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小说言情前世今生古言,有哪些男主美强惨的古言?

小说言情前世今生古言,有哪些男主美强惨的古言?

互联网 2021-09-24 16:53:59

公主爱上了那个清冷至极的太傅。

阴姒听到有人这么传的时候,气得扔了手中的杯盏,恶狠狠地道:「查!谣传者,灭三族。」

齐越批文的手一顿,看了一眼阴姒,「殿下莫要杀伐太重。」

阴姒勾人的眸子掠到他身上,「太傅不是该开心才是?您不是最恶本宫与你之间牵扯颇深吗?」

齐越皱了皱眉头,不再理她,拦住那要退不退的侍卫,命他不必再管。

侍卫左右为难,看了一眼阴姒,只见她阴恻恻地笑了一声,躺了回去,就晓得公主殿下收回成命了,颇感庆幸地退了出去。

阴姒憋了一肚子火,就在那阴阳怪气,好好的一个艳煞众生的美人,可惜长了张嘴,「太傅好本事呀,本宫的命令说拦就拦。」

齐越放下手中朱笔,「殿下实在闲得很,就来批折子。」

阴姒脸色一白,不太友好地看了他一眼,背过身子去。

【已完结,糖中玻璃渣~】

01.

先帝驾崩,帝后哀痛,随之而去。可惜阴氏子嗣单薄,只有阴虞、阴姒二人,阴虞还是个奶娃娃,于是整个晋国就落在了阴姒一人身上。

可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能如何?

太傅齐越,本就担有监国之责,是以分走了阴姒的压力。

按道理来说,阴姒应该依赖眷恋这位丰神俊朗、清冷孤高的太傅大人,毕竟少年得志,手段了得,又一片忠心。

但阴姒是出了名的性子差,这齐越监国辅政,长住宫中,极爱管她。

少年家叛逆,谁高兴被一个比自己小上两三岁的人管着,是以阴姒单方面看齐越极为不顺眼。

要说齐越,清冷得跟个玉似的,好像下一刻就该羽化登仙,根本毫无情绪,并不在意公主殿下的针对。

只偶尔在她过分时,皱皱眉,悄无声息地收拾烂摊子。

02.

阴姒虽然总爱刺齐越,却与齐越妹妹齐楠关系极好。

齐楠办了个百花宴,京中世家公子小姐几乎都去了,阴姒自然给了面子。

刚坐上马车出宫,偏偏这齐越也上了她的马车,还坐在她对面。

阴姒黑着脸,抱着胸,「太傅大人作甚?」

齐越没着急搭理她,先低声叫人驾车出宫,才放下帘子,也没看她,有些漫不经心,「正好同殿下一道回去,好些日子没见楠楠了。」

阴姒极为看不惯齐越这副万事不过眼的姿态,忍不住抬起腿要踢他,想赶他下去,却被齐越一把抓住脚踝,那小巧的绣鞋就这么掉落。因是夏天,阴姒贪凉,念着脚藏在裙中,也未曾穿罗袜。

此刻这莹白纤细的小脚,就这么暴露在齐越眼前,齐越眸色深了深,声音也有些哑,「殿下礼节都学到狗肚子里了?」

阴姒本是有些羞恼,被他这么一骂,就爱赌气,借着他扣住她脚踝的力道,将腿伸到前去,一截修长的小腿也露在外头,她顺势用脚丫点了点齐越的胸膛,娇娇地笑道:「依本宫看,是太傅大人的礼节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才是,这般轻薄本宫,不会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齐越耳尖通红,烫手似的放开她,「穿起来。」

他没曾反驳,不过阴姒没了禁锢,忙着穿鞋,倒未曾在意。

到了齐府,已经来了不少人。见了阴姒和齐越,纷纷见礼,阴姒不在意地抬抬手,就见齐楠一把扑过来,「姒姒,好想你。」

阴姒很满意在她和齐越一起出现的时候,齐楠对她家亲哥视而不见的行为,摸了摸她的头,「这不是来看你了?想我便直接入宫就是。」

齐楠搂着她的腰进去,齐越被二人丢在后面,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这位太傅大人在想些什么。

