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法老王的言情小说,【法老王的沙雕妃】_真相

法老王的言情小说,【法老王的沙雕妃】_真相

互联网 2021-12-07 01:44:09

奈斯到的时候,以撒高坐王座,手撑下颌,三神官之一的涅特凑在他耳边正说着什么,当涅特见到奈斯进来后他眯起眼笑着停下说话,直起身后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当时脑子都是要怎么提醒以撒的奈斯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急匆匆来到以撒身旁还未来得及说话立刻被拉了过去,以撒将他放在腿上,眼神制止了女官再拿其他座椅。

哈萨尼瞥着敢直接坐在法老王腿上的人哼了声,涅特依旧笑眯眯的,乌迩塔并不在,大抵是在审判所忙。

“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说过今天你在寝殿休息不用陪同议政吗。”

“有点事想跟你说……”

奈斯挠挠脸,眼珠滴溜溜的转。

见状年轻冷淡的法老王脸上有了笑意,抬头温柔的将少年散乱的头发抿向耳后,看到奈斯纠结的模样金眸划过一抹了然,他对涅特等人道:“你们退下。”

涅特和哈萨尼领命行礼后离去,女官带着仆从也退到了殿外。

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

“说吧。”以撒从奈斯后背拥着他,手托着奈斯的,垂眸揉捏着手中稍小一些的手掌,少言寡语的法老王嗅着伴侣身上的气息,带着与焦急的奈斯相反的心不在焉:“发生什么了。”

别人都走了奈斯松口气,拧着眉紧张地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反正你近期一定要小心,多加些人手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也要注意,你不是法老王吗,想刺杀你的人肯定很多啊,总之、总之、”

“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吗?”

“呃……”

奈斯舔了舔下唇,不知道该不该讲辛特是刺客的事。

按理他当然得告诉以撒,可辛特在他身边时一直很老实,期间以撒也没被刺杀过,明明想害他或者以撒的话,辛特有无数次机会的。现在辛特毫无征兆的说要反了,奈斯心里的滋味不是一般的复杂。

万一呢,万一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奈斯纠结时不知道以撒一直观察着他。

还是太心软了,不符合王室甚至这个时代的心软。金眸眯起,以撒视线落在他手中基本没什么老茧,在王宫养尊处优一年多越发白皙的手掌上。

“辛特的事。”以撒淡淡道:“我知道了。”

奈斯:“……!!”

“你怎么知——”奈斯震惊的就要回头,后颈却被扼住,以撒微凉粗粝的指腹压在他柔软的脖颈上,没有怎么用力,却有效的制止了奈斯的动作。

“你不需要对他过多仁慈,他就是杀害你母亲的凶手。”以撒睨着一下子懵掉说不出话的奈斯,又抛出了另一个重磅炸弹:“当然,也无需为你母亲难过,因为她根本不算你的母亲。”

“什、什么意思……”

“我的母亲是前任王、也就是我的父亲的王后,在我出生前两人关系已大不如前,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和保证自己的儿子可以称为法老,我母亲连同当时的宰相,给每一个入宫的女人都下了不能生育的毒药。”

“……”

“其中,也包括你的母亲。”

“但你的母亲却怀孕了,虽然不是我父亲的血脉,可我的母亲是个严格手段狠厉的人,她彻查了这件事,发现你的母亲在怀孕前曾经去过敏神神庙,你猜当时她遇见了谁?嗯?”

“……”

以撒抚摸着奈斯的黑发,一下下地随着平静的话语有条不紊,却让奈斯感到宛如在听鬼故事一样的彻骨寒意,他听以撒笑了下,声音微微低沉,磁性而带着一丝趣味道:“——是约伯。”

年少的约伯,如今的拉神大祭司。

受法老王以撒.美尔赞命令,亲手为他们设计婚礼的人。

“你的母亲野心勃勃,她不知道自己受宠这么久不能诞下孩子是因为她中了毒失去了生育能力,刚开始她认为是王老了,所以她和侍从私通,却仍旧没有任何效果,于是她就只以为是自己的原因,于是,她向神许愿想要一个孩子。”

敏神是掌握了丰收、诞生的神。

“而在神庙中,当时还只是个小祭祀的约伯给了你母亲一枚谷物种子,告诉她那是敏神的恩赐,只要吃下这粒谷物种子,她就能生出一个满足她愿望的孩子。”

“后来……她的愿望实现了……”

同时在女人怀上奈斯那天,拉神神殿出现了太阳神的神谕,王室新诞生的孩子,将成为未来法老王的妻子。

它就像一个早有预谋的局,环环相扣。

其中神插手了,人利用了。

有巧合也有故意,它们完全混合在一起构造了一个将近二十年的棋局、

这里面,只有奈斯是一无所知,完全无辜的。

就连他以为是因为自己穿越过来的缘故,才导致便宜妈生出的孩子变成了男孩都是假的……

那个女人一开始许下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个可以竞争王位的子嗣!

所以这个子嗣根本不可能是女孩!

可那女人从没跟奈斯说过!

