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学生与大叔言情文,有什么好看高质量的现代言情?

学生与大叔言情文,有什么好看高质量的现代言情?

互联网 2021-12-01 02:25:39

桑甜躲在床下!

床上一对男女热情的激吻,剧烈撞击一次又一次,压的她喘不过气……

今晚她瞒着未婚夫调了班,提前来到巴黎他常住的酒店,给他准备生日惊喜,想不到,门开传来男女动情的声音,情急之下她躲进了床底。

“机长大人,你就不怕你那位白月光未婚妻知道?”

“什么白月光,她现在不过就是个没编制的空姐,今天飞赞比亚,上哪知道?”

桑甜忍的眼泪直掉,床上男女的声音,她都再熟悉不过!

两年前,为了能跟秦一恒多些时间相处,多点共同语言,她不顾一切离开电视台去做了空姐,所以宋蝶柔才能在台里风头无两。

亏她还觉得秦一恒很君子,交往之初她说婚后再同房,他就一直没要求过,原来是背着她睡她的闺蜜!

桑甜握着拳头,手指狠狠抠着自己,强忍着没发出一点声音,直到床上的男女激情宣泄完,一起去浴室洗鸳鸯浴,她才支离破碎的跑出去。

“什么声音?”

敏感多疑的秦一恒追出来,桑甜一时情急,看到旁边一扇门虚掩着,忙闪身钻进去,紧紧贴着门板听声音。

直到外面男女的脚步远去,才松了口气。

可是她很快发现自己不对劲,浑身燥热喉咙干痒,心口像有蚂蚁在啃咬……

她刚在秦一恒房里悄悄布置,只喝过床头的一瓶水,难道……?

这时浴室门突然打开,走出来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他用浴巾包着下身,狭长精致的眉目打量着她。

女人一身性感吊带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好身材,脸上妩媚的妆容精致的让人心漾。

“是你?”

男人凛冽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复杂。

桑甜甩甩头尽力保持清醒,她不认得他。

男人额前湿发上的水,不时有两滴滴在敞露的胸膛,诱人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在她脑子里炸开。

秦一恒背叛了她,她为什么不能?

面前这男人,不管身材还是样貌,对她来说完全不亏。

她突然就不想忍了:“帅哥,帮个忙。”

“嗯?”男人浓眉一挑。

她把包往地上一甩,踢飞高跟鞋走过去:“我想睡你,开个价。”

药效发酵,她趁头脑发热伸手拂上男人的身体,坚硬的胸肌下,还有腹肌!

“住手!”男人大掌一过,轻而易举按住了她的小手。

“嘘……”

她纤眉微蹙,嫌他吵,伸出手指堵上了他的唇。

这张脸真好看啊!

她借着药劲媚眼如丝的望着,望着,一探身啄住了他绵薄的唇。

该死!

男人本能的身体一绷,脊背僵了僵:“你确定想要?”

桑甜两只手扒住他的脸,不时拍着:“嗯哼~姐姐会对你温柔的……”

男人唇角抽了抽,扯起一丝冷笑,倏地揽住她的背用力一带,便让她坐到了他身上。

“那就成全你!”

他大掌粗粝,毫不留情的撕开她的衬衫,顺势穿过她的胸衣往上探。

嗯!

十分迷醉被男人生猛的侵略散去七分,桑甜稍微理智:“慢,慢点!”

男人动作一顿,看到女人生涩的回应很快明白了什么,动作柔和下来。

*

两个小时后,桑甜不堪折磨,昏睡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她猛地睁开眼睛,感觉到身边男人熟睡的气息,先前记忆飞速在脑中闪现。

她是真•不知道如不如愿•睡了个男人……

灯还开着。

男人侧颜线条十分耐看,还有点熟悉,但她不记得在哪见过。

她忍着下身的痛穿好衣服,得尽快离开,还有些东西留在秦一恒房里,那对狗男女迟早会发现。

走之前,桑甜从包里抽出一叠纸币放在床头。

门咔嗒一声关上。

男人睁开眼,幽深眸光落在床头的钞票上,一片冰寒。

**

桑甜刚出房门,手机就震起来。

“小甜,你不是让我帮你看着你家机长吗?昨晚他们机组的人给他庆生,然后他就一个人回房间了,很乖哦~”

电话里是她的好闺蜜,宋蝶柔。桑甜眼神泛起一丝冷意:“是吗?”

