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怦然心动小说玖月晞19,怦然心动(黑女配,绿茶婊,白莲花)_第19章

怦然心动小说玖月晞19,怦然心动(黑女配,绿茶婊,白莲花)_第19章

互联网 2021-12-04 06:15:52
下 书 网,应该还会是蛮好的!”居然反讽??宁锦月从没遇过这种牙尖嘴利的对手,她的朋友圈子里都是大家闺秀的淑女啊,什么时候混进过这种最毒贱/人心的贱/人!在场其他人更加化成背景墙,太吓人了!连最刁蛮的宁锦月都拿不下她,这个倪家的大小姐,太吓人了!就在大家都觉得倪珈好毒的时候,她还特宽容,特和煦地笑了:“当然,我是真心不想破坏大家的关系!所以,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不过,越先生,我可以提个建议吗?”越泽点头。“那些设备,要么我拿走;要么,宁家出钱,”倪珈甜甜一笑,“毁掉!”她说话不徐不疾,娓娓道来,好似徐徐清风,却句句都带着尖利的刺,还是沾了白雪公主后妈剧毒的刺。“设备本来就是倪家定制的,就算是退了货,也绝对不能为其他集团所用。卖给我,是好事一桩;不过,好歹宁家也开口要了,所以,如果宁家想要的话,就花大价钱买吧。只是,宁家应该不想让越先生背上贩卖商业机密的坏名声吧!既然想买,就买个把它报销毁掉的结果吧!”宁锦月瞠目结舌,这女人怎么如此阴险?她居然用越泽的“名声”做要挟,宁家当然不会给越泽戴上出卖商业机密的罪名(关键是越泽没那么傻)。如果让她拿回去,太不解气!可如果宁家出钱买个毁掉的结果,变态啊,那不是衬托宁家处事阴毒?两边都对宁家不利!!!慕翊辰和高寒等人背脊僵硬,咽了咽口水,美人蛇啊!不温柔时很可怕,温柔起来更恐怖!尼玛,偶们这些花间游戏的直男就是去戳菊花搅基,也绝对不能惹这号美女啊!越泽并未想太久,似有似无地弯了弯唇角:“你说的这种方法,还不错!”傻子都看得出来他站在倪珈这边了啊喂!倪珈没想到他这么快回答,很感激,想对他笑笑感谢,又觉别扭,结果,挤出来的笑歪歪扭扭的。她这么古怪又扭捏的笑,和刚才气势逼人的她判若两人,越泽无声看着,眼神虽然有些无语,但有星点的笑意。越泽赞同倪珈提议时,宁锦月已经是震惊得不可置信了,为什么越泽不护着她,再一看,越泽那千年风波不起的脸居然,貌似,唇角弯起?他在笑么?而这死女人居然不知廉耻地笑得那么丑地勾引他,两人古怪又面瘫的笑是怎么回事?直接的眼神对视是怎么回事?她一时间气疯了,狠狠蹦出一句:“那我们买下那些设备,让他们报销毁掉!”宁锦年冷静地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异议。华氏蓄能近年生产力不足,迫切需要加生产线,可是请装备公司制造设备,起码有一两年的工期。而现成的,只有去年他们挑刺推掉的那5条。1条生产线的能力就已经很强大了,更可况是5条。所以,宁锦年绝对不能让华氏拿走。他之前从莫允儿那里听到消息时,就想过要找越泽,可宁锦昊不肯帮他出面。今天好不容易见到越泽了,说起这事,他只字不回。就连莫允儿这么可爱的女生跟他说起,他也是丝毫不透漏和F9a3生产线有关的任何消息。宁锦年还一度怀疑,或许那些设备早就处理掉了,又或信息有误,直到倪珈说起,他才知是真的。宁家卡纳旗下的储能设备制造生产线还很薄弱,技术难关突破不了,而F9a3是华氏的生产核心。如果从越泽手上拿下来,华氏就再也不是对手!可现在,越泽明显不会为了宁家而得罪倪家,不久前才燃起的希望就这么破灭,那几条生产线,宁家是拿不到了。所以,宁锦年很想说毁掉。可这话由他来说不适合,一个24岁的男人说这种鲁莽拉仇恨的话,打击对手,怎么都有点儿不体面。可宁锦月这19岁的小丫头说气话,就完全没问题。所以,他沉默地,默许了。5条完备的生产线,价值不菲,可用来打击华氏,不算亏!宁锦月冷冷一笑:“我说了,我要买了,让它报销。”秦景头靠着尹天野脖子,无聊地轻笑:“花大把的钱毁掉别人急切需要的东西,宁小姐,你的兴趣爱好真独特!”宁锦月气极,她这不是在越泽面前说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吗?她刚要反驳什么,秦景已经仰头跟尹天野咬耳朵了:“天野,我们骑马去吧!”乖乖尹天野听老婆的话,立刻起身,其他几个人如蒙大赦,赶紧要逃窜。秦景经过越泽身边,说:“我看宁小姐挺生气的,让她们打一架吧,宁小姐赢了,就满足她这个花钱害人的兴趣爱好!”秦景这个女人,居然这么羞辱她!宁锦月脸红得要滴血,肺都快气炸,却没想越泽居然笑了,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看向宁锦月,眼眸深不见底的冷:“宁小姐觉得呢?”宁锦月指甲嵌入手心,差点儿掐断。倪珈看了秦景一眼,很感激,这么明显的讽刺,宁锦月应该不会继续逞能了,而且,就算真的打架,宁锦月哪是她的对手?热血少年倪珞都打不赢她的说!咳咳!“打什么架?”宁锦月突然平静下来,微微笑,“倪珈,我们比骑马吧,谁赢了,听谁的!”本已经走远的秦景脚步一滞,回头:“倪珈她……”“我接受!”倪珈落地有声地回答,冲秦景笑了笑,又看向越泽,“如果这样,越先生也不会觉得为难了吧?”其他人都诧异了,宋妍儿也一时忘了立场,拉住倪珈,冲越泽道:“不公平,珈珈才搬去倪家几个月?她根本就不会骑马!宁……”她刚要斥责宁锦月,可看着自己喜欢人的妹妹,后面的话就咽了下去。越泽眼眸幽深,静得如一口井,看着倪珈,后者脸上却仍旧是淡定如风般的从容自信。他在所有人等待判决的目光中倾身,t恤折出柔和的阴影。他把手中的空杯子稳稳放在茶几上,淡淡道:“请便!”意思是,就这么决定了!

