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深牢大狱小说简介,这就是淄博|红岩“疯老头”华子良,在淄博组织工会与反动派斗争(上)

深牢大狱小说简介,这就是淄博|红岩“疯老头”华子良,在淄博组织工会与反动派斗争(上)

互联网 2021-06-25 02:28:48

资讯山东 隋旭光

长篇小说《红岩》被誉为“革命的教科书”,作品当中的“疯老头”华子良,人物原型名叫韩子栋,1927年在山东淄博鲁大煤矿组织工会,维护工人利益,与反动派资本家进行斗争,被国民党以“组织暴动罪”通缉。

重庆白公馆集中营旧址展出的史料记载,韩子栋1927年在山东淄博鲁大煤矿组织工会,与反动派资本家进行斗争(隋旭光 摄)

在淄博鲁大公司领导工人反压迫

1947年8月18日,重庆磁器口码头,一个身材瘦削、衣着破烂、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中年囚犯,跟随国民党白公馆监狱的看守外出买菜,途中,他借机脱离看守的视线,穿街过巷,一路飞奔。

这个囚犯名叫韩子栋,就是小说《红岩》中“疯老头”华子良的原型,他也是被关押在白公馆的政治犯中,唯一的成功越狱者。

韩子栋1909年出生在阳谷县石佛镇韩庄村,曾用名韩之栋、韩国桢。他早年读书,1927年到淄博鲁大公司(淄博矿务局前身)做工。在淄博矿区,他目睹了工人所受到的压迫,领导工人进行了反压迫、提高待遇、反对克扣工资、提高工人地位的工人运动,受到反动当局的追捕,逃往北平。

关于韩子栋在淄博鲁大公司的这段经历,重庆白公馆集中营展出的史料,与之前的媒体报道存在略在差异,主要是韩子栋在淄博组织工会、与反动派资本家进行斗争的时间。

根据白公馆展板提供的材料,韩子栋是于1927年在山东淄博鲁大煤矿组织工会,维护工人利益,与反动派资本家进行斗争,被国民党以“组织暴动罪”的罪名通缉。媒体对于韩子栋事迹的报道,有的将时间定位在1928年,还有的说是在1929年。

可以明确的是,在这一时期,韩子栋思想进步,带领工人反压迫、反克扣工资,为工人阶级争取利益,却并未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是因被国民党反动派通缉,被迫逃离。

九一八事变后,韩子栋来到北平西绒线胡同西口的春秋书店当店员,那里是他最初投身革命并坚定了革命信仰的地方。事实上,这家书店是中共北京特科的一个秘密工作地点。

据韩子栋长女韩秀融、女婿周鸿介绍,春秋书店是一座二层小楼,楼下除卖公开发行的书籍外,也秘密出售被国民党禁止的进步书刊,楼上则是特科情报人员的秘密工作点。韩子栋在春秋书店工作大约3年。

1933年1月,韩子栋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于同年秋受中共委派,在山东同乡孔福民等人的介绍下,打入了国民党特务组织“蓝衣社”(复兴社)。在极其艰难和复杂的环境中,他在“蓝衣社”组织建立情报网,出色地完成了中共交给的任务。

潜伏于特务组织中,可谓危机四伏,随时有暴露身份的可能。1934年11月,韩子栋终因叛徒出卖而被捕。那一年,韩子栋才26岁。

从此,长达14年的噩梦开始了。

1987年韩子栋在“11・27”烈士纪念大会上讲话(隋旭光 摄于白公馆集中营旧址)

在深牢大狱中书写革命传奇

韩子栋被捕后,先后被关押在北平、南京、汉口、益阳、贵州息烽、重庆渣滓洞、白公馆等11所监狱(其中3所是公开的监狱,8所是秘密集中营),受尽严刑拷打和非人的折磨。

在受刑时,韩子栋连牙齿也被打掉了,但他毫不动摇,而特务机关又没有掌握到他的任何现行罪证,所以一直把他作为“严重违纪人员”对待,还被派去做杂役。

到1947年8月18日逃出魔窟,韩子栋已39岁。在这段人生的黄金时期,他靠着执著的信仰,在深牢大狱中书写出一段名垂青史的传奇。

在南京秘密监狱,犯人吃的饭是红大米,里面拌了谷子、稗子、沙子、石头、头发等杂物。韩子栋在他的回忆录中用戏谑的口气写道:“饭到口里,牙齿打的是游击战,尽量躲过石头、沙子找寻米,但是我的牙齿始终没训练好,往往碰到硬东西,‘咯嘣’一下子,大小总要吃点亏。”时间一长,他的牙齿脱落不少,只能吃软性食物。

