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小说滚床单描写细节,腐女的性和爱

小说滚床单描写细节,腐女的性和爱

互联网 2021-07-28 00:33:51

晚上和@曲凯 吃味千拉面,他问我你的公众号主题是啥?我说没有主题啊,想写啥写啥,基本都是废话,如果说特色的话,那就是“废话长到你感动”。曲凯说这个定位好啊,你可以改成这个说明。然后回来我就改了……

现在,我继续说一些五花八门的废话。

腐女这个概念和耽美分不开,耽美文的由来,可追溯到 20 世纪 70 年代,当时被称为“花之二十四年组”的漫画家开始以女性的理想类型为基础创作有着纤细身体、雌雄莫辨的异国美少年,作品以描绘男孩、男人间同性爱情的“少年爱”(BL,即 Boy’s Love),此即所谓的“耽美”风格,指的是作品不论是主角相貌、还是故事情节都异常唯美,耽美文类亦被称为 BL 文类。

“腐女吧”将腐女定义为“纯 2 次元的生物,爱好 BL 电影、电视剧、小说、游戏、广播剧、动漫等。虽然一小部分也会喜欢真人 CP,可是很大一部分是对gay无感的”。“对 gay无感”的描述牵涉到这样一个共识,即耽美文不等同于同志文学,文章的主角男性也不等同于现实中的同志群体。这是因为耽美文是一种由女性书写的文类,文中对“少年爱”的情感发展、乃至性生活的描述都基于女性的幻想,注重的是男性主角的“美型”特征以及故事情节的浪漫感,因此与同志群体的真实现状有着不小的落差。如榊原史保美所形容,耽美作品中描绘的是仅存在于想象中的(拟似)男同性恋关系。

《无节操腐女是怎样炼成的》一文中,详细自述了十多年以来的腐女经历,并特别提及耽美文类中的情欲描写对她的影响:

还记得看万有引力的时候动画太短不过瘾,特地找了漫画来看,结果被里面的 H 画面吓到了,就那么赤果果地把男人的 JJ 画了出来,翻到那一页的时候我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去,羞得面红耳赤,都不敢再看屏幕第二眼。

再之后就是快速进阶,每晚抱着手机在被窝里恶补耽美小说,越看越上瘾!还有各种大尺度的 H 情节,把 XXOO 已经上升到了超越灵魂与肉体的快感,欲仙欲死欲罢不能。而且专挑什么 18 禁,21 禁之流,高H 还带 SM 的,不知不觉三观严重扭曲。

从最初的不了解、不接受到脸红心跳、欲罢不能,再到后来上瘾、主动搜索18 禁高 H 文阅读,腐女通过对文本的观看,逐渐习得对男体(生理构造或情欲)的了解,并开始面对自身对情欲的兴趣(主动挑选 18 禁等性爱文本)。耽美文描绘的是男性的同性性行为,但同时也表现了女性的情欲幻想。从腐女的自述中可以看出,对耽美中同性性行为的态度转变,也伴随着女性对“情欲”一词由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她开始由最初“不敢”直视男体(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去),到后来习惯赤裸男体、并“什么重口什么刺激就看什么”;由此,女性似乎实践了对男体的操弄与凝视,男性性爱场景被挪用于女性自我情欲的满足。

此种现象绝非个例。腐女“洋葱奶奶”表示在她没文看了或者看不下长文后会直接看 BL 纯肉文,并且表示“虽然男女构造不一样,还是喜欢看,但看完也对自己的行为匪夷所思”。腐女“浅鸾陌”则表示虽然不喜欢看纯性爱描写的BL 文,但每次看耽美文都会“期待主角滚床单”,并且看到慢热的文会“急死了,心想攻君你是阳痿啊赶紧扑倒啊”。为什么腐女爱看耽美文类,特别是有关同性性行为的部分?对腐女而言,耽美文类中的性描写究竟只是文本情节的一部份,还是已成为女性挪用于自身情欲满足的工具?当女性(上瘾一般)主动搜索含同性性爱描写的耽美文,或期待耽美文中的男性“滚床单”时,她们到底获致了什么样的欢愉与情欲经验?

