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好看言情附网盘,有哪些好看的推理言情小说?

好看言情附网盘,有哪些好看的推理言情小说?

互联网 2021-12-07 16:22:50

“死者身上有多处擦伤,疑似经过激烈的挣扎,身上有多处刀伤,腹部被用利器割开,并疑似被人从中取出胎儿……旁边这堆碎肉很可能就是被取出的胎儿切碎了留下来的,另外死因初步断定是被利器切断颈部动脉,失血过多而死……”

程锦站在人群里,耳朵听着法医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出这一连串恐怖血腥的话,而双眼则是无神的盯着不远处被盖上白布的女孩儿尸体。

现在她还能回想起来她刚刚看到女孩儿尸体时候的样子。

她的脸色是毫无血色的苍白,脖子上是狰狞的伤口,腹部的伤口被人从外面扒开,外翻的血肉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甚至隐约还能看到她肚子里的内脏……

纯白色的连衣裙被鲜血染红,身体周围也都是大片鲜红的血液……

她的死状实在是太惨烈了,就算是见惯了尸体的法医都忍不住皱眉,更别提一些年轻的警察,已经在一边扶着树吐了半晌了。

程锦看着这一切,心里却有些乱。

不是为女孩儿的死而感到震惊悲伤,而是因为她发现自己面对这血腥的一幕,心里没有半分恐惧抑或伤感……

相反,她竟奇异的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都仿佛在沸腾叫嚣一般,似乎这一幕有哪里似曾相识,带给她一种说不清的熟悉与……兴奋?

对,就是兴奋,她甚至说不清楚这种兴奋来自于哪里,就好像是人见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时而产生的兴奋感……

至于熟悉就更谈不上了,她的前半生过的幸福而平淡,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

她的目光环视着周围的人,看到他们脸上或厌恶或恐惧亦或是同情的表情,她越发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

但即便她的心里一片平静,脸上却还是下意识的露出哀伤以及恐惧的表情来——这似乎是刻在她骨子里的习惯。

“程锦是吧?”

她正出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小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面前,见她抬头了,便朝她说了一句,“过来,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程锦应了一声,随即就跟着对方往旁边走去,等走的离现场稍微远一些的地方才停下。

小警察抬头看着她,努力做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你好,我叫孟凯,你别紧张,我就简单的再跟你了解几个问题。”

从警察来了到现在,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问她问题了,她早已经习惯,于是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好,你问吧。”

“你之前说你是高二三班的语文老师,也就是死者周妍的语文老师对吧?”

看见程锦点了点头,孟凯又继续问道,“你在这里做老师多久了?”

“两年多一点。”

“那你和死者之间关系如何?”

程锦迟疑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道,“不是特别熟,她的性格比较内向,和老师之间的关系似乎都不是特别亲近,所以我们的关系也就是普通的师生关系。”

在程锦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微凉的声音,“如果说谎的话,我们有权利告你妨碍公务。”

那人声音明明很好听,说出的话和语气却让人听了莫名的就觉得心中一凛。

孟凯面色恭敬的朝她身后那人点了下头,然后唤了一声,“秦队!”

程锦便也顺势回过身去。

只见一个男人逆着光站在她的身后,穿着一身警服,身材修长,看起来很成熟,大概有三十岁了,棱角分明的脸,眼睛很亮,薄唇微微抿着,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严肃,以至于虽然长相很英俊,却又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孤冷感。

那个人本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可在程锦回过头的时候,他的表情却突然变的错愕,随即目光又变的灼热起来,他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目光灼热的仿佛要把她的灵魂都灼烧出一个洞来。

他的手攥紧了又松开,几次之后,他的情绪似乎才终于平稳了下来。

只是他的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程锦,就像是舍不得移开一样。

“你……叫程锦?”

程锦有点儿被对方灼热的目光吓到了,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程锦。”

程锦回过头,就看到言默站在不远处。

言默的目光越过程锦放在了她对面的那位秦队身上,随后他伸手推了推眼睛上的金丝框眼镜,微微垂眸挡住了眼中那一抹晦暗不明的情绪。

接着,言默缓步朝着两人走了过来,在程锦跟前站定,看着程锦问道,“出什么事了?”

