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相思入骨_难言情深txt,入骨相思知不知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入骨相思知不知(李询谢泠)精彩章节免费全文完整阅读

相思入骨_难言情深txt,入骨相思知不知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入骨相思知不知(李询谢泠)精彩章节免费全文完整阅读

互联网 2021-11-27 21:38:03

玲珑骰子安红豆%2c入骨相思知不知?最肯忘却故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主角李询谢泠的小说已经上线啦!由作者碧落九天所著小说;入骨相思知不知全文主要讲述:那是春杏将要落尽的时季,昨夜里下的那场雨席卷了枝头大半的花儿,铺席了一地,远远望去倒像是一场下得不尽情的雪,恰好地铺满了青砖小路却已来不及顾及屋檐窗柩。然则情景意境都是极好。

入骨相思知不知小说简介

那是春杏将要落尽的时季,昨夜里下的那场雨席卷了枝头大半的花儿,铺席了一地,远远望去倒像是一场下得不尽情的雪,恰好地铺满了青砖小路却已来不及顾及屋檐窗柩。然则情景意境都是极好。于是李询便裹着薄棉袄拖着扫把兴致盎然地对着丫鬟雁霜说她要去扫“雪”。雁霜绣着花儿头也不抬嘱咐:“您仔细着脚下的绿苔,莫要像是去年那样摔狠了,小半月起不了榻。”李询摸了摸自己鼻子,呵呵一笑,她早已习惯自家丫头的尖牙利嘴,也不去怪她不敬主,反而应了一声,便兴致颇好地出了门。青砖的确湿滑,李询提了裙踮起绣花鞋走得小心,路边墙角的杏花树枝桠压得很低,她微侧了身子想要绕过去,却忽然看到那枝桠头上还有一株还未开尽的花苞。李询眯起眼睛笑了笑,念叨着有花堪折便伸手去***。杏花枝干很是坚贞,折断了枝干还有树皮连着,揪不下来。李询一个使劲儿,花枝没下来,枝叶上还未滴落的水珠儿倒是全部下来了,淋了满满一身。春雨尚寒,李询用袖子擦了擦脸,风吹过,身体忍不住抖了抖还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怨念地盯着杏花枝头的花苞看了一会儿后李询切了一声提起扫把就走。

入骨相思知不知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红豆生南国;落花不厚,只是浅浅地铺了一层,脚踩上去却有种特别的软糯感,非常奇特,就像是这个小镇上未婚嫁的女子唱起的渔歌。李询边扫着花瓣,边哼着歌儿,她也并不觉着这矫情。也许是来了这儿太久的缘故,她多少还是沾染上了这里头一些士族小姐的脾性,附庸风雅大约算是其中一点。但是她倒是自觉自己这点风雅在那些真正的世家大族人眼里实在是粗鄙无比。比如她看了这杏花春雨会忍不住拿其取乐,然而那些闺阁小姐们更乐于远远观之,伤春之余作诗做赋。这可不是一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在到了这个时代之后,李询可是一次又一次地被身边的才女们虐着,直到体无完肤,直到失去知觉,直到无动于衷←-←总之,前唐李朝的三公主李询是出了名的庸才,虽然这个庸才最后嫁入了出了名的看重才学,且不论男女皆是风采出众之辈的谢氏门第。不知情的老百姓们总喜欢以他们的角度来揣测事情的真相,譬如说他们坚信是前朝李询三公主在皇帝面前不顾羞耻耍泼大闹非要嫁予谢家嫡长子谢绪为妻,然而谢氏嫌弃李询无才咬牙不允,最后在皇帝和谢家族长经过漫长的争论之后,最终两家都退了一步,所以才有了谢氏谢泠尚主这个看着还不算太难看的结果。李询是知晓的,在自己谢泠成亲之后,谢泠被众人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怜惜目光***了起码有整整一年,直到众人看到这夫妻二人看上去的确还算和谐,才隐约相信他们两人应该不至于过早和离。