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情搜神记王亦君txt,《情色搜神记》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王亦君

情搜神记王亦君txt,《情色搜神记》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王亦君

互联网 2021-04-15 18:48:26

《情色搜神记》

简介情色搜神记改编者:王亦君

本文包含大量细致的性描写,请对道德太重视者对情色文学反感者对性变态无法忍受者未成年者立即放弃继续阅读以下篇幅

本文改编自树下野狐大作搜神记本文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纯属幻想,自娱自乐,请勿当真。

本文有以下性行为的描述:吹箫口交xx性交后庭肛交x交手x深喉xx浣肠群交乱伦强暴轮奸虐待捆绑调教暴露恋物变妆变性人妖等等。

第一部分楼兰丁香

夕阳西下,漫天晚霞映得海面一片金黄,微波摇荡,浩浩数千里尽是金光。晚风煦暖,吹过这万仞绝壁上的杨树林,卷起漫天白絮,洋洋洒洒四处飘荡。

此处正是东海南际山的正峰,山顶溪流汩汩流过桃树林,汇成激流,从龙牙岩飞泻而下,形成声势惊人的万丈瀑布。由于山势过高,瀑布倾落到半山腰,便被海风吹得飞花碎玉,各散西东。在山下龙潭边,早已见不着瀑布,只可感受漫天的毛毛细雨。

景物如旧,逝者如斯,然而当年的壮志少年早已变成了鹤发老者。落花飞舞,蝴蝶盘旋,晚霞如火,涛声隐隐。那只蝴蝶却轻盈地落在碧玉海棠的花瓣上,浓郁的花香混合着青x的绿色味道微风中夕阳的气息,氤成奇异的气味,从鼻翼一直痒到他的心里。

大荒三〇五年,他在南际山顶一剑击败琴鼓九仙,少年成名,春风得意。那一夜,他与丁香仙子并坐山顶溪边,他摘了一朵碧玉海棠别在丁香发上,却被她径直抛入瀑布之中。那一朵碧玉海棠,是不是就是这一枝呢

软玉温香,宛若犹在鼻息之间。

在这杨树林中还发生了什么事呢他恍惚地回忆,是了

水圣女楼兰仙子微微吁了一口气,她正是绮年玉貌的年纪,她体质特异,天生是媚骨之女,对床笫之事有着无比的远超常人的渴求,而她常在听x声看x书观x戏时全身火热汁液泛滥,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有些隐隐的思维,她一直不肯也不敢正视,她所以出手毒辣,对采花贼下手最狠,不完全是因为身为女子的缘故,而是因为没有人采她,不过倒是从没有人敢在她前面提出这种说法。但又有谁知道,每当这以诛杀采花贼出名的女子动手之后,那一晚就是春梦不断,恨不得被她杀死的采花贼复生,把她拥着轻怜蜜爱,或者以暴力揉碎她的抵抗,将这柔弱无依的花儿恣意蹂躏呢

这隐藏的想法一直被楼兰仙子压在心里,但随着年岁渐长,这刺激却愈来愈强大,在狠心杀戮的白天和芳心不止跃动的一晚后,她也常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正期待着恶男的x辱和采摘呢尤其是随着气劲愈来愈深沉,气血在全身的运行也愈来愈畅顺,每夜每晚,芳心里和体内那空虚的感觉令丽人感到愈来愈难忍,长久的压抑使她对采花x贼的出手愈来愈狠毒,有时候甚至连受害者都不忍卒睹。

屋里传出丁香仙子那软软柔柔温温婉婉,像是隔着一层水发出的声音。楼兰仙子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床前纱帐深垂,连她这等眼力特强的高手,也只能看到被中人侧了侧身,却连一丝要拨开床幕的意思都没有,她心中的问号愈来愈大,而缓缓流过她嗅觉的气味打倒了疑问。

大概知道她已发觉了吧帐中的丁香仙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包含着多少的无奈。楼兰仙子慢慢走向床前,取张椅子坐在床边,沉思了好一会儿,才举起发着颤的手,揭开了帘幕。原本的坏预感变成事实时,并不因先前就有所猜测而使她受到的震撼稍减。

