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崔惠允的老公叫什么,[韩娱]你TM不要跟我抢孩子Chapter 47.

崔惠允的老公叫什么,[韩娱]你TM不要跟我抢孩子Chapter 47.

互联网 2020-10-25 01:28:0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bigbang要进行世界巡回演唱会,这对yg来说是个大事,早在半年前就开始筹划了。好不容易等bigbang的五个人全部退伍,自然是要跟好久不见的米分丝们见面的,半年前的确也带着专辑回归了,但是这并没有让米分丝们满足,无论yg宣传的是何种理念,赚钱才是首要的。就在半年前知道公司计划着给他们办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时候,每个人都很高兴,崔胜玄也不会例外,可是如今他就犯了愁了。

    元熙的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了,预产期也差不多是在十二月底一月初的样子,非常不巧的,那几天里他们在日本有演唱会。十月底在韩国首尔打响了头阵之后,几个人便开始了空中飞人的生活,等到崔胜玄再一次百忙之中抽出一天时间紧赶慢赶赶了回来时,发现俞元熙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至少她稍稍站了一会儿就很吃力。因为他这段时间的缺席,金烔万没给他好脸色看,好在崔胜玄已经习惯了。

    虽说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但是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比较紧张的状态,崔惠允特意请了假,这段时间为了方便照顾俞元熙,直接在她的房间里架起了一张小床,就算俞元熙有什么不舒服,她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崔奶奶更是成天在家里诚心礼佛,崔妈妈跟金妈妈两个人也不再抢着做汤了,为了转移注意力,两人现在开始筹备着元熙坐月子时要用到的东西了,便是一向不怎么吭声的崔爸爸这两天也是忙前忙后,金烔万更不用说了,成天紧张兮兮的,有时候半夜做梦吓醒了,非得起床去隔壁的卧室看看俞元熙才安心。

    看着全家人都在为了自己忙前忙后,特别是看着这两天爸爸眼底下的青色越来越重,俞元熙莫名的有了一种负罪感。好在她很快地就调整了心态,不让自己有一丝丝负面情绪,全心养胎,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在客厅里活动一下,现在家里人也不让她碰电脑了,俞元熙都不敢想象自己那篇还在连载的文下面,多少读者在商量着要上门来炸了她了。

    崔胜玄接下来几乎没有时间回韩国了,还是全志龙以及几位成员一起出马跟老杨磨了很久,才勉强让老杨点头同意在这百忙之中给了崔胜玄两天假期,这两天得来不易,崔胜玄推了所有的饭局,专心在家陪着俞元熙。

    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有人在安排了,其实没崔胜玄什么事了,但是他想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于是在假期的第一天天都没亮,就爬了起来,上网开始找资料了,他记得一个多月前元熙很想吃烤串,说是馋得不行了,原以为这样的事早就忘了,可是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才发现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无论大事小事,他都记在了心上。

    一大清早的就装扮好出门,去了附近的菜市场,这时候人还没有那么多,他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会被认出来,为什么?因为现在在菜市场来逛的都是大爷大妈们,谁还认识他?他站在卖猪肉的摊子前,结结巴巴问道:“呃……大妈,这个肉怎么卖?”

    大妈正拿着大刀豪气十足地在剁排骨,听到他这话,头都没抬直接报了个数字。

    “哪块肉比较新鲜?能不能帮我挑挑?”也许是见崔胜玄的态度比较好,也许是觉得他会买很多的肉,大妈放下手里的活,给他挑了一块肉,道:“这块不错,肥瘦得当,要多少?”崔胜玄也不会挑肉,看着大妈的样子不像是骗人的,于是道:“这一块我都买下来。”大妈见他没有挑肥拣瘦,也没有讲价,再加上这也是今天的第一笔生意,于是非常大方地给他抹去了零头,看着崔胜玄穿着得体,也不像是什么家庭妇男,于是没能忍住好奇问道:“是做菜吗?”

