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我要睡你的女韩漫,危险 完结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我要睡你的女韩漫,危险 完结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互联网 2021-05-08 09:57:30

陆绎x袁今夏  现代AU 腹黑霸总x女大学生 相爱但很难,尽量不OOC 我肯定不会抄袭融梗,如果有撞梗现象,欢迎指出。  8k预警  37.陆绎失神地走回车里,“岑福,这里有监控可以看吗。” 岑福也猜到几分,内心难免也着急。“应该是有的,我去保安室问问,老板现在车里等一下。” “不用,一起去”陆绎平复了一下心情,抑制住不断颤抖的手,他想马上知道今夏怎么了。 到了保安室,保安很好说话,让陆绎和岑福看了监控。 看到一切的陆绎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她离他那么近,还是没能保护好她,看到她不断挣扎着向门口看,陆绎的心都被揪在了一起,果然是严世蕃。他自责极了,他应该再等等的。 “岑福,先回家。”陆绎恢复了冷静的语气,要跟岑福再仔细商量一下怎么救今夏,因为他知道严世蕃暂时不会把今夏怎样,他知道严世蕃喜欢看他向他低头的样子,但依旧紧迫。 陆绎家。 “老板,我们该怎么办,怎么救袁姑娘,报警吗。”岑福也是满脸焦急。 “我想想,咱们这边交给警察的东西已经全都备好了吧。” “是的,随时可以给警察。要用这个要挟严世蕃吗……” “不,是拿这个换。” “老板…….”这是我们准备几十年的东西啊,后面的话岑福不敢说了。 “什么都比不上她重要……”陆绎还想说下去的时候,电话响了。 果然,他更急一些。 “陆总~”依旧是严世蕃轻佻的语气。 “严总,怎么才能放了她”陆绎并不跟他客套,他很努力才压制住声音的颤抖,看似冷静的他,也在害怕。 “不打算放”一边说还一边笑着。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陆绎垂在身侧的手逐渐爆出青筋。 “要你的命…….或者……她的命,我之前还不知道,原来这个小姑娘跟你有这么深的渊源,她可是杀了你的母亲啊,陆绎。”严世蕃笑的更大声。随即拍了一张被绑在角落的今夏发给陆绎。 “严世蕃!你闭嘴!”陆绎差点就骂出了脏话,看着角落里的今夏尚且安全但被这样对待,心里像是有千斤的斧头在敲打。 “呦,急了急了,当年的监控录像你肯定看了不少遍,那可是你妈最后的影像,但是陆绎啊,你现在再去仔细看看,说不定有新的发现呦。看完带着东西到我发的地址,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个人来,在你来之前我不动她,一定要仔仔细细地看哦。还有如果你报警我不知道这个小姑娘会怎么样呦,长得真是有几分姿色……” “严世蕃!你别动她!”陆绎边说边走到楼上书房,打开电脑。岑福也一路跟着。 “不说了,挂了。”随后发来一个地方。 “老板,他要什么,我要报警吗。” “先不要”陆绎有些慌乱地打开那个在电脑里存了很久,打开了很多次的视频,再次播放,他除了看自己的妈妈和今夏,第一次把注意力转移到镜头里能看到的别的地方。 果然,看到了别的。就在他跟妈妈走的那条路前方,也就是今夏经过的路口的另一侧,一辆大货车一直停着,直到他们的车子逐渐接近路口,货车渐渐启动,然后越来越快,只是还没有发生什么,陆绎的妈妈为了躲开今夏就打了方向盘,撞向路边的参天大树。然后那辆货车突然转了方向,呼啸而过,速度极快。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原来严世蕃早就存了别的心思,如果没有今夏,事故的发生就是双方的车祸,或许自己也没有机会活着;如果再迟一点,货车已经来不及转向,或许今夏和自己也……原来无论如何妈妈都无法平安度过那个下午,原来这么多年竟然是……误会? 陆绎意识到一切之后靠在椅背上说不出话来。 “老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我带着东西去找严世蕃,我把地址给你,你不要冲动报警,一个小时之后我没联系你,再找警察商量。