程锦看到言默,顿时心安了不少,抿了抿唇道,“周妍死了……是我发现的,所以警察要问我几个问题。”

言默闻言微微皱了下眉,然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盖着白布的尸体,接着目光带着淡淡的戒备再次看向那位秦队。

此时那位秦队的目光已经从程锦身上移开,目光中的灼热也尽数褪去,又变的像刚刚那样冷淡,整个人都带着几分禁欲的气息。

他朝言默淡淡的点了下头,十分简短的自我介绍了一句,“我是A市刑侦队队长,秦薄扬。”

言默又伸手推了下眼镜,然后也朝他点了下头,“你好,我叫言默,周妍的数学老师。”

秦薄扬点了下头,然后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孟凯,“你去给他也做个笔录吧,程锦这边我来。”

孟凯闻言微微一怔,随后看了程锦一眼,又看了秦薄扬一眼,顿时露出一脸“我懂”的表情,然后嘿嘿一笑,朝着秦薄扬挤眉弄眼道,“好嘞,那秦队你可得问仔细了啊。”

秦薄扬没理他,等他带着言默走远了一点才再次盯着程锦开口道,“说吧,刚刚隐瞒了什么?”

“没……没有啊……”程锦下意识就否认了,只是声音却明显的有几分底气不足,因为她觉得此时冷冰冰的秦薄扬,似乎比刚刚还要吓人……

秦薄扬闻言微微皱了下眉,然后强迫自己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心中有些烦躁,以至于语气就越发显得严厉,“我再说一遍,知情不报,也是在犯罪。”

程锦咬了咬唇,心中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犹豫着开口,“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昨天早上因为一些事,我有把她叫到办公室谈了几句话,后来她情绪不是很好,就哭了,我就把她放回去了。”

秦薄扬眉毛微微动了一下,淡淡道,“你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却很有可能是破案的关键,只要人不是你杀的,你不必担心因为说了什么话而让我们怀疑你,所以现在告诉我,你找她谈话是因为什么事?”

程锦没说话,只是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不远处女孩儿那盖着白布的尸体上,恰好一阵冷风吹过,那白布微微煽动了一下,一瞬间竟让程锦有种下一刻她就要掀开白布坐起来的错觉,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秦薄扬发现了她的小动作,于是沉着声音再次开口道,“我想,周妍也希望你能帮助警方破案,早日将凶手缉拿归案的,若是因为你的一点隐瞒让案件迟迟不能破解,那你夜里睡觉大概也不会踏实。”

秦薄扬就差说小心周妍的鬼魂晚上来找她了,程锦心里的确有些发憷,何况的确死者为大,有些事也的确不适合再瞒着了。

于是程锦抿了抿唇,终于再次开口,“两天前下晚自习的时候,我回寝室路过这边树林,偶然撞见了周妍和一个男生在这里拉拉扯扯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见到我来了他们两人就匆匆走了,我认出那个人是周妍,所以第二天就把她叫到办公室问了一下,不过周妍支支吾吾不肯说,问急了还哭了起来,求我不要告诉别人,我没办法就暂时答应了她,却没想到今天就……”

听出她语气中的低落,秦薄扬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问道,“那个男生是谁?有看清楚么?”

程锦摇了摇头,“这一片树林里没有装路灯,也是周妍当时正好站在路边路灯的不远处,我才勉强看清楚是她的,而那个男生,站的比周妍要靠里面很多,我只勉强看到一个轮廓,脸却是看不清的。”

秦薄扬闻言也不失望,只转而问道,“那昨晚下了晚自习之后你都做了什么?”

“……下了晚自习之后我就回寝室睡觉了啊……你还是在怀疑我?”程锦迟疑着答了一半,随即就反应了过来,顿时瞪大了眼睛控诉道,“你刚刚说了不会冤枉我的!”

秦薄扬淡淡的解释了一句,“当然不会冤枉你,但前提是你真的是无辜的。”

说完又毫无停顿的继续追问,“你说回去睡觉了,有人能证明么?”

