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快舔快插小说下载,我的舔狗前任得了癌症快死了,他吃了药,说:只想让你更舒服……|江蕾|伍飞|这么多年|苦笑|失恋

快舔快插小说下载,我的舔狗前任得了癌症快死了,他吃了药,说:只想让你更舒服……|江蕾|伍飞|这么多年|苦笑|失恋

互联网 2021-05-10 00:45:28
0分享至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江蕾听到伍飞的声音时,立刻心虚地挂了电话。这人是她的前任,还是被自己狠狠辜负过的那种。

两人好的那会,伍飞掏心掏肺地对她,她很享受那种被宠成女王的滋味,所以哪怕他很一般,她还是狠不下心跟他断了。

后来,有人介绍了老许给江蕾,他的条件让她心动了,于是毫不犹豫地甩了伍飞。

伍飞懵了,眼前这个毫不留情的女人前两天还赖在他怀里让他帮忙剪脚趾甲,怎么突然就变了?

他不相信,还预支工资买了包想哄她开心。

江蕾很不耐烦,那天老许约她吃晚饭,这段时间他俩进展得不错,看样子是想把她娶进家门的,所以,伍飞来捣啥乱呢?!

看着伍飞那张讨好又卑微的脸,江蕾心里一阵不屑,以前她怎么会享受这种没出息的舔狗男人呢?不过狗嘛,你要不给他一记重创,他改不了主意。

所以,江蕾当着他的面儿,把那个讨她欢心的包扔到脚下狠狠踩了几脚,然后扔进了垃圾桶,她不留一丝情面地说:“看见没,你在我眼里,跟那玩意儿没差别!”

再忠诚的狗,也是会痛的吧?如果主人捅了它一刀,它还要继续舔,那只能说明他蠢得无可救药,幸好,伍飞还有点骨气,没再来纠缠江蕾了。

但伍飞因为失恋的打击导致工作出现了失误,他不仅没了工作,还背了几万块钱的债。

失恋又失业又欠债,他落魄得连一条流浪狗都不如,伍飞只好回了老家。

他每天都借酒消愁,他妈看不过去,她跑过去想求江蕾看看伍飞。

但那时候江蕾跟老许打得火热,她怎么可能去自毁前程?如果老许很垃圾,说不定她还会怀念下伍飞,但老许对她不算差,她更是半点留恋都生出不来了。

伍妈见江蕾拒绝,心里一着急就给她跪下了,求她去看看伍飞,以后,她给江蕾当牛做马都行。

江蕾全心里惦记着的都是老许,全然不为所动,反而讽刺道:“阿姨,您儿子变成酒鬼那是他无能,也是你们当父母的没教好,他那么大个人了,要死就赶紧,别耽误别人去投胎!他要不会,你这个当妈的不会教啊!”说完就让保安把她赶走了。

为了不被伍飞一家子缠上,她火速换了公司搬了家,没多久就跟老许结了婚,再接着有了女儿,后来嫌上班太累,索性当了家庭主妇,过去的那些事儿,她几乎要忘光了。

可伍飞的一个电话,让她啥都想起来了。

他想干什么?

江蕾把那个电话拉黑了,但伍飞换了电话打过来,她神经绷得很紧地质问他想干嘛?!

伍飞说:“蕾蕾,我很想你。”她警惕地就要挂电话,可他喊了一句,“别,我就要死了,就想跟你说几句话!”

要死了?江蕾不信,编这么个话来想骗她干啥?

