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嫁给男主她爹带肉小说古言,阿里文学作家花幽山月:为了读者写到发摇齿落又何妨

嫁给男主她爹带肉小说古言,阿里文学作家花幽山月:为了读者写到发摇齿落又何妨

互联网 2021-10-19 08:10:39

鄱阳湖畔%2c烟雨苍茫%2c江西自古俊采星驰%2c唐宋八大家的欧阳修曾巩王安石%2c一代词宗晏殊……这些光耀中国文学史的名字记录了江西的文学菁华%2c而在当下这个网络时代%2c江西人在网络文学这种新兴和独特的文学形式上%2c依然引领风骚。从古早大神今何在%2c到近两年崭露头角的花幽山月%2c他们都是“自与诗家成一种%2c不系南昌仙籍”的江西南昌人。

花幽山月:花幽山月%2c真名:吴梦炜%2c南昌人2013年进入网文圈%2c创作过多本小说%2c文风精致轻松%2c人物塑造感强。现为阿里文学签约作家%2c代表作《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2c总收藏超过2000万%2c书旗年度总榜前十%2c订阅次数数千万次%2c阿里原创总榜第一%2c无线多渠道热销%2c成绩斐然。荣登新浪微博读书亚洲好书榜%2c荣获阿里文学火热销售奖。漫画人气火热%2c手游全版权已售%2c粉丝众多%2c百度贴吧都市榜第一%2c百度总指数破20万%2c深受广大读者喜爱。

有媒体曾做过调查%2c国内的省会城市中%2c南昌的书店数量首屈一指。

从初中时起%2c花幽山月就经常流连在南昌街头的书店%2c他的文学启蒙读物和很多同龄人一样%2c是三国水浒这种中国古典小说%2c以及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南昌四季如春%2c街头姿态雄壮的香樟树春叶幢幢%2c还是个少年的花幽山月没有到滕王阁上凭栏呼啸的雅兴%2c却经常单手持着一本小说从香樟的树荫下走过。

他沉迷在故事里的情节%2c为书中人物的命运牵肠挂肚。但是当时的少年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成了一名创作者%2c让千万书友为他创造的人物与故事牵肠挂肚。

“大学时已经开始写小说%2c挣了人生的第一笔稿费”

相比很多同行%2c花幽山月是幸运的%2c不少作者到了30多岁%2c尝遍了多种行业的甘苦%2c才all in网络小说%2c有些人幸运地成为了大神%2c但更多人因为创作精力不济而黯然收场。花幽山月从高中时就对网络小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c到大学时已经阅读了数不清的网络小说%2c读别人的小说还得等更%2c索性自己写。

大学时偶然创作的第一部小说就被签约%2c给了花幽山月极大的动力。“当同学们还在花家里的钱交学费%2c我已经开始自己赚钱了。”花幽山月说。

但在毕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2c在网络小说上赚到的钱只够花幽山月生活%2c大神之梦看似遥遥无期。而在摸滚带爬五六年后%2c25岁的花幽山月迎来了转机%2c签约阿里文学成为网络上的畅销书作者%2c成绩最好时霸占了书旗小说站内月票及订阅榜单的第一位。

在与阿里文学结缘以前%2c花幽山月在多个文学平台创作过%2c但成绩一直不温不火。直至来到阿里文学%2c终于迎来了事业的新发展。花幽山月说%2c能搭上阿里文学这艘大船%2c自己一直满怀感恩%2c“虽然在来阿里之前我已经在网文界写了一段时间%2c但也可以说%2c是阿里文学把我培养起来的。如果不是阿里文学的栽培%2c我也不知道自己还会在黑暗中摸索多久。”

来到阿里文学发布作品伊始%2c花幽山月就被慧眼识珠的编辑签约%2c并且在第一个月就登上了原创文学榜月票第一的宝座(而且从此再也没下来过!)而在半年后%2c花幽山月成为了订阅榜的第一%2c这种崛起的速度%2c堪称恐怖!

“在很多其他的文学网站%2c因为它们时间比较久%2c作者之间的竞争特别激烈%2c我自信我笔下的内容可以说还不错%2c但确实在那些网站容易被淹没。然而阿里文学并没有因为我不是所谓的大神而轻忽我%2c在出成绩之前编辑就一直鼓励我%2c给了我很多内容上的帮助%2c在取得一定成绩后%2c阿里文学还会给我们这样的年轻作者拓展渠道。包括书旗小说、UC小说等%2c这也让越来越多的读者认识了我%2c读到了《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后来月票、订阅成绩都不错只能说明一件事%2c自己的努力和平台的帮助要相辅相成。”花幽山月说%2c自己感激阿里文学%2c不仅是因为在这里赚到了钱%2c更因为亲身感受到了阿里文学对于作者的真心关爱。