☆、chapter 16

比赛规则很简单,骑马绕500米的马场跑道两圈,谁先到终点谁赢。倪珈戴好头盔护膝和护肘,牵了马出来,宁锦月已准备就绪。而其他人。三三两两,或坐在场地周围的栏杆上,或懒散地靠着,当观众。对男人来说,看美女玩竞赛,就跟女人看肌肉男比赛一样有激情。宁锦月自认为在骑马这方面完全有优势,她讥讽地朝倪珈勾起唇角,英姿飒爽地翻身上马。倪珈平平静静地骑上去。她19岁时,确实不会骑马,还摔下来过,可那是前一世10年前的事情了!秦景找马场管理员借来了口哨,等两人两马都准备好了,“一二三!”口哨声起。两人几乎是同时扬鞭打马,栗色马儿瞬间加速,飞一样在草场上奔驰。在起跑线上,就没有分出先后,跑了大半圈,都是并驾齐驱,宁锦月只领先一个马头。这是她没料到的。两人选的都是好马,所以在安全性温顺性和体力方面都是旗鼓相当。宁锦月之前那么有底气,全因她本身就爱刺激,骑马也从来都是急速奔驰。这种近乎男生骑马狂奔的速度,女生大都会恐惧。所以,宁锦月还从没遇过速度比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