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岁月静好的小说,南溯_岁月静好_起点中文网

岁月静好的小说,南溯_岁月静好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6-23 13:17:31

放学后的南千俞沿着着熟悉又陌生的小路一路小跑回家。大概是缺乏锻炼的缘故,从学校到家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却还是让他挣红了耳根。明明很累,但他却又不敢大声喘气。明明父母就在屋里,他却不敢推门而入。因为他怕这一切化为梦境消散在他眼前。

……

经过了许久的挣扎,南千俞深呼一口气,慢慢的将门推开……

父亲戴着眼镜,手里拿着报纸。面部表情也时常变化,时而皱眉时而带有一种莫名的笑。

母亲在厨房忙碌,是不是端出几碟色香味俱全的菜,和前世记忆不同的是,一向严肃的母亲难得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大概是有什么能让一家之主值得高兴的事吧。眼前的场景是那么的让他熟悉。

这一幕幕的场景,如同老式电影一般随着录像带的推进然后刻画在脑海当中。这些画面如催泪弹一般,使得南千俞在不知不觉中湿红了眼眶。

此时的俞父放下了报纸,摘下眼镜,也注意到了他。望着他湿红的眼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俞父自己想着“这娃怕是眼里进了沙子吧?”似乎对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很合理,于是俞父便也没过多的去想,顺手又拿着报纸端详起来。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

南千俞则是在一旁强忍住泪水,可还是有一滴泪不争气的顺他的眼角流下。他慌忙的用袖口擦去,生怕父母看出自己的囧态。

望着这些熟悉的场景,南千俞如石头般立在原地。过了良久,南千俞终于回过神来,嘴角也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回来了,真好……

……

“吃饭了,老俞,还把不你手里报纸放下去洗手。不然到时候满手黑墨你敢上桌来吃饭试试!”俞母从厨房探出头来,用带有一丝命令的语气说道。

俞父听到哪敢还嘴,赶忙讲报纸放下。灰溜溜的跑进洗手间把手洗干净,俞父还会仔细看看手上到底有没有污渍。生怕被老婆大人赶的连晚饭都吃不到。

“还有你,杵在那干啥,还不快吧书包放房间去。赶紧去洗手吃饭。看我干啥,我脸上有花啊。”俞母脸上露出淡淡笑容调侃道。

俞母对南千俞的态度与俞父完全不同,俞母对南千俞那种温柔。而对俞父,尽显俞母一家之主的地位。

南千俞望着这眼前熟悉温暖的一幕,联想起上一世职场冰冷的氛围。让他觉得恍如隔世。眼前的一切本应该存储于记忆深处,不该在眼前出现的的场景一幕又一幕刻印在他的眼中。

南千俞鼻子便有点发酸,眼角流出的一滴泪水落在嘴角竟有些发甜。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南千俞一溜烟跑进自己房间里。将书包放在自己书桌上。右手抚摸过墙壁挂着的全家福,奖牌,和自己以前追的动漫海报等一些。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亲切!

南千俞呆呆的立了好久,一幕幕自己韶华时光的记忆翻涌到他脑海当中。

“怎么还没出来,饭都快凉了”还是俞母的提醒,才让让南千俞回过神来。嘴上赶忙回到“好的好的,这就来。”

说完边下了楼,上洗手间冲了冲水变跑到餐桌旁拉了个凳子坐下。

“你眼睛怎么红了?”此时俞母也注意到了南千俞那双湿红的眼睛,不由的皱起眉头问道。拿着碗筷的手也不自觉的放了下来。

“没咋,妈,就是路上回来的时候有一小蚊虫进眼里了。回来用水才冲洗掉的。”南千俞在这里撒了个谎,总不能说我穿越回来激动,高兴成的吧。

“那就好,要是有啥事你得和妈说啊。”俞母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能有啥事嘛,那么大一小伙子又不是小孩。难不成遇到啥事还哭哭啼啼的?”俞父这时也插了一句嘴。

不过在俞母那杀人的目光下,便识趣的闭上了嘴,老老实实的吃饭,不敢多说一个字。

“对嘛,我爸说的对,我能有啥事嘛。就一小虫子,吃饭吃饭。”南千俞看俞父的囧样,揶揄的笑一声,赶紧打圆场……

在吃饭的时候,爸妈还是那“老三件”问起了学习怎么样?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没和老师学生起矛盾吧?南千俞都耐心的一一回答。

这要换做以前的自己,不得顶上一句,你烦不烦呐,这一个星期都问几遍了!

现在不同了,重活一世的南千俞格外珍惜这一段时光,他绝不想让将上一世的悲剧再一次发生!

不知是头顶的日光灯,还是什么原因,使得一家三口变得十分温馨。

饭后南千俞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需要消化今天发生的事,毕竟这穿越给自己的震撼太大了。以至于现在都有点拿捏不清楚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唉?老俞,你说今天千俞这孩子是不是有点怪怪的?”俞母带着疑惑看向俞父。

“哪里怪了,这不还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么,难不成还多了个脑袋?”

“嘶~~~”俞父反嘴怼了一句。说完,俞母便咬着牙齿在俞父身上扭了一圈,疼的俞父直咧嘴。

“反正今天我感觉千俞有点怪怪的,感觉好像变听话了不少。”俞母自顾自的说了一句。

“可能是今天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和他促膝长谈了吧。”俞父好死不死的又说了一句,随后便看到俞母那具有压迫力的眼睛,一溜烟跑进了房间。

俞母没过多久,便也进屋睡去。

夜里十分宁静。唯有窗外的蝉声,树叶被微风吹的沙沙响。和清风吹过洒洒的声音。

南千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想不通,毕竟穿越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太过遥远。这一切都如梦境一般,脑海下意识里会觉得有些不真实。

可这所有的人,事,物都是那般真实。所有细节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自己书桌上凌乱摆放的钢笔,碳素笔,以及自己所画的素描,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最后,绵延的困意随波澜一般,一阵阵涌上脑海。南千俞眼皮也扛不住了,不知不觉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