到鄢家去,叫鄢绿水早点去睡觉吧,不要再害他们挨骂了。

鄢绿水没有兄弟姐妹,因为身份问题,也没有交好的同龄人,因此倒也习惯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只是偶尔看着那些人说说笑笑,有时也会羡慕罢了。

尚书殿里最讨厌鄢绿水的人,当属七皇子。七皇子从小吊儿郎当,偏德妃娘娘管得紧,常以鄢绿水鞭策他。

是以,两人还未见过面,七皇子就将鄢绿水视为心头刺。带头孤立鄢绿水的,也是七皇子。

有一回集体去校场射猎,鄢绿水当之无愧地拔得头筹,再次引来一众少年的羡慕嫉妒。

这时武师傅收到了一封信,扭头对众人道:「各位殿下,微臣家中突发要事,请旨暂先归家。」

皇子们甚少出宫,好不容易有这么一回放风的机会,纷纷摇头拒绝。

武师傅只好道:「绿水武功在我之上,由他暂代师职,各位殿下觉得可好?」

若是往日,众人绝对不会允许鄢绿水踩在自己头上。但两相权衡,还是在校场玩耍更有吸引力,皇子们点了点头。

武师傅急匆匆走了,但少年们完全不服鄢绿水的管教。鄢绿水让他们在校场练习射箭,他们却非要骑马到校场附近的山林狩猎。

「鄢绿水,你别以为武师傅让你教我们,你就是真师傅了。」七皇子一脸倨傲,带头走了。

其他纷纷跟上,还不忘学着七皇子的样子,朝鄢绿水翻个白眼。

山林里没有事先清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鄢绿水阻拦不了,只好带着弓箭跟了进去。

里面树林阴翳,冷风阵阵,奇异的兽叫从远处传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们瞬间兴奋起来,骑着马到处乱窜。

七皇子更是发出兴奋的猴叫,扬鞭策马冲进了深山里,一群拥趸尾随其后。

也有一部分人比较理智,留在了外围。

鄢绿水眉头紧皱,骑着马靠近留下的那一圈人,对其中一人拱手道:「三殿下,这里就交给你了。」

三皇子素来稳重,看着这副景象也知不妥,闻言点了点头。

鄢绿水「吁」一声,策马跟上了七皇子那群人,落在后面暗暗地保护他们。

七皇子射了几箭,得了几只猎物,越发志得意满,也越来越深入山林。

跟来的那些人看着高大的树木,昏暗的光线,兽叫声也越来越近,不禁有些害怕了。

其中一人建议道:「殿下,今日的猎物也够多了,不如我们就回去吧。」

其余人附和道:「正是正是,这里面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七皇子拒绝道:「你们一群废物点心,要回你们回,本殿下还没尽兴。」说着,纵马朝里面跑去。