美丽的少女仰躺在床上,颊上泪痕未g,身上不着一缕,床褥上偏布着半湿半g的印痕。长长的发丝浸满汗水,像是从浴池里出来似的,衬着泄上了薄薄羞红的脸蛋儿,眼角微润,愈发惹人怜爱,微微张开的双腿合不起来,皙白的玉臀雪股上沾着片片落红,男女交欢的精水正慢慢从她方启的幽径中溢流出来,渐渐湿透了床单。

似是被男人吸g了精力般,连遮蔽那诱人的私处都做不到,盈盈欲泪的双眼没有以往亮丽的神采,眼光中满映着波光。眼中的天真温婉化成了性感娇媚,些微的神伤并未能掩盖住眉目间的艳光,任谁也看得出她是已尝云雨的少妇。

楼兰仙子欠了欠身,搂着丁香仙子的颈子,让她的脸埋在怀中,轻拍着她赤裸的背,安抚着她。眼泪慢慢浸透了她的衣衫,啜泣声在她x口上回响着,怀抱着泪人儿的她,拳头不自觉地握紧,自知今夜又将是诛杀x魔后一个难熬的夜晚,尤其受害的竟是丁香妹子。

半天过后,丁香仙子才仰起人见人怜的娇嫩容颜,望向楼兰仙子,“姐”

想到昨夜的事就让少女脸红心跳,几乎想躲回被褥里去,好一会儿她才强自镇定,说了出来。

在空阔的浴池中,一个无比婀娜的女体正沉醉在鼓荡蒸腾的热气里,如初放鲜花般的五官是那样的松弛那样的享受,放松下来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池中泡澡的美人儿彷佛再没有什么奢求,只想好好地享用这迟来的休息。

这女子纤纤细细,腰身只有微微的一捻,眼睛细细长长的,眼角飞扬入鬓,薄薄的红唇线条柔和明亮,配上剪水双瞳,五官上下一分瑕疵也无,即使在夜里都有着难掩的丽色,真是个难得的美女。

浸在热热的浴池中,舒服地闭上了眼,丁香仙子想起自己的处境。当家里被灭时,她才满十岁,初解人事的她被母亲堵上了嘴,塞在大梁上头,眼睁睁地看着敌人攻入,父兄和来救的伯叔朋友们当场战死,而母亲和两个姐姐则在被擒之后,受尽凌辱。不只失身于人,还被那可恶之极的男人剥光衣衫,赤裸裸地放在广场上,被人轮番狎玩奸污。

当迟来的救兵赶到时,可怜的母亲已被凌虐致死,而以美貌闻名的两个姊姊,已是奄奄一息气如游丝,赤裸的身子则瘫痪在大厅的桌上,脸上满是泪痕,xx流着满满的红白之物,被蹂躏得全身乏力,两人都在洗濯身子之后自尽,再无求生之志。当年的她在梁上亲眼看着恶徒们在无助的女子身上发泄兽欲恣意宣x,想不到现在竟给她亲自碰上。

洗净的芙蓉花儿出了水,丁香仙子慢慢起身,她取过浴巾,仔仔细细地拭g自己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纤细胴体,一寸寸地将肌肤中所有的疲惫擦去。终于可以休息了,年轻美貌的仙子为了这好不容易到手的放松而感叹。

对着镜子穿上肚兜,绑上结子,丁香仙子怜惜地看着遮不住的玉臂粉腿,真是愈看愈爱。她披上外袍,窈窕的胴体轻盈地左摇右摆,正准备走回寝室。少女一惊回头,窗外好像有人影一闪而逝,她想走到门边去看看,却发觉全身的力量都不知到哪儿去了,软软地根本不能动,怎么回事

一双手突地按在双肩上,丁香要挣扎却无法动弹,经脉被制的她毫无抗力,只能任那双手无限贪婪地探进外袍内,在她光裸的身上抚摸揉捏。那人将她身子转过来,映在眼中的是一个黑巾蒙面的男子,从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中可以想象得到这是个俊俏的郎君。

依稀间好像还有些许的记忆,“你是”

丁香仙子的声音发着抖颤,几乎不能置信,这个男人怎么能够静悄悄地进入自己的香闺,是准备强行采摘自己这朵含苞未放的鲜花么

“要叫就叫吧反正不会有人打扰,”

男人邪邪一笑,流连在丁香仙子裸露的身体上的眼光中有着赞赏,“有女孩子叫床才好办事,是不是,丁香仙子”

