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宁悦的小说,心动难控_最新章节_1、重逢

宁悦的小说,心动难控_最新章节_1、重逢

互联网 2021-07-27 22:55:07

一时,她有种不该来S市玩的错觉。

没诉完苦,温嘉扬被家里的一通电话叫回去。

临走前,他给了宁悦多张会员卡,说是他家里产业的,她去玩,可以凭借会员卡里面的金额来免单。

宁悦和温嘉扬其实没多熟,他俩之所以认识,是她三年前在毕业旅行时,她在国外的一个旅游景点,不小心掉入到河里,恰好,旁边的温嘉扬经过,把她救了起来。

都是一个国家的人,又在陌生的国度,对方明显不是坏人,对自己又有救命之恩,她就和温嘉扬交换联系方式,搭伴玩了几天。

回国后,她定居在B市,偶尔会跟在S市的温嘉扬网上聊聊天,打打游戏,对他的情况不是十分了解,只知道他是个不差钱的富二代,人生志向就是想当条咸鱼。

现在看着他给的会员卡,宁悦发现其中有一张黑卡,上面写着某某银行。

显而易见,这是银行大客户才会拥有的银行卡。

温嘉扬那个二货,把银行卡也一起给她了!

宁悦不由拿出手机,想拨打温嘉扬的号码,叫他回来拿卡。

号码还没找到,江烟雨的电话进来,她顺手就按了接听键:“烟雨,你那边怎么样了?”

江烟雨下午出门时,她想帮着去抓渣男和小三,免得江烟雨孤军作战会吃亏,可江烟雨说不用她的帮忙,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恨恨地环视一遍周围,没发现渣男和小三的踪迹,江烟雨道:“宁悦,要麻烦你来帮我。”

“地址发过来。”

收到江烟雨的发来的定位,宁悦立刻打车前往。

路上,她电话联系温嘉扬。

误将银行卡给了宁悦,温嘉扬丝毫不担心,跟她约好明天见面拿卡。

江烟雨是要在酒店,当面抓到渣男和小三开房。

宁悦去的地方,自然就是她蹲点的酒店。

再次收到江烟雨发来的定位,宁悦仔细看了看,辨别出来,江烟雨应该是在酒店的地下车库。

她问了问工作人员,根据工作人员的指引,慢慢地走到车库。

酒店是五星级的,在S市很有名,客户定位是非普通人,车库里停放着的车,一眼望去,各类豪车的标志特别明显。

宁悦扫视四周,想找到江烟雨在哪里。

人还没找着,耳边忽然响起砰砰砰,像什么东西在被砸的声音。

宁悦无意识地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江烟雨正举着一个消防瓶,疯狂地在砸一辆车的挡风玻璃。

认识江烟雨多年,宁悦第一次见到江烟雨这样,被吓了一跳,急忙走过去:“烟雨,你在做什么?”

看见宁悦来了,江烟雨也没停止行动,怒不可遏地道:“我借三十万给渣男买车,现在他背叛我,劈腿其他女人,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没当场抓到渣男和小三开房,只在车库里找到渣男的车,江烟雨忍不住报复渣男的冲动。

一听,宁悦就知道这车是渣男的。

扫了扫监控的摄像头,宁悦建议:“烟雨,不要砸了,有摄像头,万一对方告你,麻烦!”

江烟雨冷笑:“他和小三是一个公司的同事,他要敢告我,我就闹到他们公司去,让他们两个丢掉饭碗。”

宁悦:“……”

车子的质量实在不错,江烟雨用尽全身力气来砸,挡风玻璃也就多了几道裂痕。

然后,江烟雨将车灯和后视镜都砸了,看着原本崭新的车子,变成破烂的样子,心中的恶气也出了不少。

宁悦隐隐担心,江烟雨这样砸渣男的车,车库里又有监控,渣男要是真拿来法律当武器,告江烟雨,她会有麻烦。

江烟雨满意地将消防瓶放回到原来的地方,整理了下衣衫,对宁悦道:“走吧,我们回家!”

正当两人想离开时。

忽然,一个中年男子冒了出来。

男子皱眉注视她们:“你们是谁?为什么要砸我的车?”

江烟雨瞪大眼睛:“……你的车?那明明是我男朋友的车!”

男子似是听到什么笑话般,拿出手机,一边拨打报警号码,一边朝江烟雨道:“谁不知道我们老板单身!你砸我们老板的车,还敢自称是他的女朋友,不知天高地厚,等着蹲号子吧。”

老板的车……

犹如遭遇晴天霹雳,江烟雨人被吓傻了。

愣了愣后,宁悦明白江烟雨是砸错车。

见对方要报警处理,她忙不迭地道:“先生,不好意思,我朋友是想砸自己男朋友的车,误砸了你们老板的车。你不要报警,我们私下解决,行吗?”