我怕严世蕃什么都不管,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事,今夏的安全最重要。”陆绎交代完一切就拿着U盘离开了。 “好的,老板,您一定注意安全”岑福也是一脸愁容。 “今夏,你一定要好好的,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拦我们了,你不用再内疚了,今夏,一定要等我”陆绎一边开着车,一边回想这么些年他和今夏,又再次想起了视频里的妈妈,小今夏,他这才发觉,在妈妈离开的那天,用生命护住他的同时,也为他的生命里带来了今夏。 38.终于到了,陆绎环顾了一圈,空旷,荒凉,门口守着不多的人。 “呦,陆总来啦。”严世蕃看到陆绎进来,向后张望了一下。 “就我一个人”陆绎说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今夏,今夏也看着他。那眼神里的爱意和疼惜让今夏忍不住湿了眼眶。 “就知道陆总定是守承诺之人。带走!”严世蕃一招手,几个大汉就来捉住陆绎,在眼睛被蒙上的时候,看到了角落里的今夏被拉拽起来。 “严世蕃,你要干什么!”陆绎从齿间挤出几个字,难掩的愤怒。陆绎努力挣扎着,只是寡不敌众,他还是没能拧得过三个人。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真的遵守承诺不报警,当然,要换个地方了”蒙着眼睛也能听出来严世蕃嘴里溢出的讥笑。 “严世蕃!你卑鄙!”今夏愤愤地说。 “小姑娘,劝你还是少说话。不然……走咯” 就这样,两人被带着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一路上,今夏和陆绎被人按着并肩而坐,陆绎很用力悄悄握着今夏的手,是在告诉她“不要怕,我在你身边。” 今夏也用力回握住他,即使两人看不见彼此,但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彼此。 到了目的地,被粗鲁地带下车,依旧静的可以,陆绎也猜不出是什么地方。随后就进了一个被围起来的房间,很大,很空,严世蕃让人把他们手脚解开。 “视频你应该也看了吧,有什么想说的吗”依旧是笑着的语气,像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 “没有,怎样能放了她。”陆绎面无表情看着严世蕃。 今夏疑惑地看着陆绎“什么视频”在心里想着,她从陆绎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 “严世蕃!我跟他没关系,我害了他妈妈,他恨我还来不及,你这样对他没有半点威胁。”今夏也顾不了那么多。 “小姑娘,别瞎说了,你对他重不重要,不是你说了算的。我知道,我们严氏的生意你已经查了八九不离十了,快交给警察了吧,陆绎。” “我可以把所有的东西给你,不报警,放了她。” “呦,这么感人,你这么做,可是连着你爸的心血也付之东流了啊,这下更有意思了。但我可不止要这些”严世蕃突然收起了笑容,盯着陆绎。 “我要你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不然这样吧,你先跪下来求我,我说不定就不想要你们的命了,不跪倒是也没问题,只不过不管你交不交警察,你们两个其中一个的命我一定会要一个,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让我看看你们这对苦命鸳鸯会怎么办。”严世蕃又露出了他得意的笑。 “陆绎!你别听他的!交给警察!”今夏在一旁大声说着,她太明白严世蕃他们做了什么,不可以因为她就让一切都像没有发生。 陆绎握紧的拳头发出声响,几不可察。 “都说了,小姑娘你最好少说话,既然你这么不听话,还说了这么不让我喜欢的话。陆绎,这姑娘什么滋味没尝过吧,看着你们那副纯情的样子就没有,像她这样可爱的女人,我确实还未曾尝过啊。”说着走近今夏,手向腰抚去。 “严世蕃!你别碰她!我跪……只要你别动她”陆绎看着严世蕃的眼神少了些凌厉,多了些请求,那是今夏从没有见过的,今夏眼里的泪水悄然地淌下,她也害怕,她害怕严世蕃对她做什么,可是她更心疼陆绎。  