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已改为电视剧的言情小说,有什么你念念不忘的言情小说?

已改为电视剧的言情小说,有什么你念念不忘的言情小说?

互联网 2021-09-27 21:42:11

A市国际饭店。

“祝各位同学毕业后前程似锦。”班主任说道,一口把杯中的啤酒喝了。

同学们也纷纷的把杯中酒喝了,坐了下来。

白汐喝的有点多,脸蛋红红的,趴在桌子上,手指轻点着酒杯,热闹中,有种淡淡的惆怅。

大学毕业了,以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奔东西,四年同学,终究是不舍得。

“听说,我们今天能来这么高档的饭店,都是纪辰凌出的钱。”

“他家是京城里有名的财阀集团,涉及金融,娱乐,IT,房地产,他又是唯一继承人,随便手一挥,就是几亿的进账,要是能和他一场恋爱,死而无憾了。”

“你想的美,同学四年,也就大一的时候见过他半年,后来他只是考试过来,和我们是同年人,已经是海外投资部的CEO,气度就是不凡。”

“他今天好像也来了,在隔壁包厢里,校长,教导主任都在巴结他呢,毕竟,他点一点头,就能解决很多就业问题。”

白汐撑着下巴听女同学们议论,扬起笑容。

至少她和财阀集团的接班人是同学,这个牛,可以吹一辈子。

“白汐。”陈慧喊道。

白汐醉眼朦胧的看向她,“怎么了?”

“你能不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纪辰凌,确保他看后,约他在1802号房间见,别在校长他们面前说出我的名字,我害羞。”陈慧眼眸闪烁着说道。

白汐犹豫着,“要是他拒绝了呢?”

“总比错过好吧,今天之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班长,拜托了!我不敢见校长、教导主任他们。”陈慧请求道。

“好吧!”白汐仗义的接过了陈慧手上的信,去隔壁包厢,敲门。

“进来。”校长的声音传出来。

白汐进去,恭敬地鞠躬,“校长好,教导主任好,老师好。”

纪辰凌微微一顿,雍容沉敛地眼眸睨向白汐,越发的深沉静谧。

他轻摇着红酒杯,超乎同年人的成熟,华贵,俨然一位傲视群英的君王,深不可测。

白汐打完招呼后,看向纪辰凌,不好意思的扬起笑容,压低声音喊道:“纪辰凌,我有事情跟你说,出来一下好吗。”

校长和教导主任相视一眼,暧昧一笑。

今天过来表白的女孩不下十个了,如今的女孩啊,真是胆大。

也对,又帅,又有钱,身份显赫的男人,谁不喜欢。

他们笑完,就看纪辰凌放下了酒杯,起身,朝着白汐走过去。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之前那些女生,纪辰凌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

校长和教导主任都很惊讶!

纪辰凌走到了白汐的面前。她从来这么近距离的和他接触过,发现他好高,高的整个.{.{阴}影可以笼罩着她。

白汐憨厚的扬起笑容,把信递给他,“这个,你看下。”

纪辰凌接过她手中的信,打开。

信上很简单的写了一句话:纪辰凌,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我非常非常喜欢你,我想给你生小宝宝。

落款是……白汐。

纪辰凌深邃的看向她,幽光点点,又过分的静谧,好像浩瀚无边的宇宙。

“你看完了?”白汐狐疑的问道。

“嗯。”他沉沉的应了一声。

“那,1802号房间见?”白汐小声的问道。

纪辰凌看她脸蛋红扑扑的,眼睛呼眨呼眨的,一脸纯真无瑕的模样。

这么大胆的邀请,不像她平时恬静乖巧的x ing子,“你今天喝多了?”

“嗯。”白汐点头,比了一个三,又加了一根手指,说道:“三瓶啤酒,还混了一点红酒,不过,还好,没有醉。”

“那你别后悔。”纪辰凌锁着她说道。

后悔什么?

她没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随口应了声,“哦,那你答应了吗?”

纪辰凌幽幽的看着她,眸色流淌过波动,“答应了。”

“太好了,纪辰凌,你真好。”白汐愉悦的扬起笑容,俏皮的点着纪辰凌,倒着走了几步,转过身,回到他们的包厢。

陈慧正站在门口。

白汐握住了她的肩膀,高兴的说道:“陈慧,他答应了,你得逞所愿了。”

“什么?”陈慧脸色一下子惨白,不可置信道:“他答应在1802号房间见了?”