意外就是这时候发生的,鄢绿水在后面只听见一声熊嚎,随后看见那些少年骑着马惊慌失措地奔了出来,头也不回地往外跑。

七皇子落在后面,身后紧紧跟着一只黑熊。黑熊的左眼插着一根箭,正愤怒地咆哮着,所过之地树木尽折。

负责护卫的禁卫想要拦下黑熊,无一不被黑熊所伤。眼看黑熊马上就要追上七皇子了,鄢绿水二话不说冲了过去。

腰间的长剑已经出鞘,鄢绿水一个滑铲,刺中了黑熊的肚皮。

黑熊受痛,扭头朝鄢绿水打来。鄢绿水借势飞跃,举起剑就往黑熊的脊骨插下去。

谁知剑身却被骨头给卡住了,鄢绿水也被挂在黑熊的后背上。

「吼——」黑熊长啸一声,一边朝鄢绿水抓去,一边朝着深山老林跑了。

见黑熊已经跑了,那些逃走的伴读纷纷调转马头,围拢在七皇子身边,关切地询问伤势。

七皇子看着黑熊消失的方向,目光凝重道:「我们得去救他。」

其余人大惊:「殿下,你的安危要紧,这种事等羽林军来了再说吧。」

「等羽林军来,他都被熊瞎子吃完了。」七皇子拽起了缰绳。

其余人犹豫不决道:「这……鄢绿水武功那么高,说不定他自己就可以……」

「你们这群废物点心,本殿下自己去救他。」七皇子拉紧缰绳,头也不回地追着黑熊去了。

3

那只黑熊驮着鄢绿水到了一处洞穴口,随后就无力地趴倒在地上,没有了生息。

鄢绿水拔出了长剑,有些奇怪黑熊为何拼死也要跑到这里。

黑漆漆的洞穴里传来一点动静,有些像是狗吠。一只毛绒绒的小黑熊慢悠悠地爬了出来,依偎在大黑熊头上低低地呜咽。

鄢绿水心中蓦地一软,涌过浓浓的悔意,她方才杀了它的母亲。

七皇子循着痕迹找过来时,正巧看见鄢绿水撕下衣袍包扎受伤的左腿,身边还依偎着一团黑乎乎的小东西。

七皇子走到已经死亡的黑熊旁边,想要割下一只熊掌带回去吹牛,被鄢绿水出声阻止了。

「留她一个全尸。」鄢绿水说这句话时,身旁的小黑熊发出一声呜咽。

「这也太可惜了。」七皇子叹了句,却是收回了剑,走到鄢绿水身旁,问道:「喂!你还能走吧!」

鄢绿水点了点头,用长剑杵地,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

七皇子忽然拦在她面前,弯下了腰,语气不耐道:「就你这么走要走到什么时候,上来!本殿下背你!」

「不用了,多谢殿下美意。」鄢绿水拒绝。

七皇子扭过头道:「你快点的,等天黑了我们还没出去,谁知道又会遇见什么?」

鄢绿水一再拒绝,七皇子却是强硬地把她背了起来。

密林多沟,骑的马早丢了,七皇子不得不一步一步地背着鄢绿水出山。

身后传来呜咽声,鄢绿水回头看了一眼,小黑熊正拨动着四根小短腿,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跑。

「殿下,我们能不能带上它?」鄢绿水问。

七皇子当即挑眉道:「你救了本殿下,本殿下背你就算了,你居然还要本殿下屈尊降贵去背一个畜生?」

鄢绿水当即忍痛从七皇子背上跳了下来,蹲在地上将小黑熊抱在怀中,语气坚定道:「我杀了它母亲,我要对它负责。天快黑了,殿下先回去吧,我自己走。」

七皇子恼怒地在原地转了一圈,确定鄢绿水不会丢下小黑熊后,无奈道:「我真是服了你了!」说完,弯下了腰。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不甚宽厚的肩膀,鄢绿水有些想笑。

「你笑什么?」七皇子扭头,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没……」鄢绿水下意识否认,却发现自己真的弯了唇。

七皇子转回了头,别扭道:「笑就笑了,有什么好不承认的。」

鄢绿水重新趴在了七皇子背上,带着小黑熊。

七皇子忽然闷闷道:「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你以前为什么都不笑?」

鄢绿水没回答。

七皇子接着道:「整天摆着一张死鱼脸,冷冰冰的好像自己很牛批一样。」顿了顿,声音低了下去,「虽然你确实有点牛批……」

原来七皇子一开始并没有那么讨厌鄢绿水,只是每次他对鄢绿水示好,鄢绿水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冷漠模样。这点让七皇子特别不爽,便处处找鄢绿水不痛快。

鄢绿水闻言默了默,终于开口为自己澄清道:「其实我没有看不起你们,我只是……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

七皇子闻言哈哈大笑,竟有些得意:「鄢绿水你居然也有不会的事情。」笑完颇讲义气地承诺道:「我们也算生死之交了,往后你就跟着本殿下混,你多和人处处自然就学会了。」

鄢绿水被七皇子的热情感染,心情也轻松不少,第一次有了少年人的朝气。

两人一熊走在出山的路上,小黑熊趴在七皇子的颈后睡着了。

夜幕降临,萤火虫飞舞,将他们笼罩在荧绿色的海洋中。

两只萤火虫停在了七皇子的脑袋上,鄢绿水定定地看着那荧光,不禁再次露出一个笑容。

萤火虫的亮光渐渐黯淡下去,不远处的火光越来越近,伴随着羽林军的呼喊。

七皇子连忙把鄢绿水放了下来,严肃地警告道:「出去了不许告诉别人这件事。」

鄢绿水点了点头。

两人略等了一会儿,羽林军就赶到了。看见他们俩都平安无事,张将军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回去。

