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妈妈刘露和村长4小说,【云水】春暖花开(小说)

妈妈刘露和村长4小说,【云水】春暖花开(小说)

互联网 2021-06-25 02:32:57

【云水】春暖花开(小说)(一)秦凯露走在空寂无人的街道上,她憋了一肚子的火,都怪那孟朝阳捣乱。如果不是他在村委会上捣乱,大谈什么自己来到上塘村只是为了走过场,混个一年半载的算是镀金完事,就会立刻回到镇里去当官,村里人就不会像如今这样排斥自己。秦凯露远远地看到孟朝阳站在虾池旁,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孟朝阳,今天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得罪你了?”秦凯露大声地质问道。“呦哈,咋了,做了个小小的村长助理,就了不起了。我还告诉你,在我这里别拿着鸡毛当令箭,本少爷不吃这个。”孟朝阳卷着裤腿,双手叉着腰说道。此刻,正在虾池、鱼池旁忙碌的村民围拢过来,那笑嘻嘻的表情让人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孟朝阳,我既然敢回上塘村来,我就不会怕你。”秦凯露显然有些愤怒了。“大学生,这是上塘村,不是什么中国好声音、超级女声的秀场,你秀给谁看呢?”孟朝阳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让秦凯露觉得厌恶到极点。“你……”秦凯露被孟朝阳气得说不出话来。“你小子,又在这里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你算啥本事!”孟朝阳的爷爷孟令华拨开人群走到孟朝阳的面前呵斥道。“爷爷,你不能这样说,我在辛勤劳动,艰苦创业,是她自己找到这里和我打架的。”“丫头,他没文化,你别理他。等回家后,我再收拾他。”孟令华转过身安慰着秦凯露。“爷爷,他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秦凯露有些难过地低头说道。“你们大家都给我听着,凯露这丫头大老远跑到咱上塘村来吃苦,就这份心就值得我们大家来尊重。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从今往后,谁要是和凯露作对,可别说我翻脸不认人。”孟令华说完,转身对秦凯露说:“丫头,如果以后在工作上遇到什么事情就来找爷爷。”“谢谢您,爷爷。”此刻的秦凯露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孟令华在上塘村算是个大人物,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还获得过三等功。转业后,没有留在大城市,而是选择回到家乡上塘,按他的话讲: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家乡的乡亲们过上好日子。于是,他回到上塘村,当上了生产队长。改革开放初期,那时候的农村并不富裕,解决温饱都成为问题。孟令华用自己多年在部队的关系,愣是让上塘村没有一家一户饿到。所以,即使孟令华早已经退下来,不当村长了,他说话比现任村长陈铁成还要管用。路上,孟令华问秦凯露来到上塘村快一个月了,有什么新的想法?秦凯露看了看孟令华委屈难过一起涌上来。“丫头,就凭你大学毕业选择来当村官,爷爷就觉得你将来一定是个做大事的人。”听了孟令华的话,秦凯露抬起头,虽然那笑比较生涩:“爷爷,我想先从上塘村村容村貌抓起,咱上塘村濒临渤海弯。如果卫生情况搞不好,不仅仅会影响到咱们镇,甚至会影响到市里的大环境。如今不是提倡环渤海经济圈吗?我想,我们首先要从提高我们上塘村村民的素质下手,然后,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方法,带领咱上塘村村民走共同致富的道路。”“好,丫头,有远见,爷爷支持你。”孟令华虽然没多少文化,但每天都会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爷爷,我的规划刚有个雏形,还在完善中。”秦凯露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丫头,你没找你陈叔商量下吗?”孟令华问道。“找过,他好像对这不感兴趣,陈叔说,只要把经济搞上去,让人们腰包鼓起来就行。”秦凯露小声地说着。“这是啥话!丫头,没事的,今天晚上我去他家找他。放心,有爷爷在,他们不敢不支持你的。”孟令华笑着说。“谢谢爷爷!