    “恩,想做烤串来着。”崔胜玄打开皮夹递了几张纸币过去。

    大妈听了忍不住嘀咕道:“吃烤串街上都有啊。”崔胜玄微微一笑回道:“她怀孕了,想吃烤串,可是我担心外面的不卫生。”无论是哪个年龄阶段的女人,都没法拒绝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带着宠溺之情说出这种话,大妈怔了一下,下意识感叹道:“是妻子怀孕了吗?她可真幸运。”想当初她怀孕的时候,自家老公别说是给自己做吃的了,让他给自己倒杯水他都不乐意。

    崔胜玄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只能含糊其辞道:“是我比较幸运。”以前的崔胜玄是这样的想法,现在依旧是,如果以前有人跟他说,你以后会对一个比你小九岁的小姑娘死心塌地,他肯定会不以为然,现在他是真的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了,他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俞元熙了。

    在接过大妈递过来的装着肉的塑料袋准备走的时候,崔胜玄又折了回来,站在摊子前异常认真道:“她怀着我的孩子十个月那么辛苦,不久后还要经历分娩的痛苦,我只是为她做一顿烤串,应该是我比较幸运。”大妈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又开心又心酸的笑了笑,是呀,丈夫不过是为了妻子做一顿饭而已,而妻子才是辛苦十月怀胎还要经历分娩之痛的那个。

    也许这才是让人羡慕的一种感情,母亲因为分娩的痛苦,会永远疼爱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那块肉,而有些男人,则记住了妻子怀孕的辛苦,也将一生爱惜她。崔胜玄买了肉之后,又去买了竹签,他想着其实烤串跟那些炒五花肉也没什么区别,就多了一根竹签,如果没了这竹签,也不叫烤串了。

    照着网上的食谱,他又买了一个油刷,最后去超市买了一袋孜然米分还有辣椒米分。等一系列该买的东西都买齐之后,已经快九点了,他赶回家,发现家里都没人,这几天姐姐就住在元熙家了,自家妈妈也成天出去打听坐月子时的土方子,所以从昨天晚上开始,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忙活了一个中午,在一次次的失败教训中,终于成功了,他看着盘子里香喷喷的几串烤肉串,心里那叫一个满足。

    她想吃这个,但是外面的也不太卫生,大排档就在路口,平常人来人往车来车往的,肯定会有不少灰尘,并且也不知道人家的肉还新不新鲜,油干不干净……还是自己做的比较放心一点。他做好了烤串之后,并没有心急火燎的就跑到隔壁去,而是先脱了围裙,小心翼翼的蹭到隔壁去,刚走进客厅,发现只有元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他不由得小声问道:“其他人呢?”

    俞元熙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回道:“爸爸跟奶奶出去买东西了,姐姐在睡午觉,怎么了?你要干什么?”崔胜玄一听心里一喜,赶紧过去扶着她起身道:“带你去吃好吃的。”俞元熙纳闷极了,问:“到底干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小心翼翼扶着她走出屋子,去了隔壁,一进门,俞元熙就闻到空气中一股很浓的油烟味,皱了皱鼻子,还是没说什么话,崔胜玄扶着她坐在饭桌前,让她等一下,不过一分钟,她就看着崔胜玄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了,还在纳闷他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呢,突然他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她看到盘子里的烤串顿时眼睛一亮。

    “这哪里来的?!”俞元熙这段时间也是憋坏了,金妈妈跟崔妈妈听了医生的嘱咐的确也不再天天让她喝这个汤那个汤了,但是有些她想吃的东西还是列在禁止名单上的。

    崔胜玄这会儿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子小声道:“我自己做的。”

    “什、什么?!”俞元熙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惊呆了,嘴型成o字,显然没有想到崔胜玄居然会屈尊降贵给她做烤串……崔胜玄把盘子往她面前一推,干笑两声道:“吃吧,这个可以吃的,肉是可以放心的,油也是干净的。”

    尽管十分好奇跟震惊,可是不断扑鼻的烤串味将俞元熙的心思拉了过去,她拿起一根烤串津津有味吃了起来,崔胜玄见她吃得嘴角都是油,从纸巾筒里抽出几张纸巾,探出手去给她擦嘴角,也是这时候俞元熙突然发现他的手指包着创可贴,她一怔,放下烤串,想也没想,拉过他的手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你手上有好几个创可贴?”