除了理发外,韩子栋不能走出监房半步,过着暗无天日的非人生活。阴暗潮湿的环境再加上营养不足,让他患上了皮肤病、风湿病、慢性盲肠炎等多种疾病。

在贵州息烽集中营阳朗坝,韩子栋被安排进一间“长不及两丈、宽没有一丈的监房”,里面住着17个人。看守的特务还以犯人身体弱、易伤风为借口,把窗户用纸糊得密不透风,监房成了“闷罐头”、黑屋子。

除了空气、光线不足外,每个监房的水也限量供应:一天两担水。犯人们饮用、洗脸、刷碗、洗衣服、洗澡、涮马桶,全靠这两担水,“有喝的没洗的,有洗的没喝的”。水,在犯人们眼里成了宝贝。

比生理折磨更让犯人难以忍受的,是精神上的煎熬。在息烽集中营,犯人们没有放风的权利,不准和外界通消息,不准家属探监,韩子栋说:“这里面是货真价实的活人墓。”

与“小萝卜头”的患难之交

在贵州息烽集中营猫洞监狱里,韩子栋认识了“小萝卜头”和他的父母:“小萝卜头”乳名森森,大名宋振中;父亲宋绮云,曾是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兼高参;母亲徐林侠是江苏邳县第一任妇女委员。

猫洞监狱除囚禁共产党人外,还囚禁了张学良将军、杨虎城将军和马寅初等著名人物,以及当年把炸弹放进袁世凯抽屉里的袁英等共数百人。

宋绮云和徐林侠被特务秘密逮捕时,“小萝卜头”还在襁褓中,是父母抱着他来到监狱的。牢里没尿布,徐林侠东拼西凑,才勉强缝补了两块。牢房里见不到阳光,昏暗、潮湿。尿布湿了,徐林侠就把它围在腰里,夜里垫在身下,用她的体温暖干。时间一长,她就得了风湿病。“小萝卜头”长年被关在监牢里,缺少阳光和新鲜空气,而且监狱的伙食很差,这个可怜的孩子饿得面黄肌瘦。

“他的手又薄又小,腿也只有一点点大,只有他的头发育得比较正常,和身子很不相称,显得特别大。人们都爱摸着他可爱的头,望着他那大大的黑亮的眼睛,叫他‘小萝卜头’。久了,就很少有人叫他的本名了。”《红岩》作者之一杨益言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小萝卜头”一家三口虽然同时被关在息烽集中营,但他们被分开了:“小萝卜头”和他的妈妈,被关在山坡上的“义斋”女牢;宋绮云则和韩子栋被关在山下的“忠斋”男牢,他们在同一个牢房里。

有一天,韩子栋和其他囚犯正在牢房里锻炼身体,忽然听到一个小孩清脆的叫喊声,宋绮云“啊――”地惊叫了一声,随即冲到窗前。这时,韩子栋看到一个皮包骨、个子小、脑袋大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样子像刚蹒跚学步的婴儿。

“他的两条胳膊抵住牢墙,头垂在两臂中间,上身的衣服只搭到肚脐,裤子瘦小,紧紧箍着屁股。裸露着的脊背,忽起忽落,根根肋骨鼓起来像条隆起的山梁。”韩子栋在回忆录中写道――“小萝卜头”喘着粗气,艰难地仰起头来,两只大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的爸爸。他的嘴巴嗫嚅着,刚喊出一声“爸爸”,眼泪就溢出来了,哽住了喉咙。这时,一个看守匆匆跑来追他,“小萝卜头”就转过身撒腿跑了。而一直保持镇静的宋绮云,斑白的乱发颤动着,胡须哆嗦着,但没有吭声。全牢房的人满眼含泪,愤怒在心中沸腾。

这是韩子栋第一次见“小萝卜头”。“小萝卜头”从小就坐牢,不知道监狱外另有天地。在他的心目中,监狱就是社会,就是国家。他的善恶,是用牢房划分的,牢房里的是好人,牢房外的是坏蛋。

后来,韩子栋成功越狱。越狱前,徐林侠怕他带东西不方便,就用旧布给他做了一件衣服和一个白布口袋,让“小萝卜头”交给韩子栋,“看到针线缝里有血迹,我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韩子栋越狱时把白布口袋带了出去,后来捐赠给重庆歌乐山美蒋罪行展览馆,成为历史的见证。这也是“小萝卜头”及其父母留给韩子栋的永远的纪念。

1949年,国民党在大溃败,最后撤离重庆时,在狱中进行了大屠杀。当年9月6日,特务用匕首将“小萝卜头”一家三口秘密杀害于重庆松林坡戴笠警卫室。为了掩盖罪行,特务将他们的尸体埋在屋内水池底下,打上三合土。

“小萝卜头”牺牲时只有8岁,是中国革命历史上年纪最小的烈士。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