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我要睡你的女人韩漫40话,俞亮时光【小妈文学】3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我要睡你的女人韩漫40话,俞亮时光【小妈文学】3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互联网 2021-05-10 01:39:35

  俞亮腊梅香AX热牛奶时光O,俞晓旸雪松味A,人物关系依照原剧,没有褚赢。

  作为世冠棋手,俞晓旸的日常可以说是极为枯燥的。除了比赛日程所需的时间,大多数时候他都在书房研究棋局,要是偶尔有老友上门,不是下棋就是聊棋。

时光仍记得当初初见时,那人说过的,下了四十年棋,每天下棋十个小时。

经过他实际考量下来,可以说是有过之而不及。

好几次他起夜喝水,俞晓旸书房的灯都是亮的。

今晚当然也不例外,时光原本是准备靠着床头等人,结果等着等着就真睡了过去。

等俞晓旸打开门,正见到床头台灯下露出个毛绒绒的小脑袋。

许是听到了响,时光爬起来揉了揉眼:“俞叔叔。”

俞晓旸看他还迷瞪瞪的,低声道:“继续睡吧,我小声点。”

“没,我就打了个盹。”时光抹了把脸,坐起来,“您又下到这么晚啊。”

俞晓旸掀开被子,往里靠了靠:“有几手没想明白,晚了些。”

时光刚到俞家那会,少言寡语,跟谁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除了上学基本不出门,整个一小俞亮二号。

俞晓旸知道,这孩子以前性格很是活泼,现在遭逢大变,身边又是一个亲人也没有,像个小扇贝一样小心地把自己缩在壳子里,他试过跟这个孩子沟通,见效甚微。

后来通过咨询,医生告诉他这种症状很有可能是创伤后应激障碍,因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好发人群一般是内向或是比较弱势的群体,如Omega。

生平第一次,棋坛上横扫千军的他体会到了什么叫‘束手无策’。

应激性创伤障碍前期的初始,患者会频繁出现有关梦境,对遭受过的创伤持回避态度,情感麻痹,不愿意和别人有情感上的交流。后期要是恶化甚至会出现抑郁,有自杀自伤的倾向。

俞晓旸拒绝了医生进行药物治疗的,精神类药物对于体弱的Omega来说,造成的未知损伤是无法估量的。

既然药物治疗无法进行,就只能从心理治疗入手。

时光不肯见生人,俞晓旸就想带他去唯一的亲人爷爷那边帮助治疗,他也是死活不同意。

最后没办法,他只好依照医生的建议,制定长期的心理治疗方案,来让时光一点点走出心理阴影。

白天倒还好说,只是到了晚上时光总频频被噩梦惊醒,即使俞晓旸设下闹钟,每天晚上都去次卧观察时光的情况,但是很多时候,还是不能及时察觉。到最后,他干脆让时光搬到了主卧。

考虑到时光可能会害怕和抗拒,他便特地把原来的床靠边挪了挪,腾出位置多置了一张相对小些的单人床,那孩子小小一团缩在被子里,受伤的小动物一般躲在窝里面,悄悄舔舐着伤口,任谁看了都心怀不忍。

治疗的过程漫长而烦琐,好在俞晓旸有足够的耐心,对时光的照顾从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娴熟,生活上真正做到细致入微。就这样,慢慢地让这个受伤少年一点点解开了自我封闭的世界。

从那以后,时光也养成了习惯,要有什么烦恼习惯性的跟他说,虽然年龄上两人是有代沟,但这个年龄的孩子,很多时候只是需要一个耐心地倾听者,就这一点而言,俞晓旸却能做得很好。

 

“今天怎么到我这来了?”

时光赔笑:“这不好长时间没陪您说话了嘛,就过来陪陪您。”

俞晓旸:“果真?”

“那还能有假的?”

桌上的日报是早上看了一半的,俞晓旸拿起报纸,没忘给时光倒了杯水。

时光抿了一口,开始抠杯口玩。

  “俞叔叔,我有个问题想问您。”

  俞晓旸眼镜往下拉了拉,看向他。

  要出口的话在脑子里绕了一圈,他也没想到一个好的切入点,于是道:“其实,白天的时候,您在书房的样子我看见了,不好意思啊。”

  见俞晓旸没有生气的意思,时光继续: “俞叔叔,是因为阿姨吗,还是因为俞亮?”