“是啊,你家机长一直是孝顺的小狼狗~”

宋蝶柔语气有点心虚:“小甜,你是在赞比亚吗?”

“我今天换了班,身体有点不舒服在家休息。”

看来那对狗男女狂欢过后才发现房间被布置过,故意打电话来试探。

“那就好好休息,我这边工作不忙,有空我会继续帮你看着他的,你放心好啦!”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桑甜笑不达眼底。

最近宋蝶柔在国外主持一档美食节目,经常协调时间坐秦一恒的国际航班,还跟她说是为了帮她看住很有异性缘的秦一恒。

想不到最需要看住的,是她这位操心的好闺蜜!

*

桑甜坐最近一班飞机回国。

刚下飞机拿完行李不小心和一个人撞在一起。

她抬头,一句对不起被眼前男人的脸强噎回去:“是你?!”

男人眨眨眼,不置可否。

他每天都被这样的粉丝围堵,见怪不怪。

桑甜眼中男人的气质跟昨晚有点不同,她想,可能是装扮的问题,男人戴着鸭舌帽一身潮装,显得阳光活力不少。

男人刚想走又疑惑的退回来:“我觉得你有点面熟……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是,昨晚刚见过。”桑甜无奈挑眉:“你在巴黎睡了多少人,才能记不清?”

“睡……?”男人不懂。

桑甜看着他,狐疑:“你该不会是来找我负责的吧?”

“你说……昨晚……在巴黎酒店?”男人的声音像压抑着巨大的惊喜。

“对啊!”装什么大尾巴狼!桑甜没好气道。

嚯!

男人的表情从懵怔中醒悟过来,突然笑开:“失陪失陪。”说着脚下溜的比泥鳅还快。

到了角落,男人拿出手机打给通讯录里叫阎王的人:“哥!你昨晚在巴黎吧?”

“嗯。”

“你睡了一个女人?”

“嗯?”

“还是被睡的?你别否认,我刚见到了未来嫂嫂,嫂嫂真有趣,不仅不认识我是谁,还错把我当你,说要对我负责!”

这位阎王亲哥向来不近女色,怎么着突然就跟女人上床,还是被强迫的那个,这不是未来嫂嫂是什么?

得赶紧捧着!

*

桑甜不知道那男人抽什么风,反正她也不打算深入接触……

结果她还没打到车,男人突然回来:“这位小姐姐,绝击联盟在选代言人,我觉得你气质很符合,有没有兴趣试试?”

桑甜狐疑的看着他。

前几天宋蝶柔找她,说她想做绝技联盟冠军mask的专访主持人,让桑甜帮忙找mask的领队疏通疏通关系。

以前桑甜采访过mask,当时mask还不是带领战队横扫全球各大绝击联盟冠军的大神,他们算是相识于微时。

桑甜犹豫说那么久没联系,不能开口就求人。

结果秦一恒忙在一旁帮腔:“蝶柔在国外那么忙,还记着没事帮你照顾我,你就帮她一把吧。”

现在想想,可不是,都把他照顾到床上去了!

桑甜眼中冷光一闪而逝,这次,她要好好帮宋蝶柔一把!

见她没说话,男人继续游说:“你去试试,我觉得你很合适。”

“你怎么知道合不合适?”

这件事跟宋蝶柔有关,桑甜突然有了兴趣。

绝击联盟的代言人跟宋蝶柔要面试的主持人,影响力简直天差地别。

男人骄傲的扬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栾潇。”

栾潇?

这名字耳熟。

桑甜百度了一下,眼里一惊!

