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相门贵女沈青黛小说,摄政王的宠妻日常_苏小姑_第四章睡书房

相门贵女沈青黛小说,摄政王的宠妻日常_苏小姑_第四章睡书房

互联网 2021-07-31 21:24:32

沈青黛被素荷扶到方凳上坐下。

隔着红盖头,她看不清房间的装饰,但是跟在原主沈青黛身边三年,长乐对这间房间的布局着实熟悉。

自她进屋,房间里的其他丫鬟嬷嬷都被楚瑾瑜差遣了去,最后离去的嬷嬷随手带上了门,屋内四下静谧,清冷安静的出奇。

小丫鬟手心里的汗一直往外冒,摄政王名声在外,想来她也是怕。

不过这个时候她都自顾不暇了,也只能捏了捏素荷的手示意她莫怕。

沈青黛僵坐着,等着某人发话。

屋内燃的红烛灯火摇曳,映的满室通红。

墙上贴着大红的喜字,锦被上刺绣着交颈鸳鸯,桌上摆放着合卺酒,屋里氛围暧昧又旖旎。

楚瑾瑜看了眼灯影处一袭红衣端坐在八仙桌旁的人,缓步走去。

沈青黛听到脚步声,呼吸有一瞬间停滞。

这狗男人是要做什么?

她就是一缕孤魂,为何要经历这些……

沈青黛心始终悬着,不上不下的,她决定了,只要这狗男人敢动她一根手指头,她明天就和他和离……

人越来越近,沈青黛心跳声越来越响,她手心握着衣袖,紧紧的拧着,濒临崩溃,快速喊道,“楚瑾瑜!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不能打……”

那个“我”字,在眼前视野忽然亮起来的同时,被沈青黛吞到了腹中。

满屋的红,和沈国公府沈青黛屋内的装扮相比过犹不及。

男人的脸近在眼前,凤眼薄唇,眉目如画,周身气质清冷,只不过大红色的喜服又平添了几分妖艳。

楚瑾瑜模样生的极好,在长乐第一次见到时就被惊艳了一把。

三年的时间这张脸她见过无数次,但是这是第一次见他穿红色。

印象里这个男人最爱月牙白的锦袍。

四目无意间在空中交汇,沈青黛有些出神,再回神时,楚瑾瑜直起了身,把挑起的红盖头放到一旁的方桌上。

原来他只是挑盖头。

沈青黛长舒了一口气。

动作落入楚瑾瑜眼中,他微挑眉梢,面前的姑娘眉如远黛,红烛灯影下脸颊绯红,长相倒是有些恬静。

倒与她刚才张牙舞爪的举动严重不符。

楚瑾瑜眼里的笑意细碎且浅,他抿了抿唇,然后探身——

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这会儿沈青黛安分了不少,没敢轻举妄动,只是视线紧盯着楚瑾瑜。

楚瑾瑜拿过桌上的合卺酒,扯了扯唇,“其他礼节太过繁冗,这一项我倒是有点兴趣。”

大红的喜服衬得男人手指骨节分明且白,指尖夹着白玉酒杯,唇角的笑意似有似无,儒雅中又有几分痞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饶是沈青黛这会儿有再多不愿,这杯交杯酒也必须喝。

她也没矫情,转身拿过桌上另一杯合卺酒,白玉杯剔透手感细滑,又有着玉独特的温润,应该是上好的羊脂玉,捻了捻,单凭手感就知价格不菲。

合卺酒用白玉杯,沈青黛只能感慨这位爷随性。

沈青黛刚在心里感慨完,面前的楚瑾瑜手腕已经绕了去。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长密的眼睫像两把小扇子,扑扇扑扇的,一时不习惯和异性这么近的距离,沈青黛本能的将身子后倾。

楚瑾瑜没说话,静静地把杯中的酒饮完。

他饮完的同时,沈青黛酒杯里也是滴酒不剩。

楚瑾瑜把手腕绕回起身,目光在面前的姑娘身上停驻一瞬,随后敛眸,清了清嗓子缓声道,“早些歇息,有事可唤外面的嬷嬷。”

歇息?

沈青黛没忘今晚是洞房花烛夜。

见楚瑾瑜要转身离开,沈青黛瞬间来了勇气,她喊,“等等!”

楚瑾瑜脚步停下,转身审视她一番,稍抬下巴示意她说。

沈青黛再三深呼吸,再三做心理暗示。

别怕,楚瑾瑜今年也就二十,她没穿越前都二十二了,按年纪他理应喊她一声姐呢。

做好心理建树后,沈青黛明显感觉自己这会儿理直气壮了些,她眨了眨眼,“那个……晚上怎么睡?”说完,头埋得低低的,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这会儿脸肯定红的滴血。

这问题着实直白了些,问得楚瑾瑜哑口无言。

他抬了抬眼睫,凤眼扫过沈青黛,小姑娘头低的不能再低,这会儿应该是不好意思了。

楚瑾瑜玩味的勾了勾唇,这个小姑娘好像和传闻真有些不符。

等了许久也没等到答复,沈青黛有些急了,她迅速抬头,飞快看了一眼,见楚瑾瑜还在,又猛地把头低下。

楚瑾瑜轻笑,笑声浅浅的,旋即语气吊儿郎当道,“自是该怎么睡怎么睡。”

装鹌鹑的沈青黛:“……”

该怎么睡怎么睡?