  俞晓旸当初选择围棋这一条路,注定同时选择了孤独和沉寂。人人都说他有天赋,他也确实不负众望,自定上段后一路过关斩将。

  九七年,他拿下的自己人生的第一个世冠——秋兰杯,彼时他已步入中年。这位年少有成的中国棋手终于在世界棋坛上大放异彩,同时落在了他的身上还有整个围棋界的关注。

  可是,再厉害的人,也有老的一天。

  俞晓旸按了按晴明穴,企图消散些许疲惫,明明是一样训练,近些年却隐隐有些力不从心。

  他感受到了时光细致的关心,酝酿了片刻:“今天小亮在桌上的态度有些不好,我代他向你道歉。”他接道,“小亮小的时候我忙着比赛,他基本是由他妈带大的,我除了指导他下棋,几乎没有真正陪过他。”

  俞亮四岁的时候,围甲战刚结束的俞晓旸主动提出全家一起去郊游的提议。他看的出来,当时的俞亮很高兴。说到底,还是个孩子,明明兴奋得坐立不安,还假模假样地坐在棋盘前面,一会摸摸黑子,一会摸摸白子,故作姿态地掩饰住自己的神思不属。

  明明眼巴巴地看着草地上玩风筝玩得不亦乐乎的孩子,却还在毕恭毕敬地坐在那里跟她妈妈一起整理餐布。

  “他母亲去世后两年,他又去了韩国。有时候我也会想,对于小亮,我是否太过于严格。他对我这个父亲,心里是否有过埋怨。”

时光从没见过他这样落寞的样子,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

  “不会的俞叔叔,您真的不用这样想。俞亮他,肯定知道您做这些都是为了他好。”

时光想起当初他妈还在世的时候,总爱在他耳边唠叨。那时的自己跟俞亮比,简直是太任性了,因而没少伤妈妈的心。如今物是人非,他设身处地地想想,天下父母心都是相同的。

  “或许吧。”俞晓旸摸摸时光的头,“小亮这次回国,该好���筹备定段赛了,你最近在学棋,要是有不懂的,就去问问他。”

不好驳他的好意,时光只好点头,心里却是情愿离那个祖宗越远越好。

  “俞叔叔,你明天的围棋研讨会,我可以去嘛?”

  “怎么,突然对研讨会有兴趣了?”

  “我就想去见识见识嘛。”时光趴在床沿,满脸讨好,“我这刚学围棋,求知心切。想找您走走后门,提前见见大师演讲,您看可以不?”

  “可以是可以。”俞晓旸很是认真地看向他,“不过你起得来?”

  “您放心,我明天肯定起得来。”他打了个滚,翻进自己的被子里,笑嘻嘻道,“俞叔叔晚安,明天记得叫我啊。”

  过了会,他又钻出来:“您少晚上少看点报纸,那么多字密密麻麻的,多伤眼睛啊,还容易犯困。”

  得,随时随地不忘暴露一下自己不学无术的本性。

  俞晓旸无奈地看向闷头大睡的小朋友,替他掩了掩被子,心里开始反思,到底当初明娴是怎么把俞亮管的那么听话的,难道果真是他不会带孩子?

  翌日,时光是被饿醒的,他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朝旁边一看,床铺已然铺得整整齐齐。起身窗帘拉开,外面暖暖的阳光争先恐后地涌进来。

  “几点了啊?”他自言自语道,一转头喊了几声‘俞叔叔’,没有人回应。

  恰巧这时,张姨在外面叫他吃饭。

  “早啊,张姨。”时光边打哈欠边揉眼,“您看见俞叔叔了吗?”

  “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啥时候走的啊,咋没叫我?”

  “走了都有两小时了。”张姨把早点一一放在桌上,“先生叫了你好几次,看你怎么也不肯起,就嘱托我给你留份早饭,等你醒了热一热。”

  所以昨晚上俞晓旸那副了然的表情,是早知道他起不来了?

  时光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又转念一想,不对啊,俞晓旸今天不在,那家里不就只剩他和俞亮了,这还得了。

  “张姨,俞亮起了没?”

  张姨朝客厅方向撸了撸嘴,那气定神闲地坐着下棋的,不是俞亮又是谁。

  迎着俞亮的目光,时光尴尬地笑:“这么早啊。”

  对方并没有要理他的意思,目光转回棋盘继续下棋。

  一大早就喇喇个脸,时光默默翻了个白眼,跟谁欠他二五八万似的。

  他是真不想招惹这尊大佛,但一想到以后他们少不了要共处一室,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一大早就打谱呢,这么用功呢?”

  俞亮瞟了他一眼没搭腔。

  时光尴尬地咳了咳,却见俞亮放下棋子:“你今天有空吗?”