不仅是最近当红小鲜肉,还是栾氏二少爷……

绝击联盟的投资方就是栾氏……她不小心睡到了宝……两人互留了电话,桑甜打车回家。

刚到家就打给周律师。

“周姐,麻烦你帮我起草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我要把转给秦一恒的股份拿回来。”

曾经她蠢到信了秦一恒的甜言蜜语,她只负责貌美如花,商业上的事让他把关,她就把妈妈给她万盛集团一半的股权给了他。

让秦一恒一举成为万盛集团的大股东,这两年他没少在万盛帮他老爹拉帮结派助长邪风。

现在她要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周律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桑甜,你清醒了?”

“我早该醒了,再不醒,我被人扒了皮吃完肉只剩骨头还问人家香不香。”

桑甜垂下眸子,浓长的睫毛在眼底遮起一片阴影。

**

桑甜准备好一切,当晚,秦一恒就带着宋蝶柔一起回家。

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审视,秦一恒解释:“蝶柔说你身体不舒服,要跟我一起回来看看。”

“对啊小甜,你怎么样?”

“没什么,胃疼老毛病了。”桑甜尽力保持语气的正常。

“你昨晚换班,今晚是不是要飞?”秦一恒有点迫不及待。

桑甜点头:“怎么了吗?”

“没什么,”秦一恒压抑着喜悦:“这不是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吗?”

他是带宋蝶柔回来共度春宵的!

以前也有几次这样的情况,她走,宋蝶柔也说马上走,其实是在她家睡她的未婚夫!

还当她是以前的傻子。

她之所以傻,是因为秦一恒说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她喜欢他那么久才终于跟他在一起,宁远装成他的傻女人,但是不代表她从来都没有脑子。

“好啊,那你替我请假,我不飞了。”

桑甜说完坐在沙发上,抄起手,看秦一恒眼神倏然变冷。

“开玩笑的。”她站起来。

秦一恒和宋蝶柔的眼神瞬间缓和,可下一秒桑甜又扯过秦一恒,撒娇:“我自己已经请好假了,你刚回来,我在家陪陪你~”

狗男女的眼神又落了下去。

变脸变的太快,桑甜看着心里冷笑。

“小甜,既然你身体没事,我就先走了。”宋蝶柔悻悻的,不想在她面前暴露太多,用离开做幌子。

秦一恒忙不迭跟出去:“这么晚了,我送送蝶柔。”

桑甜眼里闪过一丝狠绝,在他眼里,她这个未婚妻完全比不上外面的野玫瑰。

两人刚出门,宋蝶柔就嗔怪:“说好了今晚要陪人家的~”

“这不是事发突然吗?”

“我不管,你找个借口跟我回家,陪我~”宋蝶柔不松口。

秦一恒更谨慎:“巴黎酒店房间准备的玫瑰香槟很蹊跷,今晚我们忍耐一下。”

宋蝶柔没好气的推开他:“都说了是酒店为你准备的!怎么可能是桑甜那个蠢货!你就是还在意她,还想骗我!”

秦一恒忙哄着:“她手里还有万盛的股份,过几天股东大会需要她的支持……”

“那你还不快把她的股份都弄到手?”

“这不是正用结婚的事迷惑她吗?放心,我一定赶紧处理……”

说去送宋蝶柔,秦一恒送了二十分钟才回来。

“这么晚了不好打车,耽误了一会。”他苍白的解释。

桑甜不疑有他的笑:“一恒,婚礼策划公司提供了三套婚礼方案,有童话风的、科技感的还有传统中式的,你喜欢哪个?”

“随便。”

秦一恒看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回答。

宋蝶柔好像给他发了很多消息。

似乎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对,他忙扬起眼睛柔和语气:“都依你~”

“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当然要我们都觉得好才行,”桑甜缠着他:“我一个一个讲给你听啊。”

秦一恒越是不耐烦,桑甜越摆出一百二十分的耐心,怎么琐碎怎么讲,直讲的秦一恒连连摆手。

“小甜……我爸说找我有事,我得回家一趟……”说完迫不及待要走。

还不是去夜会宋蝶柔。

他们竟一晚都忍不了!