李询在后来狼狈地拿着一个小包袱坐上马车出谢府的时候也曾感慨,有时候人真的不得不去相信一下人民大众的智慧以及他们那双火眼金睛。他们觉得自己和谢泠不配,觉得两人纵使新婚有稍许恩爱,然则终究逃不过夫妻离心最后劳燕分飞的结果。李询不知道自己和谢泠算不算离心,但是他们两个倒是终究分开了,在成为夫妻整整八年,她以为可以就此平稳度日之后。李询很哲学地觉得她是这个时代大背景下的一个小杯具,毕竟前唐亡了,她的身份变得有些尴尬了,更尴尬的是她听说她夫家的人准备登上大位。她不懂政治并且远离政治,她从来就和这个时代的女性有些本质上的不同,李家女子素来热衷于权力游戏,只李询一个例外,所以对于权利更迭这些政治上的事情感知迟钝也是可理解的事。如果不是直到谢泠他妈,李询的婆婆前来找她谈话,躲在小山庄里消暑的李三公主是不会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三公主了的。一个前朝公主也许可以低调地成为一个士族子弟的妻,却到底不好再作新帝的儿媳一个亲王的正妃。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为了自己死去的皇帝老爹下了狠心拖了枕边人一起下地狱。虽然李询清楚地知道自己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但是杜绝不了人家会那么想对吧。李询在大事上一直就不是个果断的人,但是很奇怪的,关于和谢泠和离这事儿她只思考了一个晚上就决定了,绞尽脑汁地写了封还算情深意重的离婚书,姿态也还算潇洒地亲自递到了谢泠***手里,最后匆匆从山庄里回了谢家,收拾了东西又匆匆南下。也不知道该是哀叹呢还是庆幸,那个时候谢泠远在千里之外的小寒山。南下之后李询也曾心惊胆战过,想着她会是被谢家的人抓回去杀首示众呢,还是被囚禁一世,后来证明,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谢家人根本就把一个***的三公主放在心上好不好!一年之后,李询终于敢慢慢放下自己那颗一直吊在嗓子眼的心了。两年之后,李询开始欢脱了。是的,欢脱。李询投生在内廷,虽则说前唐委实可算个风气开阔的朝代了,但再开阔也不会让你一个未嫁的公主满世界去撒野吧。后来嫁入了谢家就更不用说了。谢泠性子好,也算是个喜爱游山玩水,所以也乐意带着李询到处溜达,但是溜达的范围仅限于京城郊边,再远了,却怎么都不肯了,无论李询怎么拉下张老脸撒泼卖娇都没用,为此,李询甚至还大着胆子冷了谢泠足足有半个月。然则,谢泠依旧不退半步。所以李询就感慨了,外人都说谢泠是个性子再和软不过的人了,可见外人被骗得如何之狠了。当然,这不是坏话,李询觉着,她先前同谢泠虽则算不上什么恩爱夫妻,但是相敬如宾还是算得上的,她实在不必在两人和离那么多年之后还来说自己前夫的坏话。啊,是的,没错,相敬如宾。李询在这一世里,亲近的男子本就不多,不靠谱的皇帝老爹和熊孩子皇弟算是婚前唯二的两个,后来就只谢泠一个了。她不太知道这个世界的男人到底该如何待女子才算得上好,或是说怎样算不上好。谢泠是个外人看来脾性很和软的人,当然,在触及他的底线之前,他也的确是个非常好说话的人。他样貌长得极好,其实单就容颜来说,谢泠甚至还胜过谢绪三分,只是谢绪气质太盛,风华太隆,便生生盖过了谢泠一头。他们兄弟两人走在一处,人们第一眼看到的绝对不会是谢泠。其实李询也感慨,世间居然真有谢绪那样的人,那是个用再浓墨重笔的诗词来赞美也不为过的人物。而谢泠不是,谢泠比起谢绪要矮一些瘦削一些,看上去和缓文弱一些,是的,就是更加没有攻击力一些。他素来爱穿一些浅色暖色的衣衫,不怎么穿深色的稳重的颜色,但他又好丹青,兴致上来了便要作画,每每浅色的衣衫上便要沾上颜料。所以说世家公子便是世家公子,一日里因此往往要换上几套衣服。