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刘醒龙长篇小说《蟠虺》:价值、知识与话语

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刘醒龙长篇小说《蟠虺》:价值、知识与话语

互联网 2021-08-01 06:53:19

也许因为我对刘醒龙和他的创作比较熟悉的缘故,所以,拿到《蟠虺》(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4月出版)不免有些吃惊。与他交往这么多年,几百万字的作品读过去,真没想到他一下子端出的新作是一部以青铜器为题材的长篇小说。这让我想到创作与接受的一个问题,创作和接受可能是一个相互接纳、相互塑造同时又相互博弈的关系,一个作家通过他的作品塑造了自己,也塑造了读者的阅读期待。因此,对于任何一个有成就的,拥有众多读者的作家而言,是不是沿着自己开辟的道路走下去,不断写出符合读者阅读期待的作品确实需要考虑,这在“阅读经济”的决定性作用越来越明显的今天,更是存在选择上的难度,同时也是对一个作家自信心与艺术忠诚度的考验。

将这部作品读下来后,我不得不佩服刘醒龙,夸张一点说,刘醒龙是在“中年变法”,更夸张一点说,刘醒龙是否已经到了从心所欲的地步了?看来,作为阅读,倒是应该作好心理上的准备,对刘醒龙接下来给我们的意外,我们都要欣然接受。

当代长篇小说的美学已经越来越繁复多样,面对眼花缭乱的现实,莫言提出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的话题,我理解应该在最基本的层面来坚持长篇小说的标准。对于长篇小说来说,价值、知识与话语就是最基本的三个维度,在这三个维度上做出了成绩,或者作出了努力的就是好的长篇。《蟠虺》的价值含量是丰富的,作品呼唤的是对真的坚守,是对良心的忠诚,是对欲望、利益的抵抗,是人对自身的超越。这样的价值理念是需要与其对立的力量去压迫、毁坏、摧逼和诱惑的,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其坚韧、纯洁与稀缺。因此,刘醒龙为其价值的伸张安排了恰当的环境。考古、收藏、文物、盗墓、学术、权力、名誉……不管是学院、体制还是江湖,任何一个人面对这样的环境,想要捍卫道德的底线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主人公曾本之是楚学院的青铜研究权威,在国宝曾侯乙尊盘上更是一言九鼎,无出其右。

但是,10多年前他就发现,面前的、年年由他检查鉴定的曾侯乙尊盘已经被人掉包了,而他对曾侯乙尊盘为失蜡法所铸的学术“定论”也受到了怀疑和挑战。曾本之也曾犹豫和退缩过,为了延续自己的学术流派,他安排一心干进的郑雄为自己的接班人,并让他做了自己女儿并不喜欢的女婿,面对院士这样的荣誉,他也曾心动过。但是,当郝嘉拒绝浊世不惜自戕时,当“老省长”、熊世达等为了巨大的政治利益结成团体为所欲为、颠倒黑白时,当“老三口”、华姐这样的文物大盗也能良心发现、幡然悔悟时,曾本之被触动了,他的良心还在,他的底线还在,虽然年过古稀,虽然他的拒绝、他的反击,他对自己学术观点的怀疑可能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但他一往无前。何况,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他的身边有同为楚学专家的马跃之,有青年后学郝文章、万乙、易品梅,有青铜爱好者沙海、沙潞,有亲人和朋友安静、曾小安、柳琴,甚至外孙楚楚都能以纯真和童心给他安慰和力量……故事是没有尽头的,曾侯乙尊盘的神话还在继续,范铸法与失蜡法的争论也还会进行下去 ,“老省长”虽溃败于曾侯乙尊盘,但会寻猎新的目标,而埋藏于地下的楚墓依然吸引着无数贪婪的目光,至于文物与收藏的江湖,也一如既往地鱼龙混杂、尔虞我诈,但重要的是曾本之们,只要他们有清醒与自省,有抵抗与坚守,这个世界就还有希望与信心,就还有良心与温暖。“与青铜重器打交道的人,心理一定要留下足够的地方,安排良知。”这话的阐释空间显然超过了青铜界。

对于熟悉刘醒龙的读者来说,《蟠虺》之所以显得陌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题材的独特性。据说,以青铜器为题材创作长篇小说,《蟠虺》是第一部。仅仅从知识层面上说,它也足够给人耳目一新的体验。我不知道会不会有读者从古玩收藏的角度来阅读这部长篇小说,虽然这可能是很大的误读,但就目前文化缺失、唯利是图的收藏界而言,你还不能不说它有着一定的针对性。就一般的读者而言,他们对青铜器知道多少?更不要说国宝曾侯乙尊盘、曾侯乙编钟、九鼎八簋等等了。青铜器并不是一个整一的概念,年代、国别、等级、数量以及铭文文献、器形文饰、铸造工艺、迁徙流转等等都是其价值要素。这里面最重要,同时又常常被人忽略的是青铜器的文化价值,特别是对那些青铜重器而言。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