“我身体不舒服,你不能在家陪我吗?”桑甜跟上来,抱着一丝希望。

秦一恒忍着不耐烦:“是股东大会重选董事长的事,很重要,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到时候你和我都支持我爸,他就能上任,乖,我争取早点回来。”

秦一恒拿起外套就走,桑甜抓着一大堆文件在门口截住他:“那我就选童话风了。”

“随你。”

“那你签个字,我好让他们去筹备。”

秦一恒急急扫了一眼合同,桑甜给他翻着,他草草签掉走人。

看着底下股权协议书上秦一恒的签名,桑甜眼里泛起一丝冷光。

她小时候的暗恋,长大后的初恋,这场关于秦一恒的梦做了太久,久到连她都忘了只是一场梦。

桑甜,现在该是梦醒的时候了……

第二天,桑甜去单位交了辞职信。

然后直接去电视台,离选绝击联盟代言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她先去找品明月。

品明月是电视台的编导,当年陪她一起闯荡成长,跟她关系最铁。

一听说她为了秦一恒又辞了工作,替她惋惜:“桑甜,你会不会太爱秦一恒了?就因为他小时候救过你,是你的初恋?”

之前秦一恒说,从准备结婚开始,就让她在家安心做全职太太,现在想想,哪有什么宠溺,还不是为了不让她缠着他,他好随时带宋蝶柔到处飞,到处做!

不过她现在辞职,可不是为了他……

品明月不知道桑甜是来面试代言人的,今天跟代言人一起面的还有专访大魔王mask的主持人,以为她想试试重新主持。

“这次mask的专访机会很好,你知道吧,宋蝶柔可铆足了力气,要是她拿下了,她就稳坐电视台一姐的位置了!”

“我当然知道。”

看桑甜淡定如水的样子,品明月忍不住生气。

当年她一路陪着桑甜成长为晚会、娱乐两栖全能的主持人,日后台里妥妥的摇钱树,可她怎么就是个恋爱脑呢?!

要不是当年她说辞职就辞职,回家当金丝雀,品明月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编导的职位。

“不过是面试,又不是真的能选上她……”桑甜眸光一闪。

品明月顿时察觉到什么:“你动用了你家的关系?有别的安排?”

桑甜莞尔一笑,她还不想解释太多,不过秦一恒和宋蝶柔,她一定把他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

时间差不多了,品明月出来送桑甜,对面拐弯有人走的急,跟品明月撞了一下。

那女人立马吊起嗓子叫嚣:“你走路不长眼睛的!”

“这位小姐,明明是你不看路撞了我们。”桑甜气不过理论。

身边品明月扯了扯她,道歉:“林小姐,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桑甜见过这个女人,她叫林巧巧,最近很出名。

之所以她一心只有秦一恒还认识她,因为这个林巧巧不仅是网红,她的本职身份还是秦氏旗下航空公司的空姐。

自从林巧巧成了宅男女神,秦氏航空公司就把她当成代言人一样捧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刘哥你看看,你手下的人都是些什么素质?影响我等下的试镜,她担待的起吗?”

桑甜这才看到,以前的刘副台长跟在这个网红脸身边,立即板着脸训斥:“品明月你怎么干什么都毛毛躁躁!你手上那个杰出青年演说节目我看还是换个人做,台里这么重视,你再搞砸了!”

“台长,那档节目说好给我做了。”

“别说了,就这么定了!”

刘副台长脸色立马转换:“走吧巧巧,面试时间快到了,这次绝击联盟的代言人非你莫属啊!”

桑甜坐电梯去顶楼会展厅试镜,电梯门打开,无聊等待的人都看过来,本来是漫不经心的一瞥,却都移不开眼睛。

这女的长得太好看了吧!

一群女人怔了一秒后,同时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是去哪整的,技术还挺好!

“这不是当年电台红人桑甜吗?”