谢泠爱山水,李询同他做夫妻的那几年里,他每年一两个月都是在外的,而李询走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他在外头的那个月。谢泠是知晓李询爱出门的,但是他却不怎么爱李询出门,除非是他陪同着,这倒是不是何故了,大约还是觉得女子不应当常常在外面吧。封建主义要不得啊。所以后来李询发现谢家绝对没有来找她的意愿之后,她开始满世界地蹦跶了。有钱有闲又有安保人员随身跟着,只要是安全地区,哪里不能去哟。曾经李询也在床第间同谢泠交心过,她说她盼着能踏遍祖国的万里河山,说话的时候她还觉得自己这个理想很是有几分霸气,然则侧躺在她身旁的谢泠显然没有感受到她的霸气,那厮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肢,另一手在上面轻拢慢捻着,似睡非睡地道:“夫人既爱山水,泠总会让你看尽秀丽江山的。”李询那个时候特别想回一句凭什么要你来让我,我自己也可以的好吗?哼!但她却只是翻了个身,默念睡觉睡觉睡觉。说过了,李询也不太清楚,谢泠待她到底算不算好,总之,不好应该算不上。她觉得他们两人就是典型的封建婚姻呀,反正觉得彼此都过得去,凑合着过呗。嗯,当然,准确来说是谢泠在凑和着她。李询表示,如果让她自己找,她绝对找不到这么优质的世家子弟。压力大啊压力大。明明自己那个时候是个公主啊公主,但是无论是别人还是自己,都觉得是李询配不上谢泠啊←_←略内伤。不过,阿米豆腐,谢天谢地,幸亏当初嫁的不是谢绪【你做梦!说得略远了,扯回来。李询在这一个小村子住了有大半年了,其实当初住下的原因便是为了这一大片的杏花树,她是在去年夏末的时节到的这座小村,见了家家户户都种了杏子树,便畅想着若是春来时节必然是一道美景,于是便拍案决定住下了。等了这么些个月,总算是等到了。去年的春天,李询还在另一座城里,租住的屋子里也有一株老杏花树,花开的时候她难得兴奋地有了少女心跳起来蹦跶了几下,树下青苔湿滑,便狠狠地摔了一记,吃足了苦头。然则,她就是个吃了苦也不过心的。今年又走在青石板上开开心心地扫着杏花“雪”了。只不过,年纪到底大了,不过一会儿便觉得腰酸手酸了。好生感慨了一会儿岁月不饶人,李询靠着墙准备歇息一会儿,抬了头,恰好看见一叶飞花慢慢飘落,她伸手接了,它刚好落入了掌心,李询便笑了。她以前同谢泠两人其实并不太住谢府。一是她自己有公主府,谢泠偶尔是随她住公主府,二是,两人都更爱住在京郊的小山庄里。小山庄并不大,但是好在还算精致,讨了最是讲究细致的谢泠的喜爱。先前的一年里,谢泠倒还没对小山庄动什么手脚,然则不过一年后,谢泠便开始发挥了他作为士族子弟的挑剔品行。小山庄里的一桌一椅在他含蓄隐晦的不满意当中,逐渐地都换过了,当然,必然都是他挑选的。甚至于到了后期,连着两人用的碗都用的是他亲自着人烧的瓷。大约这便是所谓的生活情趣?某年春末,谢泠兴致颇好地携着李询去了小山庄后的竹林,挖笋= =。所以说,李询委实不了解这些高喊着风雅的家伙们的行为准则到底是什么。但是怎么说呢,人家谢泠就是有本事扛着锄头挖笋都挖出三分风仪,估计要是换了谢绪来,那挖笋绝壁是十分风雅事不用讨论了。谢泠白玉似的指尖上沾了土,李询见了却懒得掏出手帕替他擦,反而侧过头仔细观察着这片竹林,入目那一片森森绿意浓得简直逼煞人啊。还在感慨着,脸颊就被谢泠两根沾染泥的手指吃了豆腐。李询捂着脸颊面无表情地瞪着始作俑者,谢泠却只是笑,不道歉不说话,眼却盯着她。李询素来就猜不出这些人的心思,那个时候也已经懒得去猜了,只草草地用衣袖擦了擦,然后转移注意力似的伸手摸了摸竹子说:“这竹长得当真好,砍了作竹筒饭倒是不错。”谢泠依旧是盈盈地笑,应着李询的提议,末了竟还夸了一句主意甚好。那夜里的竹筒饭的确很好,清香扑鼻,李询狠狠吃了两大碗,她的吃相再次逗笑了谢泠。