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我是证人同人小说,柯南之我的老姐毛利兰_第三十一章.秘汤雪夜长袖和服事件,中场_起点中文网

我是证人同人小说,柯南之我的老姐毛利兰_第三十一章.秘汤雪夜长袖和服事件,中场_起点中文网

互联网 2021-07-28 00:01:31

公生上一次的案件,使用的就是数据统筹,最后凭借数据作为证据,迫使被告二人承认资金非正常渠道获得。

但是这一次,对方也同样使用数据统筹。

与公生相反,被告律师的数据统筹要求的是量而不是质,这样就可以所有的过错分散。

法不责众!

这就是校园伤害者所依仗的保护伞!

“可以,被告律师,原告将会向你方询问,可以选择回答与拒绝回答,也可以驳斥对方的观点。”

没有说需要证据去回答。

审判庭似乎也没有将公生的两份询问放在心上。

被告律师点头,再转向男孩方向。

“可以询问,原告律师。”

如果换个时间,被告律师也很想见见这个男孩,第一个用最蠢的方法,然后完成不可能的胜诉的男孩。

至少在公生的案件之前,霓虹的律政界从未使用数据统筹作为一种证据。

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数据统筹会存在虚假,统筹难度大等原因。

但是具备集团级别的法务团队,被告律师也可以使用这种看似很蠢的方式,今天的开庭算是一种实验吧。

效果很不错,逆反过来,通过数据的庞大,让指控的方向扩大化,无法直接指责某人。

“我的第一个问题,根据我方调查,铃鹿樱子女士并非任何运动社团成员,本身的体质也不具备成为运动成员。”

“而这份药物的效果则是类似兴奋剂的成分,因为微量可以躲过检测程序,请问这样专业的违禁药物,铃鹿樱子女士为何要去购买?”

一个根本不需要药物的人,却从对方的校园衣柜里翻出一份违禁药物。

这是绝对不合理的事情。

公生走向原告律师席,将那个黑色的大袋子拿出来。

不断的晃荡,里面传来碰撞的声响,似乎里面装着很小巧的事物。

“请原告律师注意,你不能表明铃鹿樱子本人是购买行为获得,而且通过我之前出示的数据,这种药物是普遍在学生中间,获取渠道也是极为普遍。”

统计学的魅力。

被告律师真的觉得对面的男孩是个天才,虽然是极为蠢笨的方法,但是真的运用起来很轻松。

如果对方针对哪个点,就将那个点变为一种大众行为。

如果自己要针对哪个点,就将数据收缩,用恐怖的数字来书写自己所需要的真相!

“好,那么我是否能理解,被告律师的意思,是指被告的安西绘麻女士与柴崎明日香女士并非案件的指控人。”

“铃鹿樱子被流言困扰,最后被校园伤害选择自杀,其实真的原因是因为所有人所导致的!”

公生忍住不笑。

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公生不准备再玩律师的那一套。

或者说,公生明白律师的那一套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

“我方不承认也不否认,仅仅强调我方当事人,不存在与铃鹿樱子女士有过交易。”

被告律师看着面前的男孩。

看着对方手上拿着的袋子,觉得极为不舒服。

用男孩的战术对抗男孩......

应该不存在可以解开这个战术的办法吧。

被告律师如此想到。

“不,请听清楚我的问题,被告律师,你所提交的数据,上面表示这种药物都是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交流,与你的当事人无关。”

“也就是说,导致铃鹿樱子死亡的原因,是因为铃鹿樱子身边的这些,也就是所谓的所有人,对吗?”

等待着,对方回答。

“虽然铃鹿樱子女士的死亡充满悲伤,但是我方依旧强调,与我的当事人无关,而是所有人的行为所导致的。”

校园伤害的保护伞,永远是一句‘所有人’。

罪恶的心理被无数人分摊,所有人都需要承担一点点,而失去对罪恶的敬畏。

被告律师善于利用这部分。

而且是借住公生的战术,进行反驳,大数据化,让一切的指控变为无法针对个人。

然后......

被告律师看着公生露出一种笑容。

那是一种极端危险的笑容......

仅仅嘴角轻轻裂一下,似乎是一只隐藏暗处的黑豹,在撕咬猎物的上一秒露出利齿。

而一双瞳孔似鹰眸,不单单的压迫,还有更为庞大的攻势。

“文件有些多呢。”

终于可以用了。

公生将袋子打开来,一大叠的文件取出来,交给书记员。

而后将一个个的录音器取出,每根录音器上面都写着一个名字,整整的在面前的桌子上排满一整排。

而上座审判席位置,审判长与身旁的身旁两位审判长分摊文件,每人选择一部分去查看。

一份合约,绑定一份语录。

“原告律师,请问你这个是......”