有人认出了她:“就是正当红辞职回家伺候未婚夫的那个千金小姐。”

“是吗,那这是家门中落了,还是未婚夫不要她了,重新抛头露面来了?”

“要我说,这种人就是女人的耻辱,出来干什么,丢女人的脸吗?!”

“哗——”

桑甜起身一转,手里的咖啡哗啦啦洒了身后两个说的最欢的女人一身。

两个女人顿时懵了。

“你干什么?!”

其中一个反应快叫起来,她们等下要面试,一身行头全脏了。

“我只是提醒你们,不管我靠家里还是靠男人,我都有的靠,不是你们能得罪的起的!”

她想换个地方坐,周围那两个女人的同事拦住她:“你这是仗势欺人,有钱人就了不起吗!”

“对!道歉!”

“一个寄生虫,还想来这撒野……”

一片指责中,桑甜冷着眸子睨着对面一群人。

这时,一个柔软温和的声音穿过众人,来到桑甜身边:“我替小甜跟大家说声对不起,小甜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宋蝶柔拉着桑甜,表情柔弱:“小甜,你要是也想面试主持人就跟我说啊,我们好姐妹,何必做竞争对手,不如我退出吧。”

“蝶柔,这种人你还护着她?值得吗?”

周围人为宋蝶柔打抱不平,桑甜不屑的冷眼瞥着。

“反正我也没多大把握,桑甜多漂亮家里又有背景,她更合适。”

宋蝶柔语调谦虚的说,她一句话故意点出漂亮和有靠山两个点,惹得围观的女人们妒恨更深。

“蝶柔你别妄自菲薄,栾氏强调了,他们想选个活泼清纯型的主持人,你连恋爱都没谈过,多适合?”

桑甜隐隐蹙眉,想起宋蝶柔和秦一恒在床上激吻的情景,不禁一阵恶心:“好啊,那你退出吧!”

宋蝶柔一下子噎住了,瞟了眼桑甜,她怎么觉得今天桑甜不大一样?

周围人看到直接的桑甜和闪烁的宋蝶柔,不自觉的感觉宋蝶柔的话有点假。

这时电梯门再开,走出来一位珠光宝气的女人,身后跟着两个助理,阵仗有点大。

两边的人自觉给女人让道,只有桑甜站着不动。

女人走过桑甜身边,瞪了她一眼:“你不是那个品明月身边的……什么什么……你来干什么?怎么,费尽力气拿了张面试资格,还想专访mask?快别做梦了!”“林小姐,您坐。”

林巧巧走到离会展厅最近的位置,立马有人站起来给她让座。

她毫不客气的坐下去。

身后助理在她耳边科普:“她是桑甜,秦少爷的未婚妻,就是辞了主持人去缠着当空姐那个……”

林巧巧抬眸,眼里更有讥笑,看来在秦氏航空人眼里,完全不把她这个未来少夫人放眼里,秦一恒对她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她以前是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双眼,真瞎啊!

“谁说我是来试主持人的?”桑甜语气笃定。

“哟!”

林巧巧像听到了多不得了的笑话:“难不成你还想当代言人啊?就你,也配?”

“如果我都不配,你这张整容没把握好分寸的网红脸就更不配!”桑甜回击回去。

她站着,林巧巧坐着,围观的人莫名感觉桑甜气势强很多。

可能还跟林巧巧真顶着一张网红脸有关……

林巧巧每天想尽办法辟谣,最烦别人说她整容,这会气的下巴快歪了。

周围刻意讨好的人赶紧劝慰:“巧巧,你别跟这种人生气,凭你的人气你肯定能拿下代言!”

这时林巧巧的助理从里面出来:“巧姐,这是你的号码牌。”

众人一看,她们来的早的牌数却都比林巧巧的大,林巧巧轻轻松松拿了个二号。

林巧巧却不满意:“怎么是二号?!”

