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柳江南写过的所有小说,第四十五章 他乡遇“故知”

柳江南写过的所有小说,第四十五章 他乡遇“故知”

互联网 2021-05-12 21:32:50

大家虽然都在看仇香,但却没有人说话的。

所以柳铭淇这声抑制不住的“吖吖”,让大家听得一清二楚。

连带着穿着白底黄花蜀绣软缎长衣、一头笔直秀发披肩的仇香,也下意识的望向了说话的人。

她看到的是一个张大嘴巴,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的少年,眸儿转了转之后,又微微一笑,还对着柳铭淇点了点粉臻。

这些年来,像是柳铭淇这样的少年,她可是见得多了,一点儿都不奇怪。

但殊不知柳铭淇根本就不是被她迷花了眼,即便是这位仇香姑娘果然长得如同传说中那么漂亮。

在柳铭淇眼里,这个明艳娇俏、明眸皓齿、小蛮腰纤细又顾盼神飞的仙女,和自己前世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那位锡伯大美女明星,几乎是一模一样。

要不是柳铭璟直接又掐了他一下,少年都想直接站起来问:小姐姐,你还记得不忠才子陈老湿吗!?

一时间,柳铭淇的心神都乱了。

在这另外的一个时空,居然能看到熟悉的面孔,这怎么不让他心神激荡?

人生有四大喜,他乡遇故知,就是其中一项。

柳铭淇明白,这个“他乡”可谓是太远了,远到根本不可能出现“故知”。

仇香就是吖吖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

所以也就是长得像而已。

可即便只是长得像,那也是吖吖的脸啊,是柳铭淇熟悉的仙女啊!

见到柳铭淇失魂落魄的样子,柳铭华鄙视的一笑:“这点定力都没有,真是丢脸!”

他自己也不想一想,当初第一次见到仇香的时候,他的表现可不比柳铭淇好多少。

出人意料的,柳铭淇并没有和他再吵起来,只是盯着仇香看。

一旁的人们也不奇怪。

每一场的茶会都会出现这么一个、两个的傻瓜,一见到仇大家就神魂颠倒了。

仇香自己也不在意。

她跪坐在了中间的主人位置上,又黑又深的眸儿环顾一周,让大家都觉得她都看到了自己,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膛。

“诸位久等了。”仇香轻笑道,“今天来了好几位的新朋友,仇香可是很高兴呢。”

大家都跟着微微一笑。

仇香的笑容有着特殊的魅力,能让人心情愉悦起来。

柳铭淇此时却在心中喊了一声“老天爷”。

为什么?

因为仇香笑的时候,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这一点又和吖吖小姐姐一样。

绝了!

不过既然都能出现吖吖,老天爷你为什么不让我拥有朝伟的脸庞呢?

忧郁的思绪一晃而过。

这边仇香已经开始了沏茶。

在婢女们拿来了工具之后,仇香熟练的开始净手、温壶烫杯、洗茶、冲泡、封壶、分杯、分壶、奉茶……

整个流程犹如行云流水,在场的人们看得也是心旷神怡。

哪怕是仇香没有说话,但她那种全神贯注的样子,还是让人们看得痴迷。

连柳铭淇旁边的柳铭璟、柳铭华,也是同样的。

柳铭璟甚至连口水都要出来了。

等到茶水被婢女端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不顾还有些烫,直接一饮而尽。

和柳铭璟一样的还有不少,不过都是坐在右边的这群人,左边的则是小口喝茶,显得风度翩翩。

柳铭淇这时也看出来了,坐在右边的通常都是宗室和勋贵,左边的那群人基本上就是士子,读书人。

仇香只是沏了一次茶,手上便停下来了。

少年不觉有些好奇,问旁边的柳铭璟道:“难道我们就干坐在这儿喝一杯茶,听着他们吹牛聊天,然后走人?”

“不是的。”柳铭璟道,“第一杯茶是大家都有,后面想要喝茶,就得看自己的本事了。如果你的言论和诗词让仇姑娘满意,就可以喝到第二杯、甚至第三杯。”

“只有三杯啊?”柳铭淇耸了耸肩,这茶杯又不大,三杯还顶不上一碗盖碗茶。

“切,你有本事可以喝到九杯。”偷听的柳铭华嗤笑道:“喝到了九杯茶,你还可以抱着仇大家回家!”

“哦?怎么说?”柳铭淇来了兴趣。

“哈哈,你还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啊?”柳铭华更是好笑。

“瞧你那当舔狗的样儿!”柳铭淇顺便就怼了他一句,“我们乃是天潢贵胄,谁是天鹅,谁是癞蛤蟆?这话我去说给皇上听,你说他会怎么样想?”

柳铭华听不懂“舔狗”的含义,不过也知道柳铭淇没说什么好话。

但他又不能反驳。

事实上如果他不是宗室子弟的话,单凭着这句话,柳铭淇就能狠狠的收拾他一回,别人还不敢说什么。

眼看着两人有点又要怼起来的样子,柳铭璟在中间当和事佬,“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赶紧的听他们说话。”

柳铭华闻言抬头瞧了瞧仇香,马上就果断的放弃了和柳铭淇吵闹的心思,端坐起来,认真的听。

“今天有两首诗分享给大家。”只见仇香从蔺草席上的盒子里面,取出了两张笺纸,“第一首是春天的时候,江南才子荆睿思公子写的诗,名字叫做‘新雷’:‘造物不言却有情,岁岁寒尽转春生。万紫千红皆翘首,只待新雷第一声’。”

仇香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柔而不妖,细而不尖。

此时她朗诵着诗词,特意加重了一点声线,听起来抑扬顿挫,却是仿佛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好!”