耽美文时常在“现实”(reality)与“幻想”(fantasy)中摆荡,其对“男男爱恋”的描绘一方面很容易指涉到现实中的同志群体,另一方面在对“纯粹爱情”的强调上却又表明这似乎是一种变体的异性恋罗曼史。但不论如何,耽美文终究提供了女性观看男体(尽管可能是拟像男体)、操弄性/别的时机,不过,由于耽美文在“现实”与“幻想”间的暧昧不明,在腐女窥视男体的实践上,实则产生了颇为吊诡的结果。

腐女观视男体,可观察到两种形式的差异,其一是在文本所提供的虚拟领域(幻想)中观视男体;其二则是凝视现实中的男体。一直以来,父权体制对“女性的性”及其相关活动加以严格规范,任何与生殖无关、或是在异性恋、一夫一妻婚姻之外的“性”都被视为不正当的、不正常的;异性恋女性主动去消费“同性恋罗曼史”,不啻于冒着父权与异性恋规则的双重禁忌。相当于以“男性爱的震撼性”,对父权异性恋社会掷下了一颗炸弹,女性在其中展现的高度情欲想象,都将过去被权力体制所限制或压抑的部分重新解放出来。性不是男性的特权,女性也可以展现情欲的自主性,可以观看性、了解性、并从中获得欢愉。在幻想世界里,女性得以逃离现实性别权力结构的压迫,从性别权力的倒置中重获观看权力。

但是,在异性恋制度下,腐女真的能安全无虞地“凝视”男体而不遭受任何挫折吗?腐女真的能自如地展现情欲、获得欲望的满足吗?我们或许不能太过乐观。耽美文固然创造了一个女性可以尽情舒展情欲、操弄性别的乌托邦,匿名的网络世界则给这个乌托邦提供了一个牢固的庇护所。不过一旦回归现实、去回望腐女所处的性别脉络,却会发现“腐女”身份及其情欲实践笼罩在重重乌云之下,饱受异性恋霸权的误解与污名。

耽美呈现的是腐女对“男男恋”的幻想世界,根据妄想对象的虚构与否,可区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 2次元”(存在于动漫/小说中的虚构人物)、“ 2.5 次元” (实际人物所演出的戏剧角色、在动画或广播剧中演出的声优等)、以及“3 次元”(实际存在的人物,如偶像明星,或日常生活中遭遇的人物)等不同层次。在“执事吃茶”这种非限定为BL的情境下,腐女仍然可以将非同性恋为前提的男性情谊,进行虚构的“BL 妄想”实践,其秘诀是女性主体与妄想对象保持距离,不介入“攻/受”关系之间,从而自由地对男男关系进行BL式解读,而此妄想实践也反映了腐女做为主体展现了情欲建构的能动性。

事实上,对“三次元”(现实)中的男性情谊进行“BL 妄想”正是腐女欢愉的重要来源。但不介入妄想的“攻/受”关系非常重要,一旦腐女试图打破“幻想”(fantasy)与现实(reality)的边界,干涉非同性恋的男性情谊,并将其“BL 妄想”公之于众,则会被视为触犯禁忌。由于“腐”行为的差异,腐女创造出“伪腐”(日本并无此词汇)一词以示与正常的腐女区分,“伪腐”的大致特征被归纳为“不顾场合人物、毫无顾忌宣扬腐文化,或高调宣扬自己是腐女”、“纯颜控,分不清二次元与三次元区别,对现实中不美型的 gay持反感态度”、“对于乙女番里的女主抱有强烈的厌恶”、“以掰弯直男为乐,或者逼迫直男承认自己是 gay以满足 BL 幻想”等等。所谓的“伪腐”并非是假腐女,而是腐女内部的分类。

相对的,“正常的腐女”则被视为是低调的、包容的、且能明显区分二次元与三次元,将“BL 妄想”局限于脑内幻想,不打扰他人的现实生活。

在“伪腐”高调宣扬腐女身份的同时,也有部分腐女却或多或少表现出了对“腐女”身份的抗拒。如腐女“春风十里”就表示,“我现在特别低调,不和别人明确表明腐女的身份特别是不熟的人”,面对有关腐女的话题时,她会选择“网上聊聊”,但坚持在现实中“低调”一点。有些腐女自述“不喜欢腐女这个称呼”,“自己称呼为腐女可以,但别人似乎不行”,也有人表示“我只是爱看耽美文学,但我不认同自己为腐女”。这些论述似乎都表明腐女身份并非不证自明,女性在“阅读耽美文”的行为与“腐女身份”的认同之间有着不小的落差,不同的女性对腐女身份都有自己的想象与理解。

腐女并不讳言自身对耽美情色文本的消费,并且她们所消费的耽美情色涵括小说、动漫、甚至真人 GV 等多种类别。腐女消费耽美情色的原因,与对她们对“男强女弱”的异性恋情色文本的抗拒有关。以往的异性恋情色(如 AV)多将女性置于“被观看”乃至单方面“被侵犯”的客体位置,且呈现的是女性“取悦”男性的形象,其中蕴含的性别不平等使腐女十分“不舒服”,她们转而消费女性缺席的耽美情色,并认为耽美情色中的“男男性爱”更加“有爱”和“平等”。

