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孟婆的故事小说,孟婆的故事孟浅萧遥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孟婆的故事小说,孟婆的故事孟浅萧遥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互联网 2021-12-06 17:28:53

主角叫孟浅萧遥的书名叫《孟婆的故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依糯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想起赵然的眼神,我只觉得后怕,与羽哥哥不同,虽然他的母亲是我父亲的妹妹,可是我们两家并不是很亲近,只有逢年过节我才能见到他,在大街上玩耍嬉戏时我几乎没有望到过他的身影,我有时候会想,我们两家真的是亲戚...

精彩章节试读:

想起赵然的眼神,我只觉得后怕,与羽哥哥不同,虽然他的母亲是我父亲的妹妹,可是我们两家并不是很亲近,只有逢年过节我才能见到他,在大街上玩耍嬉戏时我几乎没有望到过他的身影,我有时候会想,我们两家真的是亲戚吗?羽哥哥才是我的表亲吧?其实说羽哥哥是我的亲哥哥也会有人相信的。羽哥哥,嗯,明天不想下棋了,好累,我的眼皮开始打架,睁开,闭上,再睁开,又闭上,不知在什么时候终于沉沉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霜月,霜月。”我坐起来,开口唤道。霜月是照顾我的小丫鬟,比我和羽哥哥都大,至于岁数,我问过的,大约多少来着,好像,好像有十一了,嗯,是十一,秋天生的,所以叫霜月。

等了一会儿,霜月还没有来,我有些不高兴了,嘟着嘴坐着床上,甩枕头玩。

隔一会儿喊一声霜月。

平时是她伺候我洗漱的,别的丫鬟离我的房间还有些距离。加至父亲,娘亲他们去给外公祝寿,路途遥远,又带了不少仆从。

我靠在墙上等人,等啊等,没等到霜月,倒是等来了羽哥哥……

羽哥哥顶开窗子,趴在那里看我,是一件绿油油的绸缎衣衫,他只露出一双眼睛,不过他一向眼带桃花,很好认的。

他在窗子那里低声唤我,“浅儿,浅儿。”

我只穿着单衣,踢踏着鞋子就走到了窗口那儿。

如今想起那时候,童年的些许片段,当真是回忆的紧。那时候我的眼中只有羽一人,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我……可现在,我……我们都回不去了。

羽哥哥对我说,“浅儿,想不想出去玩?”

我识路的本事不太好,没人带,我连家门都出不去,我……其实很想出去玩。我木讷的点点头。

羽哥哥又对我说,“把窗子打开,会吗?”

我本来被晾在房间好一会就有些气,此刻,我觉得羽哥哥是在鄙视我的聪明才智。当即生气起来,叉着腰,大声嚷道,“你当我是小孩子啊,连窗子都开不动吗?”

羽哥哥向四周看了看,嘘声道,“小祖宗,别喊啊,让人听见了,我们还怎么出去玩啊?”

我把头撇过去不理他。

他双手合十,请求说,“浅儿,浅儿,快开吧!”我还是不理他,他又说,“你再不开,我就走了啊!”

我心里有些着急,嘴上硬气的说,“是你求我,我才开的啊!”

他赶忙应声说,“是,是,是。”

我把窗子开了,羽哥哥一跃而入,我目瞪口呆的瞧着他。

羽哥哥点了一下我的眉心,“浅儿,瞧什么呢?是不是我今日穿的太过潇洒了!”说着整理了一下衣袖,摆出个自认为洒脱的造型。

我抚着胸口,退后两步,无语,勉强振作精神说:“羽哥哥,你看见霜月了吗?”

羽哥哥眼光放空,作出不屑的样子,“霜月?就是那个服侍你的丫鬟?”

我老实的点头,充满希冀。

此时进来了一个丫鬟,只可惜不是霜月。我不禁有些失望。又把希望放回到羽哥哥身上,谁知他一句,“这个不就是霜月吗?”彻底打碎了我的期待。这家伙,其实是个瞎子吧,白长了那么美的一双眼睛。

那刚进来的丫鬟一愣,“奴婢飘飘,不是霜月,听见这屋子里有人声,猜是小姐起了,所以想来帮小姐梳洗,霜月从早上就不见人影了。”

霜月,我那时候只担心她迷路,或是被人拐骗了去,却没想到她在那时候就已经,心有所属,情之所钟,情之所至……既然是人之常情,我又怎么能怪她呢。

我嘬着手指,想着霜月去了哪儿。

那个我不认识的飘飘杵在那儿,对于羽哥哥任意的出现在府中的各个地方,下人们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他对孟府可比我熟悉得多了,好像这里才是他的家一样。

羽哥哥开口道,“把东西放下罢,小姐还想再睡一会儿。”

我刚想说话,就看到羽哥哥向我使眼色,只好识相的闭上嘴。羽哥哥温和的对飘飘说道:“你该下去了。”

飘飘低头恭敬的说:“是。”嘴角却带了一丝笑意。

我看着飘飘出了门,双手拎起我的头发,指着羽哥哥说:“干嘛让飘飘走了,现在谁帮我洗漱啊!”

羽哥哥将脸盆放到架子上,招呼我说:“快过来,小花猫,洗脸了。”

我有些惊讶,“哦”了一声就走了过去。

羽哥哥要将毛巾搭在我的脸上,我将头躲开,冷眼望着他:“羽哥哥,你也是每天有人服侍的吧,会吗?”

羽哥哥温柔的笑着,“我虽然被人伺候,可是我比你聪明啊!”

我用白眼翻他:“谁说你比我聪明的?”

羽哥哥眨了眨眼睛,对我说:“你过来,离我近一点,我悄悄告诉你。”

我半信半疑的走近他,他却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我向后赖,可是拗不过他。

我小声嚷嚷:“你放手,放手啊!我疼,疼。”

他手上的力气一松,我刚想趁机用左手拍开他的右手,他却一下子使劲儿将我拽过去,左手环抱着我,右手顺利的将毛巾搭在了我的脸上,顺时针抹了两圈,最后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喊道:“洗的干干净净,再漱个口就好了。”

我没好气的嘟哝说:“你在这个家自由出入,是因为娘亲不放心我,让你照顾我,她要是知道你来,总欺负我,看她会不会打你。”

羽哥哥转身在托盘上拿来茶杯,“快漱口,我带你出去玩,你还要数落我,你个小魔头,是不是不要出去玩了,不出去的话,那就接着下棋好了,我也想把昨天输的赢回来。”

我从窗子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很希望自己是也能向云一样的自由,我双手托起杯子,咕咚咕咚将水喝下去,羽哥哥没有骗我,他确实会,我刚准备将水吐出来,他已经拿了个盆子接着了,我看了他一眼,有些别扭的将水吐了出来。

我拿起衣服披在自己身上,对羽哥哥说:“我们走吧,我想去,我想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