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小龙女穿越现代的小说,有没有什么好看穿越小说推荐下,要甜的,女主贼6的那种?

小龙女穿越现代的小说,有没有什么好看穿越小说推荐下,要甜的,女主贼6的那种?

互联网 2021-07-30 02:05:56

我来推荐一本超好看的女主穿越文,为女主狂打call!!!

黑暗中,冰雪凝呼吸艰难,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痛的厉害。

耳畔确隐隐约约的传来,几个女人嘈杂的声音。

“二姐,你说这个废物死了没有啊?”声音稚嫩,好听,确隐隐透着一股子的邪恶。

“四妹,你说呢?被我鞭打了这么久,你认为她还能够活多久?敢抢我的男人,下场就只有死.....”

“吵死了.....”黑暗中,冰雪凝浑身痛的厉害,整个人如同被撕裂了一般,却听到这对姐妹恶毒的话语,顿感心烦气躁,猛然的睁开双眼,冲着眼前的这两个恶毒女人,愤怒的咆哮着。

却在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傻住了。

破旧不堪的茅草屋里堆满了稻草,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女人,身穿绫罗绸缎,头戴昂贵的珠钗,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的贵气。

在这两个女人的脚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丫头,被五花大绑的捆着,浑身上下都是斑斑血迹,衣服破旧不堪,处处都是补丁,苍白如纸的小脸上尽是血迹,令人难以分辨她的容貌。

再细看,自己又何尝不是被五花大绑在木柱上呢?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不说,衣服更是粗糙的很,补丁一块比一块大,目测这具身体似乎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我……穿越了……脑海中一片凌乱。

冰雪凝刚刚要接受穿越这个事实,紧接着,脑子一疼,有关于这个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接踵而至。

接收了原本身体主人所传达的这些讯息,冰雪凝紧闭的双眼忽的睁开,冷若冰霜的脸庞上,绽放出来一抹如罂粟花般邪魅的笑容,怒视着面前这两位恶毒的姐姐,笑意变浓。

以武为尊的王朝,有趣得很!

废柴不能够习武,长相丑陋又如何?有我接替了这个身子,就没有吃亏这么一说。

一心想要致妹妹于死地的姐姐吗?冰雪凝脸上的笑容变的越发的邪魅,眼底的那份冷意在一点点的加深。

“二姐,你看......”

冰雪凝身上所散发的那份威慑力,令胆小的四小姐冰雪蓝,挪动了身体,躲藏到二小姐冰雪染的身后,精致的小脸一阵的苍白,满是怯懦的提醒着。

这么不经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方才,她可是对我的死,兴奋的很呢。

“你个二阶武士,难不成还怕了这个不能够习武的废物?”

见冰雪蓝如此的胆小怕事,冰雪染不由得心生气恼,用力的将冰雪蓝往一边推了一把,清秀的脸庞上尽显一份愤怒,气恼的说着。

“我.....”经冰雪染一提醒,冰雪蓝这才恍然大悟的想起,她的这位妹妹可是自小不能够习武的废物,天下皆知。

想到这里,冰雪蓝不由得重新振作起来,看向被五花大绑在木柱上,伤痕累累的冰雪凝。

心中暗讨着:刚刚是我的错觉吗?为何,我会觉得眼前的这个废物有些不同?

这般想着之际,破旧的茅草屋里,再次响起了一阵鞭打声。

一下,两下....身体的疼痛,在提醒着冰雪凝,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瞪大了明亮的眼眸,将这两个丧心病狂姐姐的一言一行,所做作为,全部尽收眼底,深深刻在脑子里。

今日,你们若是打死我便罢,我冰雪凝自认倒霉,若是打不死,待我醒来之日,定要你们百倍偿还。

这对凶残的姐妹,一直到打到筋疲力尽,这才放弃对冰雪凝的报复,转身离开了这个杂乱不堪的地方,回各自的房间休息。

冰雪凝与那个可怜的小丫头,就这样被五花大绑着,在这个将军府里,根本就没有人在意她们的死活,即便是他那个将军爹,一直以来,只是将她当成……人生中的一份耻辱而已。

夜色渐渐昏暗下来,迷迷糊糊中,冰雪凝感觉有一双温暖的大掌,触摸着她的额头。

紧接着,将捆的她喘不过气的绳子解开……

冰雪凝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之后。

身体所传来的疼痛,不禁令她秀眉紧皱,浓密且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了两下,一双清澈如一汪春水般的美眸缓缓睁开。