审判长看面前的文件,以及摆满原告律师桌的录音器,原本的淡然多出慌张。

“回复审判长,这些全部是人证的证词。”

公生露出玩味的笑容。

用最为轻快的声音回答上座的审判长。

“没错,我知道这些是证人的证词,我是想询问,你的这些东西的真实性,以及这些证词的指证,还有人证......”

才说完,就看到旁听席的位置,一次性站起来五十人左右,基本上是前排的位置。

似乎是告诉审判长,旁听席的五十人,全员证人。

这样庞大证人数量,是霓虹法政史上未曾有过的。

“抱歉,人证太多了,不如就让他们在旁听席上吧,我这边有录音可以播放。”

战术吗?

公生就喜欢对方玩战术!

此刻看着被告律师一脸懵的状态,恐怕对方也从未预料到如此场面。

嘴中永远喊着‘所有人’,分散着证据的辩证。

但是此刻‘所有人’站在面前,反而是惧怕的那一位。

“不,原告律师,你这样的行为并不符合法律程序!”

赶忙打断,审判长捏住手中的文件,汗水从手心下滑,盯着面前的男孩。

“不,审判长,我的行为很和法律规程。”

“我出示的每一份笔录,都与录音笔内的录音相同,而附带的合约也是经过五十位证人的同意并且签字。”

轻缓语气,公生不曾丝毫急躁。

手拿出第一排第一个录音笔,准备播放。

“不,你的这份合约存在问题,你的这份合约......”

这是怎样的一份合约呢......

换成任何一位律政者去接触,都会觉得疯狂的合约。

上面记述着,证人的录音在不会伤及证人本身的利益时刻,这份录音不会发挥任何作用,证人也不会委托公生。

简单来说,就是五十位证人,没有被推卸责任,将错误推卸给‘所有人’的时刻,这份录音证据,不会具备任何法律效应。

但是如果触及到证人本身的利益,那么公生则会自动成为证人的委托律师,通过证人的录音证据,对触及证人利益的对向进行反驳。

也就是,对方提出‘所有人’概念的时刻!

“审判长,我按照合约,现在被告律师的言论,将问题引导向其他同学,试图攻击我的五十位委托人,而作为委托律师,我需要为他们的权益而反驳。”

公生将录音笔打开,没有再关注审判长。

不对,应该是其他两位审判长也发现一丝不对劲,一直发言的这位,似乎有些问题。

背后涉及某位霓虹的议员......

所以才会如此全程的阻拦。

录音开始,首先是第一个人。

我是......五年前,明日香拿到一份药物,让我偷偷塞入铃鹿樱子的衣柜内,否则她会对我进行校园伤害。

第二份录音笔,打开。

我是......五年前,安西绘麻委托我去铃鹿樱子的储物柜,最后拍摄出一张使用违禁药物的照片。

继续,第三份录音笔,打开。

我是......五年前,明日香在班上说着铃鹿樱子食用违禁品,实际上在着之前,大家都知道是明日香私售违禁品。

公生注意到,安西绘麻的脸色逐渐苍白,土豆脸也变成白瓜脸,至于柴崎明日香本就涂着白粉,现在看起来更加像一个塑人。

这是直接的指控了。

而且是人证的指控!

还没完呢,五十份才听到第三份,下面是第四份,更劲爆。

我是......五年前,安西绘麻找到我,希望我能修改一张图片,而那张图片正是铃鹿樱子购买东西的画面,只不过将药物换成违禁品药物。

还有,第五份。

我是......五年前,明日香将铃鹿樱子堵在厕所,伙同安西绘麻一起在厕所对铃鹿樱子进行校园伤害,并且各种暴力伤害。

“......”

整整五十份,全部都是校园伤害的全过程,无论是前期的委托人进行构陷,还是后期依照社交能力聚合人,对铃鹿樱子实施物理伤害。

全部记录在这五十份的录音之内。

跨越五年的坦白。

每个人其实只是校园伤害上的一个齿轮,最后被组装成名为‘迫害’的机器,再由人为操控,直接抹杀掉一位生命。

审判长与被告律师听完全部。

摄像机记录着校园伤害的一切。

而在电视机前,每一个注视着这场庭审的人,都露出一丝恐惧。

这不是电视剧,而是真实发生在身边的一场校园伤害的谋划。

只需要操作得当,任何人都会变为‘加害者’与‘被害者’的真实境况。

“咚————!”

被告律师拍击着面前的桌面,让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过去。

脑海里不断积聚的恐惧与怨恨,被人利用为校园伤害的负面思想,被这一响打断。

“审判庭,我方需要休庭。”

“好的,现在休庭三十分钟。”

还没有等其他审判长发话,一直主导本次庭审的审判长瞬间同意,迅雷不及掩耳。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