阴姒摸着齐楠的小手同她说小话,「你好端端的办什么百花宴,这么大阵仗?」

谁晓得平平无奇的一句话,竟叫齐楠小脸通红,显出几分可爱,「我,我,我其实是想见一个人。」

哦?阴姒虽然不懂什么情情爱爱,可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看齐楠这小女儿家样子,就晓得她有心上人了。一时间分外新奇,「谁呀?今天是要同人家互诉衷肠不成?」

齐楠点了点头,「是宁国公世子,傅之明。」

阴姒心里觉得好笑,又有些不爽,她家宝贝,被猪拱了。

不过傅之明她倒是略有耳闻,似乎还不错。

这百花宴,阴姒坐在上头,齐楠就在她身侧,眼睛却丢在了傅之明身上。

阴姒不太开心地抿了一口酒。

众人散在园子里,齐楠自然是偷偷去找傅之明,阴姒不放心地跟在后头,好巧不巧就撞见了齐越。

她一把拉过这人,带他一起躲在树后,低声凶他,「躲着!别坏本宫和楠楠的好事儿。」

齐越低头看了一眼二人相牵的手,又抬眼看了看不远处自家的便宜妹妹,没有说话,就陪着阴姒躲在这儿。

阴姒什么也听不见,却还是心里紧张,忍不住和齐越议论,「你说楠楠会得手吗?」

齐越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会。」

阴姒下意识地问了句「你怎么知道」,却又想着她家楠楠哪儿哪儿都好,得手是应该的。

齐越看着阴姒生动的表情,那唇角未曾落下。

为什么会成功?自然是傅之明早就蓄意勾引,等着他家便宜妹妹上钩呢。

果不其然,阴姒就见傅之明牵着小脸通红、一脸娇羞雀跃的齐楠离开了。

二人都没发现他和齐越这俩那么大个人。

阴姒看着齐楠的背影,心里又忍不住酸了,自己家宝贝,被人偷了,阴阳怪气地开口,「本宫瞧着这傅之明也不如何,等来日楠楠腻了,本宫赏她一仗美人。」

齐越身子一僵,偏头看她,脸色也不大好,「殿下摆正思想才是,他们二人是两情相悦。」

阴姒一副好奇不已的乖宝宝模样,抬头看他,「两情相悦有什么吗?」

齐越难得见阴姒如此,眯着眼睛,轻轻蛊惑她,「两情相悦自然是无可替代。」

阴姒踢了踢地面,她就喜欢无可替代的独一份的东西,「是吗?那本宫也去寻寻。」

说罢就转身欲入园子深处,看看那些世家公子哪个合适。

齐越忍着冒上心头的怒火和嫉妒,温着脸色拉住她,轻声哄骗,「殿下何故舍近求远?」

阴姒闻言漂亮的眸子瞪得大了大,「你?本宫有病?寻个人日日夜夜管着本宫?」

齐越轻轻呼了一口气,压下万千情绪,「两情相悦,臣自然是事事都依殿下。」

阴姒笑了起来,是真的开心,又真的艳丽到晃人眼睛,「你说真的?」

「自然。」齐越袖中的手紧了紧。

阴姒一把拉过他的手牵着,「行啊,本宫答应了,叫声姐姐听!」阴姒眉眼弯弯,颇带挑衅地看着齐越。

齐越有些怔愣,耳尖微红,声音颇哑,「姐姐。」

阴姒听得心里一麻,真撩人啊,还这么乖,「走了,出去。」说着就拉着齐越朝外走。

齐越看着阴姒仍然弯弯的眉眼,那嘴角就未曾落下。

可惜他以为自己骗到了小白兔,其实是惹回了艳狐狸。

往后日日,气甚怒甚妒甚,皆他一人。

唉。

03.

