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盛世皇后白鹭成双小说,《盛世皇后·鸳鸯成双》白鹭成双著【摘要 书评 在线阅读】

盛世皇后白鹭成双小说,《盛世皇后·鸳鸯成双》白鹭成双著【摘要 书评 在线阅读】

互联网 2021-05-08 03:38:40

“站住!别跑!”

呵斥声由远及近,饶是魏羡渊的武功再好,抱着个巨大的累赘,也有点跑不动了。偏生怀里的人还不老实,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一只手往前头指:“那边!”

那边个什么啊!额角的青筋暴起,魏羡渊咬牙低喝:“你为什么不自己下来跑?!”

杜未央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娇滴滴地道:“人家是弱女子啊!”

“我呸!”半点风度都不要了,魏羡渊狠狠地捏着她的骨头,“就没见过你这么能惹事的弱女子!”

“彼此彼此啊。”扫了一眼后头的追兵,却看见弓弩统统对准了魏羡渊的背心,杜未央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喊,“小心暗箭!”

“嗖——”话音刚落,带着寒光的箭头就直冲他们而来!

杜未央吓得闭上了眼,魏羡渊咬牙,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院墙,飞身避过箭头,拐进旁边的巷子,暂时离开追兵的视线,抡起杜未央就往院墙里头一扔!

“砰!”杜未央摔了个七荤八素,疼得龇牙咧嘴的她都捂着嘴没敢吭声,抬头却见魏羡渊潇洒地越过墙头来,稳稳当当地落在她的身旁。

杜未央龇了龇牙,很想咬他一口,奈何两人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压根没有内讧的余力。

“跟我来!”

追兵的脚步声已经到了墙外,魏羡渊也没犹豫,跟着她七拐八拐地在黑暗里穿梭,没一会儿就进了间屋子。

“你怎么这么熟悉这儿啊?跟回自己家似的。”瞧着暂时安全了,魏羡渊打趣了一句。

伸手点了桌上的灯,杜未央翻了个白眼:“这就是我家。”

灯一亮,魏羡渊环顾四周,脸色顿变。

挂着红罗帐的闺房,四周挂的却不是香墨书画,而是各式铁链刑具,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席卷全身。

轻吸一口凉气,魏羡渊终于得空正眼看了看面前的女子。

好生灵秀的姑娘!巴掌大的白玉脸,小巧的琼脂鼻。眼含清灵雨露,眉染朦胧霜华,波光流转,点染含光。她穿着一身黑衣所以看不出身段,可个子是当真不高,堪堪到他胸口,一头乌发绾成了两个团子,顶在脑袋,还系了两条暗色的缎带,瞧着倒是挺可爱的。

只是,那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杏眼,透着十二分的不老实。

“杜家大小姐?”

“嗯?”被认出来的杜未央喘着粗气趴在桌上,“魏公子好眼力啊。”

没好气地扫一眼四周,魏羡渊道:“杜家的宅院,喜好又如此古怪,除了杜家未央,也没别人了。”

只是没想到,杜家的小姐,竟然也有胆子毁公主的拜堂之礼。

杜未央正要笑,冷不防就听见外头传来的怒喝声:“我说没刺客,就是没刺客!你们连官邸都敢搜不成?”

浑身一个激灵,杜未央二话不说,一把就将魏羡渊推进了床帐。

“喂!”魏羡渊皱眉,“你一个女儿家……”

“闭嘴!”拉下罗帐,杜未央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瞪了他一眼,然后立马扭开旁边的机关。

房门猛地被推开,外头的追兵气势汹汹:“公主府上遇刺,刺客逃至此处便没了踪迹,我们奉旨拿人,还请杜大人体谅!”

话音刚落,一群人冲了进来,瞬间挤满了整个房间,眼尖地瞧见那床帐,立马跑过去猛地一拉。

锦缎玉床,被子叠得整齐,一阵风吹过来,卷着一股子女儿家的暖香,从空荡荡的床上吹到大开的门口。

“仔细搜!”失望地挥开罗帐,宣威将军魏青锋一挥手,其余的人整齐地应“是”,然后四散开去。

“魏将军。”杜清明气得脸都绿了,“老夫好歹是当朝刑部尚书,正二品的官职,您这般不顾杜家体面,要是没个由头,可别怪老夫翻脸!”

“杜大人见谅。”魏青锋拱手道,“方才公主府上出了大事,全京城都已戒严。”

一听这话,杜清明冷静了点,皱眉问:“出什么事了?”

“祁玉大婚,圣驾亲临公主府,不想却有贼人欲行刺公主和圣上。幸好禁军救驾及时,没让贼人得逞。只是,陛下大怒,已经下旨追捕刺客,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行刺公主和圣上啊?杜清明挥袖:“如此,那老夫也不能妨碍魏将军,只是这儿到底是小女的闺房,若是一炷香之后,各位没找到什么人,就请……”

“我明白。”魏青锋点头,“只是,敢问大人,杜小姐在何处?”

杜清明一愣,转头看向旁边沉默了许久的丫鬟:“胭脂,你家小姐呢?”

“回老爷,小姐今日心情不好,去后院赏月了。”

后院?墙壁暗道里的魏羡渊听得眉头直皱,这丫鬟怎么谎都不会撒!后院离这儿那么远,门又被堵着,万一魏老头想去后院看看怎么办!

他刚这么想,就听见外头有人说道:“若是贵府小姐当真在后院,便能排除行刺之嫌,既然都来了,老夫还是去看一眼吧。”

倒吸一口凉气,魏羡渊狠狠地捏了捏杜未央的手腕。

要死在这里了!

杜未央闷哼一声,没好气地挣脱他,伸手就开始脱衣裳。

“杜小姐,”魏羡渊脸色很难看,“你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杜未央莫名其妙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起身就往后走,边走边脱,“你知道刺杀皇帝是多大的罪吗?一旦被人抓回去,甭管你我是谁,都得人头落地!”

“这个我知道。”魏羡渊咬牙,“可你好歹是个姑娘家!”

“死到临头了你还在意这个啊?这黑灯瞎火的,你能不能装作没看见?”

杜未央跺脚,“穿这身衣裳去赏月,不是找死吗!”

说着,她一把脱了外裳,顺手打开暗道拐角处放着的箱子,就地更衣。

魏羡渊:“……”

他见过豪放的人,没见过这么豪放的女人,她是不是不知道习武之人多能夜视啊?她竟然就这么在他面前……也亏得是他,换成其他人,指不定怎般轻薄!

不过等等,这暗道后头,怎么还有这么长的路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