程锦想了一下,勉强的接受了秦薄扬的说法,于是就点了点头继续回答道,“我的室友裴雪可以证明。”

秦薄扬低头“唰唰唰”的在本子上记下她说的话,然后干净利落的把本子一合,再次抬头看向她。

“好了,笔录做完了,现在我想问你几个私人问题。”

程锦心中微微一跳,又想起他一开始看到她时那灼热的目光,心中直觉或许是和这有关,不免就带了几分好奇,“……你问。”

秦薄扬盯着程锦的脸,一脸认真的开口问道,“你真的叫程锦么?你的年纪也真的是26岁?”

“呃……”程锦没想到他想问的就是这个,微微愣了一下才迟疑着点了下头,“对,我就叫程锦,生下来就是这个名字,而且我也的确是26岁了……”说完她顿了一下,突然脑洞大开的想到,难道他是觉得她长的像某个逃犯才会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想到这里,她为了自证清白,顿时一脸严肃的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放在秦薄扬的面前,“喏,这是我的身份证,没问题吧?”

秦薄扬盯着那张身份证,微微抿了下唇,眼中的光亮似乎都暗了几分,很显然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不过他却好似还不死心,“嗯”了一声之后再次问道,“那你……有没有失忆过?”

“……”程锦一脸的无语,她和那位逃犯长的到底有多像啊?

她心里不爽,但是为了自己的清白还是只能无奈的答道,“失忆那是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我的记忆力很好,而且很聪明。”

秦薄扬眼中的光彻底寂灭。

对不上,什么都对不上,这个女孩儿除了一张脸像极了她以外,跟她再没有半点关系。

他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明明清楚的知道她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他还在期待什么?不过就是长的像一点罢了,是他奢望了。

秦薄扬有些疲惫的抬手揉了下额角,片刻之后又变成了之前那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感谢你的配合,我这边暂时没其他问题了,具体情况我们会再仔细了解,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你配合的,会再随时找你,另外对外不要随意透露案件的情况。”

程锦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一脸义正言辞道,“好,那警察同志,请你们务必早日抓到真凶,还我们校园一片宁静。”

程锦离开被警察保护的密不透风的案发现场,走到前面教学楼的时候,这才发现此时学生们都已经开始上早自习了。

她看了下时间,原来不知不觉的,已经七点半了。

程锦是在早上四点半到教学楼和宿舍楼中间的那片小树林晨跑的时候发现周妍的尸体的,随后她就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就留她在现场一遍又一遍的问她问题,直到刚刚才肯放她离开。

三个多小时,让她精神上有点儿疲惫,她揉了揉眉心,准备回办公室休息一下。

正往办公室走,后面言默就追了上来,大概是看出她的疲惫,他脸上就露出一抹担忧之色,“程锦,你没事吧?”

大概是因为一整个早上都是面对各色警察的缘故,这会儿程锦看到言默这个熟悉的人,心里顿时就涌上一阵安心的感觉,笑容也真实了许多,她冲他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有点儿累了。”

言默不仅是她的同事,还是她家邻居。

他是两年前搬到程锦家隔壁的,后来又发现是在同一所学校教书,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程锦看到言默,又忍不住提起刚刚的事,“你说……会是谁杀了周妍?还是用那么残忍的方式……”

言默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然后淡淡道,“那是警察的事,我们管不着,也没能力管……你别想太多。”

程锦微微迟疑了一下,“可是……周妍是我们的学生……”难道他们不应该更关心一点么?

言默顿住脚步,然后侧过身去认真的看着她,“就算是学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关心一下就好,在这种我们没能力管的时候,就不必让自己徒增烦恼。”

“……好吧。”她看出言默是真的不想她掺和到这些事里面,便也只好顺着他的话答应下来。

但其实她的心里依旧很好奇,好奇这个手段残忍的凶手到底是谁。

今天三班的第一节课就是语文课,程锦如同往常一样去给大家上课,但因为周妍是三班的学生,所以三班的气氛就显得十分沉重,学生们的状态也不好,总有人想问问周妍的事,但是却都被程锦略过了。

到了后半节课,又有警察过来敲门,说要找人出去询问情况。

课堂接二连三的被打扰,最后,一节课也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等到下课铃声终于响了,程锦拿起书本就出了教室,生怕再被学生追问周妍的事。

然而刚出了三班没走多远,却恰好遇到了刚被警察问完话,准备回班级的三班学生林颖。

看着林颖哭的眼睛都肿了的模样,程锦忽然心思一动,她记得,这个女孩儿跟周妍之间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林颖!”在程锦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开口叫住了林颖。

林颖抬头看到是她,连忙抬手擦了下眼睛,“老师,什么事?”