同时,耽美情色的“男体禁忌”与“同性禁忌”,使腐女得以从中获取禁忌的阅读快感。正因如此,有些腐女在消费耽美情色的过程中,得以跨越表面上阅读者和文本间所呈现的双重“断裂”,身为异性恋女性,她们可以沉浸在“同性爱”文本中,因其“平等”而感到愉悦,从而将消费同性爱转化为自身情欲展露的渠道。耽美情色中的男性身体或男性间的性爱成为腐女肆意评论的对象,在男强女弱的父权逻辑下,女性对男体的性感化想象蕴藏着抵抗不平等权力关系的潜在力量。

不过,腐女也深知,只要外表是生理女性,去消费情欲文本,看起来就是不被许可的。所以腐女在阐释对耽美情色的阅读偏好时,也很强调自己身为女性,与“男男情色”间存在“安全”的观视距离。

腐女并非一个特点单一的群体,她们对“安全”的解释各有其出发点。部分腐女强调“忠贞即安全”,言下之意是尽管自己观看耽美情色,但在乎的仍是符合“异性恋规范”的“一对一”价值,以及对“纯粹爱情”的追求。相对于部分腐女消费耽美情色时的“沉浸其中”,有些腐女则强调“远观而非亵玩”男男情色带来的愉悦,生理性别上的区隔使她们可以作为“纯粹的旁观者”,通过将耽美情色解释为“与己无关”,腐女得以摆脱社会规范下“女性消费情色文本”的不自在感。此外,“安全”也意味着当腐女谈论起男性身体或情色时,在耽美“男男爱恋”的掩护下,她们的发问可以是“就知识论知识”,而不必被视为生理女性对异性恋男体的欲求;由此“知识吸收”也给腐女消费情欲文本提供了正当性。

当腐女的身份从情色文本的“阅读者”跳转为情欲操演的“行动者”时,固然有人宣称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情欲实践上“较为开放”,愿意视耽美情色为“教战守则”。也有部分腐女坚壁清野,对身为“行动者”的情欲实践讳莫如深,她们“避言情欲操演”,否认在日常生活的情欲实践中学习耽美情色的情欲知识,以此保证异性恋制度下身为女性的“无欲”和“纯良”。

细究之下,在“性”与“爱”的关系上,腐女所消费的耽美情色共有两种模式,其一为“因爱生性”的情欲实践,其二则为“性/爱二分”的情欲操演,但不论何者,都可发现腐女对情欲欲求的“平等关系”和“互为主体性”的强调。“因爱生性”的男男情欲实践,重在表现出于爱情的动机,对情欲对象的“主动”欲求。以耽美小说剧情中夹杂的篇幅不短的情色描写为例,受访腐女强调耽美情色的“纯爱”色彩,耽美剧情便重在铺垫情欲双方如何冲破社会的“同性禁忌”,进而“相知相恋”的过程。部分腐女口中的喜欢阅读“剧情中夹杂的肉”,便是因为此处“有爱的性”是男男双方基于“纯粹爱情”所产生的相互欲求,冲破禁忌的“男男性爱”被腐女视为爱情的标志与升华,如“只有男男才有真爱”。

另外,以纯肉文或真人男性 GV(gay video)为代表,即便对于没有爱情铺垫的“性/爱二分”模式,腐女也能从随后的情欲操演过程中发掘出男男间“性的有爱”。“有爱”源自情欲双方的“平等”,同为男性,耽美情色双方在性别或力量上“势均力敌”,进而得以发展出“强强”或“互攻”的欲求关系,而不必似异性恋情色中,女性永远处于“被侵犯”的客体位置。同时,耽美情色中,无论情欲双方是否有情感基础,他们所展现的细节和互动方式,也更能使腐女感受到“有爱”与“被尊重”;如玉米便提到,耽美情欲双方在性爱过程中,通常会“边做边吻”或是进行其他形式的爱抚,“小攻”也密切关心处于性施受位置的“小受”的情欲感受。相较于异性恋情色中女性很难获得情欲欢愉,耽美情色通常流露出性爱双方情欲欢愉的“双赢”。

不论是“因爱生性”的耽美情色中对情欲对象的主动欲求,或是“性爱二分”下对情欲双方“平等关系”以及情欲欢愉的强调,实则都反映了腐女对情欲主体位置的渴求。身为异性恋女性,腐女对异性恋情色中“被凝视”、“被侵犯”的女性客体位置心有戚戚,因而,她们试图在阅读耽美情色的过程中,找回失落的情欲主体性。

也就是说,腐女在一次又一次挑选、阅读耽美情色的过程中,凝视男体、品评男性,并逐渐强化对“主动欲求”情欲对象、发展“互为主体性”的平等情欲关系的认可与诉求,最终能迸发出由主体情欲经验出发,对女性情欲和自我生命力的肯定。

---------- ----------------- --------------------------

关注公众号:“sunzhichaoshuo” 或 “孙志超说”分享更多干货

若有问题,微信公众号点“勾搭超哥”加入孙志超的知识星球,我会认真回答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