夜里,谢泠靠在榻上,手握着半卷书,却不在看,而是半抵着下颚,盯着还在绕着桌子消食的李询,好一会儿后,才又笑又气又带了三分无奈地开口道:“夫人这却比七郎还没个数,竟这般好吃么,需吃得撑着?“李询像是没听到似的不答他,只是自顾自低声念叨:“竹子委实算得上是个好东西啊好东西,那粗的,倒也能做个茶杯,这可算风雅了吧风雅了吧~“顿了顿,仿佛才反应过来一样,李询瞥了谢泠一眼:“莫拿七郎同我比,你要晓得,七郎是像足了我的。”谢泠垂着眼眸,用书册半掩嘴角的笑,不去同她争儿子像谁。后来几日里,便是典型的谢泠式的报复了←这个报复定义是李询下的。定是谢泠嘱咐了小山庄里的厨房,让连着几天午饭晚饭都做竹筒饭。李询生来便是个贪新厌旧的,到了第五日便同谢泠商量着明日不如换些来吃吃吧。谢泠侧着头看她,明秀的双眼里有些复杂的情绪让李询看不太懂,她素来是看不懂的,于是便也不在意,只是再次追问了一次,可否?可。于是李询便满意了。然而,后来,李询和谢泠有一次算不上争吵的争吵里却扯出了这个事,没错,李询也震惊,谢泠这厮居然也懂怎么和女人吵架,呃,不对,应该是,谢泠这厮居然把这么一件小事记得那么久。李询张大了嘴看着谢泠倚靠在窗前,折了一枝他素日里最疼惜的兰花,眉目冷淡: “也不知夫人是否因着本就万事不曾入心,还是这颗心变得太快了,譬如昔日里那竹筒饭,欢喜的时候便能吃得撑着,不欢喜了,便嫌弃了,多看一眼都不愿。夫人这般人,莫不是没有心、恒心的么?”扔下了这句话,谢泠便走了。去了小寒山,一月期满,未归。于是,这便是多年夫妻,李询得的最后一段话。合该是这个结果的。李询耸了耸肩,微笑着碾碎了手中的杏花瓣。

入骨相思知不知全文免费阅读

春来发几枝李询刚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认真思考过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为何要再重活这一世。上一世,且算是上一世吧,她虽只有短短二十载年岁,然而她家庭和睦,和男友亦是亲密,便是死亡也不过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面对天灾,李询素来是觉得这是反抗不了的事,何况天灾之时是同家人在一处了,那个时候竟觉着,便是死也不觉得不圆满了。于是,虽则说小有遗憾觉得不能尝透岁月的甜与苦,但是她从来就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既然如此,让她一个无牵无挂,无欲无求的人带着往日记忆再去重活一世却又是何故?这个问题李询从穿越到那个豆丁大点的小姑娘身上的时候,一直思考到了她出嫁。前唐看重才学,世家女子更是才学出众,李询在被压得低进尘埃里的时候也愤怒地想要借鉴一下记忆里那些前辈的好东西来好好让他们惊艳一把,让他们再说她庸才庸才庸才!喂好歹是大学狗了好不好!有本事咱来比数理化啊哼!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在看着那一群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们凑在一起为花落为叶黄强说愁的时候,她就觉得,还是算了,和她们较什么真= =,庸才就庸才吧,当庸才也挺好的,她们作诗的时候她可以吃,她们作画的时候她可以吃,她们做一些风雅的事的时候她依旧可以吃,就这点来说,在角落里默默地做庸才也挺幸福的。于是做个庸才一直到了十六岁,该说嫁了。好歹是个公主,总不能嫁得太低了,皇帝说,要不就谢家吧。谢家谁啊?皇帝说,当然是最好那一个。于是李询惊了。没错,广大人民群众的流言蜚语里总是会和真相有那么些许的关系,他们说李询一开始撒了泼的要嫁谢绪,虽然说得并不完全正确,但是一开始,李询要嫁谢绪这事儿却是真的。哎呀,又提到谢绪了,其实早该好好介绍一下谢绪这个人的。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谢绪这人,是典型的天之骄子。