程锦抿了抿唇,心里微微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我能跟你聊聊么?”

程锦带着林颖在教学楼侧面的一个长椅上坐下,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面前不远处的操场上。

然而以往一到下课时间就十分喧嚣的操场,今天却是没什么人,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学生出现,也都脚步匆匆,面色沉沉。

周妍的死,让这所学校里的所有人多少都陷入了惶恐。

两个人安静的坐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林颖先开了口,她吸了吸鼻子,嗓子有点儿哑了,声音却带着说不出的悲伤,“老师……你是想问周妍的事吧?”

她偏头看向程锦,眼圈还红红的,“我听说,你是第一个发现她尸体的人。”

程锦没有否认,只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我第一个发现的……我找你也的确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着,程锦的直视着林颖,开口问道,“告诉老师,周妍的男朋友是谁?”

高中生是不许谈恋爱的,所以就算私下里谈了恋爱,一般也都会比较低调,不会让太多人知道,而林颖和周妍是同一个寝室的,平时关系又不错,那么她应该是知道的。

不过林颖听见程锦的话,却低下头沉默着没有回答。

程锦见状也不着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目光看向远方,用伤感的语气说道,“周妍是我的学生,她死了我也很难过,也或许是因为我是第一个发现她尸体的人,亲眼目睹了她尸体的惨状吧……总之我是真的很想抓住凶手,替她报仇。”

程锦是这样说的,但她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

周妍死了,程锦其实没感觉到太多伤心的情绪,因为就像她说的,她跟周妍不熟。

所以比起替周妍报仇这种事,她之所以会问,更多的只是因为好奇而已。

好奇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让这个人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去杀害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儿。

她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仅此而已。

但是她的这番话却明显的触动了林颖的情绪,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就有大滴的眼泪从她眼中落下,接着,她直接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林颖在那边哭,程锦就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直到林颖发泄完了心中的痛苦,她的情绪才终于渐渐平稳了下来,接着她抬起头用一双哭的红肿不堪的眼睛看着程锦,一字一句,“老师,周妍的男朋友,是桑宇。”

桑宇,跟她们一样,也是三班的学生。

在林颖说出桑宇的名字之后,程锦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长相阳光帅气的男孩儿——这样的长相,也的确像是会被女孩子喜欢的样子。

程锦还有些出神,林颖就已经站起身来,接着她朝着程锦郑重的鞠了一躬,带着几分哭腔开口,“老师,请你们一定要为周妍报仇!”

说完这句,林颖就擦了一把眼泪,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林颖走了,程锦却坐在长椅上没动,她的脑袋里还在分析着这个案子。

之前她听见法医说周妍很可能是怀孕了,并且腹中的胎儿似乎还被掏出来切碎了扔在尸体旁边……由此可见,这个人似乎很恨周妍怀孕这件事。

如果这个孩子是她男朋友桑宇的……那么凶手就不大可能会是桑宇,毕竟一个高中生而已,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太可能狠到会对自己的骨肉下那么重的手。

但如果这个孩子不是桑宇的,那就有意思了。

女朋友怀了别人的孩子,于是因爱生恨,杀了女友,剁碎胎儿,以泄心中之愤……很顺理成章不是么?