本以为睁开眼睛,会看到自己所熟悉的大床,又或者是之前所出现的茅草屋,可眼前这带着复古,却又奢华的装潢着实令冰雪凝呆住了。

浑身的疼痛,在提醒着冰雪凝,眼前的这一切,并非是梦境。

为什么不是之前的茅草屋?我明明记得,之前的自己,被两个狠毒的姐姐,绑在茅草屋里?难不成那是梦境?不,不是梦境.....

目光定格在自己那双布满伤痕的手臂上,脑子里模模糊糊的出现一个银色的面具。

是那个男人救了我?应该是这样没有错。

仅仅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便将所有的前因后果想了个通彻,这对于旁人来讲,还是比较困难的。

只是.....仔细的审视着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看了一遍后,冰雪凝颇有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枯瘦如柴,面黄肌瘦,严重的营养不良也倒罢了,身体只有十三岁,样貌丑陋,冰雪凝也能够勉勉强强的接受,可是她唯一不能够接受的是,这幅身体的经脉不是一般的纤细。

别说练武了,就算走路时间长了,想必都会气喘吁吁。

这让从小习武的冰雪凝,很是郁闷,即便前世的她,是个武学奇才,各招各式,一点就通,想要通过后天的训练,改变这副病怏怏的身体,成效都不会很大,这一点,冰雪凝的心理很是清楚。

“你醒了.....将这个吃下去。”

冰雪凝正为了这具病怏怏的身体而感到郁闷之际,一个盒子从远处抛来,身为特工的职业警觉,令冰雪凝的目光变冷,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丢过来的盒子。

咖啡色镶嵌着几颗蓝色宝石的盒子,看起来是那般的华丽,男人充满磁性夹杂着些许冷意的声音接踵而至。

淡漠的扫了盒子一眼,抬起头来,对上那张记忆中模糊的银色面具,明亮的美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声音沙哑、冷清的向对方问着:“是你救了我?你是谁?”

好强的震慑力!凭借着多年的特工经验,冰雪凝断定眼前的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足以证明,此人绝非一般人。

脏兮兮着一张小脸,神情坦然,清澈如一汪春水的眼眸中充斥着一份疏远与警惕。

没有被男人那强大的气场所吓倒,目光反倒很大胆的审视着男人。

如千年冰山般寒冷到极点的面容上,闪烁着一份异样的光芒。

如猎鹰般犀利的目光,审视的盯着冰雪凝看了片刻,饶有兴趣的说着:“严文轩.....”

“严文轩.....”这是他的名字吗?目测只有二十岁的模样,可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却是那样的冰冷彻骨,冷面寒铁,冷酷无情,强大的威慑力,仿佛与生俱来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将锦盒里的药吃下去。一次一粒,一天一次。”

严文轩的话不多,每说一句话,都是带着命令的口气,冷漠中带着那么一丝威胁,让人听了很是不爽。

伸出纤细的手指,将锦盒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六粒药丸,形状大小一模一样,随手拿起一个,放到鼻子前闻了闻,顿时被一股子浓重的中药味所熏到。

“这是什么药?”总不能是治疗我身上外伤的药吧?目测我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了。

“洗髓丹!”严文轩的话不多,每次开口,却是直戳重点。

洗髓丹.....凌乱的脑子里,那源源不断的记忆涌现出来,上一次,涌现出来的记忆,只是简单地传达了这个身体家族里面的一些恩怨,而这一次,却是所有的记忆。

对于洗髓丹的了解,因为记忆的涌现,而逐渐的清晰起来。

洗髓丹,顾名思义,可以让凡人脱胎换骨,即便是资质低劣之人,服用了一粒洗髓丹,都有相当明显的功效。

而她现在身处的乌幽国,一颗低级的洗髓丹,都要一百两黄金,目测锦盒中的这六粒洗髓丹全部都是上品,少说也得一万两黄金。

一向对钱财相当敏感的冰雪凝,顿感手中的锦盒重了许多,如同一万两黄金,端在她的手中一般。

身体能够得到重塑,摆脱废柴的命运,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但……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她还是很清楚的。

抬起头,目光倔强的凝视着面前的严文轩,满是警惕的问着:“你为何要救我?又为何要将如此昂贵的东西给我?”