从小开始就是神童,长大了则是才学风仪第一等的人物,这是个太过耀眼的人,身后脑残粉无数,目测估计可以塞满整条护城河= =。庸才三公主李询颤着小身子表示,这样的男人她委实要不起。她真的不想折在那些脑残粉的手上啊喂。皇帝睨了自家不争气的三公主一眼,拍案,好歹先见一面,实在不合适便再找。好、好吧,那就,勉强见一面吧。别人都不知道,李询其实早就见过谢绪了,在某个春日宴上。宽袍广袖,墨发玉冠,曲水流觞,言笑晏晏,风姿隽秀,湛然若神。这样的人生来就是让人仰望花痴的。所以第二次准备见谢绪的时候李询反而是淡定的。那是春,杏花落如雨,李询挽着长长的披帛,等得漫不经心。皇帝说谢绪今日会去杏花园,李询若羞怯,可以远观之,若是豪放,弄个邂逅巧遇也未尝不可,总之,自己掌握。然而李询刚踮起脚尖折了一束开得正当好的花枝,便听到了脚步声,于是毫无防备地就转过了头。杏花雨,青竹扇,李询对上了少年公子含着三分惊讶的眼眸。没有远观,没有邂逅,没有谢绪。那是李询第一次见谢泠。啊,没错呢,三月暖阳天,杏花落如雨,场景美如画,她李询被谢绪狠狠地羞辱了。人家明确地表示连见都不愿意见一面,直接打发了自家弟弟过来。谢家弟弟还一副明确的云里雾里的样子。哦,谢绪,你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李询回到自己的寝宫后忍不住啧啧赞叹。而李询自己也没有想到,等到她再次见到谢绪,已经是在她嫁入谢家的第二年了。猝不及防地遇上,好像是故意要弥补他们之前未尽的那场初见【并不!小山庄里,李询挽着袖子兴致勃勃地翻了花园的泥,挖出了几条蚯蚓,想要作饵钓鱼,刚捧了蚯蚓站起了身想要喊谢泠,转身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高挑身影。然而,谢绪这样的人,总是叫人第一眼就能想起来的。李询承认那个时候的自己必然是不修边幅狼狈不雅的,但她居然完全没有觉得尴尬。她冷静地朝对方微笑,装作完全不认识的模样,她本就不该认识他,然后询问他是否是来找谢泠的?还不等对方回答,谢泠便赶到了。谢泠是时正在锦鲤池边作画,浅色的衣袖上沾了满满一片的墨渍,急匆匆地赶来不曾洗漱,这副形容倒和李询这满袖子泥的样子有三分相似。夫妻两个虽衣冠不整,却都颇为从容淡定。尤其是在谢绪那副明显的神思不定的状态的对比之下。是的,他看上去不太好,形容有些憔悴,脸色苍白,这让他披散在肩头的发和一双眼眸看上去越发墨色惊人,偏生唇色又红得浓烈。一个张面容,最浓烈的三色,生生将这人描绘出了惊人的丽色。谢泠显然也惊讶于自己的兄长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小山庄里,因为他甚至没有听闻谢绪何时归的京,他同谢绪本就算兄弟和睦,便也不多虚礼,只喊了一声大哥。反而是谢绪,那日无礼得让人吃惊。在经过谢泠的介绍之后,按规矩,他该是先行礼的,然而他却没有,反而神情恍惚地盯着李询看,一双如墨的瞳孔看得李询一阵莫名其妙的心虚,最后终于很不好意思地把手里的蚯蚓扔到了身后。但是扔了蚯蚓之后,他还是盯着她看= =。谢泠也察觉到自家兄长的不对劲了,他看了一眼李询,李询给了谢泠一个茫然的眼神表示她很无辜。然而还不等谢泠开口询问,谢绪便如玉山倾颓,突然昏死过去了。哦呀。所以说,到底发森了什么四?为什么这厮在昏倒的时候还在盯着她看!那一瞬,李询突然很想对谢泠保证,她和谢绪真的不熟。真的。李询朝着谢泠眨了眨眼睛。所以说,人是不能做刻薄事的,尤其是在感情上,老天爷看着呢,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因着你对别人的刻薄,你就开始受难了。在和谢泠一起听到谢绪昏迷的时候喃喃的几声安平,李询就刹那间大彻大悟了。