那边岑福焦急地等着信息,空空如也,还没到一个小时,他赶忙报了警,来到了陆绎给他的地方,空无一人,仿佛从没有人来过。 “这帮混蛋!”岑福恨恨地说着,也猜到七八分“警官,我们现在怎么办。”  陆绎缓缓跪下,但他始终不曾低下头,平视着前方,眼里噙着眼泪,他不是害怕,他是为今夏委屈,他的宝贝怎么能被这样的话羞辱。 “还没求我呢”严世蕃从今夏面前移到陆绎跪着的面前。 “我求你……放了她”陆绎的双手堪堪垂在身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陆总求人的感觉听起来真不是一般的舒服啊,严世蕃笑地更加放肆。 “求你……放了他”陆绎又重复了一遍。 “哦呦,真是苦命鸳鸯啊。” 四下的打手们也都笑着很开心的样子,一副奸人得逞的模样。今夏咬着下嘴唇,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自己说话,严世蕃让陆绎做更过分的事。 岑福那边。 “岑先生,刚刚我们的技术部门告诉我,追踪到了陆先生的手机定位,我们还有办法,现在我们过去。”警察也有些焦急但还是保持镇定地跟岑福说。 “那我们快点过去吧,我担心严世蕃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毕竟,他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他一定不会想后果了。” 岑福不断在心里默念,“老板,一定要等我啊一定等我去救你们。”   39.偌大地仓库,安静地起伏着呼吸声。严世蕃没说话,盯着跪在地上的陆绎,他今天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这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的命,他确实是走投无路了,不论如何,他都不能让他们好过。 今夏死死地咬着嘴唇,渗出血来也没有知觉,只是满眼心疼地看着陆绎。 陆绎的头比刚刚稍稍低了些,但脊背依旧挺的直,他不敢看今夏。 严世蕃向身后的严风斜了一眼,如果不注意,几乎不知道在这期间严世蕃做了什么。 严风从背后拿出了一把**。 今夏在这样的安静中一直留意着严世蕃,他那微小的动作,被今夏收入眼底,她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直到看到严风拿起的**。 是的,严世蕃真的没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确实低估了他的卑鄙程度。今夏看到那把*的时候,内心无限震惊,原来他们除了**那些灰色交易,竟然还有这种勾当。 严氏确实罪大恶极。 她看着严风给*上了膛,陆绎此刻微低着头,根本看不到面前的场景。今夏的眼中布满难以置信,眼看就要按动**,今夏趁着旁边人愣怔地片刻,用尽力气挣开被按着的双臂,用最快的速度扑在了陆绎的身上。陆绎险些被撞倒。 “砰——”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皆是没反应过来。真的是为了置陆绎于死地,那是心脏的位置,今夏扑过去的时候是半弯曲着身子,**精准地射在了今夏右边背部与心脏对称位置的下面。 陆绎最快反应过来,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虚虚地抱着今夏在自己怀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抱着她,她不会痛。 “呵,还真是感人啊,反正你们两个的命要谁的都一样。”严世蕃淡淡地说着。 岑福赶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一声*响,从警车上下来就要冲进去,被警察拦下。很快,整个仓库被包围,持*的特警们攻进去按住在场的所有人,岑福跟在队长身后,进了仓库。 陆绎失神地看着怀里的今夏,今夏的嘴已经被自己咬破了,鲜血不住地往外涌,**嵌在今夏后背,痛的她小脸皱成一团,她轻轻拉着陆绎的袖子,让他靠近她。 “哥哥,妈妈这条命我是还给你了。我终于不欠你了”说完今夏还笑了笑,苍白的脸上绽出的笑容让陆绎心都碎了。 “今夏!今夏!你给我醒来,你怎么不听我话了呢。你根本不欠我啊,现在你是真的欠我了,你一定要坚持坚持啊”此时今夏已经疼昏过去,陆绎回了神,听到今夏气若游丝的话,一边吼着一边抱起今夏向外走去,周围发生了什么他毫不在意。 被制住的严世蕃依旧在大笑“哈哈哈哈,陆绎,我就说了,我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你好过,失去爱人的滋味好受吗,哈哈哈哈哈哈”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严世蕃对着陆绎的背影吼着。 “老板,救护车在外面,我带你们过去。”岑福语气里也很是焦急。 “嗯”陆绎抱着今夏走的很快也努力保持平稳,生怕会碰到她的伤口。 把今夏放好,陆绎坐在一旁,看着满是鲜血的双手,妈妈扑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又冲入脑海,刚刚今夏不顾一切扑来的记忆也纷至沓来。 “陆绎,你究竟做了什么。”把脸埋进双手,陆绎的泪落满了手心。 抬起脸,看着没有血色的今夏的小脸,他恨不能杀了自己。 终于到了医院,陆绎从没有觉得车开的这么慢。今夏被推进了手术室,陆绎紧紧跟着。 “老板,我先跟警察去了,严世蕃那边你不用担心,交给我,你安心照顾袁姑娘。她……一定没事的”说完岑福就赶忙离开了,因为他不想让自家老板看到他眼角的泪。 刚刚看着陆绎浑身是血,怀里的袁姑娘没有一点生气,再看看他脸上的痛苦,岑福心里也泛起阵阵酸涩,这么多年了,没有见过陆绎如此模样。这两个人太让人心疼了啊。   40.今夏被推进手术室很久了,陆绎呆呆地坐在外面,只是盯着空气,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周围有人让他换件衣服,休息休息,都被他拒绝了,他什么都不听,只想知道今夏是什么情况。  “袁今夏的家属。”摘了口罩的医生走出来向外召着人。 “她怎么样了”陆绎像是被吓到一样,跌跌撞撞地走向医生。 “没有生命危险,**的位置不算太坏。等会就出来了,等醒来再住一段时间院,看看伤口有没有什么恶化,只是等她醒来可能会比较痛,照顾好她。”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陆绎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长椅上,以手掩面,他也是累的不行了。今夏出来的时候,他很快又坐起来,仿佛没有一丝疲惫。  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今夏,真乖,可是就是这样的她,在那样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护着他。 “袁今夏,你怎么这么让人心疼啊,太疼了……”陆绎小心翼翼地覆上今夏的手,坐在床边看她,只是看着她。 终于,陆绎实在撑不住了,趴在床边睡着了。 今夏醒的时候只觉得刺骨的痛意蔓延整个背部,然后是手边的重量。 “陆绎,他怎么狼狈成这个样子”心里叹着,动了动手,陆绎马上就醒了。 “醒了,痛吗,要不要叫医生。”陆绎一脸紧张盯着今夏。 “没事啦,哥哥,你怎么衣服也不换,你不是不喜欢来医院嘛,快回家换衣服。”今夏就要赶陆绎走。 “今夏……你傻不傻啊”陆绎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心疼地看着她。轻轻摸着她的脑袋。 “我以为我就交代在那里了,想着阿姨的那条命终于是还给你了。只是没想到我挺幸运的,活下来了,陆绎你说,以后我是不是就什么也不欠你啦。”说这话的时候今夏是笑着的。 只是这样的今夏更让陆绎心疼。他坐在床沿。伸手极谨慎地拢着今夏靠近自己,也不敢离得太近,抱在怀里,手也只敢放在今夏的头上。 “今夏,你真的好傻,没有什么欠不欠的,当年的事不是那样子的。”陆绎几乎是叹着气说的。 “嗯?什么意思。” 