来之前她跟秦董事长通过电话,秦氏也投资了绝击联盟,她来试镜是提前打点过的,只要栾氏负责人不说什么,基本内定了。

助理低声答:“说是一号被人预留了。”

“谁啊?”

这时,从走廊尽头的休息室里走出一个高峻的身影。

众人目光不自觉就被那人吸引去,棕色的短发打理有型,狭长的眼睛闪着光芒,一脸的青春活力,一个字,就是帅!

男人完全不理会周围女人们的惊呼,走到桑甜身边,自然打招呼:“你来了!”

这个桑甜!竟然敢勾引栾潇!

那可是栾氏二少,还是绝击联盟的代言人之一,这次就是再选一个女代言人跟他搭档!

她这么做,更让后面人嫉妒的不要不要的!

“这是你的号码牌。”栾潇递过来。

桑甜自然的接过。

宋蝶柔瞥了一眼,看上面字数比划好像不少,暗中冷笑。

也不知道桑甜什么时候认识的栾潇,不过她过气那么久,号码牌肯定是排在最后的了!会展厅的门终于打开,负责人通知大家先试代言人,后选主持人。

“请一号入场准备!”

后面排排坐的试镜者左右环顾,这个一号到底什么来头?

没听说谁拿到一号啊,刚才背景那么强的林巧巧都只是二号……

到底是什么神仙人物?

在众人的猜测声中,桑甜起身。

宋蝶柔不解的扯了扯她的衣角,桑甜拨开她的手大方的走了进去……

留下一脸惊愕的众人。

“那个……过气的寄生虫,是一号?!”

*

桑甜走进展厅,没想到的是,秦一恒的爸秦四海也是评委之一。

林巧巧是秦氏的活招牌,怪不得她在外面那么嚣张。

秦四海自然也没想到桑甜会来,两人尴尬对视一眼,趁还没正式上台,秦四海主动打招呼:“小甜也来了?”

“凑个热闹。”桑甜语气淡淡的。

秦四海只当这个天真的准儿媳是闲的慌,没多想:“小甜啊,明早十点万盛董事会选举,你别忘了啊。”

“怎么会?我肯定要去支持伯父啦。”桑甜巧笑。

看着秦四海满意的笑,她突然问:“那今天伯父也会支持我的哦?”

秦四海老眼里尴尬的光来不及掩饰,桑甜冷冷一笑不再理会。

“一号请上台!”

桑甜应声上台微笑问好,落落大方:“评委们好。”

“桑小姐,请先自我介绍一下,着重讲一讲,你为什么适合做绝击联盟的代言人。”

“贵公司对代言人的要求是阳光、健康,最好有良好的舞蹈功底,因为拍摄中会有很多打斗动作要求身姿舒展优美,我从小学舞蹈……”

桑甜提前做过功课,她的回答大方得体句句到位,气质形象也很舒服,评委席上的人频频点头,就是人气嘛……差太多。

“桑小姐,请把你以前跳舞的视频留下,就可以回去等通知了。”

“好的,再见!”

桑甜刚要转身,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不如即兴跳支舞,看看功底到底如何?”

台下大步跨上来一个男人,桑甜一抬眼,对上男人那双深邃的墨瞳。

男人身材高峻,脸部线条完美,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举一动都透着优渥和沉凝。

桑甜一惊,这男人的气质,完全就是巴黎酒店那晚的男人。

但他不是栾潇啊!

虽然很像,但……

“栾总!”

“您怎么亲自来了?”

几位评委齐齐站了起来。

栾总……商界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栾城言?

疑惑中,栾城言已经走到她身边对她伸出了手。

桑甜只能硬着头皮靠近他,他手上使力,牵她走去舞台中央,台下所有人大气不敢出。

栾城言主动揽上了桑甜纤细的腰肢,俯身贴近她耳畔。

“谁准你到处认错人?”