伍飞苦笑:“真的,我病历单都可以给你看。”江蕾半信半疑地加了他微信,传来过的病历单还真显示他患了脑癌。伍说飞手术风险太大,他已经放弃了,医生说就剩下不到一年好活了。

伍飞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显得忧郁而缠绵:“蕾蕾,自从知道自己得病之后,我就经常梦见你,能不能看在我就要死了的份上,跟我见个面?我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江蕾想起自己曾干过的事儿,犹豫地问:“你不恨我了?”毕竟当年她做的事儿挺不地道的。

伍飞沉默了一会,说:“说实话,恨过。但都到这时候了,我再恨就是浪费仅剩的一点生命,所以我不去想这事儿了,就想最后从心一次。”

这个回答让江蕾提起的心又放了下去,但她还是有些心虚,没敢答应见面,不过两人会在微信上聊天,一开始文字,后来语音,再后来就语音通话。

不得不说,如果说这世上有谁最了解江蕾,那一定是伍飞,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他依然能精准地嗅到她的情绪变化,他能从她一句不耐烦的用词里就推测出她在生理期,然后叮嘱她一定要喝热水,不然小腹会疼。

这些年要说江蕾过得不好倒也不是的,但老许是个务实的男人,嘴不甜心也不见得多软,跟他在一块,过日子是不用愁了,但想他宠着你哄着你,那纯属做梦,说实话,这让被伍飞捧惯了的她不免感觉很失落。

所以,如今伍飞让江蕾能重温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觉得一切像回到了以前,他还是自己面前那条摇尾巴的狗,他的忠诚与卑微把她浑身上下的毛孔都熏舒展开了,她的脚下像垫了一团云雾,稳稳地将她托上了空。

当伍飞再一次说想见她,就当看在他命不久矣的份上时,江蕾拿捏了一下姿态就答应了。听着他在那头兴奋的声音,她觉得自己挺善良的,满足了一条狗临死前的愿望,不是么?

伍飞一看见她就高兴地迎了上来,江蕾打量着他,很放心地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还是亮晶晶的,就像多日未见主人出现在他的狗面前时,那样热切和眷念,她不由得生出一股优越感来。

她不自觉得地带着一种施舍的语气说:“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没有好好吃饭么?”

伍飞苦笑地看着她说:“你见过哪个要死的有胃口?”

江蕾不管不顾地拖他去饭店了,点了一堆菜说:“就当是为了我吃,好不好?”

面对她这难得的温情,伍飞感动得差点都要哭了,他红了红眼睛说:“好!”

他努力扒拉着饭碗,到最后几乎是硬塞,江蕾赶紧制止他,说已经够了,她有点心酸,但更多的是骄傲自己对他还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

后来,伍飞租了个房子,离江蕾一小时的车程,他说想到自己跟她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他很开心。

这个距离不远不近,江蕾上午把孩子送去学校后,她有大把时间没处打发,伍飞乞求地想见她时,她对自己说反正是打发时间,就去见了。

哪怕伍飞是个病人,两人相处时,他也是迁就的那个,有一次,他亲手做了芒果捞给她,她吃得像个幸福的小女孩,眼睛都眯了起来。

老许和女儿都对芒果过敏,所以家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芒果,她都好多年没有吃过了。

伍飞听完立刻很心疼地看着她,一脸欲言又止,他能气愤啥?一个将死之人而已,但看着她受委屈,他又克制不住去恨那个拥有了她却不心疼的男人。

有那么一瞬间吧,江蕾想过,如果她当初跟伍飞在一起了会怎样?但随即她就甩了甩头,一个没有前途且短命的男人,她没选择是正确的,只不过吧,人的感情总是复杂而多变,她不选择他,并不代表她不贪恋跟他一起时的感受。

每次他俩见面,伍飞都提前吃过药了,力求让自己的状态看起来很好,可那天出了点意外,他没来得及吃药,当着江蕾的面发病了,她慌了,手足无措了半天才想起来要找药,她抖着手喂他吃下,看着他的症状渐渐缓下来。

伍飞吃力地说:“对不起啊,吓着你了,我不想的。”

都什么时候了,他想的是别吓着她才好,江蕾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突然伍飞向她伸出了手,渴求地说:“你能不能……抱我一下?”