男人并不立时解开她的衣杉,而是顺着缝隙,缓缓在向里面探索着。

美人大骇,想要摇头拒绝,却苦于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的魔手滑人她衣杉内,探进最里面的内衣里。毫无遮掩地摸上她的肌肤,这是有始以来,丁香现在第一次被男人触摸到身体,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抖起来。

这男子是风月老手,并不急于立刻抚摸她的身体,伸出一只手,先是轻轻地抚摩她柔顺的秀发,接着再向下运动,从俏脸到玉颈,做着适度而轻柔的抚摩。丁香仙子在心中叫着,要极力地做到对男人的触摸没有感觉,虽然她极力克制,奈何男人手法高妙,并没有光直接攻击她的敏感地带,而是一步步地以不紧要的地方开始动作,让她慢慢地适应。

丽人毕竟压抑不住身体内最原始的反应,随着男人并不香艳却很温柔地在她脸上抚摩,一抹淡淡的晕红,那是由于本能出现在脸上的羞涩神色。那种属于仙子般的美丽羞色使男人的心神猛荡起来,一边在抚弄着她,一边在观察着她的反应,直到她对这种程度的抚摸已经平静下来,才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伸入她内衣中的手正好按在她香肩上,略微旁移,便顺着那到柔美的曲线,触及到那处神圣的地方。那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触感,极其富有弹性的软x,随着魔手逐步爬升而颤抖着,而丁香仙子的反应也让男人感到好笑,忽然睁开的美目怒视着他,目光中透出愤怒之意。

虽然并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应有的反应,不过足可让男人满意。不理会她的反应,魔手继续向峰顶攀登,在经历一大片腻滑得可以挤出水来的肌肤后,终于摸到一团yy的东西,而且正在迅速地涨大中,看来丁香仙子对于他的调情手段并不是无动于衷。

拨弄着她的xx,男子调笑着,“我的小丁香你看你的xx已经y了那xx是不是也湿了呢”

这番挑逗戏弄的话,丁香仙子是听得清清楚楚,也是听得明明白白,男人口中的xx指的是什么,她可是清楚的很。

上半身的所有隐秘所在,已经被男子逐分逐分的每寸每寸地把玩了不止一遍,尤其是那对弹性极佳的美x,则更是他所喜爱的部位,那双可恶的魔手,从酥x处到xx处,是彻彻底底地丈量了一遍,而那些让高挺的美x变幻着各种形状,用力挤压的动作更是让她羞服不已。

要不是这一切都是魔手在衣衫底下进行的,并没有放到光天化日之下,否则的话丁香仙子可能会羞死。而xx是目前她的玉体上剩下的唯一一处还保有隐秘的地方,在男人霸道的攻势下,玉人儿再也无法做出坚强的姿态,美目中已经流露出无奈的哀求之意。

心中充满着得意之情,这样一个高雅冷傲的美女终于表示出了屈服之意,虽然只是表露出那么一丁点,但却已经是足以令男子满意。不过这样还不够,对待丁香仙子这样性格的女子,必然是先要将她执着的信念摧毁,然后再以怀柔抚慰,才可以成功的把她收服。

带着冷笑,手从x峰上滑下,滑过光洁平滑的小腹,继续向下进发。丁香仙子露出骇然的表情,眼中的哀求之意更盛,而男人的手指也终于触及她玉体最神秘美丽的所在。女孩子的那处部位是极为美好的,这点无容置疑,摸上去滑腻腻,软绵绵的触感分外的好,正是守身如玉冰清玉洁的处子。

随着男人双手的拨弄,逐步刺激起少女的情欲,两行清泪终于缓缓流了下来,只是这不知道是不是在为自己即将失身而流泪。一阵技巧的轻擦慢拨,丁香仙子的呼吸立刻急促很多,而体内也开始渗出愈来愈多的液体。

当男人用手来回魔掌移动的时候,丁香终于火山爆发,蜜汁涌了上来,漫了出来,手掌如同陷入粘滑的宝液之中,而玉体上出现的潮红,以及大量渗出的游离香汗让男人没有想到这小美女的xx会是如此的热烈,看来如果真要是在床上欢好的话,说不定是何等的销魂感受。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弥漫遍全身,无边的情欲快感一彼波的刺激着她的感觉,丁香仙子终于在极乐的xx中迷失自我,被那种舒爽的感觉直送到快乐的最顶端,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才悠悠醒转,发现自己依偎在男子怀中,接受他温柔周到的爱抚。