他冰凉的声音从喉咙里滑出,低沉沙哑,打的她呼吸紊乱。音乐起,栾城言带着桑甜翩翩起舞。

几乎不用磨合,他们的舞步便默契起来,她在他手中旋转,划出流畅的弧线。

桑甜从小学舞,舞姿特别舒展,好像一只轻盈的蝴蝶扑簌着薄如蝉翼的翅膀。

栾城言高贵如同帝王,而桑甜就是帝王阔臂中受宠的一只精灵。

台下所有人都被桑甜和栾城言的舞步吸引,连秦四海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准儿媳很适合这次的试镜。

栾城言墨瞳也在闪烁,女人周身散发的光环被他尽收眼底:“再快一点,你可以吗?”

桑甜点头,瞬即随他加快了节奏。

呢喃软语之后,他们舞的紧锣密鼓,一舞终于结束,还让所有人都觉得有所留恋,展厅里一时间万籁俱寂。

不知谁第一个鼓起掌来,而后掌声四起。

“合同会发到你邮箱,今天的试镜到此结束。”

栾城言的声音毫无温度,却炸开了身边所有人的情绪。

栾总这是……直接敲定了?

“栾总,就这么定了代言人……不好吧?”

秦四海虽然忌惮栾城言,但还是忍不住质疑,搞了这么大阵仗,这才面试了一个,就直接定了?

最关键的是,他安排的林巧巧还没登场啊……

“哪里不好?”栾城言狭眸睨过来。

秦四海吸了一口气才横心道:“桑甜好是好,就是人气太低。”

“人气这东西,靠捧的,栾氏捧不起吗?”

栾城言波澜不惊,转眸看向桑甜:“专访你准备一下,主持人也定你。”

*

桑甜走出会展厅门时,外面人正围着林巧巧。

“巧巧,等下要跳舞的吧?你准备跳什么?”

“跳什么重要吗?巧巧不用跳也行啊,不仅有秦氏支持,就是看栾总的面子,谁敢说不定巧巧?”

“这种事不能乱说的。”林巧巧脸颊红着。

周围人只当她是谦虚,恭维一片:“先恭喜巧巧了!”

“代言了绝击联盟就彻底发达了,到时候邀请你做节目,可别忘了我们啊。”

林巧巧得意的点头,以前她正经做空姐时,有一次见过头等舱的栾城言,矜贵俊美的让人沦陷!

她只是给他服务时被他瞥了一眼,但林巧巧就觉得栾城言一定对她有意思!

除了她,谁还能配得上栾城言?

回来后,她就把偷拍栾城言的照片给姐妹们看,还说栾城言一直看她,对她有意思,久而久之人们就信了。

桑甜出门时刚好听到他们议论,忍不住冷怼:“你就不怕打脸的时候疼哭吗?”

“怎么,你嫉妒啊?看你灰头土脸的出来,明星梦泡汤了?”林巧巧讥讽。林巧巧的助理推了一下林巧巧,示意她别激动影响状态:“巧巧姐,下一个到你了!”

会展厅门开,负责人走出来,林巧巧作势整理着发型准备进去试镜。

但负责人却面向大家公布:“今天到此结束,大家都散了吧,代言人定了,主持人也定了。”

“什么?”

所有人都懵了,这才面试了一个人,怎么……怎么就都定了呢?

“没错,代言人和主持人,都是桑甜小姐。”

“不可能!”

“这样不公平!”

林巧巧愣了一秒后,第一个带头叫嚷起来。

负责人带人维持秩序,朗声道:“这是栾总亲自拍板的,不会更改!”

“栾总?”

“巧巧,你不是认识栾总吗?你去跟栾总说说,我们还没面呢,准备了这么久……”

林巧巧被推搡的从脸红到了脖子,她哪认识什么栾城言……栾城言知道她是哪根葱……

众人见她话都不敢应,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敢瞪负责人,只能都瞪着林巧巧发泄。

“没什么本事,吹牛倒是有一套!”

**

桑甜不想理会这些墙头草,去外面等电梯,结果刚到走廊尽头,就被一个突然伸过来的长臂扯了过去。

“认出我了?”男人磁性的声音很低沉。

她抬头,对上栾城言深邃的狭眸,点头。

栾城言眸子里似笑非笑:“谁给你的胆子,随便认个人就要负责?”