众人见阴姒牵着齐越走出来,这二人皆是面带笑意,不由心下惊异,原来这些日子,京里的谣言不是谣言啊。

阴姒本是牵着齐越还十分得意,却见不远处傅之明微微低着头和她的楠楠说话,心里终归是不太痛快,松开齐越,沉声唤了齐楠,「楠楠,过来。」

齐楠听见她喊,丢下傅之明就小跑来,阴姒看着傅之明掩在阴影里不太好的脸色,和他对视了一瞬,看清这人满目不爽,冷哼一声,好大的胆子,还敢跟本宫摆脸子。

不过齐楠已经乖乖地投进了阴姒怀中,阴姒摸着她的头发,「养不熟的小东西,有了那小子,就把我忘了?还说想我,满嘴谎话。」

齐楠蹭着她的手撒娇,「你们不一样嘛,我怎么可能把姒姒忘了。」

阴姒见她撒娇,心里就软,轻哼一声,也不计较,就这么把玩着齐楠的小手。

齐越立在后头看着他的便宜妹妹,有些想笑,脸色跟傅之明一般无二的差。

阴姒被齐越拉着上了马车,就被这人搂入环中。她扶着他的肩爬起来,单腿跪在他腿上,睨着眼睛看他,「太傅好大的胆子!」

齐越扣住她的腰肢将人带近些,「殿下不是要同臣两情相悦?」

阴姒抬了抬眼皮子,想起齐楠那副样子,不由软下性子,环住齐越的脖颈,靠近他,「怎么做?」

齐越的声已经哑得变了味,「臣教殿下。」

还不待阴姒反应过来,这人扣住她腰肢的手就微微使力,将她拉近,覆上薄唇。阴姒惊疑万分,还不待她推,齐越就撬开她微张的牙关去一探芳泽。

这番交缠,阴姒得了趣味,媚眼如丝,靠在齐越怀中,抬头笑看他,「真不错。」说完又啄了啄齐越尖削的下巴,惹他一阵低低的笑。

阴姒看在眼里,突然懂了什么叫「美人如玉」。

阴姒看着一直在批奏折的齐越,赤着小脚在他面前晃,看这人还是没反应,便不大舒坦地抽了他手中的朱笔,「为什么不看本宫?」

齐越笑着拿回朱笔,「殿下不是想出宫去玩?」说着又低下头。

阴姒被他随意一堵就说不出话来,算了,反正也是为她忙活。

不晓得等了多久,阴姒昏昏欲睡之际,齐越合上奏折,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握住她的小脚,为她穿鞋。

阴姒被惊扰,嘟囔着烦他,「现在才晓得心疼本宫。」

齐越帮她穿好鞋一把将人拉起来,扶着她的腰,「殿里铺了绒毯,总归冻不着,又是夏季,殿下喜欢就好。」

阴姒扶着他笑,「还真是两情相悦便事事依着本宫,本宫喜欢。」

齐越凌厉的喉结动了动,面上不显,没曾搭话,牵着这小人儿就出去了。

04.

阴姒同齐越出宫,乘的是他的马车,她也算是知道什么叫掷果盈车。

车帘子明明放着,那些橘子、葡萄、荔枝、红莓不断地被丢进来,而齐越微微抬手为阴姒挡着些,生怕佳人被误伤,以至于阴姒能一直看到外头的景象。

满街少女都朝着齐越的马车顿足,或嗔或笑,轻薄的丝帕掩面而眉目生情,各个直勾勾地朝马车里张望着,却在看见了阴姒之后,脸色悄然变白,更有甚者无声地流泪。

阴姒瞟了一眼外头的女郎,矜骄地抬起玉似的下巴,捡着被人扔进来的橘子就剥了起来,「还真受欢迎呢,白白便宜了本宫。」这阴姒素爱阴阳怪气,很衬她的姓氏。

齐越将水果都捡起来放在桌上,声音很轻,像是随意问问,「殿下醋了?」

阴姒凤眉一挑,放下橘子,支着下巴看他,「什么叫醋了?」

齐越瞟了她一眼,拿过车里备好的葡萄帮她剥,又塞进她嘴里,「不开心。」

齐越这解释过于苍白了,阴姒点点头,「那是自然,你是本宫的,旁人觊觎,本宫自然不开心。碰你的,本宫就剁了她的手;看你的,本宫就挖了她的眼睛,好不好?」说话歹毒,却笑意盈盈。

