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王者荣耀17岁,细数“国民级游戏”七宗罪,《王者荣耀》6年遭投诉上万条|王者荣耀|投诉|七宗罪_新浪科技

王者荣耀17岁,细数“国民级游戏”七宗罪,《王者荣耀》6年遭投诉上万条|王者荣耀|投诉|七宗罪_新浪科技

互联网 2021-12-04 00:09:19

文/郑艺阳

来源:消费者报道(ID:consumerreport)

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游戏?

8月3日上午,《经济参考报》在《“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一文(后删除将标题改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重新上线)中指出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现象普遍,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并点名腾讯《王者荣耀》称“处罚力度要同步跟上”后,该报道迅速在市场引发轩然大波。

自2015年问世后,《王者荣耀》以势不可挡的速度占领了年轻人的手机屏幕。从数据上看,根据App Annie发布的2010-2019年中国下载量及收入最高的十大游戏榜单,《王者荣耀》稳坐榜首。2020年底,腾讯宣布《王者荣耀》日活用户量超过了1亿。

然而当一款游戏的用户规模,史无前例地庞大,它创造的经济价值史无前例高时,它引发的问题也极易成为巨大的社会问题。近年来盛名之下,《王者荣耀》争议不断,负面频发。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王者荣耀”截至8月7日,其投诉量已经高达12920件。

一、有诱导性沉迷设定,小学生成瘾成社会问题

“毒害未成年人”的争议,由来已久。

2015年10月,《王者荣耀》手游在面世当天,即登上了苹果应用市场免费榜第一名。2016年2月底,《王者荣耀》DAU(日活跃用户数)达1000万,7个月后,该手游DAU升至4000万,到2016年底,《王者荣耀》DAU超过5000万。

腾讯利用自身优势,将登录方式限制在“微信登录”与“QQ登录”两种方式之间,游戏与社交绑定,实现病毒式传播。

2017年,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互动娱乐天美工作室群总裁姚晓光在一次主题演讲中表示,作为一款社会现象级游戏,王者荣耀已成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年轻人们随时随地约上三五个好友组团开战,与此同时,区别于一般端游竞技类游戏玩一局一般需要45分钟到1个小时,《王者荣耀》将一局游戏时间缩短到了最短仅需要15分钟左右,适应了现代人碎片时间的特点,也极大地加快游戏节奏,搭配上简易化操作,年轻人极易从中迅速满足和快感。

王者荣耀不断吸引着大量新玩家的加入,其中也包括小学生。

网上一直有说法,“王者荣耀”是一款“被小学生占领”的游戏。在深圳读五年级小金告诉记者,“我们班上挺多人玩的,男孩子更多一点,也更喜欢一些。”她的同班同学中段位最高的是星耀,而同学的弟弟则已经是最强王者。在玩游戏的频次上,平时需要上学,可能一天都不玩,或者玩一两个小时,但现在寒暑假时期,有时一玩就是五六个小时。“我觉得挺上瘾的。”

腾讯发布关于公布S22赛季各个段位人数占比数据来源:腾讯腾讯发布关于公布S22赛季各个段位人数占比数据来源:腾讯

尽管腾讯公司否认了小学生是“王者荣耀”主力军的说法,然而其旗下的数据平台“腾讯浏览指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12-25至2017-06-25,“王者荣耀”超2亿玩家中12岁以下占4.8%(也有将近1000万人),13-17岁占18.5%,这意味着18岁以下的玩家,约占总数的23.3%。换言之,按照游戏里最为普遍的5V5对战模式来看,平均下来每场比赛都有个队友是00后,每四场有一个队友是12岁以下的低龄用户。

极易上瘾的游戏设置让王者荣耀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游戏,一季度收入60亿元,为全球营收最高的游戏。游戏注册用户也突破了2亿,一个皮肤一天就卖了1.5个亿。

而另一面,2017年4月底,广东省广州市一名17岁少年狂打手游《王者荣耀》40小时,诱发脑梗,险些丧命;小学生用妈妈手机玩王者花费4万多;11岁男孩趁父母不在家,偷取父母银行卡和手机玩王者荣耀花光家中三万元积蓄;尖子生因手机被没收从4楼跳下,苏醒后第一件事是要求打王者;杀伤力极强的“牙签弩”流行也因为王者。……孩子坦言“我控制不住自己”、“不玩有孤立感”。

有关王者荣耀的争议开启了一波集中的爆发。

二、青少年过度充值,防沉迷机制形同虚设

面对每一次社会对“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争议,《王者荣耀》每次都给出了近乎“标准答案”的解决方案,且声称“最严格”,但至今都未真正解决了人们对于“未成年保护”以及防沉迷的担忧。

2017年7月,备受争议的腾讯王牌游戏《王者荣耀》推出了最严防沉迷系统“三板斧”:一、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12岁及12岁以下1小时,12岁以上未成年人2小时;二、升级成长守卫平台,家长可一键禁玩;三、强化实名认证体系,没有实名认证的账号将无法进入游戏。

凡是实名认证的《王者荣耀》未成年人玩家登录时都会收到一则公告:根据你的账号信息,你已被识别为未成年人,即日起你每天的游戏时长将被限制为1小时(或1~2小时)。

可“小朋友没有手机。”在深圳读小学四年级的小文告诉记者,现今班上同学都是用父母的手机玩《王者荣耀》,“不会限制”。而小金则告诉记者,限不限制她并不清楚,但她听同学说,系统问是不是小朋友的时候,她们都会点不是的那个选项,因为知道点“是”的话会被限制时间。

实名制只能保证确认账号所有人是否成年,但并不能掌握实际操作这些账号的是否一定是本人。巨大的漏洞使得防沉迷机制形同虚设。上文提到的青少年用父母的钱给《王者荣耀》过度充值的新闻至今反复出现。

随着质疑声渐起,2019年11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要求网络游戏企业应探索作出适合不同年龄段用户的提示;有关行业组织要探索实施适龄提示具体标准规范,督促网络游戏企业落实适龄提示制度;网络游戏企业应注意分析未成年人沉迷的成因,并及时对造成沉迷的游戏内容、功能或者规则进行修改。

2020年6月17日,腾讯再次声称发布史上最严防沉迷系统,明确了将会对已经实名的未成年人玩家在“限玩、限充、宵禁”的基础上,再增人脸识别验证。

然而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有《王者荣耀》的用户称,“只需要人脸识别1次就行,以后便不会再提示。”

在黑猫投诉上,人脸识别功能发布后,投诉依然频发。未成年人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为《王者荣耀》充值的情况也十分普遍。这些充值金额从数百元到数万元不等。

此外,更有不少消费者提出质疑,表示自家小孩使用自己的微信号或者是身份证注册的帐号,却依旧充值成功。

今年3月,腾讯在港交所披露了2020年度业绩还首次披露了未成年用户在游戏内的流水占比。财报显示,2020年第四季度,网络游戏收入同比增加36%,其中18岁以下未成年人在中国网络游戏流水的占比为6.0%,其中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流水占比为3.2%。

不过,有网友质疑上述数据,提出“多少游戏的手机都是大人的号码”“不太信。要不公布一下时间占比”“用父母的账号氪金,咋统计得出来?”“怎么识别是不是未成年人?”。

三、多次被投诉女性角色形象过于暴露 配音擦边软色情

在游戏成立之初,《王者荣耀》对标人群为成年人,在2016游戏适龄提示为“适合18岁(含)以上玩家娱乐”。

而为了进一步扩大用户群体,几年来,腾讯一次次下调游戏适龄标准,目前的适龄提示为12+,即年满12岁的玩家都适合。

然而,早在2018年,《王者荣耀》就因为其中的女角色紧身衣、丰乳酥胸的形象太暴露,连萝莉也不例外,而遭到家长的抵制。除了这些角色形象,还有游戏中各种女性角色配音中充满暗示性的话语也引起注意,如:王昭君:人家可是很有料的哦!来替你们消消火!芈月的台词是“服从我,满足我,最后成为我的一部分!”妲己则是“啊~被玩坏了。”

随后《王者荣耀》对包括“阿珂”“安吉拉”“不知火舞”在内的多款女英雄的角色形象进行了多次修改。

然而,近期王者荣耀再次因上述问题遭到指责。6月1日,秉持“处理不好会毁掉下一代”的理念,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对《王者荣耀》提出了全国首例由社会组织发起的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诉状共列举游戏五条“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其中一条质控便指向《王者荣耀》游戏中的女性角色,大多是穿着低胸装、超短裙的形象,刻意暴露女性角色的胸部、臀部以及性暗示的声音。

四、公共聊天频道里存在大量色情低俗内容

除了角色设计过于暴露之外,记者发现,在微博上有大量网友投诉在游戏的公共聊天频道里,遭遇色情话语骚扰。为了维护游戏环境,《王者荣耀》设置了举报机制,然而不少网友表示一旦涉及这方面的问题便投诉无门。

此外,有不少网友表示,在游戏匹配过程中,会遇到一些游戏玩家,全程挂机,在聊天框内不断发送色情广告,却举报不成功。

五、货不对板屡遭质疑

1月19日,《王者荣耀》发布英雄武则天的典藏皮肤“倪克斯神谕”,随后遭到大量网友质疑其虚假宣传。在消费投诉平台315消费保2月18日发布的“1月红黑榜”显示,《王者荣耀》因多次燃起热点,引起集体投诉。

记者了解到,典藏皮肤可以视为是所有皮肤中最贵且最好用的。而想要兑换该类皮肤则需要花钱抽取“荣耀水晶”。据《王者荣耀》官方公布的抽奖概率,荣耀水晶抽奖次数达到361次时,必出水晶,但前360次抽出水晶的概率仅0.8%。

玩家需要花6元才能获得一次抽奖机会,花27块钱可以连抽5次,据此曾不少网友计算过,抽出荣耀水晶,需要花费1300-2000元不等。

具体到本次事件中,英雄武则天几乎是《王者荣耀》中最贵的英雄,必须使用点券抽奖形式才能获得,抽中需要花费800-2000元不等。

《王者荣耀》官网中公示的抽奖概率《王者荣耀》官网中公示的抽奖概率

而不少玩家因官方发布的皮肤宣传视频十分动心,高价购买后,却发现货不对板。争议的聚焦点在于玩家认为宣传中强调的建模头部‘神环’细节最后没有呈现,而皮肤所搭配的音效也和原始皮肤音效近似。

面对争议,《王者荣耀》官方微博迅速回应称将修复武则天典藏倪克斯神谕等皮肤的实际效果问题,但多名玩家表示回应回避了“神环”特效核心问题,未能让玩家满意。

然而,这并不是《王者荣耀》首次被玩家投诉,2019年2月,《王者荣耀》发布的情人节皮肤,由于未在宣传时区分皮肤和特效的购买方式引发玩家投诉,最终腾讯推出了针对该皮肤的单独退款政策。

六、篡改历史人物形象

一直以来,王者荣耀声称“传承中国文化”,在游戏里大部分“英雄”都是古人,“英雄”的台词和技能以及配备的武器,都是基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知名人物的原型来设计的。

如王者荣耀里的李白背着酒葫芦和一把长剑,高喊‘大河之剑天上来’,而英雄庄周骑着化为蝴蝶的魂,轻吟‘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腾讯也将其定义为“国民文创产品”,但它是否真的能扛起这一大旗呢?

记者发现,李白、庄周、项羽、关羽以外,几乎很难看到英雄设计、台词和历史上的本人有何关系,像典韦的造型、台词只能看出是个钢铁战士,而白起则是个蒙面的怪物,刘禅变成驾驶机器人的形象。

早在2017年,因“人民网四天三评《王者荣耀》”质疑王者荣耀角色设定歪曲历史曾引发热议,同年《光明日报》也发文批评《王者荣耀》中“荆轲是女的,李白成刺客”,影响青少年对历史的认知。

面对主流舆论的质疑,腾讯不得不做出一系列整改,比如将游戏中的“荆轲”改名为“阿轲”。

如今,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在对《王者荣耀》提出诉讼中再次指出在该游戏中,三国时期蜀汉开国皇帝刘备被设计成一个身靠色情女郎的纽约黑帮教父,刘邦成了吸血的德古拉伯爵,花木兰则变成了穿着暴露的兔女郎,这些都是对历史人物的严重歪曲。

七、频繁陷入抄袭争议

而回归到游戏本身,《王者荣耀》自诞生起便频繁陷入抄袭争议。

2020年,《王者荣耀》瑶-遇见神鹿皮肤专属个性动作“鹿灵舞”被用户指出抄袭阴阳师“金鱼姬”舞。据悉,足太姬在2017年7月28日为《阴阳师》“金鱼姬的梦想”创作了该舞蹈。

对此,王者荣耀运营团队发布声明致歉。声明显示,经过对“鹿灵舞”动作设计公司——艾尼墨动画设计工作室的严肃调查,确认其员工在制作“鹿灵舞”动作过程中对@足太姬原创舞蹈存在借鉴行为。

然而,这并不是这款国民级游戏第一次被指控抄袭,在过去,不断有网友指出游戏中后羿的精灵王被指照抄霍比特人里瑟兰迪尔的造型,白起的造型涉嫌抄袭黑暗之魂的亚尔特留斯,宫本武藏造型涉嫌抄袭ow的半藏。

王者荣耀——白起王者荣耀——白起黑暗之魂——阿尔特留丝黑暗之魂——阿尔特留丝王者荣耀——(海军大将)周瑜王者荣耀——(海军大将)周瑜海贼王——海军大将海贼王——海军大将

而《王者荣耀》始终无法摆脱的争议还在于,自诞生起,便有大量《英雄联盟》玩家称《王者荣耀》大面积“借鉴”《英雄联盟》。

王者荣耀——扁鹊王者荣耀——扁鹊英雄联盟——卡莉斯塔英雄联盟——卡莉斯塔王者荣耀——典韦王者荣耀——典韦英雄联盟——沙漠皇帝英雄联盟——沙漠皇帝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