先帝有嫡幼女,名安平,今帝登基后称安平大长公主,哦呵呵,倾城倾国风华绝代聪颖无比权势滔天呢其实李询的情绪是很复杂的,因为她委实不知道该给谢绪点赞还是点蜡。谢家这位不知道费了多少功夫才养出来的骄子,终究是折在李家人手上了呐。不过,难怪会一直盯着她看呢。李询歪过头,眯起眼睛笑。她同安平长公主的确有八分像。咦为什么有种很不好的名叫幸灾乐祸的情绪在冉冉升起呢,拍下去拍下去。咳,那啥,对了,谢泠你要不要先通知你父母……哦,已经送信去了。李询耸了耸肩,她要么还是继续去挖蚯蚓吧,反正什么事都无需她操心,有谢泠牌万事小能手呢,你值得拥有哦。哦没错,谢泠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居家旅行必备物品。反正两人成亲之后,李询凭着良心地说一句,真的什么事都无需她操心,远在她想到之前,小能手大人已经早就全部摆平了。这也直接导致了她在离开谢泠之后,过了一段无比混乱的日子。不过生存能力这种事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嗯,问题不大,咳,不大。总之,在那回子初见,她和谢泠一起,非常不巧合地发现了谢绪的秘密。谢泠是谁,他是能够看着山崩都面不改色微笑煮茶赏花的人啊,他会表现出情绪吗?没有第二个答案。李询很想咬被角嘤嘤嘤,没有人陪着一起八卦人生真的寂寞如雪。所以后来南下之后能够和雁霜随意八卦世家八卦皇族,李询真心感觉是爽到爆啊!其实以上,便是李询同谢绪谢公子唯一的正面交集了。明明无甚关联,偏生又有理不清剪不断的纠结。天微暗,悄悄地竟又飘起了细密微凉的雨丝。雨丝刚落到李询脸上的时候她似乎还沉浸在回忆里反应不过来,她呆怔了半响,伸手摸了摸脸,觉得有些湿了才恍然。“下雨了。”李询自言自语地低声喃喃,“这树上的花瓣怕是留不过今夜了。”当真可惜了。谢泠的身体并不大好,差不多每一季都要生上那么一场小病,但又是喝上几贴药,歇息几天便好了的那种,谢家众人也都是习惯了的。然而李询同谢泠成亲的第一年,谢泠却狠狠地生了一场大病。李询第一次见谢泠是在春日杏花林,两人成亲时也正是春杏将开未开之时。于是便不需多少时日,只借了那一场突来的春风的情意,一夜里,它们便都开得如少女含春说不出的动人俏丽了。李询那时候还是有些天真的性子,竟觉得嫁人算是从皇宫那个牢笼里解脱了出来。觉得,她住在公主府里,便是她最大了,她爱做些什么便做什么,谁也不好管着她了。人一旦得意过了头,便容易昏头了。李询竟瞒着一群人,一个人偷偷去了杏花林。她是真的未曾多想,不过是想要得一日自由,独自一人潇潇洒洒地吃个酒赏个花。然而,天公不作美,一小壶花雕还未过半,天竟起风了,卷得满杏林的花瓣纷飞,再然后,便是下起了雨。李询没有拿伞,而这杏花雨又委实绵软不着痕迹,她便想着,淋着便淋着吧,想必也不着紧。哼着小曲儿,提着半壶还未喝尽的小酒,李询慢悠悠地往公主府晃去。但是,在半路遇到了谢泠之后,她就觉得,她好像惹事了。谢泠那个时候不过十八,还是一个未及冠的少年,气质又柔和,平日里是半分都不显露的人,可那时,他骑在高头大马上,亦不过是一袭浅色宽袍常服打扮,却有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气势,精致的眉眼里都带了几分凌厉。然后,谢泠就看到她了。李询很不想承认,那时候她在谢泠的眼神下竟抖了抖。他从马上翻身下来,走向她,步伐明明依旧稳重,李询却硬是从里面看出了几分急切的意态。待得谢泠走近了,李询才发现,他的衣衫竟是差不多湿透了,发丝也粘在一起,但他风度斐然,竟也能不显一丝狼狈。“驸马这是?”谢泠冲着李询笑了笑,也不答,只是替她拿过了那小壶花雕,又伸手替她捻去了发顶发梢的杏花花瓣:“公主去赏花了?“李询犹豫地点了点头。谢泠携起李询的手,朝着马匹走去:“闻这酒香,不过十年陈的酒,泠在京郊有一小庄,庄里尚有几坛六十年陈的酒,恰好该是启封的时候,公主若欢喜,便同泠一道去庄上小住几日,可好?”