所以一个关键点就在于,周妍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桑宇的。

之前警察已经找过林颖了,所以很可能现在也已经找桑宇谈话了,当然光靠问肯定不行的,想要得到确定的结果,还是要等到DNA检测报告出结果才行。

报告出来怎么也要一天的时间,所以程锦倒不急着去找警察问结果。

相比之下,她更想先亲自去见见桑宇。

想到这里,程锦揉了揉坐的有些酸麻的腿,起身准备去看看能不能堵到桑宇。

然而她没走几步,在一个转弯之后,却看到一个人正倚靠在墙角吸烟,而且地上已经扔了有两三个烟头了。

程锦与那人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她移开目光,盯着地上的烟头说道,“秦队长,校园内是禁止吸烟,也禁止随地扔垃圾的。”

“……”

秦薄扬微微有些讶异的挑了挑眉,随后淡淡的笑了下,“我以为你会先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案情呢。”

程锦听到秦薄扬的反问,轻轻的抿了下唇,刚刚她和林颖的谈话,他果然都听到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我的学生死了,我想查到真凶,这很正常吧。”

秦薄扬眯了眯眼睛,眼中似有暗潮汹涌,“可你不是警察,你这样做会很危险。”

程锦微微抬了抬下巴,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质疑和不以为然,“就算会很危险也要查,毕竟身为队长的你可并没有在查案,反而是躲在这里抽烟呢。”

对于秦薄扬,也不知道为什么,程锦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让她微微有一点烦躁,以至于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带了一点针锋相对的味道。

但事实上,程锦刚刚这番话可是冤枉他了。

刚刚秦薄扬在找林颖谈过话之后,因为想着这一上午已经问过很多人了,大家都有点疲惫,于是就让大家都稍微休息一下,而他则出来找个地方抽根烟,顺便也在脑海中好好疏理一下思路,却没想到这么刚好的遇到了程锦和林颖。

因为他站的地方是个死角,程锦没能发现他,他便顺理成章的站在这里听完了她们全部的谈话内容,不过他一开始也没想找程锦的麻烦,只打算抽完这根烟就回去呢,没想到却被程锦发现了。

不过面对程锦的质疑,秦薄扬没有半点要解释的意思,反而微微勾了下唇角,同样说了一句不怎么友好的话,“虽然你总是一脸义正言辞的说着些大义凛然的话,但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你的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看穿了她的伪装……

没错,跟她表现出来的亲和善良有正义感的模样不同,她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挺冷漠的人,对周妍的遭遇她也并没有什么同情心,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下意识的去伪装自己,永远都好像是带着一张面具——不过一张面具若是能永远戴着,谁又能说这就不是她真正的脸呢?

这会儿她的伪装陡然被秦薄扬看穿,程锦的心跳都不禁加快了几分,不过她面上还是非常镇定,只波澜不惊的看着秦薄扬,“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想的?不过先说好,有真凭实据你再开口比较好。”

秦薄扬笑了笑,对程锦的话不置可否,只转移了话题说道,“让我猜猜看,你接下来是不是准备去找桑宇?”

“……与你无关。”这种一直被看透的感觉真是糟透了,程锦的语气很不好。

“哦,不说算了,不过我正准备去见见桑宇呢……他可是重要人物,他们会等我回去才开始问话。”一边说话,秦薄扬一边转身往教学楼大门走去。

程锦闻言心思微微一动,却还是忍住了好奇心,站在原地没动……反正以秦薄扬对她如此不友好的态度来看,就算跟过去了,他也不可能让她参与的,她又何必自讨没趣。

可没想到秦薄扬走了几步又突然顿住,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对了,桑宇还是未成年,我们找他问话按规定必须有监护人在场的……他父母暂时到不了,所以这个监护人也可以是老师。”

“……”诱惑!这是赤果果的在诱惑她!

程锦在心底犹豫了一下,随后到底还是没出息的跟上去了,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忍不住抬手拉住了秦薄扬的衣角,眼中带着几分不确定的看着他,“喂,你确定我可以进去的吧?”