陆绎这才把录像里的事情告诉今夏,听完的今夏内心也是无限复杂,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很久才迟疑地说“也就是说,就算没有我,阿姨也难逃严世蕃的计划。这个严世蕃!真的好坏!那么早之前就存了害陆家的心思。”说着还拍了拍大腿。 这可把陆绎吓坏了,赶忙把今夏的手包在手心里“不要乱动,严世蕃自然有他的恶果吃,你现在乖乖的听我话好不好。”陆绎把脸凑在今夏面前。 “好…….好”今夏已然愣住了。 “但你现在可是还欠我。”陆绎突然对今夏说。 “啊?还欠你什么啊” “欠我下半辈子所有的时间,以后我们就好好在一起好不好。”简单的话总是被陆绎说的这么动听,尤其是在劫后余生。 “好”今夏羞红了脸。“你快回家换件衣服啦,全是血。我还饿了,想吃牛肉面,你做的!哦对了,哥哥你不是不喜欢来医院,刚刚还没回答我呢。” “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陆绎对着她笑了笑,满目地爱意。“那你乖乖躺着,最好侧躺或者趴卧着,别压到伤口,有事赶紧叫医生……” “好啦,快回去换衣服,帅帅地来见我。” “那你乖乖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再收拾一些东西来。”陆绎郑重地吻了吻今夏的额头,然后才离开。 走在路上的时候,才觉得紧绷的神经渐渐松下来,天色都有些暗了,但没关系,他们的生活终于重新有了阳光。 回到家的陆绎很快地冲了澡,收拾了他们两个的衣服,就赶忙去做饭,完成一切又着急地返回医院,怕她久等了。 “诶,这么快就回来啦。”侧身坐着的今夏正看着书,看到陆绎回来,脸上不自觉带了笑。 “怕你饿”陆绎温柔地说,一边打开饭盒。 “你喂我”今夏说的坦然。 “当然了,你坐好了。小心伤口。”陆绎紧张地看着今夏,两条胳膊护在今夏两侧。 “啊”今夏张着嘴巴,等待投喂,又恢复了之前蛮横的样子。 陆绎看的很高兴,是他的今夏回来了。 两个人浓情蜜意地吃着饭,岑福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这个场面,不自然地低下头。 “岑哥哥,你来啦,今天你也辛苦了吧”岑福也是没想到今夏情绪恢复的这么快。今夏没有注意到陆绎皱起的俊眉,岑福心虚地瞥了一眼老板,才开始说。 “老板,警察那边已经交代清楚了,包括当年他找亡命之徒企图害夫人的事情。随便一件事都够他们严氏吃一壶的了,严世蕃估计没机会出来了。” “好,明天新闻出来的时候,我们这边的舆论控制好,小蓝那边打好招呼。翟小姐还好吗。”陆绎吹着手里的面条,往今夏嘴里送一边交代着。 “翟小姐没事,现在已经回到蓝先生那边了。” “好,没什么事你回去休息吧,你也辛苦了。” “好的,袁姑娘我先走了。”岑福也同今夏打了招呼,今夏的嘴巴还塞得鼓鼓囊囊的,只是点了点头。 “你能不能不要随便叫人哥哥。”岑福刚走,陆绎就忍不住说,一脸不快。 “啊?岑福吗,那他不是跟我们挺熟的吗,而且之前我不是也这么叫他。”今夏一脸莫名其妙。 “以前我也不喜欢”陆绎把手里的面放在床头柜上,不满地扭过头,小声说。 “哈哈,你吃醋啦,这个你也吃醋啊。”今夏两只手捧着陆绎的脸让他转过来,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陆绎的脸被她挤得鼓起来,更可爱了。但陆绎还是不说话。 今夏凑近,轻轻在他嘴上啄了一下。陆绎还害羞了。 “反正你就是不能那样喊他。” “不喊,以后就叫岑福哥,或者岑福。好不好”今夏像是哄小孩。 “好,还吃吗。你坐好,不要扯到伤口。”陆绎终于又高兴起来,拿起饭盒又接着喂她。 两个人都吃了不少,毕竟折腾了一天确实又饿又累。 睡前医生来检查了一次,正常,没有发炎的症状,陆绎才放心下来。 睡觉时间到了,陆绎自己去到旁边的床,叮嘱了半天今夏睡觉注意一些,才让今夏睡去。他睡得并不安稳,他很担心今夏会乱动,一直半清醒半睡地看着她。 果然,到半夜,今夏开始踢被子,陆绎起身帮她掖被子,才发现今夏非常烫,这是…….又发烧了?他赶忙去问医生,医生说正常,她这样的伤口,确实会引起发烧,因为需要消炎,是身体机能的正常反应,让陆绎放心。 陆绎拿了退烧药,哄着今夏起来。 “今夏,你发烧了,起来吃药啦”声音温柔极了。 今夏从睡梦中哼唧哼唧了两声,抱着陆绎的脖子,“好嘛,我吃药。但是好苦哇。” “你乖乖吃了,我有办法。”