    实在没能禁得住她再三的询问,崔胜玄只好说出实情:“在把肉串在竹签上的时候不小心刺破了手指……”他本来以为这个应该是很简单的,至少比做饭熬汤什么的要简单多了,哪知道将肉切成一段一段的不麻烦,将肉串起来就很麻烦了!他当时也没觉得多痛,毕竟这点小伤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俞元熙放开了他的手,低着头不再说话,继续从盘子里拿起烤串开吃,只是吃得不像刚才那么开心了,她又吃了一串这才擦了擦手指,还没说话呢,崔胜玄就很有眼色的给她倒来了一杯温水,喝了几口水之后俞元熙才不咸不淡开口:“故意让我心疼的吧?”

    冤枉啊!!崔胜玄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用苦肉计什么的,赶紧一脸正色急急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明天下午不是又要走了吗?想着我好像也不能为你做什么,那就给你做个你喜欢吃的东西吧。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想让我心疼,我偏不。”俞元熙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还是问道:“把你家的医药箱拿过来。”

    崔胜玄下意识回道:“我已经包好了……”

    俞元熙现在脾气也大了很多,完全没有当初跟他在一起的温顺了,不耐烦道:“要你拿你就拿,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崔胜玄二话不说,去了房间拿了一个医药箱过来,俞元熙打开医药箱,看到该有的东西都有,于是道:“把手伸出来。”

    崔胜玄乖乖地把右手伸了出去,他看着俞元熙小心翼翼的撕掉他贴好的创口贴,然后拿着医用酒精蘸湿了棉球,她用镊子夹着棉球动作轻柔的给他消毒,一边做着这些事一边说着:“幸好伤口不深,要是深一点,你就最好去医院看看。我虽然想吃烤串,可你也用不着这样吧?”

    两人自那天的谈话之后,关系也不能说是亲近,顶多是没有之前那样僵了,她对他还是跟之前一样的态度,只是偶尔也会说几句话了,像这样的关心,崔胜玄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到了,一时之间各种滋味都有。

    “那天我会赶回来的。”崔胜玄冷不丁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俞元熙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于是点了点头:“好呀。”她现在的心态很平和,就好像以前那些纠结于心的东西全都放下来了,也是现在她才明白一个道理,很多时候我们试着宽容别人放过别人,却往往忘记了放过自己。原谅崔胜玄,放下原本有的固执,这些并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她自己。

    她现在才突然明白外公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人生短短几十年,能别计较就别计较,怎么舒心怎么来。一直往后看,总会被前面的门槛给绊倒的。爱了一个人,恨了一个人,放下一个人,这中间的各种纠结自不必提,也许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生存以外,最最重要的一个目的便是取悦自己吧,人生啊——真正需要取悦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

    当初爱崔胜玄能让她开心,她便爱。后来远离他能让她开心,她便走。如今这般跟他面对面坐着聊着笑着,不过是因为这样会让她比较舒心。如果有一天,她觉得回到他身边会让她比较开心,她也绝不会犹豫。

    第二天晚上保姆车在楼下等崔胜玄,崔胜玄也整装待出发了,他看着站在门口送他的俞元熙,顿时心里生出了强烈的不舍,这辈子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强烈。他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以前在剧组的时候,为什么前辈们总是会念叨着家里,比如不知道妻子有没有生病,不知道妻子一个人在家安不安全……他当时不能理解,虽然羡慕前辈们有挂念的人,虽然那一瞬间也想过结婚还不错,可是仍然不能感同身后。现在他都能体会到了,因为有着牵挂,无论到哪里,心都会望着家的方向。

    他的视线由她的脸转移到她高高隆起的腹部,咬了咬牙小心翼翼问道:“我能摸摸你的肚子吗?”

    俞元熙一怔,然后点了点头:“可以。”

    金烔万早就被自家妈妈逮到房间去了,现在家门口只有两个人,崔胜玄手心一片潮湿,他探出手,手莫名的有些发抖,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手抚在了她的腹部,有些孩子气的弯下腰冲着她的腹部很认真地开口了:“小七,爸爸马上就走了,不过放心爸爸一定会赶回来见你的,还有,不要折腾妈妈,乖乖的。”

    正在这时,俞元熙的肚子突然动了一下,崔胜玄一怔,随即眼里都是惊喜,几个月前小家伙就经常会踢踢腿啊打打拳啊……只不过他很少那么幸运的碰到,几次听着妈妈还有姐姐在电话里绘声绘色的说着小七多么调皮,隔一段时间就要打拳他就心痒痒。这一次他也终于碰到了。