鄢绿水左腿受伤,被移到了担架上。七皇子却也躺到了担架上。

只听见七皇子对众人道:「那只大黑熊可真真凶悍,好在本殿下及时赶到,哐哐几脚飞轮腿……就是劲用猛了,腿现在还酸得很。」

一旁听着的人纷纷露出佩服的表情,就差高声呼喊「殿下你好厉害」了。

鄢绿水并不戳破,并且再次有些想笑,举起衣袖掩住了笑容。

4

自从山林遇险后,鄢绿水与七皇子的关系突飞猛进。时不时的,七皇子就要来找她讨教功课。

「彼知安而忘危兮%2c故出生而入死。这句话的意思是……殿下?」鄢绿水回头一看,本该听课的人正和小黑熊玩得忘乎所以。

鄢绿水无奈道:「殿下你今日再不把这篇《秋兴赋》背完,朱太傅定是要责罚了。」

「……嗯。」七皇子心情顿时低落下来,没精打采地翻着书。

还没读一会儿,七皇子就嚷嚷着肚子饿了。等一顿小食吃完,大半天过去了。

鄢绿水合理怀疑七皇子来她这里并不是为了好好读书,而是为了躲避德妃娘娘。

如今随着几个皇子的年纪渐长,皇帝又未立储,皇子之间的争斗日益水深火热起来。

德妃娘娘显然也有这个想法,耳提面命让七皇子勤恳努力,自己则周旋于拉拢朝臣中,弄得向来吊儿郎当的七皇子苦不堪言。

听说三皇子那边定下了洪尚书家的嫡女,德妃便蠢蠢欲动也要给七皇子找个家世出众的皇妃。

纵观整个京城高门,能与七皇子相配的也就是张太保家的小女儿了。德妃找了个借口,将张小姐叫进宫中给七皇子相看。

张小姐为人大方,处变不惊,很有名门风范,德妃满意极了。七皇子在旁边听她们俩聊天,听得昏昏欲睡,比他听鄢绿水讲课还困。

张小姐走后,德妃问七皇子的想法。七皇子打了个哈欠道:「还行吧,不过我不喜欢。」

「她你都不喜欢,那你要什么样的?」德妃语气中已经有些不满,若不是亲生的,她都觉得七皇子配不上人家张小姐。

七皇子却是没听出德妃的言外之意,大大咧咧道:「至少得高,张小姐才到我胸口,太矮了。」

「那你想要多高的?」

「至少得像鄢绿水那么高吧。」

「还有呢?」德妃问。

「还不能太白,太白看起来病恹恹的,像鄢绿水那样就很健康。」

「还有呢?」

「还要和我有话聊,不能像鄢绿水那样我都说三句了,他才说一句。」

德妃脸色越听越白,终于忍不住一拍桌面,喝道:「鄢绿水鄢绿水,句句不离鄢绿水,你干脆娶他好了!」

七皇子在呵斥中回了神,心中也是一惊,他怎么说着说着就照鄢绿水的样子提了。

见德妃气得不行,七皇子赶紧安抚道:「儿子就是开个玩笑,鄢绿水是个男的,我怎么能娶他呢。」

「你知道就好。」德妃白了他一眼,气顺了。

七皇子从德妃处出来,一路上都在琢磨这件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尚书殿,他干脆就去找了鄢绿水。

鄢绿水正在帮小黑剪指甲,为了防止小黑伤人,每月需要定时修剪指甲。冷不丁就听到七皇子问她:「鄢绿水,你家里有妹妹吗?堂的表的都行。」

鄢绿水摇了摇头,觉得莫名其妙。

七皇子叹了口气,在她身边蹲了下来,帮着抬起小黑的熊掌。

鄢绿水:「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唉,我觉得我喜欢你妹妹。」七皇子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一句。

鄢绿水更是一头雾水了,别说她没妹妹。就是有,七皇子常年居于深宫,也不可能见过啊。

七皇子很惆怅,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和鄢绿水待得太久了,才会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比如,要是鄢绿水是女的,他就娶她当皇妃。

德妃虽然比七皇子的心眼多一些,但到底斗不过宫里那些女人。她拉拢朝臣的事情被捅到了皇帝面前,后宫干政乃是大忌。皇帝震怒,下旨将德妃贬为昭仪,终身幽禁。

七皇子在显圣殿外面跪了三天,皇帝始终没见他。

原本交好的朝臣作鸟兽散,张太保家更是急忙与别人家定了亲事,生怕与德妃母子沾上关系,触到皇帝的逆鳞。

当时人人独善其身,鄢家也给鄢绿水来信,嘱咐她离七皇子远点。

鄢绿水还在犹豫之际,小黑熊却不知何时跑了出去,将七皇子从显圣殿外叼了回来。

昔日前簇后拥的七皇子被熊叼走了,却没有人敢来担心他。

看着已经昏迷的七皇子,鄢绿水突然有了种物伤其类的感伤。

夜幕降临之时,七皇子悠悠转醒,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抓住鄢绿水的手,求她带自己去看德妃。