谁晓得齐越却是轻笑一声,遮住这人晶亮的眼睛,低低说了声「好」。

他带阴姒游湖泛舟,吃茶听曲。

阴姒还是很好奇,什么叫醋了。

几颗金豆子赏给那说书的,说书的便给阴姒娓娓道来,比齐越会说多了。

阴姒越听眼睛越亮,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齐越轻轻剥弄着瓜子,眼神淡淡地往她身上飘。

次日早朝,齐越就晓得这人昨日缘何笑成那番艳态了。

阴姒撩开帘子看着刚刚回京述职的权家小将军权空。这玉面小郎君在边塞待久了,虽是一身白玉皮子,却平添了两分坚毅。

眼睛是权家祖传的狭长且上挑,看着就招人。

「权小将军真是少年将才呀,还如斯貌美,不知可有婚配?」阴姒问得很正经,神色也很正经,只是那眸子和权空是如出一辙的招人,直勾勾地看着他时,写满了挑逗。

旁人不敢直视公主娇颜,但在场总归有两人敢,一位权空,一位自然是咱们的太傅大人。

权空也不是个安分的,勾着唇笑,「不曾。」

阴姒轻轻拍了拍手,「本宫过些日子,定为小将军寻个好亲事,想着犒劳小将军。」

这边回了御书房,阴姒就踢了鞋子转身看着身后有些冷的齐越,笑眯眯地问:「太傅大人可是醋了?」

齐越压下心里腾起的火和一丝丝说不出的妒,总归不想叫这人如意,一派清冷,「怎么会?殿下快些批折子吧。」

阴姒的脸色黑了黑,不情不愿地坐过去,扔了一本又一本给他,自己也在那懒洋洋地画着,看起来像个猫,还是爪子很锋利的那种。

齐越凝了她一眼。

没教好呢。

慢慢教。

05.

这日齐越回去祭祖,阴姒只得一个人批折子,越画越烦,看到有折子弹劾权空目中无人,嗤笑一声,随意翻过去,谁知道雪花般的折子都在弹劾他。

刚回京就这么能惹事?唔,不错。

「把权空宣进宫来。」阴姒敲了敲桌面吩咐着。

阴姒看着站在面前的权空,一身玄衣,却不显得沉稳,完全压不住他这一身浪荡子的风流。

抬手指了指一摞高的奏折,眯着眼睛看着他,「本宫寻思着,权小将军是刚入京,不晓得本宫是什么脾性。」

权空笑着看她,「愿闻其详。」

阴姒不大开心地将一本奏折狠狠砸在他身上,「给本宫找麻烦的人,本宫也不喜欢他好过!」

权空低头随意瞥了眼奏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阴姒罚不了他,可那一摞子奏折又的确让她闹心,「臣知错。」

阴姒看着这人厚脸皮的模样就觉得闹心,总算有人比齐越那厮还让他烦躁了,「日后再有这么多折子弹劾你,就别怪本宫请你去天牢小住几日了,滚!」

权空眼睛亮了亮,笑得像只狐狸,「殿下若是怕臣惹事,不如留臣在宫中,臣还能烦着谁呢?」

阴姒抬了抬眼皮子,「你是除了太傅以外第一个敢在本宫面前提要求的。」还不待权空自谦,阴姒就有些狠戾地继续说着,「想留在宫中?呵,你看看下次,本宫怎么让你留在宫中。」