李询想要把手抽出来,又觉得不妥,听了他的话想要点头,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于是只好犹犹豫豫地问了一句:“酒是神马酒?”李询隐约觉得在她问出口的时候,谢泠这厮愣了一下。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才弯着唇笑答道:“梨花白。”李询拍案:“走起。”但是他们终究没有走成,因为谢泠病了。当夜夜里,谢泠起了热,烧得一张小脸红晕遍生,美如灯下月芙蓉,却看得李询一阵一阵地心惊胆战。其实她早该发觉了的,他淋着雨骑着马绕了半座城,雨水混着汗水映透了衣衫,而明明是焦急却又因着性格的关系,不显露半分出来,到了晚膳的时候便只动了一两筷就不用了。她做错事了。李询坐在床边,歉疚地想要帮着洗个手帕敷在他额上,却被从内廷里调任下来的嬷嬷阻止了:“公主千金之躯,怎可如此?知道公主与驸马夫妻情深,但这些事奴婢来做就可以了。”于是李询被请到了一旁的榻上,婢女还贴心地奉上了一杯果茶。清甜的山楂味,混着些许的果酸,李询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夜深之后,谢泠却越发不好,太医院的院判都到了,开了药方让李询过目,李询挥了挥手让下去赶快煎上来。走到了床边,李询却有些手足无措,想了想才弯下腰替他掖了掖被角,轻声道:“我刚才瞧了周院判开的那药方,一看便苦得很,你先前连喝个姜茶都要皱眉头,我便寻思着该找些蜜饯给你,你爱吃什么?”谢泠躺在床上,看上去有种特别的乖巧听话的劲儿,他睁着眼睛朝着李询秀气地笑了笑,听了她的问话后竟是很认真地偏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才回道:“江南的新鲜梅子。”李询觉得谢泠这是说了实话了。果然,无论怎样心理强大的人生了病也是脆弱的,这么漂亮的人,这么乖巧柔弱的样子,真是让人连心都要化了。于是李询的态度便越发地柔和了,她坐在了床上,对视着谢泠道:“梅子我记下了。只是这时节到底是没有新鲜的梅子的,我吃过江南那边送上来的腌梅,据说是用古法制的,味道确实极好,你可要吃那个?”谢泠很乖巧地说好,然后便是静静地看着李询,没有言语,却也没有移开视线。李询在这样的注视下却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到了今日雨里他握住她的手的场景。并不强壮的,并不有力的手掌,手心和她一样柔软,甚至于保养得比她还要好的一双手。门阀世家,贵族子弟,少年才子,前途坦荡。偏生被家族推了出来,尚了个没权没势的公主。这就算了,这公主的脑子还偏生不那么好使,当真是委屈你了,谢二公子。李询自嘲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道:“我错了。”谢泠的眼眸微微睁大。“我这人最是贪***,算算杏花当开了,一个兴起便去了,是我不好,不该不同你说一声的。偏生还遇上了下雨,把你害成这样,你、你莫要生气可好?”既然知道犯了错了就该好好认错,李询从来便觉得自己是个还算坦荡的人,不会连一句道歉都说不出口的。反而是谢泠,他的神情在听到李询道歉的时候就变得很奇异,很复杂,嗯,也很深沉。不过,他终究只是说了一句:“无事的。”哦,这算原谅了对吧。李询感慨,若是有人做出如她这般的蠢事儿,她可绝不会为了人家轻飘飘的几句道歉便松口说原谅的。

小编点评

以上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入骨相思知不知(李询谢泠)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想看更多精彩内容,关注小说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