  “有吧——”

  “跟我下局棋。”

  时光暗叫一声不好,这家伙还咬着这茬不放了。

  “瞧我这记性。”时光一拍脑门,“昨儿江雪明刚跟我说要给围棋社要办个什么,开幕仪式。就今天,你看我这记性,怎么给忘了。”

  “那下周末?”

“我最近有点忙,又是中考的事,又是那个什么,要代表我们十三中参加围棋联赛,实在有点没时间了。”时光有些心虚地撇开眼,“我其实真没那么厉害,真的,俞亮。你找别人下着试试,比我厉害的可多了。”

  “可是我只想和你下一盘棋。”

  “只想跟我下?”时光语塞。

  “每当我下棋的时候,我都会去想,要是你,会怎么应付我这步棋。”

  他的神情不掺一点假的诚挚,烫得时光接连败退。

  时光慌张地扔下一句‘江雪明他们在等’就躲回了房间。

  要不是之后方绪打电话把俞亮叫出去,时光觉得,他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天不吃饭。

 

  方绪看了看副驾驶闷声不响的俞亮。

  “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我没不高兴。”

  “你要不把镜子拉下来看看你的脸?”

  不出意外地,方绪看到了俞亮露出吃瘪的表情。

  “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跟我下棋。”

  “你说时光?”方绪反问,“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他现在的实力确实不值得你视为对手。”

  俞亮斩钉截铁:“不可能的。”

  他转头探寻地打量着方绪:“师兄,你不会是他派来的说客吧。”

  “我天。”方绪无奈,“瞧你这疑心病重的,你师兄我是这种人吗?”

对不起了时光,你绪哥努力过了。

  方绪试探道:“看你这意思,不跟他对上一局,你是不死心是吗?”

  俞亮沉默着没说话,但态度已然非常明显。

  “行吧,先不说这个了,前面快到实验中学了,你一会下车在门口等我,我去停个车。”

  “实验中学?我记得时光说他在十三中,为什么我是在实验中学?”

  方绪无言以对,心道,你这得去问你爸了啊。

  当初俞晓旸考虑到俞亮在外这么多年,又总是自己一个人练棋,多半会与同龄人脱节,反正离定段赛还有些日子,于是就决定让俞亮找个高中部借读一段时间,去感受一下学习气氛,同时也放松放松心情。

本来一开始定好的是去十三中不错,结果他都准备出发了,俞老师来了一通电话,说不去十三中了,让他和实验中学的校长接洽接洽。

至于这背后,是谁吹的枕边风,他根本不用去查。他老师一上来就说了:‘时光说,实验中学更好一些。’

这其中因果当然不能跟俞亮说。

此时,方绪难得感受到了事前做好功课的重要性。

“师兄打听了,实验中学不管是教学质量还是校风校纪,在所有市高中里面都是首屈一指的,并且还是围棋名校。”

“这是我爸的意思吗?”

“老师当然是考量了很久。”

方绪心道,至于最后做决定的是谁,那就另论了

他拍了拍俞亮的肩:“你不用多想,好好放松放松,回头专心准备定段赛。”

俞亮点了点头,也没再追问。

好不容易把人糊弄过去的方绪,默默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等两人到了校长室,后续的沟通基本是方绪在做了。

实验学校以围棋名校著称,校长巴不得有俞亮这个世界冠军的儿子来为他们学校到的门楣增光添彩。

方绪又是生意场上混惯的,两人你来我往的寒暄,俞亮则端端正正坐在旁边,神思已经在实验中学和十三中之间往返了好几趟了。

谁知他一心二用,出神出的好好的,冷不丁突然问:“校长,你刚才说的围棋联赛,是全市高中的围棋比赛,十三中也会参加的那个是吗?”

方绪心理咯噔一下。

只听俞亮道:“校长,我可以加入实验中学的围棋社吗?”

 

实验室

  时光将擦好的棋子一颗颗归置入罐,又从桶里捞了把棋子细细地擦。

  一旁的谷雨看他安安静静的模样,怀疑这人还是不是他认识的那时光。

  “我说真奇了,你这两天怎么这么安静,既不乱跑也不捣乱。一到休息时间就往围棋社跑。”谷雨探究地打量着眼前的人,“你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你怎么说话呢?”时光反驳,“怎么,我就不能为了围棋联赛操心,专注备战吗?”

  “多新鲜。”谷雨嘲讽,“当初何嘉嘉和约战那次,人都说要把你扔湖里了,也没见你为了练棋消停过吧。

  他补充道:“你们班主任的办公室可就在我们班旁边,您的那点丰功伟绩,在我们班可出名呢,要不要我给你复述复述?”