真的,有您老这句话,我的心里就踏实了。”秦凯露拉着孟令华的胳膊,把他送回了家。秦凯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初是自己执意来上塘。母亲因为自己的这个决定竟然被气进了医院。母亲的话一直回想在秦凯露的耳边:“我和你爸爸含辛茹苦地把你大学供毕业了,你却又要回农村去。你知道想当初我和你爸爸费了多大劲才从上塘村走出来,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听母亲这样说,秦凯露心里其实很难过,她知道这么多年来父母为自己付出了很多,但自己骨子里的那份执拗是与生俱来的。自己只是想锻炼下自己,而上塘村毕竟留给自己儿时太多美好记忆。最后,还是父亲帮忙劝母亲说:“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咱应该支持她。”什么时候睡着秦凯露也不知道,感觉一直在跑,越跑越累,越累越跑,在她身后有一条黄色的大狗在追她。最后她是在呼喊“救命”的时候,自己被吓醒的。坐在床上,摸摸额头的汗,想着梦里的场景,她觉得那条大黄狗就是孟朝阳,那眼神、那张扬的动作,简直就是孟朝阳的翻版。看看腕上的手表,刚刚凌晨三点,而此刻她却完全清醒,没有了丝毫的睡意。(二)夕阳下的渤海湾如天鹅项下一颗美丽的珍珠,孟朝阳和宋晓军在退潮过后的海滩上捡着漂亮的贝壳。秦凯露坐在远处的石阶上,看着夕阳下海鸥低飞的画面,宋晓军摆手喊道:“秦凯露,快来啊,这里有好多好看的贝壳。”“我不去,我怕把衣服弄脏了,我奶奶该说我了。”秦凯露大声地喊道。“一天天就知道你奶奶说,你奶奶说,你还会别的吗?”孟朝阳看了一眼秦凯露有些蔑视地说。“我奶奶说怎么了?比你强,看你回家不挨揍。”秦凯露生气地说着,站了起来。“秦凯露,等等我们啊,咱一起走。”宋晓军看着转身的秦凯露喊道。“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人家愿意走就走呗,你腻歪啥啊?”孟朝阳不怀好意地笑着说。“你就爱乱说,秦奶奶找过我妈的,让我上下学和她一起走。”说着宋晓军便向堤坝上走去。孟朝阳看着宋晓军那样,心里没有好气。但因为自己家和宋晓军家离得很近,如果宋晓军回去了,自己没回去,那回到家里便要躲不过去一场挨揍了。于是,他极不情愿地向堤坝上走去。孟朝阳、宋晓军和秦凯露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上塘村没有中学,当上中学的时候,要到离村十几里外的东涧镇,他们三个又是同一个班级,所以上学放学三个人都会一起走。秦凯露的父母不在村子,她的奶奶一直有些担心,曾经想每天接送秦凯露去上学,后来是宋晓军的母亲秀兰觉得这样太辛苦,于是,和秦凯露的奶奶说,让宋晓军每天和秦凯露一起上下学,这样就不用凯露奶奶那样辛苦了。三个一般大的孩子,很多时候总会免不了吵吵闹闹,孟朝阳一直看不惯秦凯露那娇滴滴如林黛玉的样子。于是,经常嘲笑宋晓军,说慢慢的他也会很“娘”的。宋晓军听了很生气,和母亲因为这个还闹过意见。但看到秦凯露父母不在身边,秦奶奶那弯腰驼背的样子,宋晓军便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应该做一些男人应该做的事情。一次三个人在放学的路上,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泥泞的路面非常湿滑,秦凯露不小心一个踉跄,滑倒了。当宋晓军扶她的时候,她却哇哇大哭,说脚疼,原来是脚扭伤了。孟朝阳二话没说,蹲在秦凯露的旁边闷声闷气地说:“哭啥,来我背你。”那天是孟朝阳一直把秦凯露背回家的。从那次以后,秦凯露明显感觉到孟朝阳和自己说话不那么阴阳怪气了。而宋晓军也觉察到了孟朝阳的变化,时不时地用异样的眼神看孟朝阳。孟朝阳当然知道宋晓军的疑惑,但他觉得这件事情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就在初三的上学期,突然有一天,秦凯露在回家的路上走得很慢,孟朝阳和宋晓军一边走一边采着路旁的草穗,然后编着小狗,两个人正在兴高采烈地比着谁编的更像小狗,突然间发现秦凯露远远地被落在后面。“你能不能快点啊?”孟朝阳大声喊道。“我觉得她有心事。”宋晓军小声地说。“你咋知道?她和你说心事了?”孟朝阳坏坏地笑着说。“去,我是感觉到的,今天我看她一天都没咋说话。”宋晓军看着远处的秦凯露说道。“我还真没注意到,那会是啥事情,这次月考她考了咱班第二,还不满足啊?”孟朝阳看着宋晓军说道。“你能不能快点走啊?”宋晓军大声喊道。秦凯露像没听到喊声一样,依然慢吞吞地走着。宋晓军有些生气,转身对孟朝阳说:“这人真是的,走,我们走,不管她!”