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植物的物组词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变成了植物上瘾者?

植物的物组词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变成了植物上瘾者?

互联网 2021-03-04 02:33:15

出品 | 虎嗅年轻组

作者 | 渣渣郡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那個NG”(ID:huxiu4youth)。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古早记忆:

 

每年回家过年,奶奶给你煮了一锅香喷喷大饺子端上桌、倒好醋之后,就会洗洗手,跑到阳台上捣鼓土,把一盆植物从一个盆里换到另一个盆里。

 

坐在餐桌上,吃着饺子,看着在逆光中的奶奶坐在小板凳上,拿着剪子修剪植物的画面,就潜意识里把退休生活和植物勾连在一起。

 

图片来源:IG

 

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了植物上瘾者,他们可能比你奶奶更懂关于植物的这点事了。

 

如果你细心观察生活,就能发现,站在潮头浪尖儿年轻人的OOTD里:限量的球鞋、新发售的当季爆款Hoodie,早已不再是唯一的道具,植物成了弄潮儿彰显生活品位的新道具。

 

尽管乍一看,他们的样貌跟爷爷奶奶的古早马蹄莲、牡丹没什么区别,跟爸爸妈妈的功能性绿萝相比也长得相似;但在流行文化下,它们已经被玩出了花样,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的符号。

 

这种消费新趋势:让植物再次站在了风口上。

 

图片来源:IG

 

 

有时,或许你会觉得时尚跟植物的关系,离得就像是人民日报和马应龙那么远。但在这个领域,植物,早就成了潮流符号,而且每次企划搞得都还挺有意思。

 

比如,最近受潮人喜爱的日本东信花树研究所,早在2014年就通过把一盆树龄50岁的盆景和30余种花材组成的花束用氦气球升至2.7万米高空;并拿6台 GoPro记录下了植物突破地心引力之后分崩离析的画面,诠释了一些有关生命的哲思。

 

东信把植物送上太空的项目《Exobiotanica》

图片来源:AMKK東信 花樹研究所

 

这套玩法,不但让亚洲潮流教父藤原浩竖起了大拇指,把东信花树的玩具搬回了家;也让潮人同志们抿抿嘴,觉得有点儿意思。

 

AZUMA MAKOTO SHIKI MODEL

图片来源:IG

 

再比如,2018年Kim Jones出任Dior男装创意总监的第一场秀,就拿70000朵新鲜玫瑰和牡丹搭建了一个Kaws的鲜花雕塑。

 

工人们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建好

图片来源:Dior

 

除了时装品牌,街头品牌Supreme也爱用植物表达巧思,比如它们在两年前也出过一个活体仙人掌钥匙扣,凭借巧思,几乎是掏空了潮人兜里的钱。

 

甚至,人们还会拿Supreme发售的东西,经过自己改造,作为展现植物的容器。比如特别有名的长寿大碗,就被潮人改造发到社交平台上,赢得阵阵点赞。

 

图片来源:Unsplash

 

当然,对于被启发的潮人来说,有样学样肯定不能满足他们对独特性的欲求;因此,他们就像哥伦布寻找新大陆一样,寻找超脱传统植物之外的新玩意儿。

 

从妈妈用来泡小油菜心,到表哥结婚放绿箩,再到前两年的多肉,在新新人类群体里最流行的植物是“块根类植物”这类珍奇植物。

 

所谓块根,指的就是类似于土豆、何首乌那样式的植物。它们根部肥大、枝叶孑然挺拔且样貌特别,有种外星植被的特别奇异即视感。正因此,它们在这两年变得日渐流行,以至于你总能在社交平台上看见它们。

 

图片来源:IG

 

三里屯 Endcall 工作人员 Nigo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块根植物在国内流行是近一年开始的;而在国外,块根类植物已经发展了4、5年。

 

关于这种风潮的狂热,可以从今年4月份出版的《BRUTUS 特别编集:新·珍奇植物》里管中窥豹:从马达加斯加到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各种块根类植物的特点、样貌和养殖技巧,都被整齐地归纳整理。

 

图片来源:「 BRUTUS · 特別編集 |『新・珍奇植物 』」

 

在书中,把块根类植物的热潮归根于日本街头品牌 NEIGHBORHOOD 主理人泷泽伸介自身对于植物爱好的挖掘。

 

而在他和潮流教父藤原浩的加持下,这种植物已经被赋予了更多潮流附加值,通过细细的网线传遍世界,成为年轻人的一种生活品位标志以及一门生意。

 

图片来源:「 BRUTUS · 特別編集 |『新・珍奇植物 』」2020.04.15 P64-65

 

泷泽伸介和藤原浩晒过最多的块根类植物是象牙宫。

 

这种植物原产自马达加斯加中央高原,形态很像是科幻片里的植物。同时,它是现在块根类植物里卖得最好的品类,它们价格不菲,在Endcall里一般售价在2000元以上,而且基于品相上不封顶。

 

图片来源:IG

 

有趣的是,当代潮人玩植物,玩的从来不是植物本身。

 