    非常巧合的,肚子里的小七似乎刚好踢到了他的手心。一瞬间,崔胜玄眼眶都快湿润了。

    俞元熙笑道:“小七在回应你呢,小七在说,遵命,爸爸。”

    崔胜玄依依不舍的收回手,说道:“我怎么觉得小七在说,去你的。”

    “你这样想,小七出来真的会锤你的。可调皮着呢。”俞元熙双手抚在肚子上,笑得很温柔,崔胜玄看着她那张脸,一时之间心里异常的柔软。尽管再不舍,崔胜玄还是提着箱子下楼了,俞元熙一个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也进门了,低低地对肚子里的孩子道:“宝宝,我们要等爸爸回来。”

    他坐进车里,全志龙董永裴等人都在,胜腻一个人坐在边上嘟啷着:“为什么拦着我,我也想跟元熙还有小七告别呀!”

    “呀,李浴霸,非得让我们把你丢出去吗!”

    见几个哥哥这样说了,胜腻哼了一声撇过头看向窗外。看到胜腻这样,全志龙很头疼,他有几次就这样说了——胜腻啊你年纪也这么大了能走点心吗。

    结果胜腻笑眯眯地看着他说——恩,哥比我大两岁呢。

    真是噎得人说不出话来了。

    董永裴拍了拍崔胜玄的肩膀道:“别担心,元熙跟小七都会好好的。”

    尽管忙着演唱会大家都十分的忙碌,可是崔胜玄还是一有空就给俞元熙打电话进行视频通话,bigbang去了好多个国家巡演,直到十二月底的日本演唱会结束之后才会迎来将近一个月的假期,今天是平安夜,日本虽然很冷,可是米分丝的热情很高涨,崔胜玄在整装待发前给俞元熙打了电话,预产期接近,金烔万直接安排俞元熙住在医院了。

    “还好吗?”崔胜玄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在接通了视频通话的那一刻,只能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俞元熙躺在病床上,完全的素面朝天,笑得很开心:“挺好的,你呢。”

    “还有一个多小时演唱会就要开始了,我赶明天最早一班飞机回去。”崔胜玄想到明天就要飞回去了真的很激动,接下来他会有一个月的假期,陪在元熙跟宝宝身边,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早点回去迎接宝宝了。

    “恩,演唱会加油。”俞元熙看着他笑道。

    门口经纪人在催促着他准备走了,崔胜玄冲着门口的经纪人点了点头,然后对俞元熙道:“你好好的……”哪知还没说完,视频里一阵抖动,很快地,他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了他老丈人金烔万那张脸,金烔万没好气冲他凶道:“接电话有辐射,特别是视频通话,赶紧挂了,一分钟,说好一分钟的,刚才差点就让你超出几秒了。”

    “呃……前辈……”还没来得及说抱歉,金烔万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道:“你去忙你的,这里不用挂心,就这样了,挂了。”

    虽然金烔万说话的语气还是那样,但是崔胜玄还是从里面听出来一丝丝关心了。

    金烔万:(ーー゛)你特么逗我呢。

    “这小子的话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能不能有点创新精神?你都没听腻吗?”金烔万挂了电话之后拉过椅子坐在床边跟自家女儿吐槽道:“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句,吃了吗,还好吗……”

    俞元熙被自家爸爸逗笑了,窗外已经下起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她望着窗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

    刚跟崔胜玄交往不久,也是初雪的日子,他不懂浪漫,本来定好的要去吃大餐看电影,看到屋外的雪,他竟然说不出去了,一点儿浪漫因子都没有,她当时在生闷气,不愿意理他,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跟他一起窝在沙发上吃外卖看电影。她依旧记得,那次看的电影是罗马假日。

    原本以为自己忘记的事情,没想到都记在了心里。

    看完电影之后她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她的手腕上是一条手链。她看着他,他的耳朵红红的,就是不看她。

    她比谁都懂这个男人,不懂浪漫,有的时候很狡猾很腹黑,能把人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有的时候很笨拙,连安慰人都不会,有的时候很呆,根本就摸不懂她的心思,甚至她生闷气的时候,他都察觉不了。

    可是,她相信着,他的心是个单人房,里面只住着她一个人。

    崔胜玄,我好像又发现了你的好了,不过只是一丁丁点。

    正当金烔万还想吐槽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本还好好的俞元熙脸色一变,顿时他也急了。

    “爸爸……我好像要生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