“嗯嗯,你赶紧去吧,我也要回家了。”白汐拎起自己的包,悠哉悠哉的出门,上了公交车。

她家住在博爱路小区,三站路就到了,从车上跳下车,晃悠晃悠的回去。

黑暗处,有人打电话,“看到她了,长的不错,身材也挺好……东西准备好了,放心……我会拍下录像发给你。”

白汐听到急促的脚步声靠近,扭头,看到一个光头靠近,手臂上一疼。

她瞬间有几分眩晕。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用力的推开了光头,朝着前面跑,惊慌的喊道:“来人啊,救命啊,来人啊。”

光头抓住她的手臂说道:“美女,别怕。”

“滚开。”白汐甩着手,怎么都甩不开。

她手脚无力,被光头拉着走,视线越来越模糊,忽然,有一道力拽过来,有人搂住了她的腰。

她被拉到一个滚烫的怀中。

白汐头晕的厉害,迷迷糊糊的,意识都不清楚了,抬头,看到纪辰凌,愣了一愣,脑子像是抽了一样,.{脱}口道:“皇上。”

纪辰凌:“……”

“我去了1802号房间,里面是别人,你骗我。”纪辰凌沉声道,冷凝着脸色,很不悦。

白汐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看向光头,抱紧了纪辰凌,“皇上,有刺客,皇后要杀我。”

纪辰凌狐疑的拧起眉头,瞟了一眼地上的针管。

“是皇后干的,皇上,你要为我做主。”白汐一本正经的。

纪辰凌无奈,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后车位上,“我送你去医院。”

白汐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可怜兮兮的说道:“臣妾没病,不去医院,皇上要找个借口把臣妾关进冷宫吗?”

纪辰凌不搭理她,坐在了她的旁边,对着保镳吩咐道:“去医院。”

“皇上。”白汐急了,搂住他的腰,整个人趴在他身、 上,“臣妾没病,今天可以侍寝,每天都可以侍寝,翻我牌好不好?”

纪辰凌望着她眸中水波粼粼的动人模样,心思有些波动。

白汐看他不同意,委屈的嗅了嗅鼻子,“皇后要害死臣妾,华妃也视臣妾为眼中钉,甄嬛,香妃,令妃,娴妃还有武媚娘她们都是一伙的。皇上若是不宠幸臣妾,臣妾就没有孩儿母以子贵了。”

纪辰凌拧起眉头,“甄嬛,武媚娘不是一个朝代的,你又是谁?”

白汐一脸呆萌,“臣妾是小白啊,皇上,你不认识小白了吗?”

纪辰凌无语的别过脸。

她摆过他的脸,只和她咫尺之间。

她吐出来的气息都落在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红酒的香醇,“皇上为什么不看臣妾?”

纪辰凌看她迷迷糊糊的模样,勾起嘴角,几分嘲讽,又几分骨子里的叛逆,镇.压}.在他的成熟之下,耷拉着眼眸,意味深长的说道:“画面太美,不敢看。”

“美?”白汐顺着他的话说道:“皇上都夸臣妾美了,那以后不要雨露均沾,独宠臣妾一人好不好?”

纪辰凌幽幽的看着她,这么顺杆子爬的,她是第一人。

白汐看他不说话,有些惊慌,担心他把她关进冷宫。

她低头,嘴唇轻轻的碰到了他的嘴唇上面。

纪辰凌浑身一震,背脊都僵直了,敢强吻他的,她也是第一个人。

毕竟,还没有女生可以这么近的靠着他。

白汐看他没反应,舔了舔嘴唇,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纪辰凌看她这模样,就像毛茸茸的小猫咪一样,无辜又无助,一双大眼睛,水光粼粼,倒映出他,很是美好。

他的眸色染上了情念,毕竟,她……是他第一眼,就能看到眼中的人。

或许,是该找个女朋友了。

“程斌,去酒店。”纪辰凌对着保镖命令道。

“是。”保镖领命。

白汐看向保镖,还没有看到人呢,就被纪辰凌摆过了脸。

他握着她的下巴,霸道的说道:“成了我的女人,你再看一眼其他男人试试?”