“晓军,可能真的有事了,要不然她不能这样。”孟朝阳说着向秦凯露走了过去。秦凯露没抬头,慢慢地走着,孟朝阳走到她跟前问道:“秦凯露,你到底怎么了?”“没怎么。”秦凯露回了一句继续向前走。“你站住,有啥事你能不能说出来啊?”孟朝阳的火一下子上来了。“朝阳,你别这样。”宋晓军拉了一把孟朝阳劝道。“我就弄不明白,有事就说呗,干嘛这样?”孟朝阳生气地说。看到孟朝阳的样子,秦凯露坐在路旁的一个土坡上哭了起来……原来是秦凯露的父母已经给她办好了转学手续,她要进市里去念书了。她和父母说,自己喜欢这里,不想去,但是父母执意要带她走,她也没有办法。听到这里,孟朝阳舒了口气,笑着说:“就这事啊?这是好事啊,以后你就是城里人了,这有啥好哭的啊?”“城里好,你去,懒得理你。”秦凯露说着站了起来,哭着跑了……(三)离开上塘村后,秦凯露一直都觉得心留在了那里。虽然城里的生活比上塘村优越的多,但在秦凯露的心里,还是觉得上塘村才是自己的家。大学毕业后,她是她们学校第一个报名到农村实习的大学生,虽然父母一直反对,但秦凯露觉得这是自己要走的路,她是在母亲的一声声叹息中回到的上塘村。走进村委会的时候,迎面遇到会计张凤晨,圆滑胆小的张凤晨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老好人,看到秦凯露,张凤晨笑着点头道:“凯露啊,怎么这么早?”“张叔,我来取点文件准备去乡里开会。”秦凯露说着往办公室里走。“凯露,开会?老陈知道吗?”张凤晨站在原地喊道。“知道的,他说今天有事,让我去。”秦凯露头也没回地回应道。乡里召集各村领导干部传达上级《关于建立京津冀两市一省城乡规划协调机制框架协议》的学习,刘乡长还特意与秦凯露握了握手,一再表扬她,是个了不起的大学生,那份热情与亲热让秦凯露有些不适应。好在,有人来找刘乡长汇报,她才趁机溜之大吉。回到村里的时候已接近中午,秦凯露没有去村部,而是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是自己家的老宅,奶奶去世后,父亲一直没有舍得把老宅卖掉,这次正好回到上塘村工作,秦凯露在村长陈铁成的帮助下,重新收拾了下老宅。她喜欢老宅院子里的石桌,每当自己坐在石桌旁看书喝茶的时候,总会感觉奶奶就坐在自己身边。吃过饭的秦凯露打开笔记本,她想查下怎样才能帮助村民们将丰收的鱼虾卖出去。她想到王四喜那天找自己的情形,看着自己承包的六十亩水面,今年应该是个丰收年,但一想到销路问题,他就有些发愁。于是,那天王四喜找到秦凯露,他觉得她是大学生,脑子活,所以希望她能帮助自己想出办法来。还有桂枝婶,她老公在城里打工,她希望老公能在家里做点事情,这样好有个照应,毕竟公婆都上了年纪,于是自己咬了咬牙包了两个虾池子,自己一边起早贪黑地照顾着两个虾池,一边照顾着年迈的公婆。她只希望虾池赚钱,那样老公就不用出去打工,一家人可以开心快乐地一起生活了。对于上塘村的问题,其实秦凯露一直在想着解决的办法,虽然找过很多曾经的同学一起想办法,但毕竟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无论从经验还是阅历上都还欠着淬炼。翻看着关于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新闻与报告,秦凯露脑海中一个念头忽然闪过,接着她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过于幼稚,村长一定不会同意的。但,如今所面临的问题是真实地出现了,没有办法解决,这对于自己来说也确实是个锻炼的机会。关上笔记本后,秦凯露走出院子,她向村长陈铁军家走去。这段时间她明显感觉到村长似乎对自己有看法,所以即使是上班时间,要想找他商量事情,也要去村长的家里。每次找到他的时候,他总会说自己腰疼病的老毛病又犯了。秦凯露也是后来到上塘后才听说,陈铁军的腰是为村里能得到更多的上面扶持,愣是在乡政府门口堵乡领导,累出来的。走进陈铁军家的小院,干净整洁,陈铁军的妻子吴春燕在上塘村出了名的厉害,但能干也是数一数二的,小院的两侧种着瓜果蔬菜,刚走进院子,就听到吴春燕说:“凯露来了啊。”寻声望去,她正从豆角架旁站了起来,原来她在那摘豆角。“婶子,摘豆角呢?我来找我叔有点事。”秦凯露笑着说。“嗯,你叔啊,这两天腰疼病又犯了,这不刚贴了膏药,在床上趴着那。”吴春燕笑着大声说道。秦凯露很明白她是在给屋子里的陈铁成报信,于是,有意站在院子里和吴春燕说上几句,她感觉这个时候无论陈铁成在做什么,这个时间足够可以趴到床上去的时候,笑着对吴春燕说道:“那您先忙婶子,我去找陈叔商量点事情。”

共 1513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