是的,陆绎去拿药的时候顺便去护士站讨了些话梅来,虽然没有她爱吃的薄荷糖,这个倒也行。 还在护士站引起不小的轰动,“哇,这是今天那个中*的姑娘的男朋友吧,真帅。”之类的言论,不过陆绎自然没心情管这些,正想着怎么讨小公主的欢心呢。 今夏乖乖吃了药问陆绎讨糖吃,她料定陆绎没有,只是没想到陆绎真的有。 “哇,你怎么还有这个” “当然你男朋友我厉害。” “什么时候说你是我男朋友了。”今夏的耳尖悄悄泛起红晕。 “那不然是老公?”陆绎凑近了一些。 “你好讨厌!我头晕要睡觉!”今夏钻进被子里,陆绎生怕伤口蹭到,也不调侃了,扶着她。 “好好睡,被子盖好,一觉起来就不烧了。乖一点”陆绎又回到他的床。 空气回归安静,突然,一个闷在被子里的声音说。 “陆绎……” “嗯?怎么了今夏,哪里不舒服吗”陆绎很紧张地起身。 “没……没有,我就是……想问,为什么之前发烧你跟我住一起,现在就不了呢……”今夏一直记得上次她发烧时候尴尬的一切。从他们来了医院到现在,陆绎虽是嘴巴上不饶她,但很明显他没有之前那样……爱耍流氓?其实今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样让人无限害羞的问题,他只是觉得如果是之前,陆绎一定会各种方法要跟她睡一张床。 陆绎听到满是羞赧的小奶音问这样让人……把持不住的问题,额头三条汗都要流下来了。 “脑瓜想什么呢,你想跟我一起睡?之前你不是说过嘛,不愿意搬回去,所以我当是你不喜欢我们进展这么快。我怕你嫌我。”陆绎温柔地走到今夏床边,看着只露出一半的小脸。 “哪有哪有不嫌不嫌”今夏马上回答,回答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是不是太不矜持了,暗自懊恼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又钻进了被子。 陆绎把她的脸从被子里捞出来“闷到你自己,好啊,那我跟你一起睡。”他实在是对这个单纯的小姑娘没有一点抵抗力。 今夏其实很依赖陆绎,尤其是这次事情之后,所以她才会这样问,她希望陆绎可以让她全身心依赖。陆绎小心地躺到今夏旁边,今夏侧着身钻到陆绎怀里,吸了一大口气,是她爱的味道,蹭了蹭。满足的睡了。 “这下可不许乱踢了,在我怀里安分些。” “好!我肯定不乱动,晚安啦。”今夏很开心。 陆绎看着怀里的小公主终于可以放心地睡了。 41.第二天清早,陆绎*早饭回来的时候,今夏正看着电视。 “哥哥,回来啦,我好饿,好饿。”今夏一看到陆绎,手里的馄饨,就两眼放光。 “���来啦,还以为睡着呢。”陆绎把吃的放在桌子上并不急着给她吃“还烧吗,头晕吗”手探着额头。 “不烧啦,刚刚量了。看新闻呢,说严世蕃的事,还报道你们陆氏一直资助孤儿院的事呢。这个严世蕃!终于受到惩罚了!”今夏愤愤地说着。 “来,吃饭,别太激动。”陆绎把早饭一样一样摆好,递给今夏勺子。 “好嘞” 他们的生活终于回归了平静,终于守得云开,所有的误解,所有的错过,都留在过去的时光里,现在只需要把握眼下的幸福。 今夏的伤口恢复的很好,没过多久,就出院了。出院的那天,阳光洒在大地每一个角落,陆绎牵着今夏的手,今夏倚在陆绎的胳膊上。 “出院啦!开心!哥哥我们回家!” “怎么,愿意搬回来了?”陆绎挑了挑眉。 “愿意愿意,可愿意了”今夏眯着眼蹭着陆绎的胳膊,是在撒娇。 “好~等会一起去学校帮你搬东西。回来就别想跑了。”陆绎刮了刮今夏的鼻子。 “以后还得仰仗陆总啦” “那你有没有补偿给我” “当然有,但凭陆总吩咐”   “光阴下的两个人,多想就这样平凡安稳。”他们终于等到了独属于他们的美好岁月,往后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春花秋月,夏蝉冬雪,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只有死亡才能将彼此分离,因为有了彼此,未来的生活都是镀了金一般熠熠生辉。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一定会有番外哒!!感谢大家支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