抚摸着美人裸露的肢体,激起女子无比的x欲,但丁香仙子现在却无法阻止神农以熟练的手法挑情。轻柔地揉搓她皓腕的男人很快就看到她性感的反应,那压抑的小脸上,开始泛着醉酒般的酡红,身子也慢慢扭摇着,她压制体内热火的努力正慢慢地被破坏。

“何必这样呢放松下来才有得乐呢”

热气随着x荡的声音吹在她耳朵里,闭着眼的丁香仙子感觉到神农的手正在肚兜的结子处打转着,与其说是在寻找打结之处,还不如说是在挑弄她的颈子。

可以感觉到身体已慢慢地被魔手所带来的感觉占领,股间的黏腻已不只是体内的而已了,肚兜的下端缓慢但确实地濡湿着,一点点的火星正在她未缘客扫的胴体中点燃,或许自己清白的处子之躯就要被他占有了,丁香仙子是那么的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任神农尽情地动着手,有效地挑起体内的火焰,连纯洁如她也知道那是被称为欲火的感官悸动。

在这样挑逗的期间,肚兜的结已经解开,丁香仙子知道男人正处在随时可以占有自己的状态,从刚看到这男人时,他便一丝不挂,张狂的xx挺得直直的,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儿,现在它紧贴在自己光润的大腿上,那异样的热度令她忍不住也想入非非。

她也想移开大腿,即使xx被制的她也仍有一丝移动的力气,但男人却那样的贴紧自己的腿上,让她连移都移不开。一想到贴在腿上那狰狞的玩意儿,丁香仙子就满脸羞红,不只为了它的强大,也因自己竟有着任它蹂躏的冲动,虽只有一点点,但的确存在。

他压xx子,嘴唇好整以暇地吮在她修长的颈子上,慢慢地移动着,丁香仙子仍紧闭着眼,但却再忍不住地轻轻娇哼起来,那湿热的舌和唇的移动是那样敏感,令她无法抵御地哼叫。

佳人强忍着不让声音颤抖,在幽谷里游动的手,那技巧绝对是第一流的。男人x笑地xx手指,香露早淋透,舔起来都酸酸甜甜的。那魔手再次伸进少女双腿间,那挑逗女子春情欲焰的动作丝毫没有懈怠。

深入秘处的手指头在嫩滑的d壁上轻轻抚擦,所到之处清清凉凉,但不一会儿就变得又热又烫,玉液香露全沁出来,xx底下都是湿漉漉的。但男人那调情的手段着实厉害,丁香仙子春心早动,x体也已投降,只觉幽谷里似有虫行蚁走一般,春意盎然,xx蜜液从粉亮亮的阴唇口直吐出来,喉间恳求他强上的声音是那么冲动,一点也压不下,她靠着一丝清明才不致于主动地投怀送抱。

男人也乐得看她苦熬强忍的样儿,一边x笑,一边满足手足之欲。玉人儿那柔软温润如水雕的胴体,早已被脱得只剩一件抹x,连丝袍也被一把撕裂,露出烛光下玉佩般透明的大腿和下阴,幽谷妙处一览无遗。

这胴体真是怎么看都不会厌,尤其是随着美女深深吸气,紧忍媚叫柔呼的芳心,那硕美x房颤的更有劲道,被薄薄x衣一衬之下,更是令人口g舌燥,禁不住想剥去她仅余的蔽体之物,看着那粉嫩嫩圆涨涨的x尖,抖得如何的美。反正连她最禁忌的部位都已侵犯,这令人心动的地方又有什么好保留的

慢慢的,丁香仙子感到肚兜被男人的嘴缓缓扯拉开来,让丰挺的双峰感到风的流动。嘴也攀上来,逐分逐寸地舐弄着她不停抖动的x房,直到吸吮着她的x尖,不断舔舐着为止。玉人儿再也无力掩盖体内的酥痒酸麻感觉,娇喘着呻吟着,纤腰不住扭着,男人的双手按着她的腰,感觉着手掌下那诱人的颤动。

“挑情就到此结束了吧快快占有我啊”

丁香仙子死命抓着最后一点矜持,不让心里的话出口。但难忍的还在后头,男人的一只手轻轻地探了下去,手指浅浅地扣着她从未被人探弄过的幽径。溢出的蜜汁黏上了神农的手,他轻轻扣压着,令丁香忍不住叫了出来,声音比前面的都大,而且是那么的娇媚。