若是有利用价值,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普天之下,谁不知道冷将军家的五小姐是个不能够习武的废柴,经脉纤细,走两步路都会气喘吁吁,病秧子一个,若是病秧子都有利用价值的话,那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龍轩阁从来不做赔本生意,正如你所想,你的确有利用价值。”

龍轩阁这三个字,在冰雪凝的脑海中不断的徘徊着,紧接着,有关于龍轩阁的记忆涌现了出来。

龍轩阁,在乌幽国的名望可是家喻户晓的,龍轩阁除了做些收集信息、贩卖信息的生意之外,也培养了一批杀手,专门接生意,只要出得起银子,哪怕是皇亲国戚,人头照样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落地。

而关于龍轩阁阁主严文轩的传言,更是令百姓们听之害怕,闻之丧胆。据说,龍轩阁阁主喜怒无常,无情得很,杀人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般容易,整日带着一副银色面具示人,将他的冷傲、不可一世,平添了几分的无情。

严文轩,他就是龍轩阁的阁主?对于这个真相,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冰雪凝也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即便对方挑明了,这六粒洗髓丹不是白给的,她拿在手中也是沉甸甸的。

“怎么害怕了?”察觉出冰雪凝神情中的那份犹豫,严文轩轻哼一声,带着几分轻蔑的暗嘲着。

害怕?打我从娘胎里出来,就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怎么写?

受到严文轩那句问话的刺激,冰雪凝毫不犹豫的将一粒洗髓丹放入口中。

洗髓丹入口即化,一股暖流充斥着冰雪凝的全身,之前还在隐隐作疼的身体,因为这股暖流的安抚,失去了痛感。

还真的是灵丹妙药啊,没有想到,这里的药居然有如此的神效,看样子,老天待我不薄,知道我惨死心有不甘,所以给了我这么一次重生的机会。

冰雪凝用事实证明了,她之前的犹豫,并非害怕。目光倔强的回瞪着严文轩,巴掌大的小脸上闪现出一份固执,声音稚嫩中带着一丝强硬的说着:“在我冰雪凝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这两个字。”

传言将军府五小姐,不仅是个武学白痴,废柴一个,平日里见到人,都会吓得打哆嗦,往丫鬟的身后躲藏,如今严文轩所看到的冰雪凝,与传言中的废柴判若两人,性子要强,更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这真的是将军府的五小姐吗?

如猎鹰般冷冽的眸光,盯着冰雪凝审视了片刻,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离开。

在服药的六天里,冰雪凝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身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伤全部恢复,即便是之前所落下的伤疤,都如同被刀子刮去了一般,消失不见。

望着铜镜中的自己,冰雪凝秀眉再次皱成了一团,在心中无奈的叹息着。

之前,便有所心理准备,这幅身体的样貌绝对不像之前的她那般绝美,如今多次看到铜镜中自己的容貌,除了叹息,冰雪凝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巴掌大的小脸,有一半被绿色的胎记笼罩着,别说是别人看到这幅尊容会有何反应了,即便是自己,每次看到,都会有一种抓狂的想要毁掉的冲动。

乌黑如瀑布的秀发,垂在两侧,冰雪凝拿着木梳,漫不经心的梳理着,脑子里千头万绪,毕竟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虽然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活在当世,确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是如何穿越而来的。

“洗髓丹全部都服下了?”