说着就抬手让人请他下去,但是权空倒是自觉,自个走了。

阴姒还是火大,忍不住推开那一摞子奏折,走到一旁榻中小憩。

迷迷糊糊醒来,就看见齐越正弯腰捡奏折,嘟囔着怪他,「你怎么才回来,本宫今日都气死了。」

齐越身子一顿,虽然阴姒脾气差,人又毒,看着总在生气,但实则是个心思比较深的人,这还是第一次听她直说自己生气,「怎么了?」齐越轻轻地问,有些安抚的意思。

阴姒起身,赤着脚走到齐越面前,指着那些他捡起放在桌上的奏折,「这些,全在弹劾权空,还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些人烦,权空更烦!我把他喊进宫,要敲打敲打他,他还给我嬉皮笑脸,我就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连自称都没用。

神态间全是小女儿家的怒意,好看,生动。

齐越袖中的手紧了紧,眼皮子垂了一些下来,遮住眸子里的深色和掩饰不住的嫉妒,轻轻道:「是吗?」

阴姒看他一副平静淡然的样子,凤眉倒竖,「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也这样?」

也?

呵。

齐越理了理情绪,半笑着安抚,「既然敲打过了,再有下次,关押几天就是。」

阴姒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句,「自然,权空还想着被本宫领进宫呢。再有下次,本宫用栓狗的链子将他扣在后殿,狗怎么过,他就怎么过,看他还想不想!」

齐越听了喉间一涩,入宫?后殿?脸色全冷了下去,没再搭理阴姒,坐在那处批她未批完的奏折。

阴姒原还想同他说小话,见这人帮她处理政务,便就不太开心地又躺了回去。

一室寂静,只余奏折翻动的声音。

06.

但权空若是知道收敛,他就不叫权空了。

阴姒起身百无聊赖地抽了几本奏折看,也算是自己贴心,要给齐越分担点压力,谁晓得,她与那厮怎么就这么有缘呢。

阴姒一把将奏折扔在地上,摔得又狠又凶,「来人呐,传本宫懿旨,压权空入天牢,首日不赐水,次日不赐食,末日不赐痰盂!」

齐越从阴姒扔了折子就抬头看她,面色并不太好看,但听她这般惩处,却忍不住微微勾唇,放下朱笔,拉过美人玉手,「殿下莫气了,往后臣帮殿下处理烦心事便好。」

阴姒顺了顺气,低头看他温润和煦脸,心情好了些,脸色也是缓了过来,「还是太傅大人貌美贤良,甚讨本宫欢心。」

齐越听了轻轻一笑,像个挠人的钩子,「那殿下可有什么赏赐?」

阴姒一听忍不住挑眉,有些想骂他得寸进尺,却莫名地看着他美玉似的面庞忍不住问了句,「太傅想要什么赏赐?」

齐越轻轻扣住阴姒的腰肢,将人往怀中一带,说了句「臣自己来取」,就轻轻吻住阴姒,温柔舔舐。

放开微红着脸的阴姒,勾了勾美人的青丝,哑着声问她,「殿下不是说要将权小将军扣到后殿?」

阴姒目光立刻变得阴狠了些许,「烦人的玩意儿,他也配?」

这话确实惹得齐越一阵轻笑,似极为愉悦。

阴姒看着面前的美人,染着丹蔻的手指就这么抚上面前美人凌厉的喉结,娇着声哄他,「叫声姐姐好不好。」

齐越被她摸了喉结,漆黑的眸子中染上了欲火,伸手钳制住阴姒,哑着声哄她,「姐姐。」

阴姒听得耳根发麻,又想要摸那漂亮勾人的喉结,齐越一把把人按住,「姐姐再摸试试?」

阴姒抬眸撞进那一汪深潭中,虽不明白他怎么了,却由于本能晓得软化,「不摸就不摸,小气鬼。」说着微微垂下眸子,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齐越见了身前美色,认命似的闭上眼睛,声音欲地滴出水,「姐姐开心就好。」

得寸进尺是阴姒。

欲望难捱是齐越。

却说这权空到底配不配呢?终归还是叫他得了机会。

这人也是个人物,其实阴姒惩处的法子不疼,却毒,平常来说极为下人面子,可权空到底在军中待过,也只不过住得不舒坦了些罢了。

这日还是漂漂亮亮、风流倜傥地来宫中参加簪花宴。

权空再怎么混不吝,今日簪花宴送他簪花的官家小姐也比比皆是,毕竟,那一汪笑意盈盈的多情眸子,谁能拒绝呢?