  “你们班人真无聊,难怪学习不好。”

  “您学习好,那请问您这次考试,语文多少?数学多少?英语多少?在班里名次又是多少啊?”

  时光气得把毛巾扔他脸上。

  “我跟你这人没法沟通,肤浅,太肤浅。”时光拎起水桶,“不跟你说了,我换水去。”

  结果提着桶刚到门口就跟翻窗进来的何嘉嘉迎面撞上。

  时光忙闪一边,好险没被晃出来的水洒一身。

  “你慌里慌神的干嘛呢?”

  “你给我注意点说话的态度啊,小爷这可都是为了找你。”

  “找我?咋,你想清楚了,想跟我们一起参加围棋联赛了?”时光嘚瑟地凑上前,“我告诉你,我们现在三个人可是齐了,您嘞,过了这村了。”

 何嘉嘉很是嫌弃地用扇子戳远点“一天天尽搁这白日做梦。我是好心提醒了你,今天少出去吧,别被人追杀了。”

 “啥,啥意思?”

“刚来的路上,我碰到一人,好家伙,满学校地打听你,跟被下了江湖追杀令似的。你说你是不是欠人钱了。”

谷雨:“谁啊?”

“不认识。”何嘉嘉回忆道,“不过看校服好像是实验中学的,逢人就问‘认不认识时光’,看样子还挺着急的。”

时光追问:“那人呢?”

“我跟他说你不在这片,把他支初中部去了。”

见时光在那谢天谢地,何嘉嘉揽过他的肩,八卦道:“来,跟哥们说说呗,你干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让人都提刀打上门了。我可是听别人说这人都来好几次了。”

  一旁谷雨也幸灾乐祸地凑过来:“这么说来,你这段时间这么消停,是因为他?”

“是吗,能让你小子怕成这样。”何嘉嘉更加好奇了,“快,跟哥几个说说,让我们乐呵乐呵。”

“你们俩真的是无聊。”时光假装生气得扔下水桶,我懒得跟你们扯,回去了。”

  “哎,这就走了?”谷雨远远的喊,“那水谁换?”

  人已经跑远了。

  谷雨回头看何嘉嘉。

  何嘉嘉:“别看我,我可不是你们围棋社的。”

  一回教室,时光飞速收拾好书包,剩下的两节课时间是活动课,他干脆打电话让江雪明帮他请个病假,又发信息让方绪今天不用来接他。

  等出了学校,他也不敢回家,转道去了少年宫,心想等差不多俞晓旸回来了,他再回去。一吃完晚饭,拿完东西直接去主卧,绝对不给俞亮逮住他的机会。

时光在外晃悠了几个小时,终于眼瞅着到了饭点打车回去。结果刚到家,被张姨告知,今天先生在林厉老师那里下棋下晚了,不回来吃饭了。

时光按住‘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那俞亮回来了吗?”

“我买菜回来的时候没看见他人,应该还没回来吧。”

“那就好,那就好。”时光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下来了,估计俞亮一会回来,赶紧随便扒两口躲回自己屋里。

结果一开门,差点没把他魂给吓飞了。

黑漆漆的房间里,俞亮静静地端坐在那。

 

 

——

作者的那些啰里八嗦 :

关于原型:关于大床旁边添一个单人床的由来,就很久之前吧,我一次偶然去一个亲戚家做客,他家有两个小孩,因为老二年龄还小所以是睡在爸妈房间的,就在大床旁边设一个矮一点短一点的单人床,靠着大床另一边的是一扇磨砂玻璃折门,打开里面是圆形大浴缸面积跟卧室差不多大(我直呼大户人家)(๑òᆺó๑)。俞老师的房间,你们以此参照参照。

关于人物关系:为了更有真实贴合感,我一开始就设定了依照原剧的人物关系,但是后续写的话会因为各种原因会有些许变动,要是能在后期剧情中给予解释回归正轨的,我就不做额外提示,要是这段人物关系是我私设的改变了,以后我在这一章的前面给予预警,防止集美们看的莫名其妙。(。・ω・。)ノ♡

例如这一章,嘉哥其实不是不认识俞亮_(:3」∠❀)_,是没认出来。

最后,斗胆卑微求一个评论点赞收藏或关注吧,宝贝们的支持是我更文最大的动力。(⁄ ⁄•⁄ω⁄•⁄ ⁄)

话说我每次不更出下一章,都不敢给你们的评论点赞,哈哈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