严文轩的突然出现,令毫无防备的冰雪凝吓了一跳,手中的木梳因为惊吓,掉到了地上,目光慌乱中夹杂着些许警惕的看向严文轩,鬼使神差的点点头。

我这是怎么了?何时警惕变得如此松懈了,居然连他出现了都没有丝毫的察觉,反倒被吓了一跳。

“很好,跟我去一个地方。”严文轩的话依旧很简短,如黑曜石般闪烁的星眸淡漠的扫了一眼冰雪凝,简短的说明了来意,漠然的转身离开。

望着严文轩扬长而去的背影,冰雪凝心中有所迟疑。

想到之前严文轩将那么珍贵的六粒洗髓丹都给她吃了,足以说明,此人对她并没有恶意。

深吸了一口气,迅速的站起来,追着严文轩离开。

这该死的身子,有这般的虚弱吗?才不过走了两三里路的功夫,居然虚弱成这样?

见严文轩停下了脚步,冰雪凝毫不客气的蹲下身子,白皙纤细的双手,按在膝盖上,用来支撑着快要散架的身体。

倔强的抬起头,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苍白的盯着面前的严文轩,心中纳闷着:怎么停下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将我带来这里做什么?

冰雪凝的心思,仿佛被严文轩洞悉了一般,对方竟然猛地转身,银色面具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来刺眼的寒光,落在了冰雪凝的身上。

出于本能的抬起双手,用来遮住如此刺眼的光芒,那双漂亮的杏眸处于半眯状态。

还未反应过来,一双厚实的手掌,结实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冰雪凝双眸瞪大,机警的想要反抗,下一秒却被结结实实的抛了出去。

对,没错,就是被严文轩当成了石子一般,抛了出去。

“啊.....”我的娘来,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是心疼那几粒洗髓散,所以要对我进行报复泄愤吗?我就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冰雪凝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冰冷的寒池中。

本以为自己会摔得很惨,头先着地,彻彻底底的做个丑八怪,直到落入寒冷的池水中,冰雪凝这才被寒冷的池水打消了心中之前所有的猜测。

探出头来,冷不丁的抱紧了纤瘦的身体,打了个哈欠,瑟瑟发抖的正要上岸,只听到岸上的严文轩,用命令的口气,对冰雪凝警告着:“不准上来,六粒洗髓丹只是开始,现在你要在这寒池中浸泡上三天三夜,彻彻底底的改头换面,塑骨重生,丫头,你若是熬不过去,休怪我将你杀了,用你的血来炼制丹药,来弥补我的损失。”

好冷....这池水虽冷,确敌不过这个男人的话冷。

六粒洗髓丹,加上寒池的水,真的能够让我改头换面,塑骨重生吗?若是成功,是不是意味着我将会有之前那般正常的体魄?

想到这里,冰雪凝突然变得精神抖擞起来,一脸期待的看向严文轩,仿佛在询问着对方,自己的猜测是否是正确的。

被银色面具遮住上半张脸的严文轩,在注意到冰雪凝这满是期待的目光后,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正是这若隐若现的笑容,令冰雪凝有些看痴了!

千年大冰块,居然会笑?只是这笑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邪恶呢?

“想要塑骨重生,还需要重要的一个环节,丫头,你可准备好了?”

什么?什么重要的环节?冰雪凝那双明亮的杏眸饱含着解,凝视着严文轩,刚想要开口询问,严文轩如鬼魅般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紧接着,她感觉身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禁锢着她,随后一双冰凉的手,搭上她的双肩,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伴随着严文轩那来自于地狱般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畔:“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才是最重要的。”与此同时,那贯彻全身的剧痛令她有一片刻的眩晕。

不是吧?因为严文轩的一席话,冰雪凝吃惊的双眸瞪大,紧接着听到腿部关节发出来同样清脆的响声,疼痛再次袭遍全身,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空,许许多多停滞在树梢上休息的鸟儿,因为这惨绝人寰的痛苦嚎叫而惊吓的四处逃窜。

冰雪凝忍受不了这份贯彻全身的剧痛,晕了过去,内心却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徘徊着:严文轩,我要杀了你!