声音愈来愈高,丁香仙子从未尝过床笫之乐,自然想不到男人的手在沾了女子的蜜液后,再抚上身来的感觉是那么难忍,就连只是在纤腰丰臀和大腿上来回,都让她抗拒的心逸走,令一心排拒的她xx勃勃,恨不得主动给男人恣意蹂躏。

男人停了下来,看着这直娇喘着一身上下酡红酥嫩的美女,让丁香仙子的心中真不知如何是好。“你想要我吗”

男人喘着气,显然逗了女孩这么久,连他都有些把持不住。

那灼灼的眼光贪婪地打量着她全裸的胴体,似要s出火来,男人身上一丝不挂,和少女一般赤裸着身体,那狰狞的男性象征又直又挺,紫红色的xx胀得像是要爆炸开来一般。丁香仙子不想呼救,她也知道叫是没有用的,她身份特别,不仅是单独住一房,四壁之中还有着隔音的设备,完全没有遭受他人窥视的顾虑,但这特权现在反而让她更为无助。

不能让男人尽览自己的身体,美人两手不知要放哪儿才好,若是双手遮x,男人那喷火的双眼便无所忌惮地饱览着xx的乌润;如果挡了xx,一只手最多盖得住x尖,丰挺圆滑的x球岂不给他看光了最后,丁香仙子只好选择后者,极度娇羞的她这才发现,男人扫s着她白玉般的藕臂香肩小腹大腿时,眼光一样的热辣。

男人慢慢走近,丁香仙子一步步地后退,她这才发现这姿势的要命处,女性的三点根本不是两手能挡得住的,为了不让男人大饱眼福,她双臂力挟玉腿紧绷,这样的她根本就难以移动,而男人正兴味盎然地看着她难堪的样儿。

惊觉到这状况的女孩眼眶一红,泪珠儿差点就滴落下来,男人虎地一跃而起,攫住她赤裸的胴体,坚定地排除她双手无力的抵抗。男人轻柔地无比爱怜地爱抚着她全身上下,每一寸都没漏掉,轻揉慢捻着她身上重点的技巧令丁香仙子心魂皆醉,一丝反抗或叫喊都出不了口。

把肌肤娇嫩滑爽的妙龄少女抱在怀里,男人双手毫不安份地在她身上又摸又揉边捏边抚,嘴也在她双x上又吮又吸,无比熟练的调戏手法让丁香仙子全身软了下来,忘了抗议男人意图奸x她的坏心。

抱起女孩那轻盈若无骨的身子,把她放到了床上去,一双手丝毫不等待地在她玲珑浮凸连衣衫都挡不住的丰x蛇腰蜂臀上抚摸揩油。丁香仙子强忍着不开口,作为沉默的反抗,男人的手已揭开她玉胯,侵入神秘的禁地。

微微娇喘的玉人儿倒在暖暖的床褥上,任由男人在身上爱抚,撩拨着她处子春心。她闭上了眼,让汗水慢慢流出,微湿的胴体更令人爱不释手,丁香仙子自知现在的自己,已完全没了反抗的意念,娇嫩的x体早已投降,正等着男人大快朵颐。

轻重有致地玩弄着她x前拱起的x球,吸吮着那涨大的粉红色的美丽xx,男人骤急骤缓的动作,已将丁香仙子溶成一滩水,随着男人的挑逗荡漾飘摇。一丝力量也无正等待着男人的宰割的美女眼前一暗,男人的面巾遮住了她的眼睛。

“为什么”

丁香仙子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竟发出了这种微带着呻吟又x又软令人食指大动的声音。

“我要恣意地占有你,但你却看不到我的模样,”

男人也喘息着,忍耐着把眼前赤裸的佳人先用手逗到春情荡漾,实在也是件非常考验人耐性的事,但要为处子xx,总是要先花些心力耕耘的,之后两人才能携手同登仙境,欲仙欲死。

“只要是落到我手里的女人,都会被我g到欲仙欲死,我要你放弃五官的感觉,纯用身体去感受那种销魂滋味儿,以后包你想要找我重温旧梦。”

“我才不会呢”

娇嫩的呢喃声让男人差点爆炸,在她脐下轻搔的手重了重,让她发出阵阵轻呓。

肚脐下的

——阅读全文加微:outmanxs,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