「宫里惯会捧高踩低,母妃一个人被幽禁,不知要受怎样的苦,求你带我去看看她吧。」七皇子睁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声音柔软低哑,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神使鬼差的,鄢绿水点了头,等她反应过来时,七皇子已经喜笑颜开,将房内的值钱物品扫荡一空。

一边扫荡,一边说:「母妃那里肯定需要用钱打点,我得多给她送些。」

鄢绿水让小黑熊咬断了尚书殿的柱子,整个房顶摇摇欲坠。趁着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鄢绿水借着夜色将七皇子带进了内宫。

七皇子进去了约一柱香的时间,出来时两眼通红,像是刚刚哭过。

鄢绿水没说话,沉默地带着他飞檐走壁,送回寝殿。

转身正欲离开,独坐在床榻上的七皇子忽然开口问道:「鄢绿水,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她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答,走进了夜色里。

七皇子脸上浮起一抹苦笑,母妃说得确实不错。这世间的人,熙熙攘攘逐利而来。一旦你失势,他们就毫不犹豫地弃你而去。

小黑熊还在尚书殿里折腾,一群禁卫围着它,碍于它是鄢绿水的熊,都不敢动粗。

鄢绿水吹了一声口哨,小黑熊就越过所有人的头顶,朝她飞奔而来。

身后高大的尚书殿,在夜色中轰然倒塌,尘土飞扬。

5

尚书殿倒塌后,鄢绿水请旨降罪。不过是倒了一座房子,皇帝并不太在意,却是在听闻小黑熊将七皇子叼走后,命鄢绿水把熊送出宫。

鄢绿水顺势请旨归家,皇帝允了。

鄢老夫人看到鄢绿水回来,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如今皇子们也都到了出宫建府的年纪,你提前出来领个官职,将来也方便。」

如今德妃倒台,七皇子失势,鄢家的意思是追随圣宠正隆的三皇子。

见鄢绿水有些不高兴,鄢夫人出来劝道:「我知道你在宫中与七皇子交好,但你身上背负着鄢氏一族的荣耀,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是。」鄢绿水低低地应了,脑海中却浮现出那一夜七皇子孤单的身影。

——鄢绿水,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她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自己决定不了,她只是侯府掌控下的一个傀儡。

不久之后,皇帝下旨,让所有成年皇子出宫建府,分别封王,参与朝政。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在观察,观察哪个儿子最能继承大统。

七皇子也被封王了,封号为「恭」。

「在貌为恭,在心为敬。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皇帝给他这样一个封号,显然别有深意,是在警告他不要闹事。

其余王爷都在六部三司任职,唯有恭王在瀚文馆,整日与书籍为伴。

恭王似乎真的很安分,只要是关于他的消息,都是「王爷如今在瀚文馆念书」。他每天都在念书,夙兴夜寐,有种要把以前没读的书都补回来的架势。

鄢绿水有时从瀚文馆附近经过,总会恍惚地想,曾经那么讨厌读书的人,是如何耐下性子读书的。

吉庆十七年,恭王献出前朝全史,立大功。皇帝大悦,擢其为刑部侍郎,执掌刑狱。

恭王为人恭谨谦厚,任职期间冤假错案大大减少,民间敬称为「七贤王」。

鄢绿水在上朝时常有碰见恭王,看着他温和谦逊地与其他朝臣交谈,总觉得不真实,就好像他戴上了一块假面。

比起恭王在朝中的好人缘,鄢绿水就差劲很多了。她从小性格就冷淡,皇帝还让她管京畿安防,得罪的人数不胜数,同僚们私下都叫她「小阎罗」。

皇帝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不好,竟开始缠绵病榻,一连数日上不了朝。

如今朝中对三王爷的呼声最高,但皇帝一直都没下旨立储。三王爷一派很着急,总是三日一小奏五日一大奏,催促皇帝赶快立储。

鄢绿水冷眼看着,皇帝如今虽然病了,但心中肯定不愿承认自己大限将至。三王爷一派这样急功近利,简直就是在往皇帝心口递刀子。

终于有一日,皇帝爆发了,强撑病体上朝,将三王爷近来的政绩批得一无是处。朝中风向一时间乱作一团,人人都在重新观望。

一个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鄢绿水一身夜行服潜入了恭王府。恭王当时刚刚沐浴完,身上松松地披着一件亵衣,刚走进寝室就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嘴。

「王爷,是我。」鄢绿水压低了声音。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