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安小汐现代言情小说,男主占有欲爆棚的小说,四本现代言情小说——回首阑珊初识君

安小汐现代言情小说,男主占有欲爆棚的小说,四本现代言情小说——回首阑珊初识君

互联网 2021-09-17 14:14:36

大家好,我是古今小小说,十年书龄小仙女,每天为大家推荐各种好看的言情小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喜欢的话可以分享给朋友,或者收藏起来。若大家有什么想看的书,可以在下方留言哦。本期整理的是力荐男主占有欲爆棚的小说,四本古言情小说——回首阑珊初识君。

《嫁给林安深》——疯子小姐

简介:低调,神秘,才华非凡。这就是世人对于林安深的所有了解。而作为助理,简璐对他了解其实只比外面的人多两点。一,林安深不与任何人交流。无论语言,眼神,肢体。二,林安深厌恶任何声音。无论说话声,歌声,好听的,不好听的。

精彩片段:“林安深,一句话,你去不去寿宴。”“不去。”“那我自己去,代表你去。”“不准去。”“我有人权,明天就去买机票。带上冰箱里头的泡菜送给爷爷,就说这是你做给他的生日礼物。”简璐压上林安深的胸膛,在他上方挑衅地看他。

谁知林安深完全不接招,转开了眼,风清云淡地说:“你去吧。”简璐懵了懵,还在思量这三个字里头的分量,又听见他加强语气说:“真的,你去吧。”他……投降了吗?但是简璐越回味他这句话心里越是长毛。果然,林安深最后把话说完整:“要是你上了飞机,我就把家里的电和水都停了。”“干什么?”“绝食。”崩~!两个字就把简璐击晕在床上。

他……他竟然用绝食来对付她!卑鄙!毫无疑问,第二回合,林先生轻而易举打退林太太。第二个清早,才回到公司,简璐就发现今天仍有一堆工作排在林安深的行程表上。简璐郁闷,他的行程满得连她想要插根针进去都难。下班后很久,林总设计师属下的两个大部门设计部和工程部,都很郁闷地加班进行中。简璐决定到设计部探一探情况,谁知刚到电梯前站定,电梯门正好打开,里头一下子跳出一个人影来。简璐吓一大跳,对方显然也吓了更大一跳。

《想你时心稀巴烂》 作者:舒虞

简介:传闻陆南渡玩世不恭,直到某天酒吧来了个女人,陆南渡看到她下意识摘下唇间的烟藏在了身后,有点无措。江西也没想会再见到前男友。那个在人前暴躁狠厉,到了她面前会抱着她撒娇,装乖巧装可怜的陆南渡,那年他就是这样利用她心软把她骗到手,玩弄感情。江汐要走时陆南渡攥住她,眼角耷拉:“姐姐。”“陆南渡,是不是又想让我心软?”江汐挣开他手,“不会了。”

精彩片段:你看看我好不好?她曾经看过他无数遍,他也似乎万千宠爱。到头来她入戏,他局外者,游刃有余抽身。江汐没有回头,声音平静:“松开。”“你还在怪我。”陆南渡说。有情绪的都是未放下,不恨不爱才是最平静遗忘。“没有,”江汐很平静,“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至于。”“你说谎。”几秒过去,陆南渡说,“你还在讨厌我。”江汐安静。陆南渡又重复了一遍:“你讨厌我。”明明以前宠都来不及。又一辆车呼啸而过,路灯年久失修,闪了闪,夜色寂静。“我以后对你好,你别讨厌我了好不好?”

沉默半晌,江汐开口:“陆南渡,不是什么事都有以后。”两人都没说话。“八年了,”江汐顿了一下,“我过得很好,你也是。没有对方我们也过得不错,没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她话音一落,身后陆南渡又箍紧她一分:“我没有。”他像个小孩,直白将自己喜怒说给她听:“姐姐,我没有过得很好。”过得不好吗?年少有为,权力在手,千万人俯首称臣。他想要的都要到了。怎会过得不好。

江汐感到无力:“陆南渡,是不是又想骗我?”安静几秒,她说:“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怎么可能毫无长进?”江汐能闻到陆南渡轻微酒味,不重。似乎知道怎么说都没用,他抱紧了她几分,头垂下,眼睛压在她肩膀上。落败,迷茫,无措。江汐抬头看了眼天,许是今晚喝酒缘故,她才会站在这里和陆南渡对话这么久。她低头,抬手要去掰开陆南渡搂着她的手。陆南渡忽然开口:“我没有骗你。”他话音一落,江汐顿住,但也仅仅停顿一瞬,毫不犹豫掰开了他的手。像以前任何一次,她没回头,径直经过了马路。

《谁怕谁》 作者:君约

简介:“今天殷老师掌镜?”肖樾:“嗯。”“听说她占你便宜了?”肖樾:“……卷个袖子也算?她没抱我也没亲我。”那你这么不高兴干嘛?