重逢这么久以来,江蕾一直明里暗里保持着距离,她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可伍飞怎么会不知道,他只是不想让她为难。

江蕾再也忍不住了,她刚刚差点以为伍飞会死在他面前,知道一个人会死,和你亲眼看见他濒死的样子,冲击力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她倾过身,用力将伍飞搂进怀里,他贪婪地嗅着她的气味,一脸无憾地说:“哪怕现在死了,也值了……”

江蕾摸索到他的嘴,那上面还有没擦干净的秽物,她没嫌弃直接捂住他的嘴让他别胡说,他一定会好起来的,说这话时她动了几分真心在里边,哪怕她很清楚,这只是一句再惯常不过的安慰而已。

伍飞也感觉到到她的心软,开始慢慢地向她索求,不多,从拥抱开始。

一次见面时他太累了,想睡觉,恋恋不舍地抓着江蕾地手说:“你能不能陪我睡会?”她同意了,等他睡着了才走的。

有一回,江蕾不知不觉也睡着了,醒来时伍飞正眼也不眨地看着她,她一瞬间慌了神,怕睡太久耽误了去接女儿放学。伍飞让她放心,他看着时间的,不会让她误了事儿。

那一天,两人亲了一下,那是伍飞看着江蕾的时候,喉头动了动,他们毕竟好过这么多年,她熟悉这个意思,要啥紧呢?一个吻而已,于是她主动仰头亲了过去。

再后来,伍飞抱着她时也不睡了,他说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他舍不得睡,他就想搂着她贴着她的体温多一会儿。

那次,江蕾感觉到身后的他有了反应,她惊讶地扭过身,他有些窘迫地想要退开,她制止了。

她并没有觉得被冒犯了,一个将死的男人都忍不住对她的渴望,身为一个女人,这说明她魅力不减,也证明他对自己的忠诚,无论心或者身。

见江蕾没有抗拒,伍飞受宠若惊地又把她抱住,他问她可以么?

伍飞很努力让自己回到从前他没有生病时的状态,但怎么可能?江蕾甚至发现他偷偷吃药,她大惊失色地抢过去:“你要不命了啊?!”

伍飞面容苦涩:“反正都要死了,我就想能让你能舒服点,是我太不中用了。”

江蕾倍受感动,赶紧安慰他说她觉得很好,回去见到老许和女儿,她心里有一瞬间的内疚,她有夫有女,却又跟老情人上了床,这算啥?

但想着伍飞马上就要死了,她只是好心地满足他的临终愿望,让他能死得安心些,她是做了件好事儿吧?两两相抵,她不觉得自己背叛了婚姻,反过来说,一个完全没有威胁的偷情对象,压根不会她的家庭造成啥伤害。

她就这么把自己说服了,每天送完女儿就去伍飞那儿腻着,有回女儿幼儿园里有事儿,她去晚了点,伍飞急切地扑过来,一脸失而复得的惊喜样,他十分委屈地说:“我怕你再也不来了。”

江蕾赶紧跟他解释,他这才松了口气,他小心翼翼地提出想看看她女儿长啥样,她答应了,给他看了手机里拍的照片和视频。

伍飞很仔细地看着,羡慕地说真好啊。

那一天,他们也做了,途中伍飞遗憾地说:“蕾蕾,我真想让你生个孩子!不知道咱俩生出来的会是啥样,肯定像你,漂亮又可爱!”他说那话的时候,江蕾正享受着他的爱抚,她舒服得哼唧了两声,思绪有些飘飘然,就顺着他的话说:“好啊,我给你生孩子啊!”

伍飞很兴奋,追问是真的么?下一秒就蔫了气儿:“我知道你在哄我,我这样的让你生气不是害你么……”

听他说得这么无奈又深情,江蕾的脑子飘得更厉害了,她脱口而出:“没事儿,我能养!”

伍飞愣了一下,可看得出来他很高兴,哽咽着说:“你傻呀蕾蕾,你男人那边怎么说?我不能害了你!”