“嗯?”白汐还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被他吻上了嘴唇。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闭上了眼睛,柔软的好像水一样。

白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往后退开了,一本正经的说道:“皇上,小白是条蛇,你会害怕吗?”

纪辰凌懒的理她的胡言乱语,勾着她的下巴,一口一口的吻着她的嘴唇。

车子在最近的酒店前停了下来。

白汐立马趴在了窗口,新奇道:“皇上,这是您的寝宫吗?”

纪辰凌无奈的叹气,情念更深了,“你专心一点。”

“哦,那皇上以后独宠我一个人,可以啊?”

纪辰凌幽幽的看着她。

他不轻易承诺,既然承诺,就会竭尽全力去做到,看着她这番楚楚动人的模样,心随意动,应了一声,“嗯。”

保镖拉开了车门。

他先下车,才踏到了地上,白汐自己下来了,踉踉跄跄的。

纪辰凌把她抱了起来。

保镖惊呆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纪总如此宠爱一个女孩,不对,是第一次看到纪总这么靠近一个女孩……

白汐也不挣扎,头一歪,靠在了他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气息,全部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纪辰凌看向她,眼中流淌过一丝暖流,嘴角也微微扬起。

他看她平时一本正经的,做事情也有板有眼,如今,有点像是个会撒娇的孩子。

保镖弄了房间。

纪辰凌把白汐放在了.床.}上,她还是闭着眼睛的。

“白汐,白汐。”纪辰凌轻声喊道。

她没有反应,像是已经睡着了。

他也没有强求,给她盖上了被子。

但……体内的热气不散,还是紧绷的。

他去了洗手间,打开了冷水,站在水龙头下面,男人身无一物,有着健壮的提醒和强有力的肌理线条。

他扭头,却不料白汐不知何时站在了浴室门口,她双眼迷蒙,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径直撞在了他的身、 上。

纪辰凌不得不搂住她……

……

一.{夜。

他被她折腾的几乎没睡。

他没有想到,她还是第一次。

他把第一次给她,挺好。

纪辰凌扬起宠溺的笑容,撑着下巴看她熟睡的模样,居然不困。

她粉粉嫩嫩的,像是小猪,累坏了,一动都不动。

直到白汐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他怕吵醒了她,翻出她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编辑的名字是老公。

纪辰凌心里一紧,眉头拧起来,狐疑的接听。

“小汐,你在哪里,今天我父母过来和你父母谈我们的婚事。他们希望你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纪辰凌脸色.{.{阴}沉了几分,冷声道:“你是谁,你找谁?”

“我是祁峰,你又是谁?这是白汐的手机号码吗?”祁峰一头雾水道。

“你是白汐的男朋友?”纪辰凌语气极为冷硬。

“是啊,我们交往五年了,现在准备结婚,你到底是谁?”祁峰也不耐烦了。

纪辰凌挂上了电话,X匈口剧烈起伏着,锋锐的目光扫向白汐。

她明明有男朋友 ,甚至都快要结婚了,还邀请他去酒店,她把他当什么?

骄傲如他,天生就带着钻石钥匙出生,还没有人敢这样戏弄他!

纪辰凌快速的穿好了衣服,脸像是刀削般冷肃,凛冽地出门。

“纪先生。”门口守候的两个保镳恭敬地低头喊道。

“消除我的一切痕迹。”纪辰凌冰冷的命令道,扫了房门一眼,暗潮汹涌,生气的离开。

白汐睡到自然醒,全身疼的就像散架了一样。

她坐起来,挠了挠头发,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衣服丢了一地,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震惊的撑大了眼睛,脑子里好像有道闪电被劈过。

她记得从公交车上下来,被一个光头拉住,其他都不记得了,所以……

她冲进了浴室,洗了好长时间的澡,越想越气恼,到底是谁!

她去了前台,“我是803的房客,我想知道房间旅客的登记信息。”

前台怪异的看了白汐一眼,查看电脑,“803房间只有一位叫白汐的房客信息。”

“那监控呢?”白汐追问道。

“不好意思客人,我们的监控从昨天开始就坏了。”

“什么?”白汐不淡定了。

住房信息没有,监控没有,就连垃圾桶里也空空如也!那个男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根本没法知道强她的人是谁!

