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白鹿原小说获得什么奖,西方学者评《白鹿原》:不比获诺贝尔奖小说逊色_文化频道

白鹿原小说获得什么奖,西方学者评《白鹿原》:不比获诺贝尔奖小说逊色_文化频道

互联网 2021-06-22 00:52:16

当他的作品获得文学最高奖项时,我再也坐不住了,心想,这位和我朝夕相处的、活脱脱的年轻人,怎么一下子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我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无形压力。我下定决心要奋斗,要超越,于是才有了《白鹿原》。”

成名作受国内外同行肯定

《白鹿原》在国内外读者中反响强烈,在文学界评价很高。评论家认为,该作是一部渭河平原近现代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

小说成功地塑造了白嘉轩、鹿子霖、鹿三、朱先生这些具有深刻历史文化内含的典型形象,成功地塑造出黑娃、白孝文、田小娥、鹿兆鹏、鹿兆海、白灵等年轻一代性格各异、追求不同、极具时代代表性的人物形象。著名学者范曾评价说,“陈忠实先生所著《白鹿原》,一代奇书也。放之欧西,虽巴尔扎克、斯坦达尔,未肯轻让。”西方学者评价说,“由作品的深度和小说的技巧来看,《白鹿原》肯定是大陆当代最好的小说之一,比之那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并不逊色。”

留有遗憾

未赴京看《白鹿原》话剧

今年3月,陕西人艺版话剧《白鹿原》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演出。陕西人艺院长、该剧制作人李宣早前受访时透露,陈忠实非常支持,不仅不收改编费,还主动出面帮忙找北京人艺副院长濮存昕要原版剧本。然而最终,陈忠实却因病无法赴京欣赏。

据媒体报道,陈忠实曾直言:“他们到北京演出,我心里高兴得很!只要娃们能演好就行!把北京的录像拿回来,我一定要看看录像!”

作品延续

《白鹿原》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 学院版将演

长篇小说《白鹿原》被认可后,相继被改编为同名电影、话剧、舞剧、秦腔等多种艺术形式。

吴京安执导、领衔主演的“学院版”《白鹿原》即将于5月12日至14日在保利剧院上演,却意外得到陈忠实去世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和老先生面对面地交流,这让吴京安遗憾不已。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你自导自演的学院版《白鹿原》马上就要演出,却传来陈忠实老先生去世的消息,有些意外吧。

吴京安:我是今天早上八点十分知道的,一开始我还有点质疑,后来才确定是真的,所以这次西安和北京的演出,算是对大师最后的送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白鹿原》的精神体现出来,把《白鹿原》的精髓通过舞台的形式展示给观众。

法晚:之前跟陈老先生有过接触吗?

吴京安:我跟陈老先生有过远距离的眼神交流,但是跟他不熟悉,这都是两年前的事,通过文学作品我对他的感觉并不遥远,因为我也是陕西人,他所写的《白鹿原》写出来的西北人的那种精神、那种风骨,实际上在我们这一代身上感觉并不陌生。

另外他把“原”留给了后人,“原”把他也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所以《白鹿原》蕴藏着开掘不尽、探索不完的文学价值,或者说人性、民族成长的苦难、欢乐,有探索不完的很深邃的东西,这也是这部小说的魅力。我们对他最好的祭奠,就是把我们的演出,用心、饱含深情地通过舞台展示、奉献给观众,这是对老先生最好的祭奠。

法晚:你在准备自导自演这部话剧之前,也没有跟老先生有过交流?

吴京安:没有嘛,我想跟他接触,但他一直在医院,一直没有机会。之前在别的场合见过,所以也很遗憾,一直没能面对面地接触。

法晚:你对《白鹿原》的情结源自什么?

吴京安:恐怕就是来自于对这部作品的喜欢和内心强大的信念。第一我非常喜爱《白鹿原》这部小说,第二我特别想演白嘉轩这个人物,我也特别适合,大家要是看了戏,可能就会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有自己内心的表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