阴姒很是无聊地倚在玄贺楼上看着,偏头给阴虞喂了一口牛乳,又将染了丹蔻的玉手在栏杆上轻轻地敲。

齐越也在下头,一身白衣,面目冷峻,小姐们只敢悄悄地看,却不敢上前去。

阴姒笑着摘下一旁的花就要给他掷过去,却偏偏电光火石之间,有大胆的东西伸手推她,阴姒一个不查就往下掉,齐越再怎么跑,也快不过一身本领的权空小将军。将军将佳人搂入怀中,楼上贼子还不死心,扑杀而来,没得办法,权空只能以背作挡,这一来一回,大内侍卫已赶到,贼人见行刺不成,立刻服毒。

阴姒白着脸被权空放在地上,还没来得及道谢,面前的人就倒了下去。

「来人,宣太医!」阴姒下意识接住权空。

「别死,本宫重重有赏赐。」阴姒看着面前惨无人色的权空,心里有些酸,忍不住道。

权空笑了起来,薄唇动了动,没出声,却可以看得出是句「求娶殿下」。

这一番簪花宴被毁,权空被人抬入殿内,各位公子小姐站在原地瑟瑟发抖,阴姒看着面前脸色极差、唇色极白的齐越,「还请太傅大人帮忙查清楚,顺道安排好各位公子小姐,本宫进殿看看权空。」说罢就轻提裙摆离去。

齐越一人留在原地,哑着声吩咐着。

阴姒被推下时,他害怕至极;被救时,他庆幸万分。可如今的一切,却又叫他不开心,叫他嫉妒。

重重有赏?

权家是差金银珠宝,还是权势兵马?什么都不差,就差一个金枝玉叶。

齐越光是想想,胸腔里那颗心脏就好像被碾过似的,又疼又瘪,空荡荡的还漏风。他从来不知嫉恨他人是什么滋味,却因着阴姒把嫉妒尝到发腻。

求娶殿下?

凭什么?

他也配?

他齐越辛辛苦苦娇养长大的宝贝,连碰都舍不得碰一下,权空拿命就能娶?他怎么不去死呢。

齐越的脸上第一次爬满怨毒,周遭的公子小姐都看得白了脸色,在他的吩咐下匆匆离去,心里怕得狠。

齐越动了一万次趁此让权空死掉的念头,又在铜镜中看着自己这副模样狠狠发笑,通红的眼眸渗出晶莹,哪有半分清冷矜贵的模样。

给殿下一个机会吧。看看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醒过来,殿下是怎么回的。

07.

阴姒守在权空养伤的屋子里歇着,一手支着脑袋看话本子,一手拿着洗好的葡萄往嘴里送,但她心思其实不太在话本子上。

她不太喜欢权空,她嫌这人太烦,但她又素来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权空对她有救命之恩,当时那个场景,她知道的,权空若是不救她,她就完了,救命恩人再怎么烦人,也得忍着不是?

所以齐越到底什么时候能过来找她汇报汇报,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对她下手?活剐三千刀,都该算她阴姒仁慈。

阴姒这么想着,就宣人去问问齐越情况,这一去却哪晓得齐越竟然叫她移步上书房。真有他的,恃宠而骄!

