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杯子舞音乐叫什么名字,我省百名志愿者走进乡村,为未成年人开设美育课堂——让跳动的音符伴随成长路

杯子舞音乐叫什么名字,我省百名志愿者走进乡村,为未成年人开设美育课堂——让跳动的音符伴随成长路

互联网 2020-10-25 01:55:2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浙江日报

“想学唱歌。”这是11岁的安吉天荒坪镇小学新六年级男生小林埋藏在心底的愿望。这个夏天,省文化馆声乐老师的到来,像一道光,照进了小林单调的暑期生活。

点亮小林梦想的是省文化馆今年首次推出的“圆梦青苗·以艺育美”浙江省百名文艺志愿者面向农村未成年人开设美育课堂项目。

项目推出后,在浙江各地,百余名文艺志愿者搭建起百余个农村声乐课堂做了一次美育探索。在音乐课堂上,许多农村孩子从一开始完全不识谱,到课堂行将结束时,共同排练出一段动听的声乐表演。音符跳动间,数千个农村孩子因此受益。

短短5堂音乐课,究竟能为缺乏艺术滋养的农村孩子带去哪些改变?音乐课堂后,如何才能在省内各地建立长效机制,真正让美育浸润农村孩子的成长?近日,本报记者分赴多地美育课堂,在师生们的歌声里,感受农村美育课堂的探索实践。

美育的课堂

一个不能少

8月21日上午9时30分,距离开化县城15公里的中村乡张村文化礼堂外,隔着马路,就能听见里边飘出来的稚嫩童声。

足有700平方米的文化礼堂里,从四邻八村慕名而来的近百个孩子正跟着开化县文化馆馆长方阳红,边打拍子边哼唱着儿歌《小白船》。家长、村民们拿着蒲扇,或坐或站,看得目不转睛。

暑气未消,一直举着手大声上课、不断与孩子们互动的方阳红很快就汗流浃背,额头上大颗汗珠直往外冒。“听说省文化馆要下乡送音乐课,我马上报名了。”方阳红说,孩子们热情高涨。第一堂课来了20多个孩子,因为村民口口相传,第二堂课就来了六七十个孩子。到了这第三堂课,孩子已经有近百个,连方阳红都吃了一惊。看着孩子们听到音乐后闪闪发亮的眼睛,深受感动的方阳红对自己说,“美育课堂上,一个都不能少”。

实际上,张村文化礼堂只是暑假音乐课堂的一个缩影。在省内各个农村文化礼堂,这样的场景和感动不断上演。

作为该项目的负责人,省文化馆社会文化指导中心副主任周亦文前往安吉天荒坪镇银坑村为孩子们送去了音乐课。每上一次课,她就要来回开车近4小时,但看着孩子们下课后还拿着乐谱意犹未尽地哼唱,她说:“很想再多为他们做点什么。”周亦文介绍,2017年下半年,省文化馆对全省青少年美育现状做过调研,发现广大家长对孩子在美育培养方面的需求非常强烈。城里孩子参加的文化活动较多,而乡村是美育建设的薄弱地带,乡村孩子的暑假也少有各种艺术类培训班。

2018年,省文化馆就已推出公益性质的“追梦之声”浙江省青少年声乐大赛,每年举办一次。今年在疫情防控背景下,省文化馆决定暂停举办青少年声乐大赛,而将目光投向了农村未成年人群体,将线下公益音乐课堂办到了农村文化礼堂。“因为推广美育不仅是学校的责任,也是家庭和社会的义务。让农村未成年人像城里的孩子一样接受美育的培养、受到艺术的熏陶,对他们素质的全面提升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省文化馆书记、副馆长顾炯说,面向农村未成年人开设美育课堂也是省文化馆今年推出的“基层联络服务机制”的体现。目前,省文化馆内的业务干部分为4个组,按地区进行对接,主要针对地区文化不均衡的现象,尤其是在一些海岛、山区,派驻业务骨干一起合作,在日常工作上给予业务、活动等全方位的服务,以培育人才队伍。

让人感动的是,活动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各地文化馆的大力支持,由各地文化馆声乐干部担纲主力的百余名文艺志愿者团队在几天之内建立起来。没有上课场地,大家分头联系当地的文化礼堂;上课需要电子琴,志愿者们有的找当地小学借用,有的自己从家里带;还有的志愿者虽然腿有伤,但仍坚持按时下乡上课……“一个多月坚持下来后,志愿者们都很惊喜:原来农村里喜欢艺术的孩子真不少,慕名而来的学生越来越多。”浙江省文化馆副馆长王布伟说,作为2020年入选省文明办全省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十件实事之一,今年美育课堂首推声乐课程,是因为有此前声乐大赛的良好基础。而从课堂效果来看,孩子们热烈的课堂表现也给了志愿者们满满的信心。

123下一页全文阅读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