秦薄扬微微一顿,然后从她手中拉出了自己的衣角,头也没回的说道,“要不要进,随便你。”

事实上秦薄扬这会儿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就因为程锦和她很像,所以面对程锦的时候,他似乎不自觉的就多了几分好奇和纵容……这对他而言可不太妙。

程锦则被秦薄扬这突然冷淡的模样搞的微微一愣,心里不禁嘀咕,这个人变脸还真是快,刚刚她才在心底对他改观,觉得他也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冷傲,可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又变的冷冰冰的,丝毫不近人情的模样了。

不过都已经走到这里了,程锦怎么可能不进去就放弃。

于是程锦紧跟着秦薄扬的脚步,就进了这间临时改成了审讯室的教务主任办公室。

屋子里除了秦薄扬之外还有两名警察,其中一个就是之前找她问话的孟凯,另一个程锦不认识,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警察。

他们对面坐着的只有教务主任李南,再没有其他人了。

李南看到她进来,顿时脸上露出微微的惊讶来,“程老师?有什么事么?”

“呃……我……”程锦在面对这位领导的时候,心里不自觉的就带了几分紧张,一时间竟有些答不上来了。

“她是三班的老师,让她陪同的话,学生也会稍稍安心一点,而且也还有一些事,需要让程老师再确认一下。”秦薄扬语气淡淡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就坐在了孟凯的旁边。

程锦没想到秦薄扬会开口替她解围,一时间心里更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反复无常的人了,不过现在也不是说那些的时候,既然秦薄扬已经给她说完了理由,她只需要顺杆儿爬就是了。

于是她朝着李南微微一笑,“就是这样的,主任。”

李南也知道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就是程锦,所以对于秦薄扬的话也并无怀疑,只点了点头道,“刚好我也有些累了,那程老师你就先陪在这边,我去喝杯热水休息一下。”

程锦巴不得李南走,当即就赶紧点了点头,“那主任您好好休息。”

待李南走了,孟凯才凑到秦薄扬耳边,语气不太好的说了一句,“我看这老头八成是去跟校长报告情况去了。”

秦薄扬摇了摇头,“不用管他,去把桑宇找来吧。”

程锦一听,赶紧就在他们对面乖乖坐好,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对面这个反复无常的人再突然把她赶出去。

秦薄扬看了程锦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

没一会儿,桑宇就被两个警察带过来了。

听到开门声,程锦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桑宇。

跟她印象中的一样,这是一个长的高大帅气的男孩子,只是这会儿他的一双桃花眼中充满了惶恐和不安,直到看到程锦的时候,他似乎才微微镇定了一点。

“程老师……”桑宇下意识的看着程锦叫了一声。

程锦在这些学生面前一向挺好说话的,是以这些人大多不太怕她,如今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桑宇看到她自然会感觉到亲切,程锦也没让他失望,朝他微微一笑,“别怕,过来坐,警察就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桑宇看了一眼冷冰冰的秦薄扬,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弱弱的应了一声,“嗯……”

桑宇在程锦旁边坐定,而后孟凯便开口说道,“姓名年龄职业?”

桑宇瞄了一眼旁边的程锦,然后才微微低下头看着桌面答道,“我叫桑宇,今年十七岁,是高二三班的学生。”

“你和死者周妍关系如何?”

桑宇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儿紧张,不自觉的就抿了下唇,两只手也下意识的就握在了一起,“我……我和周妍是同学,关系还行……”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秦薄扬冷笑了一声,“只是同学那么简单?”说着,他脸上的冷笑也褪去,眼睛紧紧的直视着桑宇的双眼,面色冷厉,语气也明显加重,“桑宇,在警察面前说这么劣质的谎言,可不太明智。”

秦薄扬给人的心理压力太大了,就算是程锦,突然与秦薄扬那双鹰一般锋利的双眼对视,都不见得能很好的隐藏住自己的谎言,更别提是桑宇这样一个半大的孩子了。

只见桑宇情不自禁的就抖了一下,随后几乎要哭出来一样,“我……我……”

秦薄扬见桑宇这个模样,心知已经达到了效果,于是也不跟他兜弯子了,直接开口说道,“你不想说的话就让我来帮你说吧,周妍是你的女朋友,你们已经偷偷交往半年多的时间了。”

说完,秦薄扬看着桑宇一瞬间脸色苍白的样子,勾了勾唇角继续开口道,“周妍怀孕了你知道么?那个孩子……是你的么?”

