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男频言情小说有人看吗,女配没有求生欲 12、男频套路

男频言情小说有人看吗,女配没有求生欲 12、男频套路

互联网 2021-12-02 05:09:10
    虽然答应赵屿重新换一身衣服,可实际操作起来很有困难。

    黛宁苦恼地坐在地毯上,挑挑拣拣:“我的衣服都好看呀。”

    赵屿定睛一看,可不是,大小姐衣品在线,又喜欢张扬,每条裙子都设计感十足。

    赵屿道:“你穿裤子,别穿裙子去。”

    黛宁有点儿不乐意,她从衣橱里拿出一条超短裤,赵屿看那点布料,嘴角微微抽了抽。

    “长裤子。”

    “你好烦!”抱怨归抱怨,念在他夸自己美,黛宁还是找出一条牛仔裤。

    她几下换好,上衣也换成浅粉色短袖。

    赵屿在外头等她,黛宁把长长的卷发编成两条辫子。

    她虽然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可是在打扮能力上是一把好手。

    见她再次推开门,赵屿抿了抿唇,难得有点儿无力。

    牛仔裤包裹住少女的腿,让她腿又细又直,两条辫子格外显嫩,怎么看怎么水灵灵。

    这些打扮丝毫不能减损她的美丽。

    赵屿没什么话说,只安慰自己黛宁这一身比金色的小孔雀装扮要好些。

    “走吧。”

    黛宁跟在他身后,还记挂着自己的十四人保镖团。

    “他们也要跟我去。”

    赵屿心想,那是人家的婚礼,不是砸场子。他现在已经知道大小姐得顺毛撸,你夸她赞美她,她说不定能乖一天,你要是骂她一句,她恨不得把他一家人全部打死。

    赵屿于是道:“婚礼的席位不够,栓子只邀请了你,没有邀请他们。”

    黛宁一想,觉得自己在杏花村比较可爱受欢迎,又高兴起来。

    “好吧,可是不带他们,你要保护我的安全哦。”

    不用她讲,赵屿今天也会对她寸步不离。

    他低声道:“嗯。”

    走了两步,身后小手扯扯他衣裳:“赵屿赵屿!”

    赵屿回头:“怎么了?”

    “我要那个花,你去给我摘,我要两朵。”

    赵屿顺着她手指的地方一看,是一片开在田埂边的天蓝色小雏菊,农村到处有这种小花儿,生命力顽强又漂亮。

    赵屿没多说什么,这些方面他也乐意依着她,走过田埂,给她摘了两朵回来。

    黛宁把它们别在自己辫子上,花儿俏生生的,她也俏生生的,一股子朝气蓬勃的味道。

    见赵屿看着自己,黛宁问:“好看吗?”

    他低咳一声。

    黛宁作势要凶他,赵屿叹息道:“好看。”

    她便很高兴,往常看他不顺眼,今天觉得他顺眼不少。

    离栓子家还有一段距离,唢呐和敲鼓声远远响起,还没过去,就能感受到这股热闹。

    黛宁探头去看:“新娘子是哪个呀?”

    赵屿说:“小燕在屋里,准备和栓子拜天地。”

    黛宁很惊讶:“你们这边还拜天地?这么古老的传统。”

    赵屿:“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规矩,这里没有离婚的说法,拜了天地,栓子就要和小燕过一辈子。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黛宁眨眨眼:“你也是这样吗?”

    赵屿顿了顿,看她一眼:“我也是。”

    黛宁猛然凑近他,赵屿克制住没有后退,她笑得坏坏的:“我才不信呢,你以后要是有钱有势了,肯定要养十个八个小情人,心里还要揣一个白月光。”

    赵屿有几分不悦:“你为什么这样想?”

    黛宁说:“男频文都这样写。”

    毕竟男性作者笔下,真是恨不得把天下美人都收入囊中。

    赵屿不知道她一天都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也懒得解释。

    “他们拜堂你看不看?”

    “看看看。”

    他们两个人走过去,赵平高兴地冲他们挥挥手,人群拥挤,赵屿护着黛宁,不让人挤到她。

    黛宁好奇地看过去,一眼就看见喜堂上的新娘小燕。

    如赵屿所说,小燕穿着一身正红色盘扣布衣。她不像城里姑娘那般戴着头纱,只是佩戴着一朵红花。

    小燕脸上化了新娘妆,看上去羞涩而幸福。

    赵屿不动声色挡着黛宁,因此注意到国色天香大小姐的人并不多,小燕依旧是喜宴主角。

    黛宁拽住赵屿衣服,在他耳边问:“戒指呢,也不用戒指吗?”

    赵屿见她兴致勃勃,小脸兴奋,解释道:“没有戒指。”

    禁锢住人的,往往不是金银玉器,而是一份难得的真心。

    礼成以后,新郎便可以吻新娘。

    人群起哄声传来,赵屿下意识去看自己小弟小妹,十二岁的赵平连忙一手捂住赵安安眼睛,一手捂住自己眼睛,脸蛋红红。

    赵屿放下心来,他低眸看身边的大小姐。

    黛宁靠着他的手臂,睁大眼睛看人家亲嘴儿,看得津津有味,半点也不害臊。

    赵屿无言以对。

    指望大小姐害羞,估计是下辈子的事。

    黛宁小声在他耳边问:“那你们闹洞房不啦?”

    赵屿点头:“嗯。”

    黛宁很期待:“我也要去。”

    赵屿:……

    他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好在这个让人担忧的时刻不会立即到来,栓子爹娘招待乡亲们入席,黛宁坐在赵屿旁边,一桌子人,男女老少都有。

    大家都炯炯有神看着大小姐。

    黛宁也不觉得别扭,她长这么好看,万众瞩目怎么了嘛!