另外%2c花幽山月说%2c阿里文学不仅给予新人作者的条件和待遇好%2c作品出了些成绩之后%2c在推介作品衍生的方面也走在了国内前列%2c漫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已经全网上线%2c手游版权已经售出正在制作中。对广大作家来说%2c这也是让自己笔下人物能在多种艺术形式中驰骋的最佳发展。此外%2c阿里文学还给了作者宽松且优异的创作环境%2c对优秀作品的推广力度很大%2c而且并没有死板的硬性要求%2c让作者有时间去写出更精品的内容。”

平时就有些“语迟”的花幽山月%2c在生活中是个不擅长人际交往的宅男。连他自己都用“宅、冷、闷”三个字形容自己。而尽管写出来的情节精彩纷呈%2c但他在写作方面也不是唐家三少那样的打字机%2c那些紧凑而扣人心弦的情节%2c是他每天下午四五点钟开始写作%2c写到深夜12点之后才结束%2c历经6-8个小时左右“苦吟”的结果。

而网络小说读者对于更新量的要求是永远填不满的%2c这也导致网络小说作者经常“攒文等暴发%2c暴发求月票”%2c但花幽山月通常是没有任何存稿%2c更新的都是新鲜热辣。

“我最歉疚的一是对读者%2c二是对编辑。”花幽山月说%2c由于自己没有存稿%2c有两三次因为停电等原因%2c原本承诺给读者的章节在次日没有做到%2c虽然后来都尽量加倍弥补回来%2c但还是觉得对不起读者。而阿里文学的编辑大大对自己非常操心%2c关怀备至%2c“很偶尔才会催稿%2c但我还是有点慢%2c真的蛮抱歉的。”

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对记者表示%2c阿里文学会针对每个作家不同的特点和发展%2c制定详细的内容培育和作品宣推、衍生计划%2c无论是成名已久的大神还是像花幽山月一样优秀的年轻作家%2c大家都可以在阿里文学找到自己的发展空间%2c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才华。

写过N多千娇百媚大女主%2c最喜欢的是盲女乐菲儿

花幽山月写每一个角色都很用心%2c在构思一个角色时——无论是开篇时就构思好的主人公%2c还是写作时临时有灵感或情节需要蹦出来的配角——他总是要给这个角色在脑海中画像%2c绝大部分时候还要写一个简略的人物小传。

“故事写得顺不顺%2c就看人物的性格写得对不对%2c符不符合生活经验。不管是我正在写的都市修真%2c还是其他任何类型的小说%2c这是小说的本质。人物的个性决定了小说的情节如何开展%2c小说的情节又塑造了一个人物的性格%2c相辅相成%2c彼此推动。”花幽山月说%2c上大学时自己初入网文界%2c当时还没有创作观可言%2c最关注的是情节够不够离奇%2c人物的一招一式够不够炫%2c但写得越久%2c就越在意人物的性格和神髓%2c当然%2c情节依然要够离奇%2c招式依然要炫%2c但自己越来越在意人物的合理性。

“我不想写出毫无来由的邪魅狂狷%2c或被万人唾骂的白莲花圣母婊。”花幽山月说%2c本质上%2c所有被读者不喜欢的人物%2c都是由于作者违背了人们的直观感受和生活经验%2c不管是修真还是玄幻%2c都市还是穿越%2c小说的背景可以架空%2c人物的喜怒哀乐却最好不要故弄玄虚%2c一言不合就杀人不是大侠或大仙%2c是精神病;毫无来由就拼爹拼背景%2c不是给读者代入感%2c是侮辱读者智商。读者也许会阅读无数部小说%2c但最终只会记得有血有肉的人物。

花幽山月在《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中描写了近百个人物%2c其中着墨较多的是其中的女性角色%2c读者各有各的所爱。而随着小说的进度%2c有些角色已经完成了“历史任务”%2c不再出现了%2c于是很多读者开始怀念%2c追问某某女主何时才能在再次出场。

而对于花幽山月自己来说%2c虽说每个角色都是认认真真写的%2c“手心手背都是肉”%2c但他自己目前最喜欢的%2c却是一位盲女“乐菲儿”。目前的小说进度中%2c乐菲儿正在陪着男主沈浪走遍千山万水%2c共历患难%2c杀火魅%2c砍冰兽。(顺便一提%2c鉴于作者自己对乐菲儿的偏爱%2c也许她有可能成为陪男主到最后的女人。此猜测并不负责%2c万一不准%2c书迷们请勿较真……)

然而%2c在让读者“爽”为重要目的的网络小说界%2c写出一位陪伴男主的盲女%2c并不容易也极罕见。因为总会有一部分读者对此“不爽”——

“为什么要让一个瞎子陪在沈浪旁边%3f%3f%3f”

“为什么沈浪明明医术高明%2c却不能治愈乐菲儿的眼%3f%3f%3f”

“男主是不是贱%2c书里有那么多美女%2c他偏偏对一个盲女那么好%3f%3f%3f”