但是阴姒还是去了,她慢悠悠地走过去,打算不轻不重地跟齐越问罪,说他以下犯上的时候,齐越倒是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什么叫以下犯上。

阴姒刚推门进去,还没高声质问,就被齐越压在门上吻,吻得又凶又狠,又有些勾人,把阴姒满肚子火都吻成了情欲。等齐越放开她时,她身子都有些软,还好这人掐着她的腰将她扣在怀中才没滑了去。

抬头看他,却瞧见这人素来清冷的脸上出现了三分动情,眼尾微红,眸色漆黑,那里头除了情动,又写了一些说不出的暗沉,引得阴姒皱眉询问,「你怎么了?」

齐越将下巴搁在她颈间,声音哑哑的,很好听,「殿下说臣怎么了?今日权小将军英雄救美,殿下守了整整一日,殿下觉得,臣怎么了?」

阴姒第一次听到齐越说这么多话,还是带有情绪的那种,很新鲜,但脑子转了转,突然领悟过来,这就是吃醋吗?和那位说书先生说的很像,「你吃醋了?」

嗯。

齐越没动,轻轻地嗯了一声,热气铺洒过来,搞得阴姒有些痒,甚至心间都有些痒,忍不住笑着抚了抚他精瘦而有力的脊背,「这有什么好醋的,他救了本宫,本宫看着点还是应该的。你与其吃醋,不如查查是谁胆子这么大,连脑袋都不想要。」

齐越将人放开,低头睨了她一眼,唇角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自然。」说着牵着阴姒的手,将人带到案前,将折子递给她,阴姒接过就翻开,这一看,忍不住冷笑出声。

「皇叔都去封地这么多年了,还贼心不死呢?他是把本宫当成父皇一般仁慈了吗?竟然跳到本宫脸上来!」阴姒说着忍不住扔了折子。

齐越素来知道阴姒脾气差,忍不住笑了笑,将人放开,走过去捡起折子掸了掸灰又放好,头也没抬,像在聊天气怎么样,「臣也以为肃王好日子过腻了,已经着手安排了。」

阴姒听了满意地笑了笑,她晓得齐越手段高明,她的好皇叔总得是焦头烂额一阵子,然后就该去死了。

是以阴姒满意地拍了拍齐越修长如玉的手,还没夸上两句,就有宫侍推门通传,「殿下,权小将军醒了。」

阴姒挑了挑眉,收回手站直身子,「嗯,本宫去看看。」

宫侍退下后,阴姒偏着头半笑着让齐越留在书房处理政务,自己去去就回,便也离开,留齐越一人,半敛着眼皮子看那人无情的背影,突然明白一件事,骗来的小姑娘,是不懂你的心思,也不知道怎么喜欢你的。

阴姒去了和昭殿,在一片簇拥中站在权空面前,抬了抬芊芊玉手,将宫人全部差下去,静静地低视权空,「今日多谢权小将军相救,本宫感激不尽,不知小将军可有什么想要的?」阴姒当作没看见权空那句没出声的话,给他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权空脸色还很白,微微笑了笑,「臣若是要殿下呢?」

阴姒蹙眉,还没说话,但满脸都是,你配吗?惹得权空笑出了声,笑得咳嗽起来,「殿下金枝玉叶,该不是臣要殿下,是求殿下让臣做裙下之臣才是。」

阴姒挑了挑眉,拿过一旁的药递给他,「本宫与太傅大人两情相悦。」

权空接药的手一顿,脸色更白了些,「殿下喜欢太傅?」

阴姒秀气的眉头一皱,「什么叫喜欢?」

权空凝着阴姒,就知道,面前这位金枝玉叶的美人,窍开得不是很成功,还被齐越那厮骗了去,「殿下与太傅大人互不喜欢,怎会是两情相悦呢?」

阴姒与齐越之间的暧昧,权空不是不知道,但是人嘛,总是要争取争取的,不是吗?

阴姒不太高兴地敲了敲床柱,「那你说怎么办?」

权空桃花眼微微一挑,「殿下给臣一个机会,让臣来教你。」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