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小说男人第一次有多痛,第197章 第一次,太痛了-冷面部长情挑小女人

小说男人第一次有多痛,第197章 第一次,太痛了-冷面部长情挑小女人

互联网 2021-06-23 13:23:52
    悠扬的笛声继续在空中回荡,美妙的音符有了震憾人心的生命,它们缠绵绯恻,荡气回肠。〔。

    她走近他,眼里泪光在闪。

    他轻轻地放下笛子,亮如星辰的眸子里情波婉转。

    她踮起脚尖,勾下他的头。

    他搂上她的腰,两颗心激动地撞击在一起。

    她慢慢地亲上了他的嘴,他回应她,热烈而又缠-绵……

    天上的星星更亮了,院子里的夜虫齐声叫起来,彩色的灯光梦幻而迷离。

    一楼的某个房间,梅姨站在窗口,看到院子里感人的一幕,她激动地眼角湿润,唇角扬起了欣喜的笑意。

    二楼卧室,芳香四溢,春意融融。

    “啊……”床上,当男人激奋地想跟心爱的小女人融为一体时,小女人痛得突然挣扎嘶喊,“不要!不要,太痛了!”

    她用力推开男人,额头的汗细密渗出,眼角泪光盈盈。

    男人纠着脸,忍着胀痛抽身出来,轻轻地抚摸着她,气喘道:“忍一忍行吗?我……觉得爽。”

    小女人摇着头,带着哭腔说:“不行,我好像……好像接受不了你。”

    太痛了,真的太痛了,他才进去一点点,她就觉得一把刀要割裂了自己似的。

    男人听完她的话,直觉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他以为她的心接受不了他,于是,痛心地问:“你不爱我?”

    “我是说下面……”小女人的脸红得快滴出血来,她支起头,偷瞟了他的东西一眼……哇嗷,他是怎么长的啊?太吓人了。

    男人一口吻住她,用手指探测着她体内小径,心里确实有些纠结……真的太小了,而他的实在是大。

    “嫣儿,怎么办啊?”毫无经验的男人苦恼了。

    小女人跟他一样,推推他,让他离开自己一点,然后低低地说:“再过两年吧。”

    “这怎么行?时间太长了。”

    “可我受不了,你像刀子一样,好痛。”小女人瘪着嘴。

    “应该行的啊,要不然女人怎么生孩子?那孩子的身体比男人的老二大多了。”男人虽然没经验,可脑子还好使。

    小女人咬着唇,手指在他胸前抓挠。

    “宝贝,你学过生理卫生,应该知道你们女人的生理构造……”男人继续用手探索着女人的奥秘,引导她,“女人迟早都要经历第一次的,破了那层薄-膜你就不痛了。”

    小女人自然懂得这方面的知识,只是她真的想不到女人的第一次会那么疼,那简直是把身上的肉生生撕裂啊。

    不行,很快就要高考了,她不能因为这个影响到高考心情。

    何况,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到无数个数不清的夜晚。

    “煊哥哥,过段时间吧,因为我还没有……”

    “我明白了,没事,我就等到你高考结束。”男人非常爽快地接下了话,他想,反正六月十日自己要订婚,那一天晚上,她肯定会接受自己的。

    虽然,郑雨嫣还不知道那一天是他要跟她订婚的日子。

    之所以不告诉她,骆浩煊是不想影响到她高考,同时又想给她一个惊喜。

    听他这么说,郑雨嫣羞涩地一笑,找了个舒服的睡姿窝在他怀里,男人裸身搂着她,反应有些激烈,抽抽脸,他纠结地说:“嫣儿,你转过身好吗?”

    “恩。”郑雨嫣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听话地转过身。

    男人很快地抱过她,身子贴上了她的臀部,灼热的唇亲吻着她的脖颈,火热瞬间戳进她美妙的腿缝中……

    郑雨嫣全身一紧,脸上飞起了两片红晕。

    男人的体格是强壮的,他搂着她几乎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大掌在她身上摸索着,寻找着她最敏感的地带,在舒解自己的欲-望时,也不忘顾及她的感受。

    每当郑雨嫣一个颤栗,他就记下了她的一个敏感点。

    再一个颤抖,他又记下了。

    他揉搓她,让怀里的小女人同样得到男女缠-绵时的兴奋与愉悦。

    小女人已慢慢接受他这样的亲热,如猫啼似地吟哦越发撩动男人的心扉,男人紧贴着她,身子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嗷……”终于,伴随着一声低吼,男人轻咬住了她圆润的耳垂。

    小女人颤抖着身子,细嫩莹白的肌肤如染了一层粉色,俩人的汗液交汇在一起,散发着苛尔蒙的味道,粘粘腻腻,宛如胶水,黏合得他们无法分开。

    “丫头,我发现……这样也行。”男人舒缓了气息之后,暧-昧地说。

    郑雨嫣闭着眼,羞涩得扯起毯子要盖住身体,男人笑了,抱起她说:“冲一下澡,再好好睡觉。”

    因为难得周末放假,郑雨嫣睡得很迟,起床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不见。

    郑雨嫣穿好衣服下楼,看到梅姨正在餐厅里摆早餐,“嫣儿,大少爷让你把这些都吃完。”梅姨指了指桌上的三个盘子,还有鸡蛋牛奶。

    “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郑雨嫣发现这男人又加大了她的食量。

    “他说你最近消耗了太多体力,学习又紧张,必须吃好。”梅姨轻轻一笑,惹得郑雨嫣又红了脸。

    她总觉得梅姨已看出了什么,害得她不敢直视梅姨的笑容。

    因为蔚红珊闹着要回美国,骆浩煊一早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就开车回到了骆家大院。

    蔚红珊看到他回来,提起箱子就往门外走,骆浩煊无奈地拉住了她,皱着眉,“妈,你知道我的脾气,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你回来就是这句话?”还是不屈服啊,这儿子像谁?

    像你自己!还用说?

    “回来当然是想让你住到我订婚之后,因为那天爸爸也会回来,他让你在这儿多住段时间,到时你俩一起回美国。”骆浩煊直率地说。

    “呵,让我多住段时间,行啊,”蔚红珊松掉了拉箱子的手,昂着胸,微抬下巴,肃然道,“你回家住,你回家我就多住段日子。”

    骆浩煊听完,眉心又一拢,继尔他拉起母亲的手,把箱子拉杆塞进她手里,矫健的身子一转,说话干净利落,“那妈妈你回美国吧,我开车送你!”

    蔚红珊当即震愕在原地,脸的神色变了又变,惊讶,气愤,无措,纠结……最后气得脸红脖子粗,把手上的箱子一扔,大步走出了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