白汐颓废的坐在.床.}上,就算她现在报警,警察估计也抓不到人。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

是祁峰的电话。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遭受无妄之灾,她的眼睛忍不住一红。

她按下接听键。

“小汐,你现在在哪里?”祁峰着急的问道。

“祁峰。”白汐停顿了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你先回来吧,我父母都在你家了。”祁峰不耐烦的说道,不给白汐说话的余地,挂上了电话。

白汐回到家,刚进门,就听白亦初.{.{阴}阳怪气道:“姐,你终于回来了啊,伯父伯母等你好久了。”

白汐礼貌的打招呼:“叔叔,阿姨。”

“我说小汐,你昨天去哪里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我们都担心死了。”她的后妈,也是白亦初的母亲故意说道。

“昨天领毕业证书,班级聚会。”白汐解释道。

白亦初咬牙,眸中迸射出嫉妒,以及厌恶。

她直接拉开白汐的领子,大声喊道:“姐,你身、 上怎么到处红红的,好像是吻痕。”

白汐震惊白亦初的行为,要把纽扣扭上,白亦初反而拉的更开了。

祁峰母亲看到,顿时火了,“老白,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她和小峰快结婚了,居然还去跟别的男人鬼混,这个婚不结了。”

“白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父怒道。

白汐按住领口,低下头,睫毛都在颤动着,难以启齿,轻声道:“我,昨天晚上,遇到坏人了。”

“什么!”白父不可置信的的瞪着白汐。

祁峰母亲嗤笑一声,“怎么坏人不找别人就找你?”

白汐心里憋屈,看向祁峰。

祁峰别过脸并不看她。

她的心一沉。

“你先到楼上去。”白父命令道。

白汐回到自己房间,越想越不对。

她衣服穿的好好的,白亦初怎么会突然拉开她的领子。

除非,昨晚的事和白亦初有关。

她想要问个清楚,出门经过白亦初房间,听到祁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你做的对不对?”

“是,是我做的,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要娶白汐,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你难道要我的孩子喊你姨夫吗?”

白汐心里咯噔了一下,踉跄了一步,扶住了墙,手都在颤抖着,脑子里经历着惊涛骇浪一般,仿佛要把她淹死,气都透不过来。

白亦初早就和祁峰在一起了。

白亦初还怀上了孩子!

怪不得,祁峰每次买礼物都是买两份。

怪不得,她好几次看到祁峰从白亦初房间出来。

怪不得,他会陪着白亦初去买东西,看电影,逛街。

是她太傻,还是他们以为她太好欺负,居然让她在所有人面前被羞辱。

白汐生气的推开了门,“白亦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亏我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妹妹。”

“谁要当你的妹妹,你在别人眼中是完美的,长相好,身材好,气质好,学习好,连学校都是最好的,我却一直要拿来和你比较!”

“就为了这么一个原因,你就找人侮辱我!”白汐很不淡定。

“只有把你赶走了,爸爸的财产才可能完完全全是我的。”

“是吗?那我要爸爸评评理,到底要赶我走,还是赶你走。”白汐眸色腥红的说道,握住白亦初的手往外拉。

“白汐,你放开我,祁峰哥,救我。”白亦初抠着白汐的手。

白汐手上都是被她抠出来的血痕。

祁峰扯开白汐的手,“小汐,你轻点,你这样会弄疼她的。”

“弄疼?”白汐很不理智了,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泛白了,“她找人侮辱我,你就没有想过会弄疼我!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我也会疼!”

“你小声点,她还不懂。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吗?”祁峰嫌弃的说道。

白汐真的觉得好笑。

“我会娶你的,我们算是扯平了,反正你也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过了。”

“扯平?昨晚我明明是受害者!”白汐气得发抖,“呵……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以为我还愿意跟你结婚吗?对不起啊,我修的不是菩萨心肠,原谅不了你们的狼心狗肺!”

白亦初眼珠一转,跑到了楼梯口,对着祁峰说道:“白汐已经不要你了,你们回不去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选择了吧。”

“你什么意思?”祁峰不解。

“祁峰哥,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对吧?我只有你一个男人,而白汐的已经被别的男人夺走了。”白亦初恳求道。

祁峰沉默着。

白亦初咬了咬牙,.{.{阴}鸷的盯着白汐,勾起了嘴角,自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篇幅有限,未完..

书名: 《我的岁月待你回首》

篇幅有限未完,点击继续读全本↘↘↘↘↘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