他在指她认错栾潇的事……

谁叫他行踪神秘,没几个人知道他长什么样,而且他们兄弟俩又那么像!

但是桑甜嘴上不说:“栾总现在是想让我负责吗?”

“你打算怎么负责?”

他还来真的?

桑甜却不怕:“你尽管提要求。”

栾城言大掌牵起她的手,道:“跟我走!”

他开车送她回家,拿出户口本再回到车上,桑甜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但更不真实的还在后面。

栾城言直接带她去民政局,走绿色通道,二十分钟后,她就拿到了平生第一张结婚证。

公章敲下去前,栾城言看着她的眼睛:“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桑甜认真的对上他的眸子。

从她几次跟栾城言的接触看,栾城言虽然冷峻阴沉,但他骨子里是真的绅士,不知比秦一恒那个人渣强多少倍。

选择了栾城言,是她向过去痴狂单恋告别的第一步!

“只是我有一点疑惑。”她说。

“问。”

“以栾总的身份,该不至于主动让我负责,睡一晚就是一辈子吧?”她扬着漂亮的杏目,细察着他。

栾城言脸上没有一丝多余表情:“栾氏需要一个女主人。”

言下之意是,即便没有感情也可以。

桑甜并不意外,但……

“为什么是我?”

栾城言看着女人仰起来的小脸,聪明又谨慎,狭眸里泛起亮光:“是你主动送上门,为什么不能是你?”

四目相对,三秒钟后,桑甜露出一个微笑:“好,我不后悔!”公章敲下。

再上车,桑甜已经变成有夫之妇。

“栾总,我有一个要求。”

“说。”栾城言长腿交叠,慵懒的看着她。

“我希望暂时不公开我们的关系。”

“为什么?”

“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暂时不能让秦一恒起疑,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是你的妻子,我会洁身自好,搬回我自己家住,离开秦一恒的家。”

栾城言看着女人认真的眸子,他当然相信。

她作为秦一恒的未婚妻这么久仍是处子之身,他还有什么不信?

“好!”

栾城言狭眸微闪,再看她时眼含锐光:“不过你要快一点,我耐心不多。”

桑甜应下来,又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

“不过以后,我想靠我自己。”

桑甜打开车门下车,特助周彻请示后座的栾城言:“总裁,您就这么放夫人走吗?秦氏父子多疑阴狠,可不好对付……”

栾城言不动声色。

女人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孩,如今他也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少脑子。

**

秦一恒下班回家,没见到桑甜的人,有些诧异。

平常她只要不飞,都在家里贤良淑德的等他,他打给她,听说她搬回桑家住了,吓的不行,半个小时就开车杀到。

“小甜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生我的气了?”秦一恒急急打量着她的神色。

桑甜表情自然:“没什么,就是想家了,回来住几天。”

“真的?”

明天还要开董事会呢,要是搞砸了桑甜的支持,秦四海非得打断他的腿。

桑甜不置可否的点头。

秦一恒看不出有什么不对,逐渐放心:“小甜,今天你去试镜代言人……还入选了?”

消息真快啊!

秦四海、林巧巧和宋蝶柔今天势必都很不爽,想必都在他面前抱怨过了,他这是来试探的。

桑甜当然不会露出马脚,娇俏的笑:“是啊,你为我高兴吗?”

秦一恒笑的有点苦:“当然,你那么漂亮……不过……你不是说要安心在家当全职太太……不会再踏进那个圈子吗?”

桑甜早想好了说辞:“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不过那天蝶柔说得对,她说我像个寄生虫,我想我还是出去做点事,这样才能配得上你。”

小说篇幅过长,喜欢的朋友自行前往【书界锦鲤】,回复“328”继续阅读~

所推小说均来源于书界锦鲤,小说作者为本平台签约作者,合约存续期间书界锦鲤拥有该小说正规版权,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违者后果自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