而花幽山月说%2c尽管确实写过很多千娇百媚的大女主%2c但确实最偏爱盲女乐菲儿。因为乐菲儿是按照自己脑海中对女孩子性格最好的想象来写的%2c乍一出场%2c貌似冰山女王%2c酷得不要不要的%2c然而随着接触却发现这女孩子似酷实拙%2c性格传统保守%2c却又温柔可人。“我觉得不仅是我%2c很多中国男人都会喜欢乐菲儿这样的女生。至于眼盲%2c是我不愿意写和正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主%2c想写出点不同来%2c而且我觉得%2c男人对女人不仅要欣赏%2c更要包容%2c乐菲儿这么好的女生%2c如果因为有一些缺陷或缺点就不被男人喜欢%2c那是不公平的。”

至于男主角沈浪的人气自然不用多说。在书旗公布的相关数据中%2c沈浪已经成为书旗用户最受喜欢的男主角。这也证明了花幽山月不仅是擅长故事脉络的设计%2c在人物刻画上%2c也是让广大书迷大呼过瘾。

“写到彻底扑街%2c永无翻身之地了为止。”

写作使花幽山月从一毕业就没有五斗米之忧%2c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恃才傲物。字要一个个码%2c日子要一天天过。“每次看到不断增长的月票数%2c我总是告诉自己要对得起五块钱一张的月票%2c对得起读者的厚爱。”花幽山月说%2c走上写作之路是自己最正确的决定%2c既能满足创作的兴趣%2c又能有不错的收入%2c而自己每天都在提醒自己%2c要更努力%2c写出更好的故事%2c回报阿里文学对自己的栽培%2c回馈读者对内容的期盼。

目前花幽山月在阿里文学旗下书旗小说APP上连载的热作《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还未写完%2c但包括影视、游戏等多种版权均已卖出%2c其中%2c此书的游戏版权是被一位身为企业老板的铁粉买下%2c当时他告诉花幽山月:三月(读者对花幽山月的昵称)%2c我买这个游戏的版权%2c当然是因为我是你的粉丝%2c但也因为我看好这个IP能帮我赚钱。

花幽山月提及此事%2c虽已过去很久%2c仍然十分感动。“读者是我们这些作者的衣食父母%2c尤其是一些非常热心的读者%2c经常让我觉得简直是无以为报。”花幽山月说%2c曾经有一位大叔粉丝%2c特意从湖南飞到南昌来跟自己会面%2c如今已经成为了好友。

很多人都在热议网络文学的雅俗之辩%2c但对于花幽山月来说%2c这并不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花幽山月认为%2c网络小说是一种新型的娱乐形式%2c一种精神层面的娱乐。任何时代都需要娱乐%2c只要网络小说这种娱乐形式不被替代%2c是肯定会一直发展下去的。

“市场为王%2c写网络小说一定要迎合市场%2c我觉得这并不是罪过。你看我在阿里文学的作者主页上%2c我的标签之一就是‘爽文’%2c这没什么不好%2c能让读者爽%2c我觉得是作者莫大的光荣。”花幽山月说%2c虽然网络小说确实存在过于通俗的问题%2c但与其说是通俗%2c不如说是娱乐%2c任何时代都需要娱乐%2c只要网络小说这种娱乐形式不被替代%2c是肯定会一直发展下去的。不过市场瞬息万变%2c网络小说的内容是一直在“进化”的%2c未来网络小说也会推陈出新。

花幽山月说%2c如果一个作者偏要和市场作对%2c以写阳春白雪、佶屈聱牙的作品为目标%2c那等于是自虐与虐人%2c根本生存不下去。把“载道”这种特别大的词做为使命生生安放在网络小说头上%2c并不合适。而且真正优秀的网络小说%2c也并不会随波逐流%2c也能写出有血有肉的东西%2c不仅能让读者“爽”%2c也能让读者获得美的感受和审美的乐趣%2c这就足够了。

有人说%2c网络小说作家是一门青春饭%2c高强度的耗脑工作%2c使网络作家的平均从业时间远远比不上传统作家%2c但花幽山月说%2c如果有朝一日不写了%2c只能是两种原因。要么是读者不喜欢了%2c而且是“彻底扑街、死得不能再死了”;要么是%2c发白齿摇%2c实在写不动了。

“我爱我的读者%2c这不是矫情%2c我太爱他们了。”花幽山月说%2c就算一位读者只看了几章自己的作品%2c那么起码可以说%2c自己改变了这位读者这几分钟的人生%2c所以尽管是娱乐%2c但其中的使命感、神圣感并不稍逊。

花幽山月说%2c读者是衣食父母%2c更是作者精神上的同路人%2c在浩如烟海的网络小说里%2c一个读者关注到了一个作者%2c读了这个作者的小说%2c这颇有千万人中偏偏彼此在荒野中遇到的感觉%2c这是一种奇缘。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