“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怎么能生出我的妻子呢。”金黄色的双目璀璨却冰冷,银发的法老王说:“她又怎么算的上你的母亲,不过是借了她的身体神将本该属于我的妻子,降临到我身边而已。”以撒从没把她放在眼里,她只是个工具。

“………………”

人们都说听到噩耗时脑袋是轰隆一下,心往下坠头重脚轻。但奈斯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滋味。

他窝在以撒怀里就好像窝在一块冰中或者什么恐怖的东西怀里,脖颈后的汗毛一根根立起来,要不是手脚发软奈斯恨不得现在蹦起来,然后疯狂用手搓后脖颈,搓掉那种纯粹到叫人因过大压力胃部想要呕吐的无意的恶意!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女人?”奈斯听着自己虚弱的声音,干涩细不可闻的问道。

被质问的法老王却不甚在意,不是装的,他是真的不怎么在意。

以撒的牵着奈斯的手凑到唇边,皱眉:“手怎么这么冰。”

“你先解释!”奈斯手指痉挛的抽动了几下,猛地抽回来挣扎开以撒的拥抱回头看着他,这时候终于摆脱僵硬状态动了一下的奈斯,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身冷汗。

手空了,俊美的王露出不悦的表情,直起身淡淡道:“自然不是,一开始我也认为是其中哪里出了问题,在见到你以后才确定你是男人。”

“辛特也是约伯的人?!”

“他们是同谋,背后还有其他人支持。”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不把他们抓起来?奈斯话说一半突然停下,他猛地醒悟了。

以撒什么都知道。

辛特和约伯大概是想要在法老王的婚礼上做些什么,而以撒就等着他们做,好把他们一网打尽。

这场计划了将近二十年的计划如果单纯让人觉得恶意扑面的话,那安安静静看着他们策划了二十年,不慌不忙等待最后收尾的以撒,就已经达到毛骨悚然的级别了!

往前推将近二十年的话,以撒也才是个不满十岁的王子啊!

就算这件事一开始是由前王后把控着,那后来呢……

奈斯看着以撒的表情,只看到一片习以为常。

……太可怕了。

这就是真实的王室一小角,却残酷揭露了过去奈斯所处的环境,完全是由以撒一手粉饰出的‘无菌室’般美好的奢靡景象。

什么王室的王弟可以无忧无虑,可以吃穿不愁奢华度日,每天慵懒的睡到自然醒和侍女们打打闹闹,最大的烦恼就是太无聊了去哪里玩儿——这都是以撒想要让奈斯过的生活!

‘你简直傻透了!’奈斯在心里抽了自己两下。

他明白自己这只能说平庸的脑袋,肯定称不上聪明人,他心里也隐约感觉到身处的环境一定比他看到的更复杂,过去以撒瞒着他什么,他都假装不懂。

奈斯看得开。

他又不是啥带外挂穿越的天才,就别妄想什么手握实权,和以撒共同统治埃及这种白日梦了,踏踏实实少指手画脚,少管闲事,做好自己就行了。

可这次就算是奈斯也实在有点消化不了。

燃起的愤怒不晓得针对谁、有一些难过自己的平庸,可更多的则是失望,这些复杂的感情憋的奈斯胸口闷闷的。

他和以撒,果然还是从根本上存在着巨大差异的。

而这差异或许永远都不会消失,毕竟他自己知道自己,就算活一辈子他也未必习惯得了以撒的生活,摆出王后的排面来。

更不可能瞬间开窍,就能融入到勾心斗角的剧本中去。

“……我回去了。”奈斯深吸口气,撑着自己疲惫的精神和躯体站起来,拒绝了以撒沉着脸打算重新压他坐下的动作。

“你说的那些……我得慢慢消化一下。”

“不用这个表情,我没生气,真没有。也不会因为你没告诉我我就怨你,反正你就算告诉我我也不能提出什么有效意见,啊,我这样说不是想让你给我权利啊,或者因为我的话就让我接触这方面的事,要是发生了什么你尽情去处理就行不用告诉我。你对我做的那些……我很感激你……我就是……”

“算了,就这样,我累了。”

奈斯脸色苍白的走了。

他走后哈萨尼和涅特才重新进入议事厅,两位神官观察着主人难看的脸色。

哈萨尼跟涅特对着眼神。

哈萨尼压低声:“王弟知道真相跟王吵架了?”

涅特眯着眼微笑:“怎么可能,王弟并不是那种性格。他只是在责备自己吧,没有配备和自己现在身份地位相配的实力,只能被蒙在鼓里,当个需要王精心照料的幼鸟。失望拖累了别人的自己。王弟其实自尊心挺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过去的经历有关,他似乎总在避免麻烦别人。”

哈萨尼抿紧了嘴唇。

“……他已经很省心了,比起有心计的王弟,他这种有自知之明从不乱插手的王弟,更、更……”

“更什么?”

涅特笑意加深,揶揄了瞧着哈萨尼,哈萨尼僵了一瞬,随后满脸不甘愿捏着鼻子补上:“更好点。当然,就一点!”

涅特低笑,随后上挑的狭长狐狸眼望着他效忠的主人。

王座之上银发的法老王双眼失焦,出神的思索着什么。

辛特背后的事远没有以撒和奈斯说的那么简单,以撒说了不少,但更多的没有告诉奈斯,现在这些浮于表面的真相就已经让奈斯开始排斥,以撒唇抿成线,那么日后少年知道……后,他会怎么做呢?

总不能离婚。

以撒下意识直起后背,眼神顿时锋利:埃及王室从没离婚史!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