冰雪凝自小便被送到孤岛里,进行各种严苛的特工技能训练,过程也是相当辛苦的,一向自信的她,从不认为有什么疼痛是她所不能够忍耐的,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的了解到疼痛的真谛。

严文轩生生折断了她身体每一处的关节,过程仅仅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对于冰雪凝来讲,却如同几十年这么久。

待她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仍旧被丢在这冰冷的寒池之中,全身上下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唯一不同的是:原本被严文轩折断的关节,此刻竟以惊人的速度修复。

冰雪凝试探性的抬起双臂,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便感觉这幅身体与之前是大不相同,目光因为太过吃惊,而瞳孔放大,小嘴巴呈现O型状态。

真是太神奇了,与之前病怏怏的身体相比,现在的这幅身体仿佛身体的每一处,都蕴藏着无穷的力量,等待着我去挖掘一般。难道这就是塑骨重生吗?我成功了吗?

“不要高兴的太早,能不能熬过去接下来的一天半时间,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循声望去,黑色长发束在脑后,一袭白衣飘飘,严文轩,此刻手中多出了一把玉笛,眼神慵懒的目视着她。

四目相对下,冰雪凝没有了之前的那般警惕,反倒多出了几分的感激,向严文轩道谢的说着:“谢谢你,让我重获第二次生命。”

冰雪凝的道谢,对于严文轩来讲,倒是始料未及的。

第一眼看到冰雪凝被捆在木柱上鞭打,从冰雪凝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份发自于内心的不甘与浓浓的恨意,从那一刻起,他便认定这个女人,绝非是一个善类,更不会甘于废柴的命运,只是苦于没有能力而已。

后来救下冰雪凝,起初是被冰雪凝那副不服输的精神所打动,算是给自己寻找一个乐趣而已,直到炼药师彭泽诊断出:冰雪凝的身体长期被慢性毒药所残害,因此推断,冰雪凝这个天生废柴的结果,与这慢性毒药有关系。

而容貌,炼药师彭泽更是肯定,那是被人刻意下药所毒害的!

想都不用想,冰雪凝自小生活在将军府内,很少出府,能够对她长期下药之人,必定是将军府里的人。

严文轩并不爱多管闲事,即便冰雪凝的命运如此的坎坷,令人心疼,可好在,冰雪凝是冰将军府的五小姐,而严文轩此生最最痛恨的一个人便是冰阳鸿,所以一股邪恶的想法,因为冰雪凝的特殊身份,促成了今日冰雪凝的重生。

漆黑如墨的星眸闪过一道寒光,收起审视冰雪凝的目光,冷哼一声,满是高傲的回应着:“谢我大可不必,龍轩阁不做赔本的生意,你的报酬,来日我定当要回。”

对啊,之前他便对我说过,救我只不过是一笔交易而已,我的身上,真的有利用价值吗?

“阿嚏......”这冰冷的池水,冻得冰雪凝不禁瑟瑟发抖,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即便如此,她还是不能够出去,要持续在这里浸泡一天半的时间。

冰雪凝,你绝对不能够输,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若是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冤枉了,所以不能够睡,绝对不能够输。

每次冰雪凝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便会用这样的一番话,对自己做出鼓励,为了防止自己睡过去,冻死在这寒池中,冰雪凝每次困到不行时,便会用那尖锐的指甲,嵌入身体,用疼痛来提醒自己。

而这一切,都被严文轩看在了眼里,表面上冷若冰霜,内心却在因为冰雪凝这份顽强的求生欲而大为吃惊。

塑骨重生之痛,别人不懂,他是最清楚不过的,对于他来讲,都是那样的难以忍受,更何况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

即便当初决定拯救冰雪凝,他也是抱着必输的决心而救得,却没有想到,冰雪凝的求生欲望居然如此之重,那份忍耐,即便是男人都自愧不如,他就这样守在寒池边上,亲眼目睹着冰雪凝一步一步的走向成功。

直到三日之期到达,冰雪凝被寒池的水冻僵,小小的身体,倔强的直立在寒池中央。

一袭白衣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寒池中的冰雪凝,银色面具下,有着难以掩饰的愕然与赞许,轻点脚尖,飞身来到这寒池中央,长臂一伸,将冰雪凝那冻僵的身体捞入怀中,身形如鸟般轻盈,来到了不远处的温泉,就这样抱着冰雪凝落入这温暖的温泉之中。

一股暖流贯彻冰雪凝的全身,驱走了体内的寒气。

短暂的适应之后,冰雪凝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虚弱的环视着四周,最终目光定格在身后的严文轩那张银色面具之上,苍白如纸的小脸扬起一抹浅笑,不知为何,心底有着从未有过的平静,整个人疲惫的倚在严文轩的身上,沉沉的睡去。

她实在是太困了,三天三夜不敢合眼,生怕自己一觉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如今,落入严文轩的怀中,她的心踏实了,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着她:严文轩不会让她出事!