她的话音落下,当即坐在第一排左边第一个的三十来岁的儒生拍手叫好,“荆公子这首诗,把春天万物复苏的迫切期待,都浓缩在了一声惊雷上面,可谓情有所牵、思有所盼,再由一道惊雷劈出而发散出来……妙啊!”

另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儒生,也是颌首称赞:“是的,而且荆公子写的诗,并不是空洞华丽的,而是下沉到了民众百生。这种春天到来的喜悦,不仅仅是士人,也包括了所有人。这样的博爱情怀,的确是让人佩服。”

他们两个都坐在第一排的,显然身份不一样。

在两人之后,左边的这群才子儒生们便七嘴八舌的评论起来,大部分都在说好。

相反的,右边的这群勋贵宗室子弟们,却都有点不以为然。

他们不是脑子愚蠢的白痴,绝大部分都是学过诗书的,所以觉得这首诗好像没有好到那种程度上。

不过他们也不会去砸场子,因为能坐在这里,看着仇香、听着仇香说话、感受到她时不时的转眸儿过来的对视,就已经满足了。

仇香念完诗句之后,便又开始了沏茶。

等到讨论过了一个段落,她才让婢女把三杯茶送了出去。

分别是最开始说话的两人,还有一个提出了“结构不大严谨、可以更加紧凑”委婉批评的才子。

右边却是一杯茶都没有。

但他们也习惯了,仇香做什么都是好的,生气什么的,完全不存在。

待到第二杯茶喝完,仇香又道:“那么现在轮到第二首了……很巧呢,这首诗的作者就在今天的席上,他便是何西骏何编修。”

她说话的同时,芊芊玉手指向了第一排靠边儿上的一个男子,恰好便是刚才第二个评论的儒生。

见到大家的目光投过来,儒生对着周围抱拳行礼,“惭愧惭愧,拙作能为仇大家欣赏,实在是幸运之极。”

“何年兄太过谦虚了,谁不知道你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一个同坐在第一排的二十多岁儒生笑道,“能拜读你的诗词,我们大家也是很荣幸的啊!”

仇香跟着轻笑说:“商检讨说得很好,就让我们一起来听这首‘夏夜闲作’吧!……‘雕窗低傍画栏开,竹簟萧疏玉漏催。一夜雨声凉入梦,万荷叶中送秋来。’”

“啧啧!一夜雨声凉入梦,万荷叶上送秋来。”

又是刚才说话的第一人,拿着扇子轻敲起了桌子道,“何年兄,你的这个‘入’字,端的是画龙点睛,一下子就让整个夜晚的境界提升了!”

“同样是写景寄情,我觉得何年兄这一首诗比起荆公子的来,还要深刻一些。”一位坐在第二排的儒生,说得更加激进。

“我也这么想。”另一人跟着附和。

于是又是一阵吹嘘,欢声笑语一片。

柳铭淇看得颇有些无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怎么,累了?”恰好瞧见的柳铭璟问道。

“不是,太无聊了。”柳铭淇道,“铭璟,你确定这些就是京里顶级的才子?还有那个什么荆公子,在江南有多出名?”

柳铭璟指着对面道:“那个左手边第一人叫李敬宽,探花郎出身,翰林院编修;第二个,也就是写诗的那一个叫做何西骏,同样是翰林院编修;第三个陈钦烈、第四个商朴,都是翰林院检讨。

他们说的那位荆公子名作荆睿思,乃是号称江南第一才子,三年前就是举人。诗词尤为了得。如果不是因为要为母守孝三年,他早就来京里赶考了。他们可都是我们大康朝的俊杰之才啊!”

柳铭淇不觉摇了摇头。

才子什么的,可能不好说。

但是就诗作方面来讲,这些人写的诗,那是妥妥的三流啊!

“仇大家!”

正在此时,柳铭淇身边就站起来一个人,他打断了大家的笑谈,指着柳铭淇道:“我这位堂弟对于两位才子的诗作不以为然,觉得他们水平有限,都是名大于实,完全当不得这种夸赞。”

“啊!?”

一群人唰的就望向了柳铭淇。

柳铭淇也是有点目瞪口呆的看了看璐国公柳铭华。

好哇。

你这小子要搞事情是不是!?

……

注:蔺草席就是日本用的榻榻米,也是我们传出去的,现在他们的绝大部分榻榻米,都是江浙地区出的原料,就跟韩国辣白菜的白菜,实际上大部分都是采购于胶东半岛一样。

对于文人之间的称呼,各个朝代不同,查了许多资料,最后暂定用“年兄”、“贤弟”来称呼。如果是牵涉到了官场,那么就会用官职、字来称呼。公子之类的,用于对不熟悉的人的尊称。望诸兄知晓。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