精彩片段:挂掉电话,殷遥随意地翻着朋友圈,忽然意识到好像有很久没有看到肖樾的动态。她从列表里找出肖樾,看到会话界面的消息停留在七月二十号。那天她瞒着薛逢逢偷偷喝酒,夜里没有回家,窝在工作室的沙发上,半醉半醒,原本要给她那久未联络的亲哥哥发消息,结果在微信通讯录里点岔了一行,发给了肖樾。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你是不是忘记了?”这句话没头没脑,想来肖樾一定是很疑惑,在深夜十二点还回复了她。而殷遥那时大约真的是喝高了,头脑发昏,看到他的头像和名字,不知怎么就走偏了道,她醉意朦胧地在微信里撩了他,次日醒来全然不记得,后来看到微信里那些胡言乱语,才知道自己多荒唐。殷遥一时不知怎么处理,鸵鸟心态地将这事儿搁置了。

之后的两个月她又是棚拍,又是外景,还要飞来飞去赶行程,忙得没有空隙,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殷遥不确定肖樾是不是将她拉进了黑名单,于是点进他的头像,发现以前那些动态还能看到,只是近期没有再发。她将那晚发的荒唐话又看了一遍,越发觉得自己十分过分,平生第一次赞同薛逢逢说的:喝酒误事。她不确定自己对肖樾什么想法,是因为单纯觉得他长得很合心意,还是因为周束走了,她身边空了下来,迫切需要有人来填补,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让她酒后在社交工具上欺负了他。

但殷遥很清楚,如果没喝酒,她是不会干出这种事的。归根到底,还是喝酒的错。毕竟周束跟了她一年,她都从没碰过,甚至连语言调戏都没有过。犹豫一会,到底还是敲了几个字过去,问他:你在北京吗?过了十分钟仍不见回复,殷遥心里渐渐不抱希望,放下手机去暗室。等她洗完照片出来,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七点半了。这时候看了下手机,发现那条消息居然有了回复——肖樾:嗯,刚到家。

殷遥看了两秒,没有多作考虑,她去衣帽间换了一身长裙,拿上车钥匙出门,刚走没一会儿,又忽然折返,进卧室取了个东西。这个时间,路上奇堵,殷遥开车过去很费劲,又花时间找位置停车,幸好还记得地方,她上楼敲门,等了一两分钟才有人来开,却不是肖樾。

《掌控欲》——狂上加狂

简介:校庆会上,何巍坐在大礼堂的最后面打游戏,百忙之中抬起头,看了看旁边的江肆,说道,“哥哥,你盯着彭美人的腰和腿已经整整十五分钟了,怎么样,美吗?” 江肆在拿起衣服,准备盖在头上,仰在椅子上睡觉之前,淡淡地回了句,“还行,一般般。”

精彩片段:“阿意,过来,跟你说个秘密。”“什么秘密?”彭意看她那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走过去时,觉得好笑。“来嘛来嘛。”她轻轻地覆在彭意的耳边和她说……越说,彭意的表情就越微妙,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而后推开:“真是病得不轻。”“我说得不对嘛,难道你不难过?” 对面的人沉默了下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真搞不懂你。” 孙若没再理她,甩着膀子走去了浴室。由于要急着回去,她也没再管这一茬,拿着包出了校门,打车回家。再到家门口竟然看见了楼上的阿姨。

“小意,回来了?”“是啊,阿姨,好久没见了,今天气色还不错,感觉年轻了十岁。”“哟,这小嘴甜的。”张阿姨之前出过车祸,腿脚有些不好,很少下来走动,可能是今天天气不错,难得下楼,彭意已经很久没看见她了。“对了,你妈妈情况怎么样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彭意正在开门,钥匙刚插进去,回头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阿姨,你是不是记错了,我妈不是跟我爸出去旅游了吗?”

张阿姨反应也快,拍了怕脑门:“瞧我这记性,把这事都记糊涂了。”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立马转移了话题,“小意啊,那个师大得多少分能上啊,我那小儿子想考,就是不知道他分数够不够。”彭意握着钥匙的手颤了颤,扯着笑,回她:“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因为当时我是艺术生进去的,要不您等几天,回头我去问问再告诉您?”“那真是谢谢了,这样,你先忙,阿姨下去到广场转转。” “好的,阿姨您慢点。”张阿姨走后,彭意又弯下腰,颤颤巍巍地开了门。进屋,把手里的包放下,她拿出手机,呼了口气,平复了一会儿,忍住似乎要从眼睛里溢出来的泪水,给彭父打了电话。那边接得却很快。

“喂?小意啊,有事吗?”彭意冷着声问:“爸,你在哪儿呢?” 彭年翰停顿了一下,而后回:“你这孩子,不是前一段时间跟你说了嘛,我跟你妈出去旅游了,就是那个云南大理,我们在洱海呢!” “是吗。”彭意轻声问了一下,“那爸,你拍张照片给我看看,用我妈那手机,我还没看过呢。”“这……”彭年翰为难得结巴了起来。彭意这会儿终于跟他摊牌:“爸,你别骗我了,我刚才看见张阿姨,她都跟我说了。” 彭年翰愣了一下,叹了口气把手机,递给赵学华:“让你妈跟你说吧。”

大家觉得这四本小说怎么样?如果书荒了可以关注我,每天推荐好书,如果有觉得不错的小说,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我们下期再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