就是怀揣着这样的一份想法,她这才敢沉沉的睡着。

望着怀中冰雪凝那酣睡如泥的样子,严文轩微微蹙起了眉头,心底的某一处,产生了一份异样的情愫。

********

我这是死了吗?为什么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

人未醒,率先恢复了知觉,感觉自己身体的轻盈,有那么一瞬间,冰雪凝以为自己死了。

不行,我不能够死,前世,被那个丑陋的家伙一枪毙了命,死的已经够冤枉的了,这一世,身子虽然不是我的,可是就这么没出息的死了,也太窝囊了吧?

“她真的是将军府里的五小姐吗?好美啊,一点也不像传言中所说的那般丑陋无比嘛。”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起初,主子将她带来的时候,脸上可是有巴掌大的胎记呢,确实是丑的很,可是炼药师说,那不是胎记,而是中了毒,于是乎,毒解了,容貌自然也就恢复了,这样一瞧,这位五小姐,倒还真的是个美人胚子呢。”

婢女的谈话,令浑浑噩噩的冰雪凝猛地睁开了双眼,用目光打量着房间的一切,最终实现定格在那对说话的婢女身上得以确定,自己还活着的真相。

释然的松了口气,伸出手来,轻拍着胸口,用来安抚自己那脆弱的小心脏。

还好还好,我还活着,若是死在那寒池中,简直太窝囊了,等一下,既然我醒了,这具身体.....

想到之前严文轩所说的话,冰雪凝猛地坐了起来,这毫无预兆的举动,着实吓坏了在一旁窃窃私语的两位婢女。

她们受到惊讶之余,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冰雪凝瞧着。

伸出手来,握拳,松开,握拳,在松开,不仅不会像先前那般感觉无力,反倒觉得丹田之处,有一股暖流一直在那里徘徊着,似乎想要冲破屏障,释放自己的力量。

“你醒了?看样子,你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彭泽手捧着锦盒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两位婢女见后,纷纷规规矩矩的行礼,柔声称呼着:“炼药师.....”

“你们下去吧。”循声望去,彭泽的脸色稍稍变差,厉声吩咐着。

对于彭泽这个自由主义来讲,最最受不了的便是这份繁文缛节。他倒是特别欣赏那种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喜欢大声说出来,大声拒绝,无惧对方的身份,喜欢更是如此,随心而走,这是他的一贯宗旨。

这个男人是谁啊?刚刚那两个丫头,称呼他为炼药师?看样子,他的身份非同一般,难不成是严文轩派来的?

“你是炼药师?”明亮的美眸,痴痴的盯着炼药师彭泽在他的面前拿出来各式各样的白玉瓶,整张小脸因为这些白玉瓶而扭曲,面带着些许排斥的向彭泽询问着:“这些丹药,不会都是给我的吧?”

“小丫头,你的胃口倒是不小啊,这些丹药可是我花费了十年的功夫炼制出来的精品,若是都给了你,我怕你这幅小身体吃不消啊,那六粒精品洗髓丹,都已经够让我心疼的了......”

洗髓丹是他炼制出来的?看他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居然能够有如此深厚的功底,炼制出来精品洗髓丹?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收起你质疑的目光,在怎么说,我也是拥有木火两系的天才炼药师,你居然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废柴果真是废柴,如此的大惊小怪。”

明明长得人模狗样,说起话来,却是如此的粗俗不堪。

精致的小脸顿时沉了下来,锐利的眸光紧盯着面前的炼药师,颇为不满的说着:“先天带来的那份荣耀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有本事,你在废柴的基础上,经过后天的努力成为强者啊?”

下面还有,快来专栏看吧!

喜欢的可以移步专栏:言情小说《废柴狂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