人们会把珍奇植物与花盆、花艺用具视为一个整体,把它们组合起来,成为一个美妙的装饰物或是潮流圈中一个“人无我有”的炫耀品,摆在家里或是朋友圈里,成为获取精神快乐的多巴胺加速器。

 

因此,藤原浩和泷泽伸介联合发售的花盆价格,因为其独一无二的潮流属性,从原价2000多涨到了现在3万多元(大号)。而印有NEIGHBORHOOD的尼龙花盆垫,价格也上涨至了1200元。

 

图片来源:抖音

 

块根类植物只是潮流植物中现在呼声最高的一种,而在它之外的珍奇植物还有蕨类、兰花类等等形态各异的帅气花草。

 

但,并不能揭示出在当下年轻人追逐下植物产业的全貌,在它之外,还有一个更广大的植物市场。

 

或许,你会觉得上面那些已经成为潮流符号的植物,是潮流资本拿炒鞋劲头布置出的陷阱。但事实上,观赏植物生意在中国并不是一门小生意。

 

在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花卉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中就清晰展现了这个上千亿市场规模的想象力。

 

不仅观赏植物正在中国市场里狂飙突进,在外国也一样:英国BBC报道,在2019年下半年观赏植物销量同比上涨60%,其中与年轻人对植物的狂热关系极大。而在美国,千禧一代更是包揽了当地观赏植物市场三分之一的销售量。

 

图片来源:IG

 

年轻人对植物的喜爱,正在塑造当代流行文化。

 

打开网购软件,打上关键词,点击搜索,会发现排名第一的不是绿箩就是发财树,大多是些见怪不怪的植物,似乎观赏植物市场就是个静止的空间,你爹喜欢植物,现在还流行,似乎一切都是不动不变。

 

倘若抽点时间,细心观察朋友圈或是社交平台的内容,就能看见一些变化。比如,你能从女孩发的居家照片里,看见年轻人愿意用植物包裹的生活;也可以从桌面透明盒里的苔藓中,看出他们对“盆景”的新理解。

 

但如果只是在家里摆放的话,风潮不足以称之为风潮。

 

在职场工位里,植物浪潮也在掀起浪花。当然这并不是说HR和小企业老板批量购买的、没有独特性且缺乏护理的植物,而是员工自己购买的小植物。

 

从和风盆景、多肉植物,到马蹄木、蔷薇果,职场工位上的流行植物早就换了一茬又一茬。它的主人可以是严厉的上司,也可能是胡子拉碴的老大哥。但无论是谁,都会拿经过用心设计的小花瓶来承载。

 

 

社交园艺垂类 App GrowIt! 在2019年对自己90多万用户内容做过一项专项调查,发现了年轻一代对植物消费的关键因素:

 

跟之前世代的人相比,千禧一代对植物颜色的要求最高,颜色越迷幻越朋克,则越受到年轻消费者的喜爱;而植物的开花与否,则在这项调查中处在末尾。

 

这一点,在时下受年轻植物爱好者欢迎的两家植物公司——花治和超级植物公司的销量中得到印证。在它们的电商页面中按销量排序检索,就会发现数据最高的,就是带着侘寂味的马醉木与蔷薇果。

 

蔷薇果

图片来源:MIZU

 

此外,植物的造型奇特与否、花盆设计与造型,以及伺候植物的难易度,也都摩擦着年轻一代的消费G点。

 

“苔藓盆景喷点水一盖就能活,摸鱼时抬头一看就感觉充满了生的力量,还有比这容易提高生活质感的东西吗?”望京新媒体打字员小刘说,“看起来它很普通、单调,但你不知道的是它能够吞噬巨石,虽然缓慢,但却能够改变地貌和世界,就像我们。”

 

 

在这个都市年轻人普遍居住环境也就10、15平的年代,你很难期望他们会从自己本就逼仄的小屋里挤出1平米来种一棵发财树,毕竟这既不时尚,也不符合经济学规律。

 

正因此,小巧与否也成了左右年轻人植物消费观的重要因素,注意到趋势的植物品牌也会聚焦于小盆植物进行售卖。从某种意义来说,市场对小盆植物的青睐也是时代背景下的选择。

 

图片来源:IG

《经济学人》杂志观察到,在当代年轻人买房困难的大背景下,追逐植物的热潮,就是一种妥协的生活方式。

 

这种环保、廉价且好养活的绿色生命,可以让都市年轻人获得成本最低的幸福感;能让他们感觉自己在繁忙工作之后,疲惫地摊在沙发上看着它们,还有生活的样子。

 

 

或许,有人会觉得年轻人对植物的热枕,不过是一群韭菜跳进了一个消费主义新挖好的坑。但其实,每一种消费热潮都在直指人性的关键点。

 

但植物消费之于年轻人,更是一种希望的象征。

 

这感觉,就像我的朋友susu告诉我的那句话:“每当我回到家,看见那些植物,就觉得我如仓鼠轮一般原地打转的生活,有了那么一点点特别。”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