“不……不是!不是我的!我已经很久没碰过她了!不可能是我的!”桑宇听到秦薄扬的质疑,一下子激动起来,拼命的撇清着自己跟周妍的关系,“而且我都要跟她分手了,那个孩子跟我绝对没有关系!”

“哦?这么说来,你以前碰过她了?”秦薄扬慢条斯理的说道,“我都没说她怀孕多久了,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不会是你的?”

“我……我……”桑宇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你们为什么要分手?”秦薄扬没给桑宇一点继续思考的时间就继续问道。

桑宇的思绪还停留在上一个问题,听到秦薄扬的话下意识的就回答道,“因为我喜欢上琳琳……”

说到一半,他猛然反应过来,赶紧就住了嘴,一脸紧张的看向秦薄扬。

秦薄扬微微皱了下眉,“琳琳是谁?”

“我……”桑宇突然一脸哀求的看向程锦,“老师……这件事跟琳琳没关系。”

程锦心里有些不屑,他倒是还挺维护那个琳琳的,可他怎么就没想到他以前也是一样喜欢过周妍呢?如今周妍惨死,他丝毫没想着要帮周妍找到凶手报仇,反而还在这边遮遮掩掩,生怕警方问出他那点龌龊事来。

虽然桑宇还是未成年,但是他做的事以及说的话,都让程锦对他没有丝毫好感。

不过她面上倒是不显,依旧挂着跟刚刚一样的微笑,开口劝道,“桑宇你别担心,如果这件事跟你们没关系,警察是不会冤枉你的,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就是了,这些话警察是不会对外泄露的,老师也会为你保密,你不用怕被别人知道,相反你要是再这么遮遮掩掩的,警察肯定会加重对你的怀疑的。”

大概是程锦的笑容看起来十分温和,让桑宇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下,然后他又细细想了一下程锦刚刚的话,顿时也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

于是他接下来便也没有再继续藏着掖着了,低着头就一五一十的把他和周妍的事情说了一遍。

其实也没什么好听的,也就是一个好女孩儿爱上渣男的故事罢了。

桑宇家境富裕,长相又帅气,从小到大都很受女孩子的欢迎,是以也养成了他花花公子的性格。

从初中到高中,短短几年的时间,桑宇至少换过十几个女朋友了,且个个长相出挑,对他也都死心塌地,奈何他天生花心,一个女朋友谈一段时间就腻了,于是再去换下一个。

而周妍从小到大都是个好学生,长的又甜美可爱,性格也好,在班级里也很受欢迎,只是她听话的性格让她从未谈过恋爱,直到遇到了桑宇这个游戏花丛的高手。

都说好女孩儿都爱坏男孩儿,周妍也不例外。

在桑宇使出各种浪漫的追求方式之后,周妍终于还是沦陷了,不过她却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他们两个谈恋爱的事必须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提出这样的要求,主要还是因为周妍从小到大都很听话,如今干出早恋这样出格的事儿,她怕被老师和父母知道。

桑宇答应了,于是从此两个人就展开了这段偷偷摸摸的恋爱。

说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但是这种事,身边的人还是很难瞒得住的,林颖和周妍是室友,两个人关系又一直很好,所以很快林颖就发现了这件事。

不过林颖深知桑宇的各种事迹,是以对他这个人很不看好,几次劝周妍分手,不过周妍却被恋爱冲昏了头脑,不仅没分手,还把林颖的话都告诉了桑宇。

桑宇一来大概是因为这种偷偷摸摸的恋爱经历让他觉得挺新奇刺激,二来大概也是被林颖刺激的,卯足了劲儿想让林颖打脸,所以他和周妍的这段恋爱,还真的就成了他谈的时间最长的一段恋爱。

不过到底本性难移,一次偶然,桑宇认识了高一七班的张琳琳,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住了,而桑宇对周妍也开始厌烦,是以就下定了决心要跟她分手。

不过周妍深爱桑宇,自然是不肯同意的,是以几次三番的去纠缠桑宇,搞的他烦不胜烦。

“所以警察同志,那个孩子肯定不是我的!”桑宇说到这里,再次忍不住为自己辩驳。

秦薄扬闻言却没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桑宇,看的桑宇心中莫名有些发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