江蕾捧着他的脑袋,轻轻地吻了一下,有些义无反顾地说:“我会想办法的,他不会知道的。”她还宽慰伍飞说,当年是老许抢了他的女人,现在就帮他养孩子吧!反正他不会知道的。

这话说得很无耻,但江蕾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因为她知道这是假的,所以她根本毫无顾忌,在伍飞面前,让她把老许说成死的都成。

她享受这种没有后顾之忧又有时限的偷情快感。

本来伍飞说好,要陪江蕾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天,可他没等到那一天,他选择了自杀。就在前几天,他晕了过去,累得江蕾送他去医院,耽误了接女儿放学。

他说自己成了她的负担,他不愿意,所以他走了。

江蕾有些伤心,忠犬离世,主人难过再正常不过了,但一只狗的死,改变不了她的生活,她像往常一样接送女儿上下学,只不过没了伍飞,她找了别的事儿打发时间罢了,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没过多久,江蕾觉得胃很难受,想吐,老许很惊喜,买了验孕棒一测,果然,她有了!

可还没等他们高兴几天,老许在单位收到一个U盘,上面是以某公司的名义发出来的,他便没有多心地直接放了出来,结果里面传出来江蕾的声音,她娇滴滴地对另一个男人说想为他生个孩子,还笑着说可以让老许帮忙养!

U盘里还不止录音,更有一堆香艳的照片,老许气疯了,江蕾置自己于何地?!

她也傻眼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伍飞会这么干!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是对自己一片深情么?他连自杀都是因为怕拖累了自己啊!

她想狡辩,可证据确凿,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老许要离婚,江蕾当然不肯,她拿肚子里的孩子做筹码,她知道老许想要二胎,现在她有了,看在孩子的份上,他会原谅自己的吧?

对,她其实想得也没错,老许跟他毕竟有多年的夫妻情份,还有孩子们在,可她忘了,她的丑事是当着老许同事的面儿被揭开的,哪个男人能咽得下这口恶气?更何况……老许指着她的肚子讽刺地说:“谁知道这里面是谁的种!”他坚决不肯认。

被扫地出门的那一刻,江蕾恨死伍飞了,可他已经死了,她再恨,她也拿他没办法,所以她跑去他老家,想问问他爸妈养出来什么狗东西!

可谁知道,他爸妈早就也不在了,那个替他收敛尸骨的人根本就是他花钱请来的,不是他真的爸妈!

也是这时候江蕾才知道,他妈当年被自己羞辱一番后心神恍惚,就在一刻钟后出车祸走了,他爸很自责自己没有陪她去,一直郁郁寡欢,没多久也走了,伍家,就剩伍飞一个了。

偏偏后来伍飞自己也得了脑癌,治愈的可能性很小,那个时候他心里所有的恨都冒出了出来,反正他也没几天好活了,那么,害了他的女人凭什么可以好好地过一辈子?!

不,他要报复,他要让她变得一无所有!

伍飞多了解江蕾啊,他装作自己还是那只对她忠诚不已的狗,她果然放松了警惕,顺利地被他拖上床,还在他的引导下,说了那番让老许暴怒的话。

至于他自杀,也是有计划的,他知道老许想要个孩子,在得知江蕾的生理期迟了几天后,他猜到她可能有孕了,所以他决定提前去死。

掐算着过些天江蕾会出现孕症,他再安排把U盘寄到老许公司去,这样老许自然就会从受孕时间上怀疑这个孩子的来历,如果她没有怀上也不要紧,录音里的话也足够让老许愤怒了。

江蕾想通了这一切,她大骂伍飞,他要死就去死啊,自己没对他心软就好了!

可骂着骂着她就哭着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她自作自受?当年她要是跟他好聚好散了,没间接害死他爸妈,说不定他不会记恨这么多年,她凭什么会认为至亲的两条性命面前,他还会对自己像一条毫无尊严的舔狗呢?

说到底,他从一条忠狗变成一条恶犬,都是她的自大和虚荣一口一口喂出来的!

天空响了一声巨雷,接着下起了大雨,江蕾淋湿了蜷缩在一角,一条流浪狗打输了地盘,耷拉着狼狈不堪的残躯在扒拉着垃圾桶,多像此时一无所有的自己,她不由得嚎啕大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2c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阅读下一篇/返回网易首页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