洞房花烛夜该怎么睡?

沈青黛裂开了。

让她和楚瑾瑜同床共枕,她真的做不到啊!想到没想,沈青黛站起身,“楚瑾瑜,我要和你和离!”

面对着楚瑾瑜,虽然这样比对方低一个头,但好歹站着气势比较足。

这会儿沈青黛连称呼都懒得思索了,直呼其名。

她话落,男人似乎觉得好笑,唇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

好笑吗?

沈青黛正要和他理论,手腕被身后的素荷拉住。

小丫鬟梗着脖子,眼一闭,“王爷,小姐她不是故意的,她……”

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前的男人出声打断,“你先出去。”

素荷吓得腿直哆嗦,闻言不得已离开,临走时不忘给自家小姐递眼神。

沈青黛像是没看到,素荷一走,屋内只剩下她和楚瑾瑜两人。

“我就是要和你和离。”沈青黛说的坚定,语气尽量委婉,给彼此留着面子,“王爷你看看晚上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商量一下具体事宜。”

她从小到大连男朋友都没谈过,忽然结婚,这真的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

楚瑾瑜眉梢微动,薄唇张了又合,说得风轻云淡,“上次喊本王名讳的人尸骨还在乱葬岗扔着呢。”

乱葬岗。

这话让沈青黛背后一凉,是她忘了,这男人虽是一身书卷气,但谁人不知摄政王杀伐果决,生性薄凉,手段残忍。

沈青黛唇角抽了又抽,在这个皇权至上,法律意识淡薄的朝代,她一缕鬼魂,人微言轻……

“王爷我错了。”

沈青黛认怂认的干脆利落。

认的猝不及防。

楚瑾瑜没想到她会这般,刚才的气势瞬间削弱几分,只不过口上说着我错了,态度却是不卑不亢。

这姑娘确实有趣。

能屈能伸。

他有政务在身,没再和她开玩笑,眉眼间的戏谑略微转淡,沉声道,“我睡书房。”

“睡书房?”沈青黛诧异,下意识地重复。

楚瑾瑜笑,“王妃可是不满?”

这下沈青黛愣住了,她忙不迭地摆手,“不不不,书房很好。”

“既然如此,那你去睡书房吧。”男人似笑非笑,语气认真与否让人难以捉摸。

沈青黛:“……”

您可真幽默。

楚瑾瑜表情有所收敛,恢复到往常的冷淡,“早些歇息。”

话落,人负手离去将门带上。

沈青黛算是叹为观止,狗男人可真善变,不知道的以为在表演变脸呢。

楚瑾瑜刚离开素荷就推门而入。

见沈青黛“完好无损”的站在远处,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沈青黛瞅着小丫鬟的微表情,看得出来,她是在担心她。

“小姐……不,王妃,你以后不能这么和王爷说话,在靖王府想要立住脚最不能得罪的就是王爷啊!”丫鬟一脸坦诚,表情在沈青黛眼中像极了“视死如归”。

原主沈青黛脾气暴躁的恶名远扬,她身边的丫鬟哪敢和她提意见?

素荷说出这样一番话,倒让沈青黛诧异了,这个丫鬟从她醒来到现在,忠心的不得不让她怀疑是否另有目的。

要知道原主沈青黛向来对身边的丫鬟又打又骂蛮不讲理。

沈青黛面无表情的坐下,看着素荷沉声道,“为何对我如此忠心?”

就像素荷所说,她在靖王府没有心腹,如若连身边的丫鬟都不能全然相信,日后便更是举步维艰,倒不如把事情问个明白。

素荷不知道自家小姐怎么忽然这么问,看到自家主子神色严厉,连忙跪下。

“王妃……你曾经救过我娘,可能你已经忘了,但是我记得。”素荷边说边哭,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也就是几年前,那个时候沈青黛还不认识楚瑾瑜,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虽说不上善良,但也不会见死不救。

素荷的娘亲病重没钱看,她在街头乞讨,恰好遇到了沈青黛,后者随手丢了两锭黄金。

后来她娘亲病好,只不过也就又熬了两年,但是这段恩情素荷记在了心里,安葬好她娘亲,就去了沈国公府报恩。

“你起来,帮我把妆卸了去休息吧。”沈青黛没过多评价。

说来顶多算是坏女人当年无心插柳,也难得这小丫鬟惦记这么多年。

“王妃你要不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素荷起身问。

沈青黛这会儿也真的饿了,刚才和楚瑾瑜对峙那会儿肚子差点叫出声。

“没旁人时你还是叫我小姐吧,显得亲切。先卸妆,一会儿我随便用些点心便好。”

屋里摆了不少点心,花生红枣桂圆什么的更是摆了一整桌,沈青黛不懂这里的规矩,但是也听过“早生贵子”的说法。

素荷又唤了两个丫鬟,几个人迅速给沈青黛卸下妆,换了衣服。

忙完后,沈青黛吃了几块点心,这一整天她累的要死,见天色不早,便歇下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2c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