报警会让事情变得很麻烦,说不好江烟雨会被行政拘留,能好好地商量解决,还是商量为佳。

男子已经打通报警电话,没有理睬宁悦说什么,而是跟接线员讲述发生了什么。

没跟警察打过交道,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江烟雨面如死灰,害怕地抱着宁悦的手:“怎么办?”

宁悦安抚地拍了拍江烟雨的背,再跟男子说:“先生,真的抱歉,我朋友不是故意的。车子损坏,要多少修理费用,我朋友一定会陪的,你能不能……”

男子没听她说完,拿出年长者教育年轻人的姿态:“肆意妄为,是要被社会毒打的。你们不要光想着赔钱就了事了,有什么话跟警察说去吧。”

“……”宁悦无奈。

现在,只能等警察过来。

在等待警察时,男子不知道又给谁打了电话,态度毕恭毕敬的。

宁悦猜,他大概是给他老板打电话。

几分钟后,不远处的电梯开门,里面走出一个年轻男人。

江烟雨怕得要死,瑟瑟发抖,抱着宁悦不撒手。

宁悦唯有也抱着她,背对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是正对着电梯的方向,余光扫到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立刻恭敬地道:“楚总!”

“怎么回事?”

低沉冷淡的男声响起。

不知为何,宁悦觉得这道声音很熟悉。

而且,中年男子称呼声音主人为“楚总”,这个楚,她也很熟悉。

莫名的,她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自家老板问起情况,中年男子一五一十地道:“楚总,我一来车库,就看到她们两个女孩,在砸您的车,有个女孩还自称是您的女朋友。”

宁悦;“???”

这大叔的理解能力是真不行。

宁悦松开江烟雨,想跟车主好好聊聊,争取赔钱了事,不用去派出所。

她刚转过身,一张冷漠俊美熟悉的脸庞,猝不及防地闯入眼中。

顿时,她全身血液仿佛停止流动,大脑一片空白。

宁悦条件反射地想掉头走人,然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她刚迈起步伐,背后响起一道冰冷而克制的声音。

“宁、悦!”

温嘉扬苦着脸:“因为看不惯我当无业游民!我就纳闷了,家里的生意,有我哥接手,不用我操心,我等着收分红过日子,我家里偏觉得我不上进,要让我早点结婚生子,有养家的压力,这样我就会正经工作。”

宁悦百无聊赖地坐着,专心听朋友诉苦,偶尔会分一下神,听听舞台上的歌手在唱什么。

这次,歌手换了一首抒情的歌,唱得蛮感人的,她注意力有些分散。

宁悦随口问:“你哥多大?”

温嘉扬:“……有区别吗?都是同一年生的!”

宁悦忽略年纪的问题,转而问他:“你家为什么催婚这么早?”

“……”宁悦嘴角抽了下,“这不是你自己开的头吗?你刚才说了,你家里看不惯你当无业游民!”

温嘉扬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光:“人活着真难!”

说了一通后,温嘉扬又问回那个问题:“你被催婚没?”

今天是第三天,好不容易休息好了,她可以和江烟雨一起去玩,不料,江烟雨发现男朋友劈腿的蛛丝马迹,要去当面捉渣男和小三。

然后,知道她在S市的温嘉扬,非要约她出来喝酒,喝了小半杯酒,她全程只听温嘉扬诉苦。

宁悦:“……”

温嘉扬作为一个富二代,有混吃等死的资本,即便是结婚生子,也不会有养家的压力。在被父母催婚这件事上,他无法引起她的共鸣,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听他倾诉。

“二十七,马上奔三了。”

“还年轻,你不也说你哥接手你家的生意吗,肯定有很多事要忙,成家可以晚点。你一个无业游民,早点……”

温嘉扬打断她:“宁悦,你之前跟我说,没有稳定工作,只要有收入,叫自由职业。你天天闷在家里,靠画画为生,我没说你是无业游民,你怎么说我是无业游民?”

宁悦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缓缓道:“没有,我哥三十了,都没结婚,要催,也是催我哥。”

温嘉扬愤愤道:“我哥也没结婚,不催他,反而来催我!”

宁悦觉得她活着也挺难的。

受好朋友江烟雨邀约,她从B市飞来S市玩,行程都定好了,白天去玩,晚上就住在江烟雨家里。

到S市的第一天,她想休息好,养足精神,再出门玩,结果呢,江烟雨楼上的邻居,大概是个神经病,大半夜不睡觉,不停地制造噪音,搞得她第二天精神萎靡,没有精力玩。

直到,温嘉扬突然说:“二十五岁,我就被父母疯狂催婚,到我五十岁时,怕是要入土了,唉,真烦!宁悦,你跟我同龄,你父母开始催婚没?”

宁悦纠正:“我半年后生日,现在是二十四岁。”

一家环境幽雅的清吧里。

夜晚。

阅读心动难控最新章节系%2c统.小!说_网 w w w点ku wx点n et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