    黛宁另一边不是别人,正好是六岁的赵安安。

    巧的是,对面就是杜恬母女。

    “喂,赵屿,杜恬在看你。”

    赵屿皱眉,道:“别乱讲。”

    黛宁说:“假正经,你看着吧,她一会儿肯定要想办法和你讲话,你有本事别回答。”

    话音刚落,杜恬轻声道:“赵屿哥,你上次借我的书我看完了,我明天还给你吧?”

    黛宁鄙夷地看赵屿一眼。

    赵屿:“……”

    他手背上青筋跳了跳,回答杜恬:“不用,你拿着吧,那些书我也用不着。”

    杜恬温和一笑:“可以留着给赵平和安安看。”

    赵屿应下来。

    如果这番对话发生在黛宁预测之前,他还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此时,他心里难免觉得怪怪的。

    赵屿有自知之明,也有几分不解。

    明明他记忆里的恬妞儿,性格内向,平时见了他,话都没几句,也是最近一段时间,突然亲近起他来。

    以前的恬妞儿带着几分高傲,赵屿从来就不觉得杜恬喜欢自己,也因此,看着对面笑盈盈的少女,他若有所思。

    人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杜恬认为他身上有利可图。

    可是他一个朝不保夕的穷小子,有什么值得贪图的呢?

    黛宁万万想不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会让赵屿想那么多,且竟然**不离十。

    男频文的男主设定当然不是恋爱脑,赵屿面上看不出什么,心中却暗暗警惕起杜恬来。

    黛宁就随口一说,并不关心赵屿怎么想,她撑着下巴看人上菜。

    哪怕这是喜宴,也不及她平时吃得好。

    一旁的赵安安和赵平倒是吃得很高兴。

    赵屿见黛宁基本没有动筷,低声哄道:“等吃完饭,我陪你去钱先生那里,让你垫垫肚子。”

    黛宁高兴了,她大眼睛一弯:“嗯嗯。”

    少女小声在他耳边说:“你真上道。”

    赵屿啼笑皆非。

    他们俩的互动看在杜恬眼中,杜恬心中有一丝不安,但她作为这个世界的外来者,别的没有,对剧情的掌控就是最大金手指。

    她内心沉着,安抚自己别着急,且不说黛宁到底多不讨人喜欢,赵屿只是男主之一,万一她攻略失败,她再去找另外两个男主也来得及。

    她这个身份才十七岁,而不是二十七,时间线还早。

    赵屿说话算话,等散了宴席,陪黛宁去村长家,等着厨子重新给黛宁做饭。

    这还是黛宁搬出去以后,第一次回到村长家。

    张永丰挠头汇报:“大小姐,我没让陈小莉碰你东西,你要不要检查一下。”

    黛宁眉开眼笑,摸摸张永丰的头:“干得漂亮。”

    张永丰脸通红。

    赵屿见了,淡淡移开目光。

    他眼睛落在窗外一棵孤独的泡桐木上,不去看黛宁到底在做些什么。她和谁说话,什么处事方式,都与他无关。

    憔悴的陈小莉突然跑出来。

    “纪黛宁!”她咬牙道,“我想回去!”

    对于陈小莉来说,这些天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不能上网就算了,她的生活用度,除了吃饭,都是随村长家。

    比如那架木床,睡得她身子骨快散架了!

    张永丰这个铁憨憨,只听黛宁的话,黛宁那两大卡车好东西,她一根毛都摸不着。陈小莉再也不能忍,她一定要回去。

    黛宁小口喝着甜汤,稀奇道:“我没有不让你走呀。”

    陈小莉说:“那你让人送我回b市,我受不了这个破地方了!”

    到处鸡屎味儿。

    赵屿原本坐在门口,听见这话看过来。他知道陈小莉是大小姐的朋友,但是很明显,这种攀附型女孩,家世远远比不上大小姐。

    连陈小莉都受不了这样的环境,那么……黛宁也该离开了吧?

    黛宁说:“你脸皮好厚哦,我家的人,为什么要送你离开,你自己跟着来的,想回去随时可以自己回去啊。”

    陈小莉哪敢自己回去,这穷山恶水嶙峋峭壁的。

    到底不敢和大小姐硬刚,陈小莉吃了这么多天苦,也学聪明了,她咬唇:“你什么时候走?”

    黛宁顿了顿,她转头,没想到正好对上赵屿的目光。

    赵屿平静垂眸,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

    黛宁说:“我暂时不走哦,这里挺好玩儿的。”

    男主惨,女主杜恬比起前世后期小白莲一样的战斗力,这年简直弱爆。趁着能尽情打压杜恬,她才舍不得走。

    看来杜恬也是个演技派成长型选手。

    黛宁心思活络开,在心里问青团:“我可以喊人打杜恬一顿吗?”

    青团:“……不可以。”

    “如果我就要呢。”

    “你不会成功,还会被人揭穿。”

    好嘛,她懂,这个应该就叫做主角光环。如果杜恬喊人来揍她,估计她分分钟得完蛋。

    她没有直接对付女主的能力,这个世界,能对付女主的,只有大气运子。

    黛宁站起来,用足尖踢踢门口坐着的赵屿。

    “回去啦。”

    赵屿站起来,和她返回栓子家。

    路两旁山花烂漫,赵屿突然问她:“为什么会来我们这个村子?”

    黛宁耸耸肩说:“我父母去世了,来散心。”

    赵屿想过许多种答案,但是万万没想到是这种,他心里像被刺一下,低声道:“抱歉。”

    黛宁笑嘻嘻的,也看不出到底难不难过。

    赵屿看她没心没肺的模样,心想,如果可能,在她留在村里这段时间,对她好一点。